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二二四章 商秀秀(求月票)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圆盘大佬粗 书名: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湖心一条乌篷船,商秀秀坐在船头,伸出大红袖中的白皙玉手,探入湖中,手掌轻轻拨动着水面。

    什么时候去见山楼呢?看心情吧,反正自己不在,也会有歌姬舞姬献上表演。

    事实上,她平时很少露面的,这些天之所以频繁出现在见山楼,其实是为了等一个人。

    她想和那个人做一笔交易。

    这时,一命黑衣老妪突然出现在她背后,低声道:

    “少主,那个人今晚来了,就在二楼包厢。”

    商秀秀嘴角微翘,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吟道:“待我沐浴更衣之后,就会过去。”

    老妪点了点头后,突然又道:“秦晖的女儿也来了,身边跟着苏御苏公子。”

    商秀秀一愣,猛然转过身来,月色下,那是一张毫无瑕疵的绝美脸庞,

    “苏公子也来了?今晚真是让人惊喜,”商秀秀神情喜悦道:“找人与秦小姐打声招呼,就说秀秀想私下见一见苏公子。”

    老妪笑道:“恐怕不容易,这位秦小姐只怕不会让少主这样的绝色单独接近苏公子。”

    商秀秀忍不住笑道:“那好吧.......那就一起见。”

    ........

    秦清听到苏御想要离开,顿时也没了兴趣,初试云雨的女人就是这么粘人,苏御带弟兄们潇洒,她都想跟着。

    苏御肯定不乐意啊,你在身边,弟兄们放不开手脚,耍的不痛快。

    “没的商量,你想也不要想,你看看李大力他们,连喝杯茶胳膊都在抖,爷们之间的事,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秦清一想也是,点头小声道:“那你可不许乱来啊。”

    “放心吧,有你我还找别人?”苏御心语道:“身边放着山珍海味,我会选粗茶淡饭?”

    “那倒也是,”秦清甜甜一笑,特别吃这一套。

    苏御又看向一旁的邢昭,“表哥去吗?”

    邢昭嘴角一抽,滚他么一边去,老子不喜欢玩别人玩过的,再说了,我的雀阴魄都没了,我拿屁股玩?

    “呵呵,表弟你去吧,玩开心一点,”

    苏御朝着李大力几人递了个眼色,率先走出阁楼,李大力他们顿时意会,赶忙朝秦清打招呼之后,屁颠屁颠的跟了出去。

    在秦清身边时,他们到底有多拘谨?只看李大脑袋浸透后背的冷汗就知道。

    杨铁花凑到秦清耳边,小声道:“秦小姐放心,小苏哥不是那种乱来的人。”

    秦清微笑道:“小花,女人不单单要学会选对男人,还要学会守住自家男人,这世上的妖艳贱货可不少,虽然我知道他的为人,但我还是需要小心去经营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不担心他乱来,我担心别的女人乱来。”

    杨铁花听似懂非懂,茫然的点了点头,她好像说的有道理欸.......

    刚出了见山楼,李大力他们陡然精神了,一个个卸下伪装,彻底放松下来,嬉笑打骂。

    李小年凑到苏御身边嬉笑道:“小苏哥,其实能看一眼商秀秀大家,我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

    苏御笑道:“你现在回去也来得及啊?”

    “算了算了,”李小年笑道:“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对我来说太过遥远,还是那什么比较实在。”

    李大力走过来拍着李小年的肩膀道:“小年不是棍子耍的好吗?今晚就看你大展身手了。”

    “嘿嘿.......我也是第一次,心里有点紧张。”

    跟在队伍最后的李大脑袋也赶忙诺诺道:“我也是第一次啊,我也紧张啊。”

    苏御压低声音道:“那感情好,说不定到时候你俩不用花钱,还能赚钱呢。”

    李大脑袋愣道:“啥意思?”

    李大力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道:“初次接客的姑娘,都有**费,反过来,第一次那什么的大小子也有一份由姑娘准备的利市,总之,谁占便宜谁给钱。”

    “原来是这样,”李大脑袋恍然大悟。

    湖面上,商秀秀所在的乌篷船缓缓驶来,刚好看到了苏御等人离开的一幕,

    身旁老妪心语传声道:“这位就是苏公子。”

    商秀秀颔首微笑:“果然是人中俊杰,怪不得这么短时间能在虎踞龙盘的北疆闯下这么大名头,秀秀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苏公子,但却如同许久未见的亲人那般,感觉特别亲近。”

    老妪笑道:“那少主是先见那个人呢?还是先见苏公子,眼下秦小姐并没有跟随,有些话也方便说。”

    商秀秀点头道:“你去见山楼,想办法将那人留住,我当然要先见一见苏公子。”

    “好,”老妪闪身离开。

    .......

    既然来了秀水坞,自己又不差钱,要玩就要带弟兄们玩好的。

    苏御找引路小厮问清楚了地方,直接带着李大力他们前往春晓楼,那边的姑娘在秀水坞,质量算是中上,一般只有达官贵人才能消受的起。

    在青河县的大悦楼,姑娘们大概也就几百两银子的出夜费,但在春晓楼,一千两银子打底,姿色好的,嘴巴甜的,才艺多的,价格还得往上提一提。

    苏御大致一算,抛开李小年和李大脑袋这俩不稳定因素之外,他今夜至少要破费七千两银子。

    我的天呐.......

    好在秦大姐说了,今晚由她请客,不然一口气花这么多,还真有点心疼。

    不过话说回来,钱这玩意,就要花在对的人、对的事情身上。

    北疆这帮弟兄们都是玩命吃饭的,说不定哪天就会........算了,不提这些,

    何况自己眼下占着一座霞举洞天,随便从里面带出点灵药,也够今晚弟兄们开销了。

    来到春晓楼,在十余名秀气女子一对一的陪侍下,苏御等人开始沐浴更衣。

    李大力还说他见惯了大场面,可眼下还是一副乡巴佬进城的模样。

    他以前去的那都是什么地方?犄角旮旯的小巷弄,点着两盏红灯笼,女子卖弄风情,扭腰摆胯的,

    肤浅!

    他能在那地方装大爷,在这可不会装了,因为他真不是大爷。

    秀水坞有一点非常好,先办事再付钱,不怕人白嫖。

    沐浴是分开的,每人一间石屋,氤氲弥漫,散发着沁人的清香,有专人服侍,当然,都是特别漂亮的小姐姐。

    苏御觉得,自己洗个澡总不过分吧?秦大姐应该不会在意这点的。

    沐浴过后,穿过几条回廊,苏御被女侍引至一间点着熏香的雅致厢房,

    “我那些朋友们呢?”

    女侍笑着揖手道:“公子放心,他们都有去处了,”

    苏御穿着睡袍舒舒服服的躺在躺椅上,打趣道:“小姐姐就不给我安排个去处吗?”

    女侍盈盈一笑:“已经有人为公子安排了。”

    “谁?”苏御愣道。

    女侍缓缓后退,“公子稍待片刻,您呆会就知道了。”

    苏御皱眉看着女侍退下,心里突然涌出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上次在大悦楼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

    当时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虞茶,这次又会是谁呢?

    我在这里没熟人啊?

    不一会,门外传来一阵淡淡的脚步,听声音像是赤足着地,没有穿鞋子。

    苏御已经用不着以望气术窥探来者何人了,因为人家门都不敲,直接就进来了。

    红裙女子淡淡一笑,捧着手里的托盘道:“腾不开手敲门,苏公子不会怪罪吧?”

    苏御顿时皱眉,眼前女子美的不可方物,面容精致到无以复加,给人一种人间绝色不过如此的惊艳感。

    但是他总觉得此女身上颇多怪异,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姑娘坐吧,不用关门。”

    正打算以胳膊肘将门闭上的商秀秀,闻言停下手里的动作,在苏御身旁的椅子坐下,取下托盘上的酒菜,抬袖为苏御斟酒,道:

    “苏公子是怕秦小姐误会吧?”

    是的,但我不能承认,苏御道:“我不认识你,但你好像认识我?”

    商秀秀抬头,精致的白皙面庞直直盯着苏御,目光柔和,浅浅笑道:

    “谢谢苏公子。”

    苏御愣道:“谢我?你认错人了吧?”

    “秀秀当然不会认错人,”商秀秀摇头微笑:“谢谢苏公子救下阿黎和晴婉。”

    苏御顿时愣住,皱眉道:“什么意思?秀秀?你是商秀秀?”

    “不像吗?”

    商秀秀抬袖举杯,一脸真挚道:“苏公子面前,秀秀不敢伪装,秀秀与阿狸晴婉皆是来自皎月洲的狐族。”

    苏御一脸疑惑的看向她身后,施展望气术之下,都没有看到对方屁股后头的尾巴。

    商秀秀似乎看懂了苏御的意思,腰肢一扭,足足七条白色狐尾在她身后飘荡飞舞。

    不过也只是眨眼间,商秀秀便收起狐尾,笑道:

    “希望苏公子对秀秀没有芥蒂,因为自从秀秀知道公子救下阿黎晴婉之后,便从没将公子当做外人。”

    看得出,人家非常坦诚,苏御点头道:“真的没想到,闻名北疆的商秀秀,竟然是狐族?但是你又是怎么知道阿黎的事情呢?”

    商秀秀幽幽一叹,神情落寞道:“事实上,分布在大乾各地的狐族,秀秀早已打探清楚,姐妹们所受之苦,我也都一清二楚,奈何法力受制,空有解救大家于水火的念头,却没有这个能力。”

    说完,商秀秀突然抬头道:“公子切莫多想,秀秀此番现身相见,只为答谢,并没有请公子相助的意思。”

    其实早在苏御还在清河县的时候,商秀秀就已经知道了关于苏御的一切,只不过那时候听到阿黎和晴婉日子过的充实美满,她才没有去打扰。

    但心里,一直都怀揣着一份对苏御的感激之情。

    所以今夜才会抛开一切,专程赶来见苏御。

    苏御点了点头,笑道:“事实上,阿黎她们的事情,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只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暂时没时间。”

    商秀秀一愣,顿时喜出望外,赶忙起身朝着苏御纳了一个万福,

    “苏公子情意,秀秀难以为报,秀水坞的大门将永远为苏公子敞开。”

    “用不着,阿黎和晴婉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帮朋友而已,”苏御淡淡道。

    事实上,他很早以前就有这个念头了,只不过那时候不敢随便招惹王奎让,但现在嘛,北疆事了之后,他就可以抽出功夫,帮阿黎解救出她的那些小姐妹。

    苏御并不认为自己算是什么好人,他只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

    商秀秀起身擦掉眼角的泪水,脸上笑靥如花,

    她心知,如果苏御肯帮忙的话,那么事情将会变得顺利很多。

    只见她甜甜一笑,来到苏御身侧,羞赧道:“秀秀想要认苏公子做义兄,不知有没有这个福气?”

    “抱歉,没有,”

    你如果长的丑一点还行,长这么漂亮,我家里那位会生气的,

    总和这样一个人间绝色呆着一个屋子里,不是个事,苏御起身道:“我的那些朋友呢?我去瞧瞧他们去。”

    商秀秀掩嘴笑道:“公子还是暂且留在这里吧,这个时候,不太方便去见他们。”

    “额.......倒也是啊,”苏御顿时恍然,只好重新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