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七十八章:青琼弃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你怎么样?没有被咬着吧?”

    来到墨轩跟前,凌水寒关切道。

    叶子几人也围了上来,向墨轩讯问起来。

    “没有…”

    墨轩摇着头,只是甩着胳膊道:“就是被捆得有些难受…”

    见墨轩无事,凌水寒便也放心,他这才看向百里长风,抱拳谢道:“多谢百里兄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罢了。”

    百里长风随意一摆手,说道:“长风只是瞧他们不顺眼而已。”

    “师父!”

    这时,那白狼驮着小女孩儿走上前来。

    百里长风闻声,回过身去,拍了拍白狼之首。

    白狼眯着狼目,似乎很是享受。

    “五毒教既然盯上了这个小家伙,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应是低估了你的实力。”

    百里长风又回首向凌水寒说道:“何况,方才又多了我这么一个变数,也是五毒教始料不及的。”

    “师父踏雪无痕的名号传遍江湖,五毒教哪有不怕的道理!”

    小女孩儿笑嘻嘻地道。

    凌水寒听着撇嘴,却是没有说话。

    这踏雪无痕,他自然是有过耳闻,其名号可是比自己还要响亮!只是凌水寒性情高傲,虽对百里长风心有不服,但对方刚才帮了自己,凌水寒受人相助,这才不愿启齿。

    百里长风也是一笑,却是晃首否道:“惊退五毒教的可不是师父,而是这苏州城中的天刀玄卫!”

    “方才那么大般动静,肯定会有人报上衙门,五毒教一时拿人不下,又怕天刀玄卫赶来,这才不甘心地走了…”

    说着,百里长风望向街道尽头,低声道:“看来那些天刀玄卫是要来了。”

    众人这也向远处看去,只见街道转角之处已是出现许多人影,虽是隔着许远看不真切,但应当是天刀玄卫无疑。

    “朝廷的鹰犬,小爷可不想与他们打交道!”

    见状,凌水寒鄙夷说道。

    “巧了,长风也是如此认为!”

    百里长风一接话,又向徒弟说道:“星星,走吧,地处已经呆不得了。”

    “嗯!”

    小女孩儿应着。

    “五毒教之人诡计多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阁下还需多加小心!”

    向凌水寒提醒一声,百里长风便领着白狼向另一边走去,仅是几息,便消失不见。

    凌水寒见此轻功身法,心中一惊,暗道自己在轻功上是比不过百里长风了。

    天刀玄卫眼见将至,凌水寒也带着墨轩几人离开。

    ……

    回到客栈,墨轩仍是心有余悸,毕竟被那毒蛇缠身,可是比任何噩梦都来得可怖。

    凌水寒瞧他后怕模样,却是一哼,不屑道:“看你吓成什么样子!不过是条小蛇而已,换作是我,便运功捏住它的七寸,保准它不敢动弹半分,更别说缠着你了!”

    闻言,墨轩心中不爽,正要还嘴,却忽地灵光一闪,便故意说道:“我要是有你那么好的武功,我也不怕!”

    凌水寒察觉到了墨轩心思,笑言道:“你可别来激小爷,反正小爷不会教你武功!”

    “既然不肯教我武功,你那时候救我干嘛?干脆让我被五毒教抓去好了!”

    心思被道破,墨轩更加不悦,干脆负气不去理他。

    墨轩竟会与自己赌气,这是凌水寒不曾想过的,他有意戏弄墨轩一番,便道:“唉!五毒教既然一直盯着你不放,你学一些武功防身倒是不错…”

    听得这话,墨轩眼前顿时一亮,可他方才那番模样,此时倒不好开口,于是还是不作声,只是尖着耳朵去听凌水寒还会说些什么。

    此番动作,自然是被凌水寒察觉到了,他也不点破,便向一旁叶子问道:“你也想跟我学武?”

    叶子闻言,心中一惊,连忙点头不已道:“想!我当然想学了!”

    “那你说说,你学武是为了什么?”

    凌水寒又问道。

    叶子仔细考虑了一下,才道:“我学了武功,就可以保护大家,不受别人欺负!”

    叶子执着另外三个男孩儿,凌水寒也看向他们,问道:“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嗯!”

    三个男孩儿见凌水寒竟还会问自己,不由得拼命点头。

    问了众人,凌水寒偏偏不去问墨轩,却是让墨轩一阵心痒,可他仍是死撑不说。

    “那好!”

    凌水寒也不急,便喊了一声,又道:“那小爷就教你们一招,你们日后若是遇上危险,兴许还能自救一番!”

    “真的!?”

    叶子几人闻言,登时齐声欢呼。

    “为什么你肯教他们,就是不肯教我!?”

    墨轩终是忍不住了,便向凌水寒问道。

    “想要小爷教你武功?”

    凌水寒似笑非笑地说道:“只要你在小爷手下撑过十招,小爷便教你武功,如何?”

    “十招!?”

    墨轩一呼,叶子也跟着讶道。

    凌水寒武功高强,几人皆知,想要在凌水寒手下撑过十招,且不说墨轩年纪如何,便是习武之人,怕是也走不过十招的!

    凌水寒以为墨轩听得自己这么说了,便会知难而退,对拜师之事从此不提,却不料墨轩竟是想也不想地便答应道:“好!十招就十招!”

    凌水寒面色惊愕,万不料墨轩竟会答应,想要反悔,可话已出口了。

    “按他现在这种功夫,便是练上十年,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我又何必多虑呢?”

    心中如此想到,凌水寒便就认下了。

    墨轩见状,便爬到床上坐着,竟是当着凌水寒道面练起了内功来。

    十招之艰难,墨轩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想耽搁功夫,只知道,唯有夜以继日地练功,才有可能在凌水寒手下撑过十招,让他收自己为徒。

    叶子不知内功,所以也不知道墨轩这是在做什么,便看向凌水寒。

    谁知凌水寒却是一脸讶然地看着墨轩。

    他是没有想到,墨轩竟是说做便做。

    敛起表情,凌水寒也不去打扰他,以免出了差池,便领着叶子几人出了屋子去。

    毕竟君子一言,凌水寒说要教他们一招,说到自然是要做到。

    出了客栈,凌水寒带着叶子几人来到一处空地,便向几人说道:“小爷教你们几招拳脚功夫,是让你们作防身之用,不可与人争强好胜,你们可能做到?”

    “做得到!”

    几人大声答道。

    “别急着回答!”

    凌水寒挥手道:“若是做不到,明说便是,我也不会怎么样。”

    “叔叔放心!”

    叶子信誓旦旦地道:“我们保证不随便和别人打架!”

    “嗯!”

    另外三人也是奋力点头,神色诚恳。

    见状,凌水寒这才开始教授几人。

    ……

    日落西山,凌水寒回到房中时,墨轩仍端坐在床上,连姿势也不曾变过。

    见他如此刻苦,凌水寒不禁有些动容,却仍是没说什么,只是叫来客栈小二,叫他送来一些吃食给墨轩备着,省得墨轩练完了功,夜里肚子饿。

    凌水寒歇下后,墨轩这才醒来,吃过了一些冰冷饭菜,墨轩也倒头睡去…

    如是便过了数日,墨轩每日都是闭门在房中练功,凌水寒则天天出门,也不知是去作甚。

    对此,墨轩也不过问,如今他修炼《墨子心法》已是将至第一层圆满,如今正是突破之际,哪还能分心。

    照着父亲传授的诀窍,墨轩日夜练功,总算是达成圆满,开始进阶《墨子心法》第二层。

    这第二层的功法口诀,叶小萱是让墨轩背过的,墨轩记在心中,倒是不怕忘记。

    但其中修炼的诀窍,墨轩却是知之甚少。以前自己连第一层都没有练成,父亲因此也并未与自己说过太多,现在看来,倒是只能靠墨轩自己去自行参悟了…

    ……

    “过几日,我们就离开苏州。”

    回到房中,这便是凌水寒对墨轩说的第一句话。

    墨轩此时并未在练功,而是在思索着《墨子心法》第二层口诀之中的不解之处。

    他听到凌水寒如此一说,便问道:“你又接了悬赏了?”

    凌水寒摇头,说道:“你既然已被五毒教发现,安全起见,还是离开这苏州为好!”

    墨轩深觉有理,便问道:“那我们去哪儿?”

    凌水寒想了一会儿,才道:“幽州!”

    “五毒教在西南昆州,我们去幽州,离得昆州十万八千里,不怕他们寻来!”

    “虽说我能保你无事,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能少一桩是一桩!”

    “何况,那阎罗总舵便是在幽州,五毒教有所忌惮,也不敢轻易涉足。”

    凌水寒解释了一番,墨轩也点头同意。

    反正在墨轩看来,不论天南地北,在哪儿都是一样。

    第二日,墨轩向叶子几人道别一声,便随凌水寒上了路。

    叶子虽然也想跟着凌水寒北去,但他心系哥哥,还是不愿轻易离开江南。

    好在凌水寒昨日教了他们几招,只要他们勤加练习、运用熟练,倒也不怕被此地的市井无赖欺负。

    而凌水寒、墨轩二人,自苏州向北而去,途经扬州,直至徐州。

    此时,徐州刺史已有他人上任,凌水寒得知后,远远望着徐州城墙,不禁揉了揉鼻子。

    徐州再往北去,便是到了魏州,细细数来,二人已是赶了二十来日的路。

    魏州不及徐州那般大,自然更是比不上苏杭。不过,此处风土人情倒是不同于江南各州,墨轩算是杭州人,这魏州风情,却是让墨轩瞧得一阵新奇。

    凌水寒倒是司空见惯,他少时离山,走南闯北多年,可以说已是踏遍五湖四海。

    二人入了魏州城,寻着一处客栈落脚,刚落了座,点了几样菜式,便听到旁桌正在讨论着武林之事。

    “唉!你们听说了没,有人办了一个‘断剑山庄’,说是要与神兵门不死不休!”

    只闻一人向其他人问道。

    “听说了、听说了,那‘断剑山庄’的庄主,好像是个女人!据说,这‘断剑山庄’庄主曾经是神兵门的弟子,只因爱上了神兵门门主,但神兵门门主只醉心于铸剑,并无意于她,她这才背离了神兵门,创下了‘断剑山庄’,还扬言要断尽神兵门所铸之剑、与神兵门不死不休!”

    一人侃侃而谈道。

    “断尽神兵门所铸之剑?哼!当真是好大的口气!神兵门一年下来,所铸之剑不下千万,她断得完么?”

    一人极为不屑地道。

    “你别说!我听闻那‘断剑山庄’已是收集了一万把神兵门所铸之剑,并要在下月十五一并毁去!”

    一人说出了自己见解。

    “下月十五不是中秋么?”

    一人疑道。

    “那‘断剑山庄’也是宣布要在中秋那日在青州开庄立户,这万剑齐断,是要作这‘断剑山庄’的开庄之礼啊!”

    一人惊声道。

    “想来应是如此,不然为何要定在一天?”

    一人肯定道。

    “‘断剑山庄’?万剑齐断?哼…有意思…”

    听得几人所谈,凌水寒低吟两声,却是一笑,便不作理会。

    这是神兵门与这所谓的“断剑山庄”之事,与他无干,他也没兴趣去打听。

    墨轩却是听得聚精会神。

    “你笑什么?”

    见到凌水寒发笑,墨轩不禁好奇问道。

    凌水寒抿了一口酒,说道:“小爷笑这‘断剑山庄’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武林中有多少世家宗门用的是神兵门所铸造的兵器?这‘断剑山庄’竟然想要断尽,不是狂妄又是什么?”

    “再说了,神兵门开宗立派已有数百年之久,数百年来的底蕴在那儿,岂是这‘断剑山庄’说断就能断的?而且这‘断剑山庄’如此挑衅,神兵门又如何会坐视不理?”

    “何况,神兵门为了抵御叛军,还不知造了多少神兵利器,这‘断剑山庄’竟与神兵门为敌,那不就是与那西北叛军为伍、与天下之人为敌!?”

    “‘断剑山庄’?不过尔尔!”

    说完,凌水寒便继续喝酒,不再说话。

    墨轩听他所言,这才明白。

    一旁之人听得凌水寒所言,尽皆深觉有理,其中一人还起身向着凌水寒敬道:“兄台之言不凡,我在此敬你一杯!”

    言罢,此人仰头便将酒一饮而尽。

    凌水寒也回他一礼,饮完一杯。

    “不知兄台尊姓大名?我看兄台仪表不凡,想来也是闻名一方的俊杰!”

    此人又向凌水寒问道。

    凌水寒却是不愿说,只是随意回道:“无名之徒,不足挂齿。”

    说完,凌水寒便只是喝酒,也不再理会他人。

    那人见状,也不好多问,便就此作了罢。

    谁料此人方一坐下,另一人却又起身,向着凌水寒拱手道:“听闻阁下一番高见,我等如醍醐灌顶,对阁下深感敬佩,只是想结识一番,阁下又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闻言,凌水寒剑眉一皱,却仍是不肯答话。

    凌水寒不说话,墨轩也不便出声,只是吃着饭菜。

    那人却不罢休,便想着试探凌水寒一番,于是…

    一只满口酒杯飞来,竟是被那人做暗器打出,直直朝凌水寒飞去!

    目光一动,凌水寒见酒杯飞来,也不躲闪,只是甩出一支竹箸。

    “叮!”

    竹箸打在酒杯之上,那酒杯应声而裂,酒水撒得一地,可竹箸不停,却是继续朝着那人袭去!

    那人见状,双目一张、面露惊色!

    他本只是打算试探凌水寒一番,却不想凌水寒武功竟是如此高强,破了自己酒杯不说,竟还不肯放过自己?

    殊不知凌水寒本就不愿与他们交谈,对方非要问话,已是惹得凌水寒不喜,其后又向凌水寒出手,凌水寒心中愠怒,这才出手不留分寸。

    毕竟,凌水寒可是阎罗的杀手,手上染血无数,哪会在乎这区区一条人命?

    “当心!”

    竹箸将至,旁人才出言提醒,却是晚了。

    那人躲闪不及,被竹箸打在肩头,其顿时只觉肩头一痛,半边身子都没了力气。

    到底,凌水寒还是留了些许分寸,只是给这人一番教训,并不存在取他性命之说。

    “小二,结账!”

    凌水寒看也不看,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掷在桌上,起身便要离去。

    这一起身,有人看着他右腰悬剑,不禁呼道:“青琼山左手剑!?”

    此言一出,这大堂中人尽皆侧目。

    “左剑舞春秋!?”

    “他是凌左秋的弟子?”

    “他便是那个被青琼山的凌水寒!?”

    “他可不是青琼山的弟子了,青琼山早在五六年前便将他逐出师门了!”

    “听说,是因为他造的杀孽太多,青琼山这才将他逐出门去…”

    ……

    众人交头接耳,却是道出了凌水寒的身份。

    闻声,凌水寒面色愈沉,墨轩见着,心中暗呼不好!

    “叔叔!”

    一把抓住凌水寒的左手,止住他想要拔剑的动作,墨轩轻声一呼,凌水寒这才清醒。

    想着自己差些在这里大开杀戒,凌水寒心中惊悚。

    这种感觉,怕是好多年不曾有过了…

    “走吧。”

    收回左手,凌水寒心火渐息,便牵着墨轩的手,二人便要出门。

    这时,一旁忽地传来一道阴阳怪气之声,落入凌水寒耳中,却是让他面色一动。

    “哟!这不是凌师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