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夜暖知温顾- 第四百九十一章 他把温想锁车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当年雨 书名:恰逢夜暖知温顾
    顾夜西看了眼身后的车,又看了眼时间,“可以。”

    正好,他也要找人。

    找谁?

    金胜。

    几个小时前,他接到居简风的电话,居简风告诉了他金胜的行踪,说是要带他妹妹金优出国。

    出国的话,就必须走这条高速公路。

    “走吧。”

    “请稍等。”

    顾夜西回到车里,给温想留了一张纸条。他又试了试空调的温度,不冷不热,然后把挡板往上推,不让热风正对着温想吹。

    他下车,把车门锁好。

    巩盛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眼角半睁半眯着,“你小子,我发现我每次见你,你怎么都在陪女朋友啊?”

    没自己的事吗?

    顾夜西懒得跟他一个单身狗废话。

    “霍队,我只有半个小时。”

    霍征看了眼他身后,转身,“那抓紧。”

    ……

    温想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顾夜西不在,她坐起来,毯子往下掉,层层叠叠堆在腰腹。

    “顾同学?”

    温想找了一圈,看到纸条。

    ——顾夜西让她在车里等。

    雨打在车窗上,滴滴答答,从里头望出去,视线模模糊糊,并不清晰,温想把车窗放下一点,听到外面的吵嚷声。

    好像,还来了警车。

    温想解开安全带,想下车,但顾夜西把整辆车都锁上了,她下不去,只能呆在车上,温想正愁打听不到情况——

    车外的人行色匆忙,想往后走。

    温想叫住他,“先生,请问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前面来了很多警察。小姑娘啊,你就在车上千万别下来——”他靠近一点,小声说,“保平安。”

    说完,他便走了。

    温想的眉头没松开,手握在窗边,握得很紧。

    对了,手机。

    温想给顾夜西发了微信,等了很久也没回复。

    她更担心了。

    那,顾夜西呢?

    这会儿,他随巩盛取照片去了。

    巩盛倚在一旁,忽然闷声说道,“这次的抓捕行动多亏你了,多谢。”

    “不客气。”

    顾夜西从店员手里接过照片,举起来看。

    巩盛撇了撇嘴,“不过……就算没有你,我照样能抓到人。”

    “哦。”

    顾夜西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眼神很淡。

    他把照片收好,拿起墙边的伞,“号称‘鬼眼’的、堂堂的帝都刑警队长,连这点功劳都要斤斤计较,着实令我大开眼界啊。”

    用裴云的话说,就是:在气死人不偿命这块,顾夜西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除非你不要脸。

    巩盛上前,“你!”

    雨,顺着伞面滚下来,滚到地上,溅起的水花会弄脏脚踝,顾夜西走出去,走了几步停住,但没转头,“帮我查一下,金胜怎么出狱的?”

    巩盛嘴边抿得很紧。

    顾夜西没管他,径直离开。

    此刻,道路还没疏通,顾夜西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湿的。

    “顾先生。”

    “霍局。”

    霍征戴上警帽,和他中间离了一米,他说得很认真,“顾先生如此良才,日后不当警察,真是可惜了啊。”

    语气,特别遗憾。

    是真的。

    顾夜西望着远处,“日后,我行医。”

    霍征一怔。

    他走神了。

    等顾夜西走远,才反应过来,“……行医?”

    世间的职业千万,选择也千万,但没有人的决定是从一开始就定好的,中间变数太多,可到最后,都殊途同归罢了。

    只不过,霍征没想过顾夜西的选择是这个。

    医生这个职业,太大公无私。

    太,出乎意料了。

    远远的,顾夜西看见了温想,她把窗户打开了,表情很着急,他慢慢走近了一点,温想转头看来。

    她就这样看着他,一言不发。

    顾夜西加快了脚步,风一吹,他的肩就被雨淋湿了,往下渗开,因为很着急,他的呼吸很喘,“想想,你醒了。”

    “我给你发了微信。”她小声地,像同他告状,“但是,你没有回我。”

    顾夜西有点紧张,赶紧解释,“想想对不起、对不起,方才有事耽搁了,我不是故意不回你的。”

    他把手机拿给她看。

    消息还未点开,不是已读不回。

    温想说,“把车解锁,我要出来。”

    顾夜西照做,可她刚把车门推开一点,他立马用一只手把门按回去,然后弯下腰,“想想,我进来跟你说。”

    温想视线追着他。

    顾夜西坐进来,伞都来不及收好,“想想。”

    温想眉头紧锁。

    顾夜西看她眼色,心往下沉,跟绑了块石头一样,很重,“想想,你醒很久了吗?”他很怕她生气,怕哄不好。

    温想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擦掉他脸上的雨水,“怎么全湿了?”她摸摸他的衣服,很冰很凉。

    “这个不重要。”

    “很重要!”温想很少责备他,连大声说话都很少,更别提疾言厉色了。

    她一凶,顾夜西就很茫然。

    温想本想再念叨两句的,但看到他湿漉漉的衣服,顿时顾不上其他,只担心他会着凉,“你先把衣服换掉。”

    他们刚从南杭回来,车厢里备着干净的衣物,顾夜西没穿外套,就穿了一件黑色衬衫,纽扣是金色的。

    温想帮他把湿衣服收好,还有雨伞。

    “想想。”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很紧。

    温想性子温吞,很容易心软,尤其在顾夜西这里,她垂眸,“方才,你去哪儿了?”刚刚被他冷落了,她还是有点委屈。

    顾夜西舔了舔嘴唇,“我帮警局抓人去了,真的。”

    怕她不信,他还把照片拿出来给她看。

    照片上人很多,有市民,有警察、警车……还有他,虽然只有一个背影,但温想认得,认得他,也认得他手里的黑伞。

    温想看了一眼,“那你怎么会突然掺和进去?”

    “我原本只是想去找金胜的,帮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想想你信我,我不是故意把你丢下的。”

    “我信你。”他一示弱,温想就没法生气,她眼神软了,语气也软了,“下次,你不许把我锁在车里。”

    顾夜西小声辩解,“我那是不得已而为之。”

    警局追了那么久的重刑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么高的危险系数,他要是不把她安置好,怎么放心离开?

    ------题外话------

    周五了,坚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