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第22章 花树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卖盘的狐狸 书名: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汐流号在第二天临近正午的时间抵达花树岛。

    支付完停泊费用,两人当即前往港口附近的船厂。

    没办法,快艇的装载和汐流号的改造需要时间,自然是越早开始越好。

    嘟~嘟~

    公交车的汽笛在不远的街口响起,陆靖手指勾着酒葫芦的线绳,右腿盘曲在长椅上,视线在公交车站附近大片的栀子花树间流转。

    徐酌在他身旁,手里捏着倆铁核桃,锻炼着手指,在成为陆靖的船员后,他的复健便已经开始了。

    花树岛,顾名思义,岛上的花树数量非常多,这其中尤以栀子花树为最,当下时节又恰巧处于栀子花的花期内,放眼望去,入目之处尽是苍翠枝叶衬着的嫩白花卉,连车站周围的街道都是被散落的花瓣铺了满地。

    “真是个好地方啊。”

    登上车,特意靠坐在公交车的窗口,陆靖半张脸抵在窗外,八月份的阳光已然温润许多,又混着花香,照久了浑身都透着舒适,嘴里不免又开始哼唱起某段魔性的旋律,

    “栀子花开呀开......”

    “花树岛可是建昌府内有名的旅游岛,这环境当然不会差。”

    一旁的徐酌似乎也沉醉于这轻松的环境中,眯起眼睛缓了缓,又接着说道,

    “咱们待会儿先吃饭还是先去买前往珍兽岛需要的用品?”

    “先吃饭,我现在可是饿着呢......对了,花树岛上应该有武器铺,毕竟离珍兽岛那么近,你觉得什么冷兵器比较适合我?”

    游海花船一战,陆靖虽然赢了,但那两头怪物却让他意识到自身在战斗方面所掌握技巧的贫乏,因此今早抵达花树岛之前,陆靖就特地跟徐酌讨论过如何增强杀伤力的问题。

    起初陆靖想过干脆就练拳,掌握一些招式,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一打起来就是“乱披风拳法”,然而细想之后却被他自己给否了。

    一来练拳这种事情若是没人教导,自己一个从未有过这方面经验的人关上门瞎练,到头来八成会把自己练废。

    所谓练拳不练真,三年鬼上身,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二来绝大多数民间拳法技巧所针对的终究是人类或是人形生物,对上那些个形态千奇百怪的怪物只会变得无所适从。

    至于那些本身威能超卓的特殊武技......陆靖哪来的路子去学?

    徐酌对此给出的建议很简单,与其去追求什么毫无线索的武学秘籍,还不如将自身的超凡能力研究透彻,说的直白些,能力者为什么会被称为修行者?

    不去专心修行自身拥有的能力,非要跑回去练武,这不是扯淡吗?

    当然,有一点两人是达成了共识的,霰弹枪的威力不小,能够确保瞬间爆发,只是装弹量拢共就那么几发,陆靖难以保证靠着一把霰弹枪就解决战斗,近身战在大部分时候仍是无法避免的情况。

    徐酌不适合近身搏杀,还是得陆靖顶上去。

    因此一件趁手的兵器无疑是当下陆靖对自身能力尚未掌握透彻时的首选。

    “冷兵器选择得看个人,据我所知大部分修行者都会选择适合自己能力或者与自身相性还算不错的武器,譬如我的能力对射击很有帮助,所以我自然而然的会选择枪械。”

    徐酌拍了拍横在腿上,装有步枪的长条袋子,之前在游海花船上是不允许携带武器,花树岛可没这规矩,毕竟不久前才惹了魇鬼海贼团的人,自然要万事小心,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你的战斗风格本就偏向于近身战,以前有过冷兵器战斗经验么?”

    “猎鲸矛算不算?”

    别的不说,陆靖对自己的投枪技术还是相当自信的。

    “额......我建议你还是买把刀试试,这类武器对刚接触冷兵器的人来说最容易使用,以你的体格与力量,完全可以驾驭,至于猎鲸矛的技术,可以专门备几把短戟,在战斗中完全可以起到不错的效果,至于用它当武器......一次性的武器总归不太靠谱吧?”

    如今两人的关系早已不需要互相奉承恭维,所以徐酌说的很直白,以陆靖现在的状态,一把长刀最是好用,

    “当然,现在用长刀不意味着以后也用,灵醒阶段本就是修行者熟悉自己能力的过程,你完全可以在自己的能力开发到一定程度后再选择真正合适的武器,就像咱们现在这艘汐流号一样,长刀只做过渡。”

    “有道理,那就先买把刀备着。”

    对于徐酌的建议,陆靖自然是信服的。

    两人聊天的间隙,公交车从港口驶进花树城,不同于清褚城随处可见的市场还有商会驻地,这边的街道布置无疑更有生活气息,更多的还是居民楼以及客栈,只不过相应的城市建筑比起清褚城也更老派。

    两人并肩走在街边,边聊着天边打量着两旁的酒楼或是饭馆。

    “听说花树岛上的醉虾还有梨花鱼很出名......我想起来了,这儿有珍馐楼的连锁店,里头专卖一些材料特殊的菜肴,以前甚至出现过妖兽肉,还有人以此在酒席上觉醒了能力。”

    走到半途,徐酌突然一拍额头,开口说道。

    “吃妖兽肉觉醒超凡能力,这种事儿真有吗?”

    抿了口果汁,陆靖想着自己觉醒能力时要死要活的场面,总觉得心累。

    “那当然,无垠海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以前还听过有些运气好的家伙在某座岛上大号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坑位’边上就长着一颗能让人觉醒超凡能力的果实......后来那地方的泥都被人挖空了。”

    徐酌挑着眉笑道。

    找了个路人问到花树岛上珍馐楼位置,两人慢悠悠的踱步过去,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却看到那装修的颇有几分野性的酒楼外头竟是聚集了一大帮人。

    “你说的那两样菜就这么热门?”

    陆靖看着不远处挤在门口的那些人,愕然问道。

    “这些人不像是食客,哪有聚在酒楼门口不进去的,看穿着打扮......似乎是海上的赏金猎人?”

    徐酌的视线先是落在酒楼外矗立着的一个告示牌上,紧接着又在那些人身上转了圈,这才开口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