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甜文女主也不能这么蠢- 第二百七十章 一顶大绿帽子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栗炉 书名:修仙甜文女主也不能这么蠢
    本来就已经身体虚弱,自觉时日无多的天帝,在听到青裁被昀钦的推崇者苏亦重伤后,气的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顶多年未被证实的老绿帽子,在今日这事下变的可疑了起来。

    天帝和天后本来也就是搭伙过日子,不过就是家族和神仙之间的抉择,抛弃了情爱,促成的一段集中权力的姻缘。

    “你们都出去。”

    天帝将周围的人都轰了出去,唯独留下了坐在床边的天后。

    “当年你做的那些事情,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我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为什么你还不肯放过我,难道要让我断子绝孙才行?”

    天后的脸上很是震惊,随后自嘲的笑了出来。

    她以一种受伤的神情说道。

    “你做了什么风光的事吗,当年你明明已经和我有了婚约,却与那海上的妖怪纠缠不清。”

    “在当上天帝之后,又非要娶她回来,养了一个岛的魔,到现在还要受赤菁的制约。”

    天后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用帕子擦了擦天帝的脸。

    “至于我做了什么,我不过是把危害天界的东西赶出去了而已。”

    “欢乐你也享受过了,祸害我也替你除了,难道还不够好吗?”

    天帝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天后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又挂满笑容为天帝理起了衣领。

    “你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做天帝罢了,那昀钦,真的是我的孩子吗?”

    天后勃然大怒。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不是你的孩子,还能是谁的孩子?”

    “你与那苏亦青梅竹马,若不是有我这档子事,你早就嫁给他了!”

    “我一直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他一条狗命,没想到他为了你们的孩子能够坐上天帝宝座,居然要刺死我真正的孩子!”

    天后从床上站起来,面露怒色。

    “苏亦好歹是你的表兄弟,何况我与他清清白白,从未逾举,你自己风光的娶了情人回来,便看所有人都脏。”

    “你的天帝之位,是我的母族助你拿到的,你出尔反尔,另娶魔族令我和母族难堪,现在这位置,也该到我孩子的手里了。”

    她愤愤然甩手而去,留下天帝安静的躺在床上。

    .......

    蒙满灰尘的大殿上,四处都挂满了暗红色的红布。

    红络赤着脚踩坐在大殿中央。

    她喝了口酒,眼眶很红,表情却很散漫,随意的躺在地上。

    四处都积满了灰尘,这不该是天界神殿该有的样子,但是红络越来越依恋这种感觉。

    她觉得所有人都在远离她,颜华也不在了,念尘也不在了。

    唯有这一成不变的屋子,能给红络留下一些依恋的感觉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裳,起身赶往了枯井。

    在那一个小到只有桂花树和枯井的小岛上,枯井还在发着光。

    “难怪打探消息的总说找不到人,看来是回来了。”

    “辞棉还在天界。”

    红络蹲在井边,用手轻轻抚摸着井沿。

    “会在枯岛吗?还是在战神府.......”

    “战神?”

    “或许可以从铭河入手。”

    ........

    辞棉和铭河赤菁三人,此时正用法术和青裁进行通话。

    “怎么样,二殿下你还好吗?”

    “不太好,但是还可以忍受。”

    青裁半开玩笑说道。

    “现在铭河和辞棉都不方便露面,殿下在府中不能行动,我倒是还可以去探望殿下。”

    “别了别了,如今时机特殊,本殿下身上可有好多双眼睛,都等着拉我下地狱呢。”

    青裁费劲的翻了个身。

    “我看还是让本殿下在这踏实的养伤吧,倒是小河河和小辞棉,私自回到天界,不会引起天界的注意吗?”

    辞棉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倒是铭河很快的回答道。

    “无事的,我已经将我们的姻缘线迁到两个躯壳上面了,一切都在正常的进行着。”

    青裁放心的点点头。

    “如今这个时候,只要小兔子不自己窜出来找死,就不会有人想起来她了。”

    “这个时机倒是真的适合她回天界。”

    “哎呦——”

    青裁微微一动,浑身上下都酸痛的很。

    “算了算了,你们慢慢商量吧,如今我们只是做了击垮了昀钦的第一步,还要看他如何下手割肉才是。”

    “以天帝的性格,这苏亦怕是活不成了。”

    “看好小兔子,不要让她瞎跑,那样一切都没问题了。”

    赤菁和铭河点点头,只有辞棉万分诧异。

    “为什么说就看好我啊!”

    “我不会瞎跑的。”

    青裁那头被逗笑了,笑到一半就听到他呼痛,想必是又扯到了伤口。

    “你说的不会吓跑,跑了我们可就不救你了。”

    “略。”

    赤菁结束了通话,三人面面相觑。

    “都看我做什么?”

    辞棉左看看右看看,发言道。

    “看好你,省的让你跑了。”

    赤菁笑眯眯说。

    铭河则是没有说话,难得露出了笑容,看起来似乎是因为计划成功,让他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鉴于铭河和赤菁各自看对方不顺眼,所以辞棉也没有强制组局,而是各自回到了屋子里。

    辞棉又给玉泉碧落,还有干娘写了一封信,来回来去的聊的火热,转眼间一下午又过去了。

    晚上天黑了,辞棉本是饿了,想着去问问铭河和赤菁,晚上一起吃点什么,可是刚一出门,就遇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裳苏,怎么是你啊?”

    裳苏笑笑。

    “是战神大人带我来的,说自己一个人在这不适应。”

    “哦哦。”

    辞棉点点头,心中觉得有些别扭,不过见到老熟人,还是挺开心的。

    虽然也不是多熟。

    “那我们一起去找铭河问他吃什么吧,我还饿着呢.......”

    裳苏笑意盈盈道。

    “战神大人已经吃完了,刚刚说想念府上的香薰,所以想要我取一些来。”

    辞棉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什么香薰,值得如此兴师动众的?”

    “现在时机特殊,谨慎的铭河怎么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让你出去?”

    裳苏的神情有些慌乱。

    “姑娘,确实是战神大人所托,你........”

    辞棉当机立断,拉起了裳苏的手。

    “走,我们去问问铭河去,我倒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裳苏的身体有些抗拒,不过还是顺从的跟着辞棉离开了。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铭河就从面前出现了。

    “怎么了?”

    辞棉皱着眉头看着他。

    “是你非要去拿香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