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七十一章:叔侄之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哦?”

    师伯闻声,来到叶然近前,取过那颗石子瞧了瞧,便将它往窗外信手一抛,才道:“此事是他人所为,怪不得你,但你心性不坚,被小小石子一打就叫出了声,扰了课堂,还是要罚!”

    叶然听师伯先前之言,还道自己躲过了一劫,谁知师伯后边所说,自己还是逃不过惩罚,于是还是乖乖地伸直了手掌。

    “扰乱课堂,就罚你十记戒尺!”

    师伯说着,捏着叶然手掌,便落下了戒尺。

    “啪!”

    “啪!”

    十声毕,叶然手掌通红,还有些肿。

    “下次莫要再犯!”

    轻飘飘地丢了一句,师伯过了叶然,不向讲堂上走去,反而来到课堂之后,其目光一扫,又欺身来到一个弟子身前,正是上午那名为难叶然的“李师叔”。

    这李姓弟子名唤李承,与这讲课之人乃是同辈,二人平日里以师兄弟相称。

    “李师弟…”

    忽闻师伯悠然开口,却是惊得那李承一身冷汗。

    “李师弟与我虽是同辈,但只要在这学堂之中,师兄便是‘师’,李师弟便是‘生’,这‘师生’一说,李师弟以为然否?”

    师伯盯着李承说着,言语不带感情,落在李承耳中,却是更显威严。

    “是…是…”

    李承吃吃地答着,浑不觉自己如此模样,已是坐实了自己便是那扔石子之人。

    师伯见着,长叹一气,晃了晃首,便道:“李师弟去外边站着,这堂课你不必听了!”

    “啊?”

    李承呼道。

    “去!”

    师伯不想解释,只是指着堂外又是一喝。

    “嘻嘻嘻…”

    学堂中其他弟子见到李承窘迫模样,纷纷捂嘴偷笑,那动静渐渐大了,师伯冷眸一扫,众弟子这才静下不出声。

    李承脸色涨得通红,那是臊的,只感面上无光,便狠狠瞪了叶然一眼,这才向着堂外走去。

    等李承出了讲堂,那师伯复又回到讲座之上,领着众弟子继续品读书文,直至日渐西下,这才合上了书本,宣布散学。

    众弟子陆续出了学堂,那李承早已不在屋外,不知去了何处。

    叶然见不到李承,却是满不在意,不去作想,谁知刚出了学院,便见到李承正领着两名弟子守在门口,也不知要做什么。

    “叶然,过来!”

    见到了叶然,李承双目一亮,隔着许远便喊着。他那模样,神色不善,一脸的坏色,一看就知道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果然,叶然并不打算理他,只是想着离开,结果被李承带着两人围了上来,将他去路堵住。

    “你想干什么?”

    看也没看另外两人,叶然只是朝着李承问着。

    “见到我竟然不叫师叔?上午你可是才叫过的,你忘了?”

    李承说道。

    “师…师叔…”

    叶然躬身作揖,叫了一声,尽管动作举止并不那么规范。

    “哼!”

    见着叶然妥协,李承一笑,又道:“刚才课堂之上,你害得我被师兄责罚,丢了面子。你说,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叶然听后,心中一阵无语,明明是李承拿着石子扔自己,被师伯发现了,现在反倒是怪在了自己的头上,真是贼喊捉贼了。

    想是如此,但叶然却不声张,只是问道:“师侄不知,还请师叔赐教。”

    “赐教?”

    李承一声冷笑,怪声怪气说道:“赐教倒是不敢——教训倒是少不了你的!”

    说完,李承又想那两名弟子说道:“把他抓起来,跟我走!”

    这两名弟子与叶然是同辈,同样要叫李承一声“师叔”,二人此时却是为虎作伥,听得了李承的吩咐,便一左一右的架住叶然,跟着叶然向无人处走去。

    教训叶然的事,还是不要给其他弟子看到的好,省得有人说漏了嘴,被师门上边发现,这欺负同门,还是自己的师侄,罪过可是不小。

    三人架着叶然来到一处偏僻之地,左右瞧不见人影,这才将叶然往地上一推,李承首当其冲,朝着叶然狠色说道:“小混蛋!你不是很嚣张吗?仗着有邓师姐和师兄与你撑腰,就敢不把我这个师叔放在眼里?”

    叶然从地上站起,盯着李承,面无表情地道:“‘师叔’?你都没把我当作‘师侄’,我又为何要把你当作‘师叔’?”

    “牙尖嘴利!”

    听着叶然所言,李承面色一沉,怒骂了一声,竟是一巴掌抽在了叶然的脸上。

    “啪!”

    这一声极为清脆,眼见着叶然的左脸便肿了起来,几道指印清晰可见。

    “我就是不把你当作师侄了,你又能怎么样!?”

    指着叶然,李承破口大骂道:“你一个没爹没娘的小叫花儿!也敢拜邓师姐为师!?邓师姐那么冰清玉洁,岂能与你一个小杂碎沾上关系,这事要是说出去,我们藏剑派的脸面都要被你给丢尽了!”

    叶然听得李承所骂,脸色立马暗了下去。

    在叶然看来,你骂他没关系,他本身就是小乞丐,这是事实,叶然也不否认,何况在他与弟弟当乞丐的时候,也没少挨别人斥骂。

    但是…

    骂叶然父母却是不行!

    何况,如今在叶然心中,师父也占了极为重要的地位。

    李承方才所言,不仅骂了叶然父母,还把他师父给捎上,在叶然看来,这已不是单纯的羞辱他这么简单了…

    “你再说一遍…”

    保持着挨了一巴掌的姿势,叶然低着脑袋,低吟了一声。

    李承没听清楚,还以为叶然是怕了自己认了怂,却是一脸坏笑,用手窝着耳朵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大声点!”

    “我说…”

    如李承所愿,这一次,叶然转过头来,一双眸子冷冷地盯着李承,大声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哟!”

    看着叶然黑着脸,李承好似看到了不可思议地一幕,他把脸凑到叶然跟前,又故意着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又怎么了?我说你是个没爹没娘的小杂碎!”

    李承刚一说完,叶然一拳捣出。

    “嘭!”

    “啊!”

    一声闷响,一声痛呼,李承捂着左眼,满脸的痛苦之色。

    出拳要快,就打眼睛和鼻子,这是叶然与地痞无赖打架时得出的经验,屡试不爽!

    “小杂碎!你…你敢打我!?”

    松开手来,李承只觉左眼一阵火辣疼痛,痛得眼皮都睁不开了,他指着叶然,满是不信地喊道。

    叶然站在原地,盯着李承,不答。

    “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叶然不说话,李承更觉气极,他怒喝一声,冲身便向叶然扑去。

    虽是盛怒,但李承冲来之时,其身姿步法倒是不俗,不似寻常孩童打架,毫无章法可言。

    定睛一看,叶然不敢大意。

    那是藏剑派门内弟子都会的拳脚之术,李承入门多年,不用说,肯定是会的。叶然也练过一阵,此时才一眼看出。

    挪了一下脚步,叶然身形微躬,待李承冲至跟前,见其一拳砸来,叶然忙矮身避过,其右脚一横,一记扫堂腿贴地扫来,激起阵阵泥沙,却是正中李承脚踝处。

    “哎哟!”

    李承身形不稳,呼了一声,便要摔倒。叶然见状,又站起身来,双拳捣在李承胸前。李承闷哼一声,便向着后方摔去。

    “可恶!”

    支起身子,李承用手捂着胸口疼处,神情痛苦,却是盯着叶然。

    “师叔!”

    “你没事吧?”

    两名弟子见状,忙跑到李承身旁,将他扶起。

    “我没事…”

    甩开二人的手,李承哼了两声,又指着叶然朝二人喝道:“你们看着我干嘛?还不给我去教训他!?”

    “哦哦!”

    “是…是!”

    二人应着,便向叶然攻来。

    叶然面不露惧,架起双拳便与二人斗在一处,一时之间,三人倒也僵持不下。

    那二人年纪不大,皆是八九岁的年纪,却仍是比叶然大上两岁,可饶是如此,二人合力却是摸不着叶然半分,李承不禁瞧得着急。

    “你们两个废物,两个打他一个都打不赢!?”

    李承骂了一声,却不知道,这叶然从小打架惯了,这本事是长年累月练出来的,可不是这些门中弟子平时过招就能学到的。

    见二人拿不下叶然,李承呸了一口,干脆也加入了进去,三人围着叶然出招,叶然这才有些应付不过来。

    “哈!”

    大喝一声,李承一拳直奔叶然后背,叶然扭头瞥见,想要躲开。可他左右已被二人堵住,叶然无法,只好绷紧身子,打算硬吃李承这一拳。

    “嘭!”

    一拳砸在身上,叶然吃疼,身形趔趄,便要扑倒在地。

    李承瞧着,面色一喜,暗道总算打到了这家伙,一定要给他些颜色瞧瞧!

    “噗通!”

    叶然摔倒在了地上,李承乘势追击,竟是一屁股坐在了叶然背上,伸手揪着他的头发便喊道:“怎么样!小杂碎!服不服!?”

    “放开我!”

    叶然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李承个子比他高了一个头不止,他又哪里起得来?

    “服不服?说,你是不是小杂碎!?”

    李承揪着他的头发,嘴里不住问着。不仅如此,李承还不断地压着屁股,不让叶然起身,其左手也没闲着,一直在打着叶然的脑袋。

    “不是!我不是!!”

    叶然双手护着脑袋,歇斯底里地喊着。

    “还不承认!?”

    李承笑道:“你一个小叫花儿,不去要饭,还敢来我藏剑派,我打死你!”

    “哈哈哈哈哈!”

    两名弟子看得叶然糗样,也是捧腹直笑。

    叶然趴在地上,泥土糊得满脸,灰头土脸的模样,却是无人可怜。

    他知道,现在只有自己能救自己,指望别人发现这里,还不如指望李承对他下手轻点。

    “我不是没爹没娘的孩子…”

    “我有弟弟,我有小不点儿,我还有大家,他们都在等着我!”

    “我有师父!师父教我武功,等我艺成下山,我要去找弟弟!”

    “我不能在这里被别人欺负…不能!”

    下一刻…

    “啊啊啊!!”

    只见叶然一声暴喝,竟是从地上撑了起来!

    骑在他身上的李承一不留神,跌到一旁。

    他正要起来,却见一道黑影“噌”地一声就朝着自己扑来!

    “啊啊啊!!!”

    那黑影赤红着双目,伴着一声嘶吼,瞬间扑在李承身上,将他压得起不来身。

    两名弟子吓了一跳,再一看去,才见叶然竟是坐在了李承身上,将李承压得死死的!

    “我不是!我不是!!”

    只见叶然挥着拳头,一拳拳地打在李承的头上,李承想要护住脑袋,可是叶然双拳打得极快,李承顾不上来,倒是吃了不少拳头。

    “放开我!救命!!”

    不一会儿,李承的面上便肿起了好几处地方,他疼得难受,可挡不住叶然的攻势,只能不断地求救。

    叶然被他欺负了许久,此刻得以报仇,又哪里会停?

    “我打你!打死你!!”

    叶然喊着叫着,哪怕嗓子都有些哑了,却似着了魔一般,只是不停地挥着拳头,全然不顾已被他打得没了力气的李承。

    “快救我!救我…”

    李承两眼发黑,被打得头晕目眩,只好伸出手来,向着一旁二人求救。

    二人闻声醒悟,顿时大惊失色地来救李承。

    叶然要是真把李承打死了,就算与他们无干,却也是免不了牵连的!

    “撒手!”

    “放开师叔!”

    二人左右各抱着叶然一只胳膊,便要将叶然拽起,不料叶然一顿挣扎,竟是扯回了双手,又揍了李承几拳。

    二人吓了一跳,忙又扑上前来抱住叶然。

    等到二人好不容易将叶然拖开,叶然倒还不忘用脚踹了李承几下,二人再向李承看去,才发现李承竟已是晕死了过去!

    “师叔!?”

    二人齐呼了一声,连忙过来叫着李承,李承却是不醒。

    面面相觑,二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其中一人老半天才憋出一句道:“师叔不会是被他给打死了吧…”

    另一人一惊,连忙摇首道:“不会的!师叔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这人说的,却是连自己都有些不信。

    “师叔不醒来,这该怎么办?”

    一人着急道。

    “先把师叔背回去!”

    另一人拿定了主意。

    “那他…”

    一人说着,指向叶然,二人看去,才发现叶然正呆呆着看着这边,双目无神,似魔怔了一般。

    “不管他!”

    另一人想了想,才道:“把师叔弄回去,等师叔醒了再说!”

    二人相互点头,便扛着李承,逃也似的离开。

    叶然呆坐在地上,半天后才回过神来,回想起方才的一幕,叶然都觉得自己可怕。

    那不是真正的自己…

    叶然如是安慰着自己,只希望方才是做了一场梦,可肿起的双手,却告诉叶然,那并不是做梦…

    两手肿得老大,还有地方裂开渗出了血,叶然却是不顾,只是坐着、坐着,直至天色全黑…

    ……

    院中,邓梦婷倚在门上,却迟迟等不到叶然。

    “学堂早就散学了,他是去哪儿了?”

    邓梦婷一脸焦急,垂首沉吟一句,再一抬首,才看见叶然正蹒跚地朝着这边走来。

    “叶然!”

    呼了一声,邓梦婷迎了上去,搂住叶然的双臂,问道:“你到哪儿去了?怎么才回来?天都黑了!”

    邓梦婷心中担忧,所以这话说的声音极大,可叶然却好似没有听到一样,只是呆看着脚下。

    “叶然?”

    察觉到叶然的异常,邓梦婷轻唤一声,上下一打量,才注意到叶然一身邋遢泥土和肿起的双手。

    “怎么会这样!?”

    惊了一声,邓梦婷不明缘由,便对叶然问道:“你的手怎么会弄成这样的?你是不是和人打架了?”

    自己也是习武之人,邓梦婷自然看得出,这手显然是经过不停地击打才会变得如此。

    “师…师父…”

    叶然缓过神来,看向师父,哽咽一声,双目之中便已噙着泪水。

    邓梦婷看得心中生痛,忙伸手替叶然拭泪,好言哄道:“徒弟不哭…告诉师父,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不是谁…”

    叶然摇头,说道:“是徒弟跟人打架了…”

    “你跟谁打了?”

    邓梦婷追问道。

    “李师叔…”

    叶然老实地答道。

    “李师叔?”

    邓梦婷咦了一声,脑中想到了白日里见过的李承,便问道:“是李承师叔?”

    “嗯…”

    叶然点头。

    “怎么会?”

    邓梦婷有些不信,李承按辈分算起,可是叶然的师叔,怎么会与叶然打起来。且不说辈分,就说年纪,李承也是以大欺小。

    叶然只好将事情经过交代一番,谁知邓梦婷听完,已是满面怒容。

    “李承怎么可以这样!?”

    恼羞一声,邓梦婷柳眉倒竖,正要发作,可她见着叶然模样,心中更是心疼,于是只好压住胸中怒意,又向叶然说道:“走,跟师父回屋,师父替你洗洗。”

    “嗯…”

    叶然应着,便由着师父牵着自己,向着屋中走去。

    二人来到屋中,邓梦婷便打水替叶然清洗,待又取来伤药给叶然用过后,邓梦婷正要带叶然去吃晚饭,却听到院中一阵动静,还伴着一阵怒喝。

    “叶然呢!?给老夫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