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一百一十八章:故地重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你还有个哥哥?”

    张铎彪问道。

    “嗯!”

    叶子点头道:“只是我哥哥在很小的时候被官府关入了大牢,没能撑过去,死在了大牢之中。”

    闻言,张铎彪神色一动,却是不再说话。

    瞧他模样,叶子知是张铎彪见提及了自己痛处,心中过意不去,便摆手笑言道:“没事儿,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早已是看得开了。”

    叶子不去在意,张铎彪这才叹气,却仍是不怎么讲话,反倒是墨轩又开口说道:“你去祭奠你哥,我正好也想去祭奠一下我的爹娘。”

    听墨轩说起过他的过去,叶子知晓墨轩父母之事,便是点头。可张铎彪对二人过去都不曾有过耳闻,此时却显得有些多余。

    “你们两个以前都是住在杭州的?”

    不知如何开口,张铎彪干脆随便找个话题问着。

    二人一同颔首,墨轩说道:“我小时候与爹娘住在杭州外的一处村子,只是现在那村子早已不复存在了。”

    “我小时候与哥哥还有另外几人是杭州城里的乞丐,只是因为哥哥被官府抓了,我们这才逃离了杭州。”

    叶子也说道。

    “原来是这样…”

    张铎彪闻言恍然,便道:“既然你们都想去杭州祭奠亲人,我反正我左右也是无事,就和你们一起去好了!”

    “如此最好了!”

    叶子说着一笑,又道:“等我和墨轩祭拜完后,我们三人再一起同游江湖!”

    墨轩听着也是一笑,觉得这样甚是不错。

    倒是张铎彪问起道:“你们不是还要加入阎罗,为那投名状想办法?要是耽误时间长了怎么办?”

    “哎呀!投名状那东西也急不得一时,何必徒增烦恼呢?”

    叶子答道。

    “游历江湖的同时,再看看有没有恶人作恶,到时候取了他的项上人头去做那投名状便是,倒是不用急于一时。”

    墨轩明白叶子想法,便解释道。

    “好吧!”

    二人都是一样的打算,张铎彪也不再多劝,只是说道:“反正我是无所谓了,三个人一起闯荡江湖多好!要是你们加入了阎罗,整日要去杀这杀那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聚在一起。”

    见张铎彪有些失望,墨轩便安慰道:“我们不过是暂时加入罢了,等我们师父送来了师命,我们就会退出阎罗回去的!”

    “这样最好了!像阎罗那样日日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还是少去掺和的好!”

    见二人心里有数,张铎彪只是随口说了两句,便就此作罢。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叶子问道。

    “明日吧!”

    反正已是安顿好了沈玉娘几人,墨轩三人在这苏州已是无事,便也不打算久留。

    “那好,那就明日出发,这里去杭州也近,用不了几日功夫!”

    叶子点头。

    “那我呆会儿去买三匹马来,有马骑还是方便点儿!之前那几匹扔在了扬州,说来也是怪可惜的…”

    张铎彪提议。

    “嗯!”

    有马骑的确方便,比步行要省时,比坐马车要方便,墨轩也觉不错,便向张铎彪说道:“不过买一般的就行,不过是代个步子罢了。”

    “我晓得!”

    应了一声,张铎彪便急着出门去买马,二人没随他一起,只是呆在客栈。

    等张铎彪买了三匹马回来,天色也已晚了,三人各自歇下,次日一早,便踏上了去往杭州的路。

    去杭州也不着急,三人便一路看着山水风景,慢腾腾地向着杭州而去。一路上,三人闲来无事,便互相说着自己的趣事,墨轩与叶子自小相识,对方的事情也知道不少,大多都是说与张铎彪听。倒是张铎彪小时候的故事,听得二人是大感兴趣,一件一件的追问个不停。

    张铎彪也不扭捏作态,二人问起,他便会说,要是想到什么好玩儿的、有趣的,也会与二人说个没完,三人之间的情谊,倒是由此增进了不少,只差纳头便拜。

    等到了杭州,已是五日之后,三人在城中买了些香烛事物,便来到杭州城外一间破庙。

    破庙有着叶子的回忆,是他小时候与哥哥几人住过的地方,但自从多年前与师父一同夜探了杭州大牢,得知了哥哥的死讯之后,叶子便在此处给哥哥立了一座坟。

    坟很简陋,落在破庙的后边,只是由黄土简单堆成,里面也没有埋东西,这是叶子告诉墨轩的。但是墨轩知道,这坟中埋着的,是叶子对哥哥的念想。

    望着这座土堆,却是不见墓碑,张铎彪心中还在奇怪,却不知叶子当年曾在坟前立了一块木牌,上边刻着哥哥的名字,可如今那木牌却是不翼而飞。

    十多年过去了,土堆还在这儿都已是不错了,至于那块木牌,想必已是他人取走作柴烧了。对此,叶子也不气,只是不动声色地又寻来一块木牌,再用刀重新刻上字,插入坟前土中。

    将香烛一应事物摆好,又摆了几块馒头作祭品,叶子跪在哥哥坟前,也不吭声,只是那么一直跪着,两眼望着墓碑发愣。

    一旁,墨轩与张铎彪守在叶子身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叶子,等他向哥哥倾诉完自己的思绪,等两兄弟说完十多年来想要说却无法说的话。

    许久,许久之后,二人一直等到天色渐暗了,叶子这才从地上爬起。

    可跪了一日,饶是叶子从小习武,此时也逃不过腿麻。

    一个趔趄,叶子身形不稳,眼见就要摔倒,幸得其身后墨轩、张铎彪二人眼疾手快,冲上前来一把扶住了叶子,这才没让他摔倒。

    “谢谢,我没事儿…”

    招了招手,叶子双腿渐渐恢复了知觉,这才能一人站稳。

    “走吧,天色不早了,该回去了。”

    墨轩说道。

    闻言,叶子不答,只是又看向自己哥哥的坟,眼神中全是不舍与留恋。

    见状,墨轩也闭嘴不语,不去打扰。

    “嗯…”

    又看了半晌,叶子终是出了声。

    走在回杭州的路上,叶子的心绪已是好了许多。

    张铎彪握着马缰,向墨轩问道:“你以前的家又在哪儿?”

    “是一个小村子,叫黄李村,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了。”

    墨轩答道:“离杭州应该也不算远,只是过了这么多年,我也早已不记得路,明日只能尽力找找看了!”

    “呵呵呵!”

    闻言,张铎彪呵呵一笑,乐观地道:“找就找吧,就当游山玩水了!”

    “游山玩水只怕不成了,我家附近只有田地,可没有山水给你玩的!”

    墨轩开着玩笑地道。

    “诶?前边有人过来了!”

    就在二人说笑之时,忽闻叶子一声,二人往前路看去,只见几名穿着黑衣异服之人正策马向着三人这边而来。

    “这是些什么人?”

    见着几人服饰奇异,张铎彪倒是好奇地问道。

    可话说了半天,仍是不见二人答话,张铎彪疑惑看去,只见二人正紧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盯着向此处而来的几人。

    “怎么了?”

    察觉到二人的不对劲,张铎彪面色神色一敛,便向二人问道。

    “五毒教!”

    墨轩不答,叶子倒是吐出了三字来。

    “五毒教!?”

    张铎彪听得一呼,又望向来人几眼,只见那些人头裹头巾,腰挂布袋,正是五毒教的打扮。

    “五毒教不是应该在西南么?怎么会出现在杭州附近?”

    瞧清了来人模样,张铎彪不禁问道。

    对于七大邪教之一的五毒教,张铎彪还是听闻过其威名的,只是他不解这五毒教之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更不会知道墨轩与五毒教之间的恩怨。

    “不知什么原因,五毒教之人多年前曾一直要抓走墨轩,幸得他师父护着,这才一直没能让五毒教得手…”

    回忆着幼年之事,趁着那几名五毒教之人还未近前,叶子便向张铎彪说道:“此次出门之前,师父也是一直叮嘱我们,遇上五毒教之人不要轻举妄动…”

    说着,叶子便看向墨轩,问道:“呆会儿怎么办!?”

    此时,墨轩正眼露杀意地看着来人,其双手都不自觉地攥紧成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拔剑在手,将这些五毒教之人尽数杀尽!

    杀父弑母的大仇,墨轩日夜念着,多少次夜里从噩梦中惊醒,就这样足足念了十二年!而眼下仇人就近在眼前,试问这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忍得住?

    至于临行前师父的嘱托,此时早已被墨轩忘在了脑后,现在墨轩的心中,只是在想着如何出手,将这些五毒教之人尽数杀死…

    见着墨轩并不回答自己,叶子不禁向他看去,却是正见墨轩如此模样,叶子面色顿时一惊!

    想到五毒教多次追拿墨轩,想到墨轩与五毒教之间的血海深仇,叶子两眼紧盯墨轩双手,其心中忐忑不已,生怕墨轩贸然向五毒教之人出手。

    好在,墨轩只是一直坐在马背之上,并未见着有何举动,叶子心中这才一定。

    听闻叶子一语问来,墨轩瞬间清醒了不少,其胸中仇意渐退,只是略一思忖,便说道:“都别乱动,静观其变!”

    “嗯!”

    张铎彪与叶子一同点头,三人便老实坐在马上,悠悠然地向着前边走去。

    终于,几名五毒教之人来到了几人跟前,他们见着三人一副武林人士打扮,便是多看了三人几眼。可见到三人皆是一副淡然神情后,这些五毒教之人便也不曾多想。

    “驾!”

    “都快些!”

    一声催马,又听着一人招呼,几名五毒教之人便与墨轩三人擦身而过,向着三人身后绝尘而去。

    见到五毒教之人走远,三人便又回首望去,直到再也见不到几人身影,叶子这才开口问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会有五毒教的人在杭州?”

    “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张铎彪白眼一翻,显然是将难题抛给了墨轩。

    “我也不知…”

    虽是早已见不到五毒教之人的身影了,但墨轩仍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后边,又缓缓启齿道:“当年五毒教杀我爹娘,应是图谋我家某样东西,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我爹娘也从未与我提起过…”

    “他们以为抓住了我,就可以问出那样东西的下落,只可惜我连那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五毒教抓住了我也是无用。十多年过去了,我还以为五毒教早已放弃了…可现在看来,那东西一定是非同寻常之物,否则五毒教之人也不会一直留守在这杭州!”

    “好在这些年我一直与师父隐居在幽州,这才没让五毒教发现,要不然,这十几年来一定会有不少的麻烦!”

    “当然,我可能猜对了,也有可能想错了…”

    说到最后,墨轩却是一笑,又道:“不管五毒教是不是还在觊觎我家的东西,反正那东西也没在我身上,眼下我们还是少与他们接触的好!师父说的没错,我现在还太弱了,斗不过五毒教。一开始我还不觉得,直到我发现我连一名天刀玄卫都敌不过,又如何能寻上那五毒教报仇?没有十足地把握之前,我是不会去主动招惹五毒教的。”

    见着墨轩释然,叶子这才放心,他刚才可是真怕墨轩会向五毒教的人动手。

    好在有惊无险,几人也不久留,便急忙向着杭州城而去。

    ……

    还未入城,张铎彪便向墨轩问起了他与五毒教之间的仇怨。在听闻墨轩讲述之后,张铎彪面色沉重,便向墨轩问道:“五毒教的人近在眼前,你难道真没有去探一探他们的想法?”

    “有又如何?”

    墨轩轻笑一声,反问道:“我现在人微力薄,便是知道五毒教的打算也是无用,何必去白费气力?总之,这仇我终有一日会报,只是不在此时而已!”

    闻言,张铎彪点了点头,又想了想,便向墨轩说道:“呐!话我可说在前头,以后你要是找五毒教报仇,可一定得叫上我!”

    墨轩听得一脸茫然,问道:“叫上你干嘛?”

    “就凭我们的关系!”

    张铎彪昂首傲然道:“我们也算共患难了吧!且不说兄弟,就说朋友之间的事,我张铎彪也是两肋插刀、义不容辞的!”

    墨轩听得苦笑,但见着张铎彪一脸正经模样,墨轩也不好拂了他一片心意,只得应道:“行!若那日你不忙,我就叫你!”

    这话说得也不知是不是真心,张铎彪正要抗议,一旁叶子却是插话道:“可别忘了还有我!”

    二人先后表态,尽管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叫上二人,但墨轩还是觉得心中一暖,他正要开口,却是忽闻一声狼嚎传来!

    “嗷呜!!”

    狼嚎传得悠远,好似并不寻常,但其中满是凶性,倒是惊了三人座下之马。

    “咴咴!”

    三匹马儿先后一鸣,便急躁不安地踏着马蹄,想要尽快离开此处。

    三人努力控着马儿,面色更紧,叶子便是问道:“这里是杭州,怎么会有狼!?”

    “不要慌!也许是深山跑来的也不一定!”

    墨轩目光扫向四周说道。

    “嗷呜!!”

    又是一声狼嚎传来,声音显得更近,三人面色更是一变。

    “咴咴!”

    一声马嘶,只见张铎彪的马儿竟是人立而起,弄得他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马安抚下来,又向二人说道:“我们还是快些离开此处,若是再不走,只怕马都要失控了!”

    “是啊!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要是来的不是独狼是狼群,那就糟了!”

    叶子也是极力赞成离开。

    墨轩也知此处不宜久留,便点头同意,三人也不再控马,便乘着马儿向着远处奔去。

    那马儿初听得狼嚎时,心中已是怕极,早已想逃离此处,此时三人不再压制它们,它们倒是逃得飞快,眨眼便奔至了远处。

    ……

    待到逃得远了,估计应该不会被狼追上,三人这才放慢了马速。

    “真是恐怖,不在北方雪林与荒漠戈壁,竟然也能遇见狼,我来中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着!”

    拍着胸脯,张铎彪喘着粗气,心中后怕不已。

    “瞧你那模样,不过是两声狼嚎,连狼的影子都没有见着,你就怕成这样!”

    见张铎彪如此模样,叶子虽然也是喘气,但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差些被狼吃了,叶子竟还有心情嘲笑自己,张铎彪不禁气结,便反口道:“你不怕?你不怕你倒是别跑啊!”

    二人刚逃出来就相互拌嘴,墨轩却是看得苦笑,索性也懒得搭理二人,只是看着前方之路。

    忽见前方隐约可见城墙,墨轩打马上前,目光绕过树叶枝桠看去,只见一座大城赫然出现在眼前。

    心中回想起小时随着爹娘第一次去杭州的情景,墨轩心中升起一股莫名之感,其面上不觉一笑,便回首向二人喊道:“杭州到了!”

    闻声,二人也打马而上,遥遥向着杭州望去。

    张铎彪倒好,叶子却是对这杭州有着别样的情怀,想着此处有着熟悉的街头小巷,有着自己与哥哥的回忆,叶子刚刚才平复不久的心绪,此时又尽数涌上了心头。

    深吸了两口气,叶子只想尽早入城去看看,看看当年幼时的情景,便一催马,先行了一步。

    见状,墨轩也侧首向张铎彪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