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妆- 第九十三章 醉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子情 书名:催妆
    凌画搂着宴轻的脖子,大约真是醉的厉害了,被宴轻背着,手没力气勾着他脖子,身子总是往下滑。

    宴轻背着她走了一段路后,无奈地将她拎到前面,拦腰抱着,走回住处。

    本来宴轻不怎么待见凌画喝酒,也不怎么待见凌画喝醉,但是这帮人呢,都是围在她身边的亲近之人,又许久不见她了,你一言我一语,热热闹闹的,趁他被林飞远缠着没注意,竟然就让她给喝多了。

    宴轻抱着凌画回到房间后,将她放到了床上,见她哼哼唧唧的,没好气地训她,“就这么点儿酒量,出息。”

    凌画半睁着眼睛,醉醺醺的,伸手够他,“哥哥,抱!”

    宴轻深吸一口气,拍掉她的爪子,“多大人了!你当你还是小孩子吗?”

    凌画不依不饶,费力地够他,“就要抱!”

    宴轻被她缠的没办法,索性直接上了床,将他勾到怀里抱住,“睡吧!”

    凌画虽然醉了,但还记得不脱衣服睡不着,于是,又慢慢地挣扎着坐起身脱衣服。

    宴轻伸手拦住她,“不许脱。”

    凌画委屈兮兮的,“热!”

    “你喝的又不是烈酒。”

    “那也热啊。”凌画嘟囔,“我都冒汗了。”

    宴轻这才注意到,她脸色潮红,额头有细微汗珠,可不是真冒汗了?他觉着又不是喝的烈酒,不应该啊,但琢磨之下恍然,她虽然喝的不是烈酒,但这里是江南,不是北地,她喝了那么多,江南气温本就高,她热也是自然的。

    他无语片刻,“只许脱外衣。”

    凌画点点头,手解了两下扣子,没解开,便抬起头看着宴轻,“哥哥帮我!”

    宴轻扭开脸,想说不帮,但知道这么纠缠下去,他会更受不住,绷着脸不说话,但手上却有了动作,但他从没给人脱过衣裳,尤其是女孩子的,所以,哪怕他想干脆,但也没能干脆的了,解一颗口子,都要用半天。

    凌画很安净,不闹腾,哪怕他解的慢,也没有哼哼唧唧嫌弃他。

    宴轻抬眼瞅了她一眼,觉得她这小模样莫名有点儿乖,没忍住笑了一下,紧绷的面色放松,整个人也放松了,手下的动作也跟着快了,后面的扣子三两下便解完了,然后,将她外衣扔掉,剩下里衣,见她还等着自己解,便按着她塞进了被子里,“就这样了,睡,一会儿就不热了。”

    凌画哼哼两声,但没睡,看着他。

    这一双醉酒后的眸子看谁,宴轻觉得只要是男人,都受不了,他问,“还想干什么?”

    凌画说,“哥哥抱我。”

    宴轻松了一口气,不闹腾就好,他也脱了外衣,躺下身。

    凌画身体很有记忆地在宴轻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很快就睡着了。

    两个人喝同样的酒,身上都带着酒香,这么一会儿,不止床帐内,几乎满室都是酒香味。

    宴轻以前觉得自己的鼻子好使是个优点,如今是一点儿也不觉得了,他忍了几忍,才凭着坚强的毅力念着清心诀入了睡。

    海棠醉是好酒,好在不止酒香甘甜浓郁,也好在哪怕喝的再多,让人也不难受。

    所以,第二日凌画醒来,就很神清气爽,没有醉酒后遗症。

    而喝了烈酒的几人,后遗症就体现出来了,凌画去了书房后,便看到崔言书一脸倦色地在揉额头,见她来了,恹恹地喊了一声“掌舵使”。

    凌画问他,“头疼?昨夜没睡好?”

    崔言书点头,“小侯爷带回来的北地的酒,实在是太烈了。”

    尤其是昨日他们喝的多,两大坛都喝光了,当时喝着只觉得烈的很,但没想到还体现在喝多了浑身发热,口干舌燥,睡不着觉,折腾了半宿,酒醒后还头疼,跟一夜没睡觉似的。

    凌画好笑,“明喻酒量浅,多喝了两杯,今日应该没起得来床,林飞远酒量虽好,但昨日喝的比你喝的多,显然是废了,估计也没能起来,你也喝了不少,还能爬起来进书房,已十分了不起了。”

    北地的烈酒她领教过,真不是长期生活在江南的人能喝的了的。

    她又说,“出了雪山后,我们乘车而行,小侯爷就说难得出去一趟,给你们带点儿礼物,索性就带了这严寒之地的烈酒,回来让你们也尝尝。”

    “难为小侯爷想着我们。”崔言书笑了下,他心里觉得,宴轻不是想给他们带礼物,而是想让他们也受受烈酒下肚的罪吧?谁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呢。

    凌画坐下身,她的桌子上已堆了不少等着她回来处理的公务,有些事情崔言书三人能帮着她做,有些必要的事情却不能,一直在拖着等她回来,所以,今日她才早早爬起来干活。

    她拿起一本折子,见崔言书一边揉额头一边做事情,对他说,“你今日去歇着吧!”

    崔言书摇头,“还有二十余日就过年了,掌舵使顶多再在江南待十日吧?应该也就启程了,我没想过掌舵使这一回进京就要带上我,所以,没有什么准备,我得趁着这十日,将手头的事情赶紧交接完。”

    凌画道,“本来我是没想着这么早让你进京,本打算明年春再运作,但是我也没料到二殿下如今比我预期的在朝中要受陛下重视的多,加之温启良的死,也要让东宫针对的多,萧泽恨不得捅了他,所以,等不及了,他正是用人之际,你入京后,就直接去他身边。”

    崔言书点头。

    凌画道,“二殿下身边虽然危险,但也是最安全,还有利于你培养交情,若将来二殿下登基,论从龙之功,谁也不及围在他身边方寸之地受信任的人。”

    崔言书微笑,“多谢掌舵使栽培。”

    凌画啧了一声,“崔言艺走的是科举,金科夺得魁首,高中状元,风头无两,他是不是已被东宫收买了?”

    “暂且还没得到消息。”

    “你不走科举,做天子近臣,走这条路最好,而且你也适合。”凌画点头,“我听说,他与你表妹即将大婚了?婚期定在正月?”

    “嗯。”

    凌画看着他,“你当真不在意?不夺人了?若是你在意,我帮你把人夺回来。”

    崔言艺虽然厉害,但京城是她的地盘,抢个人,她就不信抢不过。

    崔言书神色浅淡,“她从小失孤,母亲怜惜她,养在我家,看她乖巧,又可人,怕她身子骨弱,嫁去谁家都不放心,便打算留给我,让我将人娶了,毕竟,也不是谁家都能养得起她那般娇弱的身子骨,我母亲从小就对我耳提面命,让我一定要对表妹好,于是,我便对她好了。”

    凌画听着,没插话,因崔言书从来没提过,她在当年威逼利诱他留在江南后,他只提了让她供应他表妹需要的几味好药,因那几味好药难得,更需要花大价钱,而且每月不能断,她答应了,后来他就没再提别的,人留在了漕郡,确实也一心帮她,让她有了这个极大的助力,轻松不少。

    对比孙明喻和林飞远,崔言书才是漕郡不可取代的那个人。

    她不问郑珍语,崔言书平时也不提,她与东宫斗的你死我活,也没心思探究人家如何谈情说爱,所以,一直也没听他主动说起过,这还是第一次。

    崔言书继续说,“若说感情,自然是有的,从小一起长大,从没想过除了她外,去娶别人。但若说感情深似海,那倒是没有的。堂兄既然如此喜欢她,那就让他娶了好了。”

    提到崔言艺,他眼底清凉冷漠,“反正,能被人夺去的,也不是多重要,我也不想要回来了。”

    “行吧!”凌画不太走心地安慰他,“去了京城,高门贵女多的是,我帮你选一个更好的。”

    崔言书倒是没推辞,“那就多谢掌舵使了。我以后的终身大事,就交给你了。”

    凌画见他听了她随口说的不太走心的安慰话还挺认真,于是,自己也稍微良心地走心了下,觉得这事儿得稍微记一下了,于是,说了句,“放心,我选的人,定然不让你吃亏。”

    崔言书微笑,“我还是挺相信掌舵使的眼光的。”

    看她一眼就选中了宴小侯爷,百般算计嫁了人家,如今宴小侯爷对她什么样儿,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谁能想象得到这算计到手的姻缘,也甜死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