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自力更生- 25、我看都是小青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中秋月明 书名:我只想自力更生
    这教室里足有半数都是能源专业的委培生。

    无论是石化、电力部门的家属子女,还是掏了大价钱保证能进到能源行业的幸运儿。

    经济条件整体都要好一些。

    而且还是那句话,最终要靠读这种高职来混个进能源行业的文凭,成绩肯定都不咋样。

    甚至有不少从小混到大的混子。

    哪怕是刚刚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新环境,两三天后也很容易让他们跃跃欲试的急切希望能称王称霸。

    就拿这个让人格外看不顺眼的粤东仔开刀吧。

    太秀了。

    赵德柱还不知道风暴正在酝酿袭来。

    随着老师开始上课,他打开面前的课本,无奈的发现,自己跟读书还是无缘。

    这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纯属生理反应。

    拿起书本他就呵欠连天。

    拼命硬撑住要自己听讲,甚至都不惜使劲揪自己大腿提神了,还是经受不住眼皮沉重的往下耷拉。

    刚无奈的低下头,就看见桌边的沈佳凝已经趴在桌上跟睡神开会了,粉嫩的嘴唇甚至有反光的迹象,时不时舌尖还舔一下。

    赵德柱差点笑出声,转头看这边。

    李媛媛也是百无聊赖的把下巴放桌上,抓了支笔在崭新的课本上画珠光宝气的公主造型。

    她脸蛋圆润嘛,这个角度看起来更显娇萌可爱,感觉到赵德柱转头,还嘟嘴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他,使劲忽闪长长的睫毛逗他玩。

    换个青涩的十八岁男生,没准儿就迷进去了。

    赵德柱随便抓本书搭在那脸蛋上挡住。

    环顾四周,可以说大部分学生都无心向学,能来可能是因为第一堂大学文化课的新鲜,能继续坐着,肯定是因为这秀色可餐的漂亮女生。

    好多目光都看向这里,顺便也让赵德柱发现远处有群男生看自己的目光很不友善。

    之前读能源专业的秦迪不是已经提醒过了么。

    赵德柱笑笑不往心里去,小毛孩子才以为打打杀杀有用。

    李媛媛已经无聊到在书页上写:“你好呀,我是小小班的媛媛,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幼稚!

    赵德柱回写一句:“叫爸爸!”

    然后就开始琢磨自己这洋酒生意大概要花多少钱,该找谁去买酒,上一世谁在这方面有渠道他还是清楚的,好像也听谁吹嘘过,七八万块就够了。

    生意小是小了点,但未来可期啊。

    眼高手低的赵德柱这么想……咦,可不小了!

    他突然感觉到手臂上的弹性,侧头一看李媛媛悄悄抱住他胳膊小声:“爸爸!”

    赵德柱被叫爸爸可都是特殊场合,吓得哆嗦下,想把手抽出来。

    动静稍大,周围居然好几声轻咳提醒,她们都看着呢。

    李媛媛也不怕,直接把自己那书本递出去分享文字。

    然后周围立刻一片压抑的娇笑。

    只觉得赵班长太不按理出牌,有趣。

    赵德柱还想抽胳膊。

    李媛媛靠挤着小声:“从小我妈把我带大,没叫过爸爸,你怎么知道?”

    赵德柱内心一片卧槽,这都行?

    自己这怕不是重生,是点亮了撩妹技能树吗?

    前世……不过想想上辈子确实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吃喝玩乐上了。

    所以就跟在夜场遇见的女孩,每个都会拿出一堆悲惨身世一样,赵德柱不但没有感动,反而想笑。

    只拍拍手臂上的爪子,您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也不管那熟悉的触感,继续琢磨自己的事情。

    在课本上画装酒的罐子,盆啊,漏斗啥的,他去看过这种作坊,很简单,问题就在酒量。

    几个家伙连续工作几小时,能被那种满屋子的酒精味儿熏醉。

    得搞几个好点的防毒面具?

    那就买最好的,他没啥成本概念,要是生意做成了,几十万、几百万都滚滚来,还在乎这点?

    这是刚开始做生意人的标准想法。

    赵德柱也不可避免。

    上一世他做了不少投资,但永远是掏钱让谁谁谁去做,然后过些日子人家告诉亏完了……

    这一回他要凡事亲力亲为。

    想得认真,连胳膊上多了份量都没在意。

    李媛媛就那么靠在他胳膊上,亮晶晶的眸子看着课本上画得歪歪扭扭的东西,竟然慢慢有点起薄雾。

    让前排也百无聊赖回头的高雨欣看见,吃惊得瞪大眼低声:“不是吧?你们这就……”

    赵德柱稳得一批:“我在想事情,别打扰。”

    高雨欣看他眼神,好像又有点相信,只是李媛媛那样儿,太奇怪了。

    微胖女孩儿轻轻揉下眼,终于小声:“这是什么呀,化学实验么?”

    赵德柱摇头不说话,继续拿手指轻轻敲着思考。

    李媛媛也就不问,居然保持这个倚靠到下课。

    老师刚说完休息十五分钟。

    哗的一下,高尔夫班这边自己就先热闹起来。

    女生们对外都讲究个仪态,但只要越过这条线,那就只像姨太太了,嘴碎得要命。

    “哎哟,媛媛,看不出来你才是最狠的!”

    “要叫班长夫人还是叫嫂子呢?”

    “明明是我们大家的班长,现在就变成你自己的了?”

    “李媛媛!你气死我了,我还等着下课再表白呢……”

    “高雨欣,你不是开玩笑吧?”

    高雨欣还真是嘿嘿笑着站起来:“我把话放在这里了,我挺喜欢赵赵这一型的,媛媛你确定要跟我争?”

    上一世也没陷入过这种狗血喷人的争风吃醋啊,赵德柱都要笑喷了,摘下手臂上软乎乎的手掌:“老子又不是个东西,争什么……”

    说出来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女生们已经笑开来。

    然后这动静才把沈佳凝惊醒,双眼皮都睡得发红了,再舒坦的伸出粉红小舌头舔一圈嘴唇,吧嗒两下,莫名其妙:“咦,你们……在笑什么?”

    长得漂亮就有这个优势,随便个动作也有美人春睡图的慵懒写意。

    赵德柱看她眼:“没事没事,你继续睡。”

    女生们又哄笑一片:“你这也太熟练了吧?”

    沈佳凝才清醒点:“哦,下课……”

    忽然旁边就是一片脚步声,七八个男生面色不善的站在过道台阶上:“姓赵的,有种出来说两句话。”

    赵德柱对这种小公鸡使劲展翅的幼稚举动不屑一顾:“你特么谁呀,你叫我去出去就出去,我多没面子。”

    对方中间立刻有个蛮横爆发:“看你不顺眼!抽你咋的了!”

    女生们瞬间又点惊慌,好些女生往后退,但高雨欣这种就立刻向前:“抽!有本事你先抽我,不抽是孙子!”

    还真能带动好几个女生挤在一起挡前面。

    沈佳凝本来惊慌往后躲,正好靠赵德柱怀里,碰到还瞬间放松,就是觉着值得依靠。

    所以赵德柱握住她双肩,让她转到身后去面对的背影,更显得高大。

    其实赵德柱是心里在卧槽,我什么时候成了要躲在女生背后的怂货?

    所以直接给高妞儿一巴掌拍肩头:“你特么有病,这种事情女人逞什么强?”

    这真是地域文化不同,粤东女人勤劳内敛,江州姑娘嘛,温柔时候似水柔情,惹着了基本上都是火辣暴脾气。

    他是用家乡的态度来面对,结果反手就被高雨欣打开手,看都不看他:“wcnm,少在老子面前冒皮皮打飞机,我们自己玩得开心,要你麻痹顺眼啊?”

    这话还瞬间引爆了娘子军似的,猛然爆发一大片骂声:“滚远点哈!龟儿子打的啥子算盘,我小学三年级就看见过了!”

    “对嘛,最烦这种宝器,看不得别人和女生关系好,就收拾人……”

    “这怕是算校园欺凌哦,班长莫怕,我们给你撑起!”

    连沈佳凝都细声细气抓了赵德柱袖子边探头鄙夷:“怪头怪脑的!”

    李媛媛就阴阳怪气了:“人和人不同,花有几样红,你勒几爷子,我看都是小青虫……”

    大家静了下,然后一起爆发哄笑。

    燥得那几人脸色白里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