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十五章:出泥不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你竟然还知道来!”

    就在墨天俊心中想着剑法之时,身旁却突然传来一道话声。

    墨天俊闻声看去,只见叶小萱双手叉腰站在不远处,正一脸怒气地瞪着自己。

    “萱儿妹妹!”

    墨天俊冲叶小萱笑着喊道。

    “你这几天都干嘛去了?怎么也不来练剑了?”

    叶小萱气冲冲地走到墨天俊身前,出声埋怨道。

    “我…我几天前得到一门剑诀,一时着了迷…这几天都在练剑…”

    墨天俊自知冷落了叶小萱几天,叶小萱定是要怪罪自己,所以只是稍作迟疑,就说出了真话,不仅一点都不作隐瞒,更是将父亲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剑诀?什么剑诀?厉害吗?好看吗?快…哎呀!你别愣着,快说给我听听啊!”

    叶小萱一听剑诀,登时来了兴趣,也不再管墨天俊撇下自己几天的事,便连声向墨天俊问了起来。

    “啊!是我爹传给我的,说是我墨家祖传地剑诀,叫作《墨剑诀》,可厉害了!据说练好这种剑诀,就可立足于不败之地,于万军之中全身而退!”

    墨天俊说得自豪无比,好似他已练成了一样。

    “你家祖传的剑诀?你家不是没有剑法吗?怎么现在又变得有了…瞧你说得这么夸张,那剑法有这么厉害吗?”

    见墨天俊一副不可一世地模样,叶小萱轻蹙着眉头,满脸地不信。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墨天俊脑袋一昂道:“那剑诀我已学会了六招,我这就练给你看,至于厉不厉害,你一看便知!”

    言罢,墨天俊握剑在手,来到空地之中,便开始舞剑。

    只见墨天俊不停地舞弄着手中的长剑,将自己这几日苦练地剑招,一招一式地尽数比划出来。

    长剑破空,不禁发出“嗖嗖”之声。

    相比于前几日,墨天俊现在的剑法更显熟络,虽然还谈不上一丝不差,却也足够让从没正式学过剑法的叶小萱看得羡煞不已。

    舞完六式剑招,墨天俊便不会接后面的招式,这便收起剑来。

    “怎么样?厉害吧!”

    瞧着叶小萱一脸向往地神情,墨天俊心知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不禁傲然道。

    “这剑法好厉害啊!竟然比我的《墨叶剑法》还厉害,我要学、我要学!”

    叶小萱只道《墨剑诀》的招式使起来比《墨叶剑法》要好看,便挽着墨天俊手臂晃着求道。

    谁知墨天俊闻言,却是露出为难地模样道:“萱儿妹妹,不是我不教这剑法,而是我…我爹…我——哦!而是我也没有全部学会,现在也教不了你,等我将这套剑法完全练会了,我一定教你!”

    “这样啊…好吧…那你一定要勤加练剑,这样也能早日把剑法教给我!”

    叶小萱略感失望道。

    瞧着叶小萱模样,墨天俊虽于心不忍,却又不好直说,只得连忙答应着。

    见墨天俊答应,叶小萱也不再多说,只是比划着手中的长剑,好似要将墨天俊方才所练的剑招给使出来。

    可比划了好一阵,叶小萱就是舞不出来,只好悻悻作罢。

    见叶小萱心情不佳,墨天俊却是微微一笑,闷不作声地就从怀中掏出一物,递到了叶小萱眼前。

    “你看!这是什么?”

    墨天俊卖弄道。

    叶小萱闻言看去,只见墨天俊手中竟栖着一只小鸟,却是一动不动,待到叶小萱仔细一看时,才发现那小鸟竟是由木头雕成的。

    “这有什么好看的?”

    叶小萱接过木鸟,摆弄了一阵,只觉平平无奇,不禁大感没趣。

    “你看好了!”

    墨天俊知她不知其中门道,也不在意,只是取来木鸟,竟将鸟足拧了几圈,便挥手一抛。

    只见那木鸟扑腾着双翅,好似活了一般,竟在空中飞了起来!

    “哇!它竟然能飞!”

    叶小萱兴奋之极地喊着。

    木鸟在空中飞了一阵后,双翅渐渐地不动了,墨天俊便伸手接住落回地木鸟,将它递给叶小萱,笑道:“这是我想出来的,特意做出来送给你!”

    叶小萱连忙双手捧着木鸟,一脸地喜爱之色。

    “想不到,你还会送我礼物?”

    摆弄着木鸟飞了一会儿,叶小萱回过头来看着墨天俊,微红着脸道。

    “嘿嘿…”

    墨天俊干笑几声,不知该如何答话。

    “好想像这鸟儿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啊…”

    叶小萱看着木鸟,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墨天俊神色一滞,良久才道:“会有那么一天的!”

    “谢谢你,我很喜欢。”

    叶小萱不以为意,只是小心收好木鸟道。

    “啊!你…我…你…你喜欢…就好…”

    墨天俊闻言,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叶小萱不禁掩嘴直笑,又道:“好了!别玩了,一起练练剑吧!你几天不来,我一个人练剑可没趣了。”

    墨天俊连忙点头,二人遂又练起了墨叶剑法来。

    只是玩笑地剑法,二人弄了一阵,便觉无聊,于是叶小萱心念一转,便道:“我们来比剑吧!”

    墨天俊听得一愣,疑声道:“比剑?怎么比?都用墨叶剑法么?”

    “是啊!就当是寻常的比剑,看看谁使出地剑法更厉害!”

    叶小萱点头道。

    墨天俊见叶小萱要玩,只当哄她开心,便应允了下来。

    二人这便走到空地之中,中间隔着几丈距离,各自站定。

    接着,二人一同拔出剑来,墨天俊便说道:“你先手吧!”

    叶小萱料知他会这般说,所以也不客气,只是向墨天俊招呼了一声,便抬手举剑,朝着墨天俊刺了过去。

    墨天俊瞧得剑来,也不躲闪,只是举剑一挡,但闻“叮”地一声铿锵乍响,二人之剑便是撞在了一处。

    叶小萱一剑被挡,也不气馁,反而嬉笑一声,回过剑后,又向墨天俊刺去,墨天俊便举剑又挡。

    二人就这般,你来我往之间,也不知打了多久。

    叶小萱倒好,她见墨天俊一味防守、也不反击,所以她也只攻无守,出剑之时完全没有顾虑,虽然她剑法杂乱无章,但胜在一剑比一剑凌厉。

    墨天俊心中却是叫苦连天,他本是打算陪叶小萱随便过过招,可谁知叶小萱得势不饶人,自己这些胡乱创来地剑法根本不够用。

    不过好在二人过招便是过招,叶小萱下手很注分寸,所以也不至于伤着墨天俊,倒也只是有惊无险。

    “叮!”

    又被墨天俊挡住一剑后,叶小萱突然停下身来问道:“你为什么不还手?”

    “你攻我守就行,这刀剑无眼,我怕一不小心伤着了你。”

    墨天俊趁着叶小萱停手之际,喘着粗气道。

    叶小萱不禁失望道:“那这样的比剑还有什么意思…”

    “若是木剑倒也罢了,现在你我都是使的铁剑,还是小心为上。”

    墨天俊答道。

    “好吧…”

    叶小萱无奈地应了一声,便埋着脑袋,面上却是露出一个诡异地笑容。

    下一刻,只见叶小萱身形猛地向前一冲,竟是举剑朝着墨天俊胸前刺去!

    叶小萱陡然发难,墨天俊吓了一跳,他连忙侧身一闪,这才堪堪躲过那一剑。

    那剑刃竟是贴着他的衣襟过去的!

    墨天俊扯着衣服一看,赫然见着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不由得面色一白,便朝叶小萱大喊道:“萱儿你这是做什么!?”

    “诶?这样才有点意思!”

    叶小萱也看到了那道口子,只是微微一笑道:“前面那样比剑太无趣了,反正你也不会还手,我们就来玩玩更刺激的!嗯…你也可以使出你那祖传剑法来,看看你究竟能挡得住我几招!”

    说完,叶小萱也不等墨天俊反应,便纵身一跃,竟又朝墨天俊递去一剑!

    “还来!?”

    墨天俊瞧得失声大呼,哪还记得《墨剑诀》怎么使,只是顾着腾挪闪躲,生怕又给叶小萱划上一剑,其模样说不出地狼狈。

    叶小萱却是打得性起,还不时发出阵阵笑声,二人相比起来,真是有着极大地反差。

    二人又这般走了几招,叶小萱却道还不尽兴,只见她一边朝着墨天俊挥着剑,一边问道:“你别只顾着躲啊!你那祖传剑法不是挺厉害的么?怎么不见你用?”

    墨天俊闻言,顿时叫苦不迭道:“那剑法我才刚学几天,练都不曾练熟,又如何使得出来?”

    叶小萱却是不信,只道:“怎么使不出来,你刚才不是舞得挺好?”

    “那是演武!”

    墨天俊大叫了一声,又闪过叶小萱一剑,这才道:“演武和比试能一样么!”

    “这我可不管!”

    叶小萱笑了一声,手上功夫却不停下。

    “有本事你就使出来,别尽想些借口来糊弄我!”

    说完,叶小萱又是一剑横扫,迫得墨天俊使出一记滚地翻才得以脱身。

    见墨天俊逃到一旁,正半跪在地上,身形还没稳住,叶小萱见此机会,快步跟上,又是一剑!

    这一剑,竟比她之前使出的所有招式都要快上三分,如同电光火石般,仅是刹那之间便到了墨天俊胸膛之前!

    这一剑若是刺实了,墨天俊纵是不死,也要重伤!

    叶小萱似是也没有想到这一剑去势竟有如此之快,等到她醒悟过来,想要收手,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而墨天俊见剑刺来,满脸骇然,双目也是睁得老大!

    此时他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动也不动,好似要任由这一剑刺中他一般。

    下一刻,就在剑尖将要没入墨天俊胸膛之时,只见墨天俊脚底一个发力,身形竟向后暴退而去!

    而其手中长剑,竟化作了几朵剑花,将他浑身上下挡了个严实。

    叶小萱一剑去势不减,落入剑花之中。

    “叮!”

    两剑相撞,炸起一声脆鸣!

    紧接着,叶小萱手中之剑随着剑花几个转动后,竟向一旁脱手飞出,钉在了一棵树上,还发出了“嘟”地一声闷响。

    二人见此情景,皆是一声不吭,竟是看得呆了。

    此时,墨天俊身前的剑花都已消失不见,其手中的铁剑也恢复了原状。

    方才这一幕,似慢实快,一切都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二人显然对此都不曾反应过来,只是一直保持着震惊地模样。

    “这是…什么剑法…”

    片刻之后,叶小萱这才回过神来,不禁讷讷问道。

    墨天俊却似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铁剑,接着又露出了狂喜地神情。

    想不到刚才生死关头,自己竟是使出了一招剑招,正是《墨剑诀》的第五式——出泥不染!

    “这是…你那祖传剑法的招数?”

    叶小萱已是来到墨天俊身旁,又出言问道。

    “不错!”

    墨天俊笑着点头道:“这是《墨剑诀》的第五式,出泥不染!”

    “想不到这《墨剑诀》竟然厉害如斯!”

    叶小萱仍是极为震惊地说着。

    “我早说过《墨剑诀》很厉害了!要不然怎能作为祖传剑法呢?”

    墨天俊说着,也不禁得意了起来。

    叶小萱听得颔首,随后却又不服道:“哼!这次比剑算你赢了,接下来我们再比比拳脚功夫!”

    “啊?还要比啊!我都已经浑身湿透了,这拳脚功夫就免了吧…”

    墨天俊听得大声叫苦道。

    “怎么?你靠着那剑法赢了我一次就想跑不成?我也要赢一把回来!”

    看着墨天俊极不情愿地模样,叶小萱不禁没好气地道。

    “不是…萱儿妹妹!我不是这个意思!”

    墨天俊连声否认,才说道:“只是你我从小便一同习武,对彼此的招式路数都熟悉无比,这要是比起武来,讲不定要比到什么时候,我看不如下次再——”

    “不行!就要现在比!”

    不待墨天俊说完,叶小萱便开口打断道。

    墨天俊还欲再劝,叶小萱却是不给他机会。

    “你赢了就说不打,这可由不得你!”

    叶小萱说完,运掌便朝墨天俊拍去。

    墨天俊见她一言不合就开打,不禁大感头痛,可来掌以至眼前,墨天俊就算再不想打,也已是不行。

    心中无奈之余,墨天俊唯有出手招架,可他刚要抬起手中之剑,却是猛然想道:“萱儿妹妹是赤手空拳,我又怎么能动兵器,若是伤着她了怎么办?”

    仓促之间,墨天俊只有伸出左臂,硬挨了叶小萱一掌,其身形不禁向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