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弥成瘾- 第44章 试身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柒月初叁 书名:久弥成瘾
    楚啸威心里也明白他是刻意伪装,只是不理解一个人怎么能装的那么真切。

    而大胡和帅毛则不明白胡泰和究竟什么人物性格。

    只是听着卢宋的话,觉得好像是那么个理儿。

    卢宋又说,“而且你们没发现吗?他每次都是直视你们的瞳孔,目不斜视的讲述,这是一种刻意的强调。”

    大胡和帅毛点点头。

    卢宋说,“以我的判断,他这么做的目的有二,一是为了让咱们相信他嘴里的都是事实,二是他通过你们的瞳孔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

    这么一说,大胡和帅毛彻底明白了。

    卢宋说的跟昨天郑佳玲教授说的意思大概相同,只不过,郑佳玲教授的宏观思维重一点儿,层次更深,更偏向明确大方向。而卢宋的话浅显易懂,更直白。

    楚啸威一直在品昨晚郑教授的话,结合卢宋简单直接的分析,在心里做预案。

    片刻后,他吩咐道,“不能再问重复的问题,咱们得换不同的人,问他完全不同的问题,扰乱他的思维,让他猝不及防.........”

    “对对.......”卢宋很欣慰楚啸威一说就透,急忙点头赞同,侧头对他说,“就是这个意思,咱们不能给他机会做心理暗示........”

    帅毛也理解了,点点头,提出来,“毛儿,去,叫李安过来问!”

    “唉......等一下。”卢宋抬手制止他。

    帅毛挺住了脚步,转身注视她,只听她又说,“缓缓,等天黑透.......”

    帅毛和大胡都看向了楚啸威,等待他的吩咐。

    楚啸威眉头皱的紧,但是对于卢宋的提议倒是接纳了。

    之后,楚啸威索性提议,把审讯室的照明灯减弱,给他端杯水,室内的人撤离,只在门外把手,利用环境让他心理放松。

    他们几个去小会议室,研究一下下一步部署。

    出了审讯室,卢宋走在楚啸威身旁,侧头看看他严肃的侧脸,无声的撇撇嘴。

    虽然沟通的不多,但是她觉得这货还行嘛,挺聪明的。

    说什么一点儿就透,她说一句,下一句他就能理解她的意思,并且想到对策,跟她还挺有默契。

    楚啸威注视到了她的视线,侧头简单回视。

    虽然没有一句话,但是眼神中饱含情意,胜过千言万语。

    几人一路来到小会议室。

    楚啸威问卢宋,“能用心理画像画出他的性格吗?”

    卢宋眼神有点闪烁,顿了顿后,直接开口,“心理画像方面我学的不太好,我老师之前说我是重局部不重大体........”

    楚啸威鼓励道,“没关系,先试试。”

    大胡和帅毛也热情的安慰,“对啊卢儿,没事儿,这不是大家都在呢,群策群力!”

    “对对,没关系,错了也不要紧!”

    闻言,卢宋只能先试试。

    卢宋坐在一张桌子前,拿出一个空白的纸,调整心态,从胡泰和的样貌穿着等最简单的东西开始写。

    胡泰和,53岁,63年出生,身高173,体型偏瘦。

    他留着紧贴头皮的板寸儿,额发际线后移,两鬓间的白发斑驳,深褐色皮肤,长型脸,一双挑眉,眼睛有神,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眉间的皱纹形成了沟壑,驼峰鼻,高颧骨,正面鼻孔明显,有胡须,嘴微突,厚嘴唇,下巴短,他穿着一件蓝色的棉质t恤,一条深蓝或者黑色的裤子。

    家里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儿子。

    老婆在市里做家政,儿子在邻省给人当司机,至今未婚。

    家在远郊,家庭环境一般,经济情况相对来说一般,但是圣湖无忧。

    卢宋在纸上把胡泰和的全部情况逐条列下后,便开始进行深层次的分析。

    楚啸威和大胡以及帅毛几个边抽烟,边等着她。

    只见小丫头伏低身子专注分析的样子,特别像没有毕业的大学生。

    楚啸微见她唰唰唰的不停在纸上写着,便将嘴里的烟雾吐出,抬步走到她的身后。

    低头看,透过她,首先入眼的是她的笔记。字迹大,潦草,且密集。不是横平竖直那种,而是歪七扭八的厉害!

    楚啸微嘴角勾了勾,觉得如果不看她,保准以为这些字是男人写出来的。

    不过,字迹虽然潦草,可是内容却很丰富。

    逐条逐句,简单直接的把胡泰和的生平整理一下,接着用思维导图的方式在那些外貌背后逐一解析。

    此时,她快速的写着,53岁的胡泰和早年应该从事重体力工作,脊柱微弯,腰部有伤。

    肠胃不好,跟老婆孩子的关系也一般。执拗,眼高手低,郁郁不得志。他的执行能力很强,却刻意压制自己的内心,让自己收敛锋芒。他刻意营造朴实的外表,内心却很忧郁。无论跟谁都不能交心。

    他抽烟,这几年才戒掉。

    写到这里,她停下笔,抬起头,侧头看到了大胡和帅毛,却没有看到楚啸威,问“楚小薇出去了?”

    大胡笑了笑,觉得这两口子挺有意思的,一个专注的写,一个专注的看,居然没发现。

    大胡和帅毛没有说话,楚啸威抬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语气柔和的问,“写好了?”

    还是吓了卢宋一跳,她说,“你干嘛站我后边!”

    楚啸威说,“说说你的分析。”

    卢宋瞟了他一眼,拿起自己写的纸,“我读到的内容不多......”

    楚啸威鼓励道,“没关系,只管说。”

    于是,卢宋又看了一眼自己写的纸,开口把胡泰和的性格说了一遍。

    楚啸威刚才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因此,她说的内容他大体都清楚。

    他简单直接的问,“有什么根据?”

    卢宋看了一眼她写的纸,一条一条逐步分解说,“首先,胡泰和的皮肤黝黑,虽然现在过来了点儿,可底色还是经过多年的提炼才能晒成那样,其次,他才53岁,可外貌却比实际年龄大了10岁不止!大胡跟帅毛问话时,他尽量坐直,这在心理学上是保持警惕的状态,可每当回答完问题,挺直的脊背就会在不知不觉间稍稍落下,所以我猜测他早年应该从事过风吹日晒的重体力工作,导致皮肤黝黑,也导致腰部和脊椎有伤,虽然想刻意坐直保持警惕,可常年的状态是改变不了的..........”

    楚啸威点点头,大胡和帅毛也跟着点点头。

    卢宋看看自己在纸上面写着肠胃不好,接着说出自己的理由,“他在小工厂里从事保安工作,这种工作不是太累,173的个子,身体却劲瘦,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肠胃不好,二是心里有事吃不下睡不着......”

    “他的整体面相属于薄情寡言的那种,而且他当保安一个月2700块钱包吃包住,却执意要在外边租个1500一个月的房子住,说明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再加上他老婆在市里做家政,儿子在邻省当司机,就算有事也无法告知他们,家人之间缺乏必要的沟通,所以我猜测他的性格应该是沉默寡言,跟家人的关系很一般........”

    “他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眼神坚定,看着很实在,其实是一个无比执拗的人,内心也瞧不起其他人,一双挑眉,说明他眼高手低多一点儿,眉间的皱纹形成沟壑,穿着深色衣服,说明他郁郁不得志,或者说有心病,喜欢整天板着脸。他的执行能力很强,想什么立马就去做了,说好听点儿是执行能力强,说难听点儿是为人比较容易莽。可是他又刻意收敛自己的性格,避免露才,好像怕出名一样。”

    楚啸威问,“还有吗?”

    卢宋最后又说了一句,“大胡和帅毛离开审讯室后,他的眼神向下看向了食指和中指,我猜测他应该抽烟,这几年才戒,所以没有瘾,但时不时的会抽!”

    闻言,楚啸威低头看看自己夹在手指间的烟,脑袋中猛然闪过了一道光。

    稍纵即逝后,他点点头,“有道理。”

    卢宋说,“其实有机会我应该去案发现场看看,那样会发现更多东西!”

    这算个申请,而且是第二次申请。

    之前命案刚发生的时候,她提过一次,如今又是一次。

    不过,楚啸威没有接她的话,表情也没有放松。

    在卢宋以为没戏的时候,楚啸威说,“晚上再说。”

    于是,在卢宋简单解读了胡泰和的性格后,又把李安和陶智媛都叫来,吩咐俩人晚上该怎么审问。

    李安,“是。”

    可陶智媛张了张嘴,眼神里有难色。

    楚啸威见状,直接说,“有什么话就说!”

    “......呃,”陶智媛不知道怎么开口。

    以前晚上不需要她的时候,她都在。

    可今天怎么偏偏需要她,她就有事儿了?

    她自己也觉得事儿有点儿太寸了!

    “如果有事就先离开!”楚啸威发话。

    陶智媛有些犹豫。

    接着,他看向李安,“你自己去审。”

    李安,“是。”

    卢宋见状,毛遂自荐道,“我,我可以跟李安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