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三千藏- 第四十九章 乌鸦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八黎 书名:诡秘三千藏
    第四十九章

    乌鸦

    ——————————————————————

    ......

    和茶迩再度交手之后,才发现她真的只是过来捣乱的。

    但由于身后两个伤者的缘故,陆安康不敢就这样放松警惕。毕竟他身后两人的安危关系着整个战局,以及历史的问题。

    这一点,是陆安康身为杂货店老板必须要面对的。

    他双眼一直锁定在茶迩的身上,她蹲到了昏倒的花木兰旁边,一边观察着她的伤势一边问道:“你的医术这么高,是跟谁学的?”

    陆安康看了看那边已经有了一点意识的拓跋焘,他是瞧不见两人对话的。因为陆安康在这里已经布下了结界,即使拓跋焘这样的人,也甭想听到些什么?

    “汉人中好大夫很多。”

    陆安康告诉她:“想要学习这些东西,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比较好的老师。”

    对此,茶迩只是点点头。

    她继续盯着花木兰好奇的问道:“这丫头挺漂亮的,若非你喂了异形果虫的缘故,肯定会有人怀疑她是男是女的?”

    这一点怀疑早就在花木兰服用异形果虫的期间被人给证实了——他是个男人。

    所以,便没有人再去怀疑。

    但眼下,茶迩祭司会不会把这件事情暴露出来,又是另外一码事了。好在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正因为这些,使得她跟别的女人不同。

    对待女人更是不同。

    茶迩起身问道:“那个叫文臣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陆安康说他不认识此人。

    但茶迩却很清楚:“他是冲着你来的,而且是完全在针对你一样。”

    死徒团跟杂货店的死磕几乎是没办法改变的。

    这一点陆安康不需要解释。

    “所以我才会跟他联手。”

    茶迩祭司说道:“毕竟你可是一个不太好对付的对手。”

    陆安康不语。

    因为他在这时,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怪异。

    他的注意力已经飞到了大帐外面。

    好似一对翅膀正在扇动着虚空一般。

    陆安康走出去,看着黑夜沉沉的挂在帐篷顶上。那声音以极其稀少的声响继续徘徊在大帐上面。

    很快,陆安康发现了它。

    是一只乌鸦。

    北境荒地,鸟兽都已经死绝了。

    哪里来的乌鸦。

    更何况乌鸦本身不是什么好兆头。

    更别说还在不间断喳喳叫着的乌鸦了。

    这一种现象俗称乌鸦叫凶。

    乌鸦叫凶是民间最流行的动物禁忌。

    俗信以为乌鸦是凶鸟,遇之不祥;如当头鸣叫,更是灾祸发生的预兆。谚云“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老鸦叫,祸事到”等,均是此类观念的反映。为禳解乌鸦报凶,民间还有各种专用法术,如遇当头聒噪,则蹬足痛骂,旋吐唾沫一口;或默诵“乾元亨利贞”五字真言七遍,等等。

    乌鸦为何会被视作不祥之鸟,鸦鸣主凶的观念是怎样形成的?

    相传春秋时,鲁国有个能听懂鸟语的人,名叫公冶长,贫而闲居,无以给食。某天有老鸦飞临他家,叫道:“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只大绵羊,你吃肉,我吃肠。”公冶长听后寻到山里,果得一只无主的大羊,食之有余。后失主追踪而至,竟诬公冶长偷羊,讼之鲁君,鲁君不信鸟语,遂将公冶长逮捕入狱。

    公冶长因此蒙受不白之冤。人们为他鸣报不平,认为那只老鸦为公冶长招来了灾祸。从此,乌鸦就被视为招灾引祸的不祥之鸟。

    在神话系统中,曾经有过一个“十日并出”的酷热时代,当时“焦禾稼,杀草木”。

    这是《山海经·海外西经》确切的记载。

    人类生存受到严重威胁,于是“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

    《楚辞·天问》中记载:“羿焉射日,乌能解羽”。

    人们因此确立了日载于乌、日中有乌的认识,也产生了乌鸦为害人间的意识——“十日并出”的责任在于载负太阳运行的乌鸦不守轮流飞行的规则,一起跑了出来。

    “留其一日”的载负者,是给人类带来温暖与光明的“金乌”;它的降落世间的同类,则是祸害人间的罪魁。人类跨进文明时代后,这种认识依然随着上古神话的代代流传而保留下来,并沉淀为乌鸦是不祥之鸟的俗信。

    《诗经·邶风·北风》曰:“莫**狐,莫黑匪乌。”可见在西周、春秋时期人们的心目中,乌鸦已被铸成丑恶的象征。后世常有把鸦鸣与“天火烧”联系起来的迷信,从中也依稀可寻“驮日之乌”神话的痕迹。

    ......

    所以,在灾祸之后,忽然听到乌鸦叫凶。

    这显然是又一个灾难到来的前兆。

    陆安康不得不警惕起来。

    他大喊了一声:“来人,保护陛下!”

    一直守在大帐外的那些部下早已经冲过来,将大帐里外三层的给围住了。

    因为他们也在听到了乌鸦叫凶的时候,感觉到了极其强烈的不安感。

    陆安康往前一跃,跃入一片空地上,那乌鸦的叫声伴随着他一起降到了那里。但依旧瞧不见踪影。

    陆安康思索片刻,脑海中搜集着到底该用什么兵器。

    飞蛇刀中有梅超风,她需要留守在杂货店中,跟陈刃心他们一起守护店内的安危。

    长光刀被秋明送人了。此刻秋明正在盯守胡婷婷失踪的案发现场,所以也脱不开身。

    九命猫妖安定思也正在看守杂货店。

    鸣鸿刀又不能随便的拿出来.....具有限制,并且威力太过强大,连陆安康都不晓得会不会失控,多数都是利用在致命一击的时候。

    思来想去,便只剩下一样东西。

    那便是在射雕时空结束的时候......

    陆安康无意中获取到的紫薇软剑。

    想到这里,陆安康心念一动。

    一把紫芒的宝剑穿梭了失控而来......

    那紫芒落入了陆安康的手中。

    他单手执剑的站在那里,目视着黑夜笼罩的天空......

    伴随着一剑划出去.....

    那虚空中瞬间一道紫色光芒的剑气朝着那天空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

    伴随着什么物体被削掉的同时。

    几只黑压压的东西落在了地上。

    陆安康冲着部下们大喊道:“火把!”

    他需要光明来照亮此刻的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