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峥嵘岁月- 第五十九章 关于这朵君子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饿昏的猪 书名:特种兵之峥嵘岁月
    说真的,我很想就此了结自己的生命,但是我想到了很多东西,很多让我不能就这么死的东西,我放弃了。

    如果我死了,那么最难过的肯定就是我的父母,他们把我养这么大,还没享清福还没抱孙子呢,我就这么死了不就让他们难过了吗?

    我要是就这么死了,不就是和麦里可一样了吗?他在ptsd的折磨下结束自己挣扎的生活,我真的也必须这样做吗?

    我不知道什么所谓ptsd是怎么产生的,但是存在必合理,我又能说什么呢?

    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德行?这是我不止一次的在问自己的话,我无法正常的生活,处事,恋爱,甚至不止一次的想结束自己这条苟活的生命。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去,但是像我这么死的人,应该是能占得上很少的一些比例,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我从口袋中抬出一包烟点上,之前我是很少抽烟的,一部分也是因为当初谈恋爱人家女孩子不喜欢我抽烟,现在我无所谓了,已经没人管我了。

    我将烟点着叼在嘴里,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我在想什么?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

    我想恢复过来,我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不然我现在说不定已经和郑心结婚了。

    她还是离开了我,谁能受得了我这个臭脾气?我能怪她吗?我没这个资格。

    谁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没事的时候跟丢了魂一样而且莫名其妙的使用冷暴力呢?

    况且我现在的性子也确实古怪,跟人家继续相处下去我也知道那是在害人,何必呢?

    我为什么就不能正常的过上自己的生活呢?谁都不去招惹,自己一个人安静的生活下去,这样不好吗?

    于是我又见到了那个心理医生。

    他打开门后有点奇怪,不是让这小子一个月后来吗?这才几天就又过来了?

    但他还是热情的接待了我,今天也赶得巧,他并没有之前那么忙,时间也很充裕。

    这件心理诊所并不大,是个私人设立的,这里的布置非常干净整洁,不像是个诊所,倒是很像普通的住宅,这间住宅的主人就是我眼前的这个医生。

    “很多病人我都没什么印象,唯独你呀,我记得很深。”

    我有点好奇,是因为我脸上的这条疤很有辨识度吗?还是只有我得了这个病症?我不清楚。

    我将我这几天的情况说了出来,当然我也不可能全部都说,一方面也是我的心里在作祟,我真的想看看这个医生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

    实际上来看心理医生的患者十个有九个在口头叙述的时候都是掺着一些水分的,至于是为什么,我也懒得去分析,因为我自己不就是这么个德行吗?

    他一边听着一边拿起茶杯去饮水街接水,然后转过头看着我点了点头。

    “上一次的治疗看来是没有找对方向。”他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将杯子放在桌子上。

    我顺着桌子看去,那朵花已经更换了,换了一朵不知道是什么的花,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也没那个知识量。

    我皱了一下眉,这个医生怎么老是喜欢将不同的花放在桌子上?

    “您是说?”

    “啊,我的意思是,今天刚好我比较有空,我们呀,做个催眠,这兴许对你的病情有很大的好转。”

    这个医生的年纪应该也有五六十了,戴着一副方框的黑边眼睛,头发白色中夹杂着黑色,脸上的皱纹极具年代的沉淀,但是眉目间满是和蔼慈祥,让人忍不住的去信任他。

    我当然也很愿意起信任他,不信任的话我就不会傻啦吧唧的跑过来不是。

    他将我引导到一个像是躺椅一样的椅子上,我躺上去,然后一朵花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盯着那朵花,那朵君子兰。

    我扭过头疑惑的看着他,像是有话说。

    “很奇怪吗?拿着它。”

    我接在手中,然后看着花朵发呆。

    “在催眠开始之前,我认为,我们有必要聊聊,我们就聊聊,你,和这朵花的故事。”

    他确实有两把刷子,怪不得朋友极力的推荐我到他这里来,仅仅是我的几个微表情,这个医生判断出这朵花对我的意义。

    实际上这朵花对我来说只是个联想作用,其实当初我摘下来的那朵花跟它也只不是相似罢了,问题是我在国内也找不到那样的花啊。

    它的存在,像是见证了我全部的回忆。

    我们三人现在是汇合了后正商量下一步的时候却听到了远方传来一阵微弱的枪声。

    很大的几率是杨远和二成,我们就朝着杨远他们的位置顺着山脉摸了过去。

    山间本来就很利于声音的传播,枪声也随着我们距离的拉近慢慢清晰起来。

    我们已经损失了李小,不能再有任何人牺牲,这是我当时的想法,我在心里也相信杨远肯定不会有什么事,他那个家伙整个就是一个滑头,为什么没和小五在预定地点汇合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我们爬上山头的时候就看到远处的山间有人在奔跑,后面几百米的位置有一群人在追赶。

    这个距离至少一千米左右,崎岖的山间没有多少视线上的遮挡,但是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两个人影在移动,我们都不敢保证是不是杨远和二成。

    “杨远杨远!我是喜鹊!是你们在开枪吗!”

    。。。

    耳机中并没有回应。

    我好奇道:“不是他们?”

    小五说:“不对,这个距离应该在信号范围之内!”

    小五说着将望远镜递给我,然后自己将狙  击  枪架起来观察着。

    我迫不及待的将望远镜放在眼睛前观察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他们?”喜鹊见我们都再看,不免有点心急。

    我调整了一下对焦,这个距离太远了,我只能看到两个身穿敌军制服装备的家伙正在不停的对身后的追兵还击。

    小五也疑惑了一下:“敌人的制服,耳机还没回应,要不要去看看?”

    我放下望远镜对喜鹊道:“会不会是他们换上了敌人衣服?”

    小五将枪背在身后和我一样看着喜鹊,现在杨远不在,很多事情的决策我们都默契的指望着喜鹊,她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在我面前她各种机智聪明,但是多了一个小五,似乎让她有点不太适应。

    只见她看了看我们俩,表情也纠结起来,似乎压力有点大。

    “你们,你们问我干吗?你们只要同意,我也没意见。”

    我故作惊讶:“呦?喜鹊军师,你是认真的?”

    喜鹊也听出来我在故意损她,她冲我扬了扬拳头:“就你话多,那还不赶紧走。”

    我赶紧应了一声,小五起身第一个走在前面,由于我的伤口还是很严重,所以我和喜鹊只能走在后面,期间喜鹊时不时的搀扶着我一段路。

    他们正在朝着山体的一侧奔跑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经过我们的朝往预约地点行进的必经之路。

    所以我们也不需要绕的太远。

    我按住耳机又喊了两声,仍然是无人应答。

    山间的枪声也逐渐消失,看来敌人放弃了追击,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敢确认那两个人到底是不是杨远和二成。

    我们三个人跑到一处山头,远远看到他们正在朝我们这里行进,我们隐蔽起来后我问小五要出望远镜,我看到他们放慢脚步开始慢慢警惕起来。

    他们手中的枪械端在手里,慢慢交替搜索前进着。

    但是他们头盔下的面孔我仍然是无法认清他们到底是不是杨远和二成。

    因为太远了,加上他们不停的在动,所以在望远镜里看起来特别模糊,只能分辨他们手中的武器是敌人的步枪。

    喜鹊从石头后面伸出头看着他们,像是在思考什么。

    小五休息了一会将枪架了起来以防万一。

    他们的身后已经没有了敌人的身影,现在我们都是安全的,他们两个人开始警惕的端着武器利用附近的石头做交替掩护后撤,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明白了,这样的行动方式,除了杨远还能有谁呢?说是这个国家的军人我也不信啊。

    但是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仍然是不能放松的,任何事情都必须做的滴水不漏才能最大程度保住自己的性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就不能有任何放松。

    他们慢慢走近,八百米,六百米,三百米。

    他们的目标正是我们藏身的这座山头,其实这是小五推测出来的,按照杨远的思路和决策,他极大地可能会翻过我们身下的这座山。

    三百米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他们脱离了掩体开始穿过一片无遮掩地带。

    我看到他们二人端着枪警惕着四周,忽然,其中一个人朝我们藏身的地方一通扫射,然后他们一边朝着最近的掩体移动一边朝我们开火,典型的遇敌火力压制和转移。

    呼啸而来的子弹让我们同时惊呼一声后缩了回去。

    “没错了,肯定是杨组长和二成,他们以为我们是敌军的潜伏哨。”

    小五说道。

    我说:“小五!喜鹊!你们待着别动!我出去看看!”

    他们刚想说话我就举起双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他们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有这种勇气的,若真的是敌人的话我这属于什么?

    投降还是送死?反正都没差。

    我看到一个人露出脑袋打量了我一会,然后朝着一块石头后面喊了两句什么。

    紧接着其中一个人也举起双手走出掩体,慢慢的朝我靠近。

    我们都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几百米的距离上只能看到对方依稀是个人,近一些的话能看到身上的服装,几十米甚至几米才能看到请对方的长相。

    我们都有点不太敢确认,只能举着手互相走向对方。

    小五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将***准备随时掩护我了,但我还是心里砰砰的狂跳。

    老天保佑啊,一定不要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