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历史军事 >暗影谍云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套购物资引发的危机 三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暗影谍云- 第八百五十五章 套购物资引发的危机 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深蓝的国度 书名:暗影谍云
    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许睿阳来到娜塔莉亚的办公室,直接拿起电话,采取了紧急联络方式。

    “沈伯阳,现在我命令,整个华中区进入紧急状态,你认真听我说,江秉成和唐悦谦被宪兵队盯上了,随时可能遭到抓捕,你联系行动处,所有人员全部出动,务必要把两人送到沪郊指挥站严加看管,如果来不及救援,我准许把人击毙。”

    “命令交通站,把本部、沪市站的所有人员和文字资料,在最短的时间转移到沪郊地区,如果唐悦谦被捕,就联系各地的部门,采取紧急撤离措施,撤到预先准备好的临时地点隐藏起来。”

    “如果只是江秉成被捕,各地的外勤可以不用撤离,他不知道下属部门的具体情况。”许睿阳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好在这两人都没有见过吴娅清,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和名字,否则情况会更加糟糕,甚至他自己也得从沪市撤离。

    只要沈伯阳没有被抓,只要吴娅清的身份没有暴露,许睿阳的心情就没有那么焦虑,做地下工作,什么事情都能遇到。

    三人在一起喝酒聊天直到十点多,距离来到会馆的时间,已经过了足足两个半小时。在娜塔莉亚办公室值班的特务忽然敲门进来,说是特高课的行动组长打来电话。

    “说吧,他们得到了什么结果?”岗村适三笑着问道。

    “拿到口供后行动组立刻采取了行动,但是唐悦谦并没有抓到,今天晚上似乎外出没有在家里,只抓到了华中区的督察江秉成,目前行动组正在加紧审讯,争取在最短的时间突破。”值班的特务说道。

    许睿阳听到这个消息,再次松了口气,总会计既然没抓到,华中区的风险立刻就降低了八成,大部分机密算是保住了。

    敌人抓到了江秉成,局本部和沪市站的办公人员需要转移,而且驻地这次肯定也保不住了,他不认为江秉成能扛住特高课的审讯。

    督察位高权重,但是不敢轻易离开本部,他要把各地发来的情报和各种申请通通仔细看一遍,然后签署自己的意见,并且整理出来向局本部督查室汇报,这也关系到他的考核,所以,他对下面的情况知道的不多。

    但督察也有自己的优势,他知道各地的机构编制,也能知道各地机构的工作内容,通过这些,宪兵队也能逆向找到一些线索。

    “许君,我们要到特高课看看审讯工作,改天再请你来这里喝杯庆功酒!”岗村适三站起来说道。

    “不,我得和你们一起去特高课,既然听到了宪兵队的机密,就得遵守规矩,等到这个江秉成招认,抓捕行动结束后再回家,这样对两位和我都有好处,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许睿阳笑着说道。

    既然评估了这次的损失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他就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虽然特高课的行动失败,岗村适三和冢本清也不会联想到他头上,可这个姿态必须要做出来。

    “你是担心行动有什么意外,自己会受到泄密的怀疑吧?你啊,就是为人做事太谨慎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吃过驻沪陆军部情报课一次亏,现在自己总是疑神疑鬼的,累不累啊?”

    “好吧,反正审讯工作也用不了多久,一晚上不睡觉,对咱们这样的职业特工来说是家常便饭,走,到我的办公室喝杯茶,慢慢等着结果。”岗村适三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说是这样说,但他对许睿阳的做法却非常欣赏,这才是职业特工应该具备的素质,越是关系好,越是要遵守规矩,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任何行动都有意外发生,许睿阳就蹲在特高课,有他和冢本清作证,谁也不敢把泄密的罪名扣到许睿阳的头上,这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晚上不和老婆亲热,也不是什么问题。

    驻沪宪兵队司令部监狱审讯室。

    江秉成鼻青脸肿的坐在电椅上,鼻孔和嘴角的鲜血还没有干涸,由此也能推测到,不是在抓捕的时候反抗了,就是挨了日本特工一顿爆揍。

    他看着眼前局本部经理处采购小组的组长和副组长,眼睛里仿佛在冒火,就是这两个军统局的叛徒,把自己给出卖了!这个副组长,就是以前在军事情报处的同事,说起来两人还是很熟悉的。

    这件事也怪他太大意,未经请示就私自和对方见面,但这是军事情报处长的意思,他当了督察也得在军统局的圈子里混,对处长的指示不敢违抗。

    当初做这个督察,就是军事情报处要向华中区渗透,所以江秉成来沪市的时候,有自己的电台和密电码,物资采购小组来到沪市后,就和他进行了联系,大家凑在一起叙了叙旧,还喝了一场。

    但是违反规定泄露自己的住址,这纯粹是他的问题,喝点酒就把控不住自己的嘴,能怪得了谁呢?

    既然落到日本宪兵的手里,结局必然是在劫难逃了。

    “江秉成,山城政府陆军少校军衔,前任军统局军事情报处第一科副科长,现任军统局华中区督察,你是自己招认呢,还是等到尝尝宪兵队的刑具后再招认?”

    “我奉劝你一句,到了现在的地步,就不要想着顽抗了,与其受不住刑具而投降,还不如免受皮肉之苦。这样吧,我也不浪费力气,你先试试电椅的滋味,这可能对我们接下来的谈话有帮助。”特高课行动组长笑着说道。

    电椅这种东西对军统局军事情报处出身的江秉成来说,那是太熟悉了,抓到地下党成员的时候,情报处也会采用电刑。

    这种残酷的刑具,对人体的表面不会造成明显损害,但是,给人带来的痛苦却是难以言喻的,江秉成参加训练的时候,也尝试过电刑的滋味,至今看到电椅还有心理阴影。

    大部分被使用电刑的地下党员居然都能撑过去,这不得不说是信仰的力量无比强大,只有一少部分人顶不住而招认。军统局的情况正好相反,只有少部分人能撑住,大多数人遇到电椅审讯,很快就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