诡秘三千藏- 第四十八章 势均力敌的两个人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四十八章

    势均力敌的两个人

    ——————————————————

    ......

    太武聪明雄断,威灵杰立。藉二世之资,奋征伐之气,遂戎轩四出,周旋夷险。平秦、陇,扫统万,翦辽海,荡河源。南夷荷担,北蠕绝迹,廓定四表,混一华戎。其为武功也大矣。遂使有魏之业,光迈百王。岂非神睿经纶,事当命世。至于初则东储不终,末乃衅成所忽,固本贻防,殆弗思乎。

    ——————————————————————《太武帝》

    ......

    百战百胜是我这一生的追求。

    我便是拓跋焘。

    大魏的天子。

    在我十二岁时,便晓得我大魏北边的而敌人就是柔然。

    更不用说我在十六岁当上天子之后了。

    御驾亲征,换来的所有人的反对。

    但我不会因为这些反对停止我的脚步。

    如果把大魏和柔然比作两个决战的武者的话,柔然看起来更加高大、健壮,体重远超过魏国。

    但在我的眼里,对手就是虚胖,不堪一击。于是,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大胖子”柔然被打得乱跑,“小瘦子”魏国在后面疯追。

    我用事实证明了那些文臣百官的错误。

    但随着我对柔然的进攻,也开始慢慢了解了柔然这个奇怪的存在。

    柔然的来历一直有争议,像个“混血儿”,也搞不清楚“爸爸”究竟是谁。可能是鲜卑、敕勒、匈奴、突厥等多民族、多部落的大融合,内部有六十多个姓氏,来自四面八方、各个阶层,甚至包括少量的汉人。

    “柔然”这个名字不知道谁起的,意思也模糊,就像路边捡了个没名没姓的孩子,大家随口叫的。有人认为含义是“聪明、贤明”。他们自称为“茹茹”,“菇”是汉人的姓,可能是他们汉化以后取的,找了一个和“柔”读音相近的字。但在我这个“文明人”看来,柔然只是还没有开化的原始人,轻蔑地称他们为“蠕蠕”,意思是不会思考的虫子。

    柔然本来就属“杂交”,所以四海之内都是兄弟姐妹,扩张的速度非常快,最强盛的时候,北达贝加尔湖畔,南抵阴山北麓,东北到大兴安岭,西边到准噶尔盆地和伊犁河流域,还进入过塔里木盆地。

    先祖在位时,两个邻居的关系就极差,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明元帝拓跋嗣时,北魏被打得差点“残废”,只好在平城的北方修筑长城,从此死死“顶住大门”,双方消停了几年。

    在我即位后,咽不下这口气,拳打夏国时,还脚踢柔然,忙得不“歇火”,和柔然交手主要有三个回合。

    第一次。

    柔然的可汗叫大檀,听说北魏的“新领导”才十六岁岁,大喜。秣马厉兵大半年,得到消息:拓跋焘像猴子似的坐不住,上台五个月,就拔腿跑到东边去了,晃悠了三个月,才回到平城。

    大檀决定给这个年轻人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老前辈的厉害。

    他派六万骑兵迅速穿过阴山,突然出现在云中。拓跋焘下令全国总动员:各地部队全部开往云中。让对手明白“少爷”不是好惹的。

    但是,他的性子实在太急,没有等到其他部队集合到位,自己带着驻守京师的几千骑兵就风风火火地出发了。马不停蹄,经过三天两夜赶到云中。魏军一看傻了,柔然的骑兵铺天盖地,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柔然看到送上门的肥肉,个个狂热亢奋,蜂拥上前。这支孤军被围了五十多重,淹没在惊涛骇浪之中。

    短兵相接开始了,柔然的骑兵一度冲到拓跋焘的马前。魏军极为震恐,但拓跋焘神色自若,周围的士兵才镇定下来。

    奇怪的是,柔然很快撤兵,如同潮涨潮落。直接原因是:柔然的统帅于陟斤在乱战中被一箭射死。但大檀还在,也不至于全面溃散。可能的原因是:柔然并不知道拓跋焘就在军中;同时,北魏的其他军队陆续赶到,柔然害怕遭到内外夹击。

    总之,我逃过一死,留下了惊险又带着谜团的“处女作”。

    也是在这一次,双方都晓得这场战斗已经不再那么简单。

    ......

    火牛头人的出现,让我的军队险些失去了军心。

    幸而我身边有那么两个不同寻常的人......

    那一日和火牛头人战斗过之后,双腿被严重烧伤的我几乎昏阙了过去。就在这时,花木兰身旁一直跟随着那个神秘谋士出手。

    阻拦了接下来的事情......

    那严重的烧伤对于他来说好似压根就不算什么一样。

    便如同他对待自己的态度一样.....

    他看到床上的我在乱动,便出声喝止道:

    “你最好老是一些,疼得便只会是你。”

    他没有称呼我为陛下,就如同他压根就没有把我当作皇帝一般看待。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

    只是一个简单的谋士吗?

    这时,又一个人出现了。

    是一个女人?

    此刻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度愤怒。

    但当我听到那女人的声音时,我想到了之前见到了一个人。

    柔然的萨满祭司?

    她怎么来了?

    难道她是想?

    此刻花木兰已经重伤,还有谁能抵挡她这个厉害的家伙。

    这时候,那个叫江河的谋士默默的洗去了手上的血渍,然后看着茶迩祭司:“你打算在这里打一架?”

    “只是有几个问题而已?”

    茶迩祭司说道:“顺便活动一下身子。”

    她手中瞬间亮出了一把奇怪的妖头仗,朝着江河扑了过去。

    那江河身子一转,随手抓来了一把我的佩刀朝着那茶迩祭司反击过去。

    两人此刻各自施展着来自于江湖当中武学.....

    十分精妙。

    精妙到连我这个围观者都想给他们喝彩了。

    尤其是那江河的刀法——

    尤其是那一刀不知道什么套路的刀法使将出去的时候。

    茶迩祭司的表情整个都僵住了。

    她震惊的看着江河。

    最后等到她的表情慢慢的松缓下来的时候,她收去了手中兵器,然后用叹气的方式说道:“你果真不是那个人......”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我明白的是——

    眼前这两个人是势均力敌的,所以也注定他们仅仅只是一次小切磋而已。

    在我大魏的军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