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一百四十二章:钱袋之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被这老板一番催促,二人不禁面露难色,那罗盈望向身旁的老板,极为尴尬地说道:“老板…我们钱袋不见了…怕是买不了了…”

    “哼!”

    不想这老板闻言,便是一声怒哼,又指着二人冷眼说道:“你们两个,是消遣着我好玩儿是吧?”

    “没有、没有!”

    听得这老板之言,罗盈连忙摆手摇头道:“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是真的不见了钱袋!”

    “我管你们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不买馍馍就让开,别耽误了我做生意!”

    罗盈解释得很诚恳,可老板却是不管,只是喝了一声,又补上一句道:“真是晦气!”

    见状,二女也不好再继续呆在此处,于是便向着一旁走去。

    见着老板说道了自家小姐几句,青儿心中顿时过意不去,知道这一切都要怪着自己,若是自己好好地保管了钱袋,小姐又何必受着那老板的冷嘲热讽?

    心中想着,青儿便向小姐哭声说道:“公子…都是青儿不好…你责罚我吧…”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罗盈却是没有一点要怪罪青儿的意思,只是急声道:“我们现在离开还不久,钱袋要是掉在了杂耍的那儿,我们现在回去,应该还能找得到!”

    说着,罗盈便拽着青儿的手,又道:“走!我们回去找一找看!”

    言罢,罗盈也不等青儿答话,便径直朝着来时之路走去。青儿被罗盈这么拖着拽着,便在后边叫着“公子、公子”,可叫了几声也是无用,仍是被罗盈拖着一路走去。

    回到先前看杂耍的地方,那看杂耍的人群还未散去,不仅如此,似是因为杂耍表演得更加精彩好看,这围观之人反而更多起来。

    见着人多,那些杂耍之人也不禁更加卖力地表演,只为换来更多的赏钱。至于那盛钱的铜锣,此时也搁在了杂耍之前的空地之上,任由着众人往里边扔着铜板,发出“哐啷”地声响,二女不过是离开了一小会儿地功夫,这铜锣早已是被铜板给堆满。

    不过,二女却是再没有心思去看,只是一心留意着地上,嘴里叫着“借过”,便挤开人群,向着自己方才看戏的位子寻去,只盼能找到自己钱袋的踪迹。

    可里里外外寻了数遍,二女仍是没有找着钱袋,心中不禁开始失望起来。

    “到底会掉在哪里?”

    寻不到钱袋,罗盈却是不肯罢休,仍是一个劲地望着地上,嘴里还在不住地念叨。

    一旁青儿见状,她不愿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让自家小姐累着,便猜想着说道:“公子,你说我们的钱袋,会不会是被人拾了去?”

    “也有这种可能!”

    被青儿这么一说,罗盈心中想着,便点头一呼,随即面上便作出失落地模样,又灰心着说道:“看来这钱袋是找不到了…”

    见着小姐失落地模样,青儿心中也不好受,又自责地说道:“都怪我…要是我能看好着钱袋,也就不会这样了…”

    “这不怪你…”

    不想见到青儿太过自责,罗盈却是摇了摇头,莞尔一笑,便说道:“晚上热闹人多,我们只顾着玩儿,就是掉了钱袋也不会注意到。不过掉了就掉了,左右不过是十几两碎银而已,你也不必太记在心上。”

    闻言,青儿心知小姐这是在安慰自己,不想让自己揪着这点不放,可她心中却是始终放之不下。但小姐已经这般说了,青儿却是也不好多言,便只是垂首立在那里。

    见着青儿闷不吭声,罗盈知她这一时半会儿之间也难以释怀,也不多劝,便说道:“走吧,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丢了钱袋,就是想继续在这街上玩着,也只能干看,何况罗盈已没了玩耍的心思,这便打算返回客栈。

    小姐要走,青儿只能跟着,何况她自问有错在先,此刻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便是垂首跟在小姐身后,目光又紧盯着小姐的两脚后跟,以免自己跟不上小姐的脚步。

    先是丢了钱袋,要是再把小姐都跟丢了的话,那自己可真是傻得没用了吧?

    心中这么想着,青儿不觉地出了神,没有注意到身前小姐已是停下了脚步,便这般直直地撞了上去。

    “嘭!”

    “哎哟!”

    被青儿这么一撞,罗盈不由得呼了一声。

    青儿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竟是撞了小姐,便急忙问道:“小姐,你没事儿吧!?”

    “嗯!?”

    听着青儿又把“小姐”二字叫出了口,罗盈也忘了疼痛,便是鼻哼一声,又瞪眼朝着青儿瞧去。

    见状,青儿惊觉,便连忙捂嘴,不敢再出声。

    心中青儿是关心自己,这才忘了改口,罗盈也没去计较,便是望向四周,在见着并无人听到青儿方才说的话之后,罗盈这才放心,于是又指着前边,又向青儿问道:“青儿你快看,那个人手里拿着的钱袋,可是我们掉的那个?”

    闻言,青儿一怔,连忙顺着小姐所指望去,便见着一个男子手里掂着一只绣花钱袋,正是自己丢失的那钱袋!

    千辛万苦,终是发现了钱袋的下落,青儿顿时一喜,又立马点头道:“公子,那就是我们的钱袋!那钱袋是青儿亲手做的,我一眼就能认出来,绝对不会看错!”

    听得青儿确认,罗盈也是一笑,便说道:“那好!我们就去找那人,要回我们的钱袋!”

    说完,青儿点头,二女便小跑着追上那名男子,青儿又伸手一拍其肩头,待着男子回头过来,这才说道:“这位小哥,你手里的这个钱袋的我家公子,还请小哥归还。”

    “这钱袋是你家公子的?”

    男子一听青儿之言,当即便是一咦,其又听出了青儿外地的口音,心中已是打定了一番主意,便故作不信地说道:“这个钱袋上边绣着花儿,一看就是女人用的钱袋,又怎么会是他一个男人的?”

    言罢,这男子手腕一翻,便把钱袋别在身后,竟是一点也没有归还的意思。

    见着男子不信,青儿不禁心急,便说道:“这钱袋真是我家公子的!那上边的花儿还是我绣的,你要是不信,就把钱袋给我看看,你等我看过之后就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

    谁知男子听了青儿之言,却是仰面一阵大笑,又指着青儿说道:“你说这钱袋上边的花儿是你绣的?你一个男人,虽是长得一副娘娘腔地模样,原来还会绣花儿,可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

    “青儿!”

    瞧着青儿险些说漏了嘴,罗盈便是低声一呼。青儿闻声,立马闭口不言,便退到小姐身后。

    接着,便见着罗盈上前,向着这男子问道:“不知这位小哥要如何才肯将钱袋归还?”

    见正主上来说话,男子也稍微收起了些轻视之意,却仍是笑答道:“你说这钱袋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还说这钱袋是我的呢!”

    男子不肯退让,罗盈却是不急,只是在心中略一思忖,便说道:“那我们来打个赌,你看如何?”

    “打赌?”

    闻声一愣,男子却是不解,不过他生平最是好赌,此刻听得罗盈之言,便是问道:“你说说看,什么赌?怎么个赌法?”

    侥幸对中了男子所好,此时见男子问起,罗盈心中一喜,只道男子已是中了圈套,可面上却是不作表露,只是平静地说道:“我说这钱袋是我的,小哥却是不信,那我就来说一说这钱袋中银子的数量,只要我说得对,小哥就把这钱袋归还给我,你看如何?”

    “笑话!”

    不料男子却是嗤鼻一声地道:“这钱袋本来就不是你的,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要是真被你猜中了怎么办?我不就眼睁睁地看着银子飞了!”

    “你这是做贼心虚!”

    一旁青儿见着男子不答应,便是跳出来呼道:“要是这钱袋不是我家公子的,我家公子又怎么可能猜得中这钱袋里钱的多少?一定是你怕我家公子猜对了,要回了钱袋,你这才不敢答应!”

    “这钱袋现在就在我手里,我为什么要答应?”

    青儿道出了男子心声,可男子却是丝毫不惧,只是一偏脑袋,一副你奈我何地模样。

    见此,罗盈似是早就料到男子会是这样回答,却是一点也不见心急,只是说道:“我话还没说话,小哥又何必急着拒绝?”

    “哼!”

    闻言,男子哼了一声,说道:“那你接着说,我听着!”

    罗盈又继续说道:“我这个赌,猜中了钱袋里钱的数量,小哥就把钱袋归还,若是我猜不中,我就再送小哥五十两银子,你觉得怎么样?”

    “五十两!?”

    一听罗盈报上赌注,男子双眼不禁一阵放光。

    这钱袋之中不过十几两银子,已是让男子发了一笔横财,这半月来的赌资都已是不愁,可眼下,听到罗盈竟是又报上五十两银子,男子顿时只觉心动不已。

    钱袋自然不是男子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钱袋之中的银子,这男子却是查看过的,其具体的数目,男子心中也有一个底。

    不过,要说罗盈能够报出钱袋之中银子的准确数量,男子却是不信,何况他刚才还花了钱袋中的一点银子买了东西,就算罗盈能清楚记得数目,却也不可能对得上钱袋中银子的数目。

    眼下,只要这“年轻公子”说得数目不对,男子便有借口不归还钱袋不说,竟然还可以再得五十两银子,男子只觉自己没有理由不答应。

    “反正他也说不准,不如就答应了他,到时候还可以再得五十两银子!我地个乖乖,六十多两银子!我这两三个月都不用愁了!”

    心中如意算盘打得乒乓直响,男子只叹着自己聪明,不禁面带得意地看向罗盈,嘴上便答应道:“那好!我答应你这个赌,不过你要是猜得不对,可得再给我五十两银子,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五十两银子又在哪儿?”

    闻言一笑,罗盈也不答话,便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抓在手上,便呈给男子一看,这才说道:“我这玉佩,本是五百两银子买的,此时只作五十两银子,你看可行?”

    “五百两!!?”

    男子不禁又是一惊。

    先前五十两银子的承诺,已是让男子大喜不已,此时在听着眼前这块玉佩的价值后,男子心头更是一阵狂跳,那心好似都要跳出嗓子眼来。

    “五百两银子的玉佩,就算不是真的,也能当个一两百两,这可比五十两现银还要值钱的多!这样空手套白狼的活儿,反正都是不亏,不做白不做!”

    “老子今日一定是得了财神爷的照顾,这才派了这么一个傻子来给我送钱!回头我一定得买两只烧鸡供给财神爷…不行!回头我得先去赌坊里转转,就凭着今天这旺盛的手气,老子今夜一定能够大杀四方!”

    心中做着美梦,男子的面上还不由露出痴傻地笑容,待到他回过身来,便是想也不想就答应着道:“好!我接下你这个赌了!你尽管来猜这钱袋里银子的数量,只要你猜得中,我就把钱袋给你,可要是你猜不中的话…”

    说着,男子瞧了罗盈一眼,又盯着她手中那块“五百两玉佩”,便是“嘿嘿”地一笑,一脸奸计得逞地模样,又继续说道:“要是你猜不中的话,你这玉佩可就得送我了!”

    “一言为定!”

    罗盈也是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下来。

    可话音方落,一旁的青儿却是冲了上来,一把便抱住了小姐的手,满脸急切地道:“小…公子不行!这玉佩可是夫人送给公子的,公子怎么可以把它作为赌注!?”

    说着,青儿又瞪了那男子一眼,嘴上恶狠狠地道:“这个家伙一看就打着坏主意,心怀不轨!公子可千万不要和他打赌,免得上了他的当!”

    “嘿!我说你这娘娘腔,说的什么话呢?”

    见一个小小的跟班也敢这么说着自己,这男子却是不干了,便嚷道:“这赌法是你家公子定的,赌注也是你家公子说的,就算是要上当,也只有我上当的份,怎么就叫我心怀不轨了?”

    听得男子这话,罗盈心中一笑,却是差些没忍住地笑出声来。生怕男子发现了什么,罗盈连忙止住心中笑意,其不动声色,便向着青儿小声劝道:“你放心,公子我自然是有着把握才敢这么做,你就待在边上好好看着,看我怎么要回钱袋!”

    见小姐说得笃定,青儿不禁一怔,心道小姐难道还真有办法要回钱袋?可这样的赌法,吃亏地尽是自家小姐,青儿又如何肯依,便又说道:“公子,这钱袋里钱的数量,你就算知道,也只知道丢之前的数量,这钱袋都丢了这么久了,谁知道他已经用了多少了?要是公子猜不中,还要赔上夫人的玉佩,这可如何使得!?”

    “不会!”

    听得青儿之言,罗盈却是晃首,连青儿都能想到之事,罗盈她又如何会想不到。下一刻,便见着罗盈说道:“我方才看了,那钱袋鼓鼓沉沉地,就算他花了一些,想来也没花多少,我一样能给他猜个八九不离十!”

    闻言,青儿这才知原来小姐也没有十足地把握,便又急着说道:“公子既然没有十成把握,又何必与他去赌,这不是把夫人的玉佩平白送给了这家伙么?”

    罗盈一笑,却是自信满满地道:“我就是没有十成把握,也能叫他双手把钱袋还回来,你就放心吧!”

    二女还在小声说着之时,却是迟迟不见罗盈来猜,那男子想要那玉佩,却是不禁等得心急,他生怕罗盈因青儿的几句劝便改了主意,让自己得不来那玉佩,便连声向着罗盈催促问道:“喂!我说,你这赌到底还赌不赌了?要是不赌,我可就走了!”

    “赌!怎么会不赌了?”

    罗盈连忙一应声,也不再理会青儿劝阻地目光,又挣脱了青儿的拉拽,这才向着男子走来。

    见状,男子立好身姿,又将钱袋用双手抓着负于身后,在确认罗盈不会望见自己身后的钱袋之后,男子面上带笑,却是丝毫不见紧张,这便说道:“好了,你来猜吧!”

    瞧见男子自信满满地模样,青儿心中一阵忐忑,面上也是紧张不已,却只是一个劲地在嘴里默念着“一定要猜中”,不然自己丢了钱袋不说,还让小姐因此失了夫人送她的玉佩,那时自己可真就是罪不可恕了。

    可再看罗盈,她见男子准备好了,却是不见立马去猜,反而是蹙着眉头,好似在思索着什么一般。

    见此,男子面上笑意不禁愈发地浓,只道这罗盈是猜不出来,眼下无计可施,正在苦思着对策。

    心中刚一想完,却不料那罗盈便是大声向着四周过往路人呼道:“各位走过路过的乡亲,我与这位小哥有一赌局,还请各位做一个见证!”

    闻声见状,这男子面色一沉,开始变得极为难看。

    想不到这罗盈不来猜他钱袋,竟是向着四周招呼路人来围观,可即便是招来了路人又如何,这赌局可是说得清清楚楚的,猜不出来便要送上玉佩,难不成这“年轻公子”还要请路人帮她想出对策来?

    “就算是请来再多的人,你猜不出来,也是输定了的局!”

    心中念叨一声,男子的面色好看了许多,也不见担忧之色,他见着罗盈仍是在招呼着路人来此,心中也不慌张,便只是静静候着,要看罗定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