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药尊虞渊辕莲瑶-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凄凉的大帝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逆苍天 书名:绝世药尊虞渊辕莲瑶
    芜没遗地,湖心岛。

    虞渊眯着眼,动用斩龙台的神异力量,认真打量着眼前的撼天大帝。

    这个几乎统一了乾玄大陆,撼天帝国的最初缔造者,以“英魂决”屠杀了千万生灵,差点就要成就大自在的血腥屠夫,是真正的传奇霸主。

    虞渊还依稀记得,撼天大帝是被和剑宗一位强者重创,导致阳神随躯体而灭。

    他只有阴神侥幸逃脱,然后,便化作了禁地的异魂之一。

    可眼前的撼天大帝,分明有血有肉,且已成大自在。

    ——这并不符合常理。

    因为,撼天大帝不是这一世的他。

    阳神碎裂以后,还有再造的希望,可人族的本体真身一旦死亡,想要再次活过来,几乎是没可能的。

    如果,连本体真身毁灭了,还能再次打造出来,幽瑀也就不用多次重生了。

    玄漓,也不用变成曹逸。

    他,也不用先成洪奇,又再生为虞渊。

    在虞渊来看,只有这一世的他,因阳神实在是天地间的奇迹,才有可能在本体真身爆灭以后,通过阳神再造出来。

    除他以外,大魔神格雷克兴许也可以,其他人不太可能。

    于是,心有困惑的虞渊,不由仔细去端详。

    他以前,一方面他对撼天大帝没太在意,另一方面斩龙台也不如现在。

    此刻聚目细看,他顿时发现撼天大帝的这具身躯,包括他那沉落在黄庭小天地的阳神,竟都有拼凑的痕迹。

    “大帝……”

    虞渊轻喝一声。

    撼天大帝顿时不安了,急忙道:“叫我撼天就好。”

    虞渊并没有做什么,可从他身上传来的压力,让撼天时刻感到不安。

    这位当年的血腥屠夫,再次面对虞渊的时候,总觉得不太对劲,明显有点拘束。

    “我听说,你的躯体和阳神都碎灭了?”虞渊询问。

    “没有彻底碎裂,枯骨……后来被我给找回来了。”撼天大帝干笑了两声,突然道:“你还记得吗?我们最初在陨月禁地相见时,我曾以各式各样的骨头,临时拼凑出一具枯骨,还令枯骨生肉?”

    见他提起往事,虞渊点了点头,道“记得。”

    当时的撼天大帝,搭建出一具枯骨之身,催生出血肉以后,浑身透出腐朽的气息,是要打算和天魔青魇一较高下的。

    “除了英魂决,我也额外参悟了别的邪诡灵诀,侧重肉身的再次锻造。”

    撼天大帝轻咳一声,犹豫了一下,道:“有点类似于,那位天外不死鸟的再生之术。当然,并没有再生的神奇。”

    他稍作解释。

    大意就是,他从陨月禁地脱身后,随着神魂宗的强势崛起,和通天商会的联合,他得以回归浩漭,并找到了当年的那具躯体。

    在太始,归墟还有天启的帮助下,他那具仅剩下枯骨的身子,被他再以那种邪术催生出血肉,他还以当初一块阳神碎片,将阳神也给搭建出来。

    并且,还在阴神和这具身躯融合的过程中,神奇地突破到了自在境。

    他是以阴神,和原来的躯壳再次契合,以此跻身到的自在境。

    可最近,他发现他的阴神,和身躯契合程度越来越低了,有种将要破裂的感觉。

    好不容易重建的新身躯,也让他感到不妙,仿佛即将爆开。

    他感到惶恐,所以才向太始求助。

    然后,太始为他指出了一条明路,让他找虞渊。

    “我听太始说,我参悟的英魂决,还有煞魔宗的各类灵诀秘法,尽头都是那位逝去的神王……”撼天大帝自顾自地说道。

    “煞魔宗也是?”虞渊愣了愣。

    “嗯。”

    撼天大帝点了点头,“那位在远古时期,和鬼巫宗的幽瑀,彼此交换过魂术的精妙。你其实仔细想一想,就知道煞魔宗所谓炼制煞魔的秘术,和鬼巫宗淬炼巫鬼,有太多的相通之处。”

    “煞魔!巫鬼!”虞渊微震。

    “鬼巫宗的巫鬼,都是以人族大修的魂魄进行凝炼,巫鬼成形以后,完全受主人操控。很多巫鬼,其实一开始就具备灵性,只是从头到尾被奴役着,只能乖乖地听命。”

    “煞魔的话,则是五花八门,人族的凶恶灵魂可以,地魔也行,你后面也证明了,其实天魔同样能凝做煞魔。可煞魔成形以后,灵性就被完全抹掉了,唯有等达到终极,才能慢慢地找回来。”

    “那位,应该是和幽瑀探讨过灵魂秘术,他将炼制巫鬼的手法,做了修改和提升,开辟出了炼煞魔的方法。”

    “此术,在神魂宗覆灭后,不知怎么流传了出去,于是成就了后来的煞魔宗。”

    “听说那位,后来开始重视躯体的锻造淬磨,还有在钻研这方面的术法。所以,煞魔宗的开辟者,也继承了他在这方面的理念,于是有了煞魔炼体术。”

    “煞魔宗宗主的死亡,大鼎的碎裂,也是因为五大至高势力,渐渐地意会出,煞魔宗根本就是神魂宗的分支之一。”

    撼天大帝道出内情。

    虞渊哑然失笑。

    弄了半天,他以为继承的煞魔宗秘术,还有煞魔鼎,原来本就是依循自己的理念,以自己流传出来炼制煞魔的方式创建,连煞魔炼体术这类淬磨体魄的秘法,有可能也是当初自己悟出的。

    煞魔宗,本就是他的一部分。

    不是他继承了煞魔宗,而是这个宗派,通过他流传出去的灵诀,追随着他的脚步形成。

    兜兜转转了一圈,最终的源头,居然还是指向了自己。

    觉得有点好笑的虞渊,摇了摇头,继续观察撼天大帝的躯身状况,慢慢就发现他的问题不是出自灵魂方面,也不是“英魂决”的隐患造成。

    而是,他那枯骨生肉的躯体,其实压根没什么生机……

    他的确是有血有肉,可血肉内流动着的……只是混杂的能量,其中灵力居多,血肉能量几乎不存。

    没血肉能量存在,他后面再生的所谓器官,心脏,只是起到一个摆设作用。

    他心脏内,依旧充盈着一股腐朽的味道,而无盎然生机。

    虞渊不再继续往下看了,而是缓缓闭上眼,陷入了沉默。

    撼天大帝心有不安,觉察到了不妙,却不敢出声打搅。

    许久许久以后。

    “你,身躯和所谓的阳神,其实已经死了。”

    虞渊的语气,如古井无波,只是淡然地述说着事实,“你体内没什么血能,压根就没有正常生命,应有存在着的生机。”

    “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

    “煌胤般的地魔始祖,炼化了一具人族大修的躯壳。还有就是,外域一位魔神级别的天魔,炼化了一个躯体。”

    “你所谓的,以阴神契合自己的身躯和阳神,只是你用你强大的异魂,将原来的身躯炼化了。”

    “你还在里面,还是由你的魂魄主宰着身躯,可这具躯体已是死物。”

    虞渊道出残酷真相。

    撼天大帝眼中透出惶恐和绝望,可他脸上的皮肤,他的脉搏,他脖颈上的经脉,并没有因他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而有变化。

    正常的人,脸色会苍白,脉搏跳动会变快,脖颈经脉可能会极为突出。

    他没有。

    他震荡剧烈的,一直都只是他的灵魂。

    他像是一个异类魔魂,依附在他已经死去的身躯内,以天魔的秘术炼化了躯体。

    他以他往昔的邪术,让枯骨生肉,他还弄出了脏腑,经脉,拼凑出了阳神……

    可这些,就只是摆设而已,根本没实际的作用。

    甚至,他自以为的契合躯身,自以为的合道成自在,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全是虚妄。

    他一直在自己骗自己。

    太始,天启和归墟三大神王,帮助他以那种邪术,令他枯骨再生,令他变成了这种状态,却似乎没揭露这个真相。

    太始,让他来找自己,让自己解决什么?

    告诉他这个残酷事实,让他放下那个执念,转修幽瑀的鬼道?

    还是,让他完全蜕变为地魔,以魔神的那条路继续向前?

    “哈哈,原来我早就不是人了,我早就死了,哈哈,呜。”

    撼天大帝一会儿怪笑,一会儿如在低泣,疯疯癫癫。

    可他眼中,却没一滴泪水,他所有的情绪波动,都只从他的灵魂传来。

    因为他的心是死的,这具他以为还活着的身躯,其实也是死的。

    虞渊沉默地看着他,知道他很难接受,却已在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去看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什么一个状况。

    这位残暴的大帝,需要放下执念,需要换一种方式生活了。

    譬如……

    “转生之路还是有的,恐绝之地的鬼王,有一次转生的机会。你现在的状态,彻底蜕变为鬼王,可能性是最大。你如果想的话,我可以和幽瑀打一声招呼,让你以人的形态,再来一回。”

    虞渊循循善诱,心里想的是,太始让撼天找自己,是不是就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太始,和幽瑀没什么深厚交情,知道幽瑀不会卖给他面子。

    而撼天的自欺欺人,快要连自己都欺骗不了了,要是撼天完全失控了,他就只能忍痛将撼天抹杀。

    念在撼天追随他多年,也帮他做了不少事情,所以给他指了这么一条路?

    虞渊这么想着的时候,斩龙台中的那个男婴,在低低的轻呼,向他索要李莎的精血,打算再次饱饮一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