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给黑莲花- 第056章 来自钢铁直女的关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糖莫莫 书名:重生嫁给黑莲花
    结果。

    这还没来得及高兴透,就让莫辞“大惊失色”——

    只见她径自取出碗中汤勺,一手强行捏上自己的脸,一手执着药碗盈盈送了来。

    莫辞滞了滞,“你…你要做什么……”

    江予初淡然说道:“没事,吃不下去我帮你。”

    瞧这架势,莫不是要强行灌?

    莫辞吃了一惊,面上得逞笑意瞬成惶惧之色,两手颤颤挡在药碗前,“使不得…使不得……”

    “听话,吃了药才能好。”江予初语气虽是柔顺,一通操作却十分利落——

    不及反应,利落控下他的腕,侧身间扬腿压上他的腿以防其挣扎,虎口支着他的下巴、两指强行掰开他的嘴,趁他张口之际将药碗迎上前径自灌入。

    莫辞:!!!

    不愧是将门“虎”女,这都是什么虎狼操作!

    苦涩腥气大肆冲入他的喉间、气管直至肺腑,只见莫辞眸中大怔、满布红丝,而此时身子被她牢牢定住动弹不得,只留一双紧抓被褥、爬着几起青筋的爪及抽搐不安的脚趾头。

    若非自己配合着把药吞了下去,怕是这伤没能夺去自己性命便要先被呛死了。

    莫辞:“咳咳……”

    江予初还挺贴心地替他顺着气,满意地微笑道,“这不就吃下去了。”

    夏芒:“……”

    王知牧:“……”

    王知牧憋得面色涨得直发红、肚子生生抽痛,趁他们不备之际索性悄声出了房门,于门外狂笑出声来,引得路过的风如疾像看见傻子一样,一脸嫌恶缓缓而去。

    这一碗药灌下去险些要了莫辞的半条命,此时果真再无气力,只靠在她肩头有些哀怨地说道,“王妃一直都是这般骁勇吗。”

    江予初不置可否,只端着茶水送至他唇边,“来,漱漱口。”

    莫辞再不敢矫情推脱,乖乖饮下漱了口,无力浅叹,“有劳…王妃…”

    江予初柔柔一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若你晚间还是不肯吃药……”

    “我一定好好吃药。”莫辞怔怔道。

    江予初满意地笑了笑,将他小心置回榻上。

    低眉为他扯被褥之时于他耳边又轻笑一声,“殿下觉着这药的滋味如何?”

    莫辞滞了滞,“什么意思。”

    “这算是对你昨夜对信号弹之事诓骗的惩罚,璟王殿下。”

    这璟王殿下四字被她说得一字一顿,嘲讽的语气及面上神情,无一不在彰显她的得意。

    莫辞心下一怔,“你…”

    “两清,不谢!”江予初眉梢一挑截下他余话。

    闻听此言莫辞并不恼,反倒是沉沉一笑。

    揽上她的肩头一把扯进怀中,翻身间将其压下,深邃眸中波光再现,“一世未尽,王妃这就想两清了?”

    夏芒吃了一惊,拉下帷幔弓着身子急急退下,还不忘懂事地合上房门。

    江予初再笑不出来,只怔怔望着他浅笑盈盈的脸,“这青天白日的,你要做什么!”

    莫辞低沉一笑,“依王妃之意,待夜间便可以了吗?”

    江予初:“……”

    “王妃真是狠心哪,我们成婚也两月有余了,竟忍心让夫君我憋闷这么久。”莫辞温笑着捋过她额上乱发,两目如桃花一般静静游过她的脸。

    江予初不自在地推了推他胸口,“给我起开!”

    莫辞暖笑着缓缓压下她的腕,两目直视她的眸。

    良久。

    江予初怔怔挪开了眸光,蹙眉,“看什么!”

    莫辞温善笑了笑,“我看你同从前是愈发不一样了。”

    江予初心头沉沉落定一声,“什…什么意思。”

    他不做应答,将未尽余声藏入指尖,伸手静静触及那微蹙着化不开的苦涩。

    上下流盼的眸中玩笑不再,逐渐转而柔情认真。

    指尖缓缓滑落至鼻翼、侧颊直至唇角,指关节处静静接下她柔软鼻息。

    闻着她身上的几丝淡香,呼吸随之变得灼热,他的眸直望着那处眉心,缓缓俯下身……

    “看够了吗!”不等他的唇落下,江予初已一掌呼上他的脸,打得他那是一个蒙圈。

    莫辞:!!!

    这一掌也让他兴致瞬无,凝滞了半晌。

    翻下身无奈笑了几声,“你这一天天都是跟谁学的。”

    江予初有些嫌恶地嗤笑一声,正要撑着起身。

    “予初。”

    莫辞急急扬手揽下,她再度被拉至怀中。

    莫辞的眼睑微颤之际眸中疾速扫过几分惶乱,快到几乎很难捕捉,快到他自己都没能发觉。

    屏气,于她腰间的指尖暗下着力,话音是从未有过的征求又夹带了几分期待的和软,“王妃…陪我歇会可好。”

    “你自……”

    “放心。”莫辞不愿再听她拒绝的话,语定之际强控下正加快的心速。

    抬眸望着她的后影说道:“若非你亲口应下,我绝不会再逼你。”

    语毕,屏气,生恐惊着那人。

    手掌将她指尖包裹,静静置入褥中,敛眸缓缓凑上前,将脸埋进她肩下。

    “我就想好好抱抱你,抱着你睡会……”

    几浅暖息轻意绕于她的耳后,除了暖,还有点痒。

    “我还是走吧。”江予初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

    “别动。”莫辞轻然说道。

    每分语气疲倦得如无力浮沉,“我好累,好疼。你陪陪我,歇会…歇会…”

    江予初:“……”

    听着话音渐无、伴随鼻息平定,江予初也随之逐渐软绵沉静下来,静静接下附于身后那人送来的几丝暖意。

    沉吸口气,浅叹。

    两目凝滞不知目光终落定于何处,眸内是不难看出的凉然。

    良久。

    久到她眼帘沉倦,久到她侧躺压着的肩头直发麻。

    微侧过脸,见莫辞已深深睡下,轻轻转身。

    莫辞全身一颤,睁眼之际搭在她身的手下意识微微着力。

    “你去哪。”

    “……”江予初有些生硬地躲开他的眸光,静静敛眸不作应答。

    莫辞暖暖一笑,“我帮你把外衣脱了罢。”

    “不用。”

    “听话,待会该着凉了。”莫辞这样说着,撑着替她脱了外袍。

    江予初:“……”

    待她躺回榻上,莫辞替她掖紧褥角,两手重新搭回她的腰,脸凑近了贴上她肩头,乖巧笑了笑,“睡罢。”

    江予初:“……”

    “你这又是和谁学的。”江予初冷不丁问道。

    话一出口又觉着有些后悔,他跟谁学的,学成了个什么样子,同自己又有什么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