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一百四十六章:不期而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次日,等到二女醒来,已是过了早晨。

    虽说昨晚吃了许多小食,但毕竟不能管饱,二女此时都觉得腹空,便决定出房间去到客栈大堂吃午饭。

    来到大堂坐下,又叫来店小二点了几样菜市后,青儿便向小姐问道:“公子,我们要在长安待多久啊?”

    “咔嚓!”

    用筷子夹了一颗小豆送到口中,罗盈一口咬碎,便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见小姐问起,青儿只好如实答道:“公子,我们离家都这么长时间了,青儿害怕夫人担心公子,这才问一问…”

    闻言,罗盈面色不改,便是说道:“你要是想回去,你自己回去就是,不用跟着我,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

    听得这话,青儿神色顿时一变,只道是小姐生自己的气,便急忙作解释道:“公子,青儿不是这个意思!青儿只是担心夫人,这才与公子提上一提…青儿肯定是要跟在公子身边的!公子不回去,青儿自然也不会回去!”

    罗盈其实并未生气,不过眼下见着青儿表态,罗盈倒也不多言,便只是说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娘会担心我,只是爹爹要我…要我嫁给王家,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所以现在我是不会回去的!等过一阵吧,等爹爹运完镖回去,知道我离家出走的抗议,等他改了主意,我们再回去看看。”

    “那要等多久?”

    青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

    罗盈想了想,却是摇着脑袋答道:“这要看爹爹要多久才会改变主意了,也许是一两月,也许是半年,也许是三五年…”

    “三五年!?”

    青儿听得一怔,急又问道:“三五年这么久?那要是老爷一直不肯改变心意,公子你就一日不回去么?”

    “那是自然!”

    罗盈撅着嘴说道:“要我嫁入王家,还不如要我死了算了!”

    “公子说的什么话,可不能随便说‘死’这个字!”

    青儿急忙劝道。

    “哎呀知道啦!”

    罗盈答应着道。

    见状,青儿又问着之前所问道:“公子,那我们还在长安呆多久?”

    “还不知道!”

    罗盈答着,又摆手道:“再看吧!这长安我还没有看够,也不急着离开,再说了…”

    “再说什么?”

    听着小姐话未说完,青儿便追问道。

    闻言,罗盈面色不禁一沉,又咬着银牙说道:“再说,昨夜那个家伙一定还在长安,我倒要在长安找上一找,叫他给我个说法!要是他再敢敷衍了事,我一定与他没完!”

    “昨夜那个人…”

    青儿轻咦了一声,便又念道:“公子还惦记着昨夜那个人呢?”

    “什么叫惦记!?”

    罗盈闻声,不禁拍案一呼道:“我与他之间的账还没有算完,他就那么一声不吭地逃了,我自然是要找他的了!”

    “可公子要是找不到他呢?”

    青儿说道:“长安城这么大,又有这么多人,想要找一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若是实在找不到,那就只能算了,不然还能如何?”

    罗盈撅着嘴,没好气地道:“为了这么一个家伙,我总不可能追着他到天涯海角不是?”

    见小姐这般说了,青儿一阵点头,这才不多言,又逢此时店小二陆续呈上二女点的饭菜,二女便打算先吃过饭,再说其他。

    取来碗筷,又盛了饭,二女便这般无声地吃着。毕竟还是爹娘管教得好,这食不言寝不语上,罗盈倒还是做得不错。

    一旁青儿也是埋头吃着饭菜,可就在她夹着菜往自己嘴里送时,其目光瞥向了客栈大门,神色却是一动。

    只见客栈门口处涌入一群人,却是男女皆有,青儿不认识他们,但却是瞧清了这群人中一名少女的面容,正是昨夜小姐要她打赏的那名杂耍少女。

    “公子,你看!是昨夜那个小姑娘!”

    指着少女,青儿便向自家小姐呼道。

    罗盈闻声一看,果然还真是,只是这少女似是对着自己颇有好感,这才让罗盈昨夜“落荒而逃”。

    “吃你的饭!”

    嗔了一声,罗盈便自顾自地吃着饭菜,心中却是盼着那少女不要瞧见自己。

    再看那少女一行人来到客栈之中,便有一人找上了掌柜,也不知双方在谈些什么,只见那掌柜忽地点头忽地摇头,似是半天谈不拢来。

    而那少女见着无聊,便向着客栈之中四处张望,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二女的身上。发现了二女,少女立马便认了出来,其面色顿时一喜,又向着她身旁一名夫人说了几句后,少女便向着二女走来。

    “二位公子!”

    走到近前,少女便朝着二女一呼,面上笑容灿烂。

    闻声,罗盈不禁抬头看来,待瞧清了少女容貌后,罗盈也认出了她来。可二人不过是一面之缘,罗盈也不可能表现得太过熟络,于是只是礼貌地问道:“姑娘有什么事吗?”

    见罗盈问起,少女便直言答道:“公子,我们昨夜见过的,你看了我家的杂耍,还给了我打赏呢!”

    说着,少女的小脸便是一红,却是瞧得罗盈一怔。

    “我记得你…”

    罗盈答了一声,又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嗯…你家的杂耍很好看…”

    见状,青儿不禁捂嘴一笑,只道是自家小姐这是没话说了,才会说起这不痛不痒的话。

    青儿与自家小姐朝夕相处,自然是对自家小姐熟悉得很,可那少女不了解罗盈,却是没听出罗盈这话的意思,她还当这是罗盈对她家杂耍的夸赞,其不禁一笑,面色赫然满是自豪地说道:“那当然了!我们村里,就属我家的杂耍最好看了!”

    少女这么说了,罗盈却是不知该答些什么,于是只是扒饭不停,可少女却是不管,又向罗盈问道:“公子,你是住在这间客栈的么?”

    “嗯…”

    罗盈点了点头,哼了一声,又继续扒饭,却连菜都不记得去夹。

    “太好了!”

    不料少女见着罗盈承认,当即便是欣喜一呼,又说道:“公子你住在这间客栈,我也要跟着爹娘住在这里,到时候我就可以整日见到公子了!”

    “咳咳!”

    听得这话,罗盈一阵猛咳,竟是差些呛住。

    对此,少女却仍是不见察觉,反而还向罗盈问道:“对了!公子,你是住在哪间房间,要是小鱼无聊,就去找公子玩好不好?”

    听得这话,罗盈双目一睁,便是想也不想地就说道:“我说…小鱼姑娘…”

    少女是这般称呼着自己,罗盈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叫错,可放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便又继续说道:“小鱼姑娘,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小鱼姑娘想要来找我,先不说你我同不同意,就是小鱼姑娘的爹娘也不会答应的吧?”

    “啊!?”

    被罗盈这么一提醒,小鱼姑娘这才惊觉,于是连忙说道:“对不起啊公子,是我没有想得那么多…”

    罗盈放下碗筷,却是摆手道:“小鱼姑娘…这个…天**漫…嗯!没关系、没关系…”

    “嘻嘻嘻!”

    见罗盈并不在意,小鱼姑娘心中一松,便是一笑。

    瞧着自家小姐被一个小姑娘给弄得如此窘迫模样,青儿不禁捂嘴一直偷笑不已。罗盈见着,朝她送去了几个眼色,可青儿好似没见着一般,仍是一个劲地笑着。

    “公子,我还不知道公子的名字呢?”

    这时,小鱼姑娘又出声问道。

    “啊!?”

    罗盈一惊,指着自己道:“你是问,我的姓名?”

    “对呀!”

    小鱼姑娘点头应着。

    “那个…”

    突然被问起姓名,罗盈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自己虽然是女扮男装,青儿也一直都是以“公子”称呼自己,但自己却是从不曾想过一个假名,以致自己此时被小鱼姑娘问起姓名,罗盈这便答不上来。

    见罗盈并不回答,小鱼姑娘还道是罗盈不愿将姓名相告,其柳眉一蹙,不禁委屈之极地道:“公子要是不想告诉我的话,不说就是了,公子就当我没有问过这话…”

    说完,小鱼姑娘便是垂下脑袋,看那模样,似是下一刻便会哭将出来。

    “诶!”

    见此,罗盈便是一呼,连忙摆手道:“小鱼姑娘你莫要多想,我并不是不告诉你,只是我这姓名实在难以启齿,这才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难以启齿?这姓名不都是自己父母给取的吗?自己父母取的姓名,又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

    小鱼姑娘却是不解地说着,又转而宽慰着罗盈说道:“公子就放心说出你的名字就是了,小鱼向公子保证,我绝对不会嘲笑公子什么的!”

    见着小鱼姑娘如此保证,罗盈倒是不好再推辞,便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姑娘我的姓名吧…”

    说着,罗盈正了正面色,便显得很是郑重地道:“我姓罗名姓盈,这就是我的姓名。”

    到底,罗盈还是没有编出一个假名来欺骗小鱼姑娘,不过她说出自己姓名,心中还是不禁一阵忐忑,只希望小鱼姑娘听过她的姓名后,不会心中起疑。

    “罗盈?”

    谁知小鱼姑娘听得罗盈自报姓名,还是不禁低吟了一声,便道:“这名字,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女子的名字啊?”

    “呃…”

    罗盈一阵语塞,可她心中早已是想好了说辞,便说道:“这就是我不愿与别人提起自己姓名的原因…”

    小鱼姑娘闻言面露恍然,心想也是,虽说这姓名是父母所取,但不论哪个男子有一个近似女子的名字,只怕也不会想要与别人说起的吧…

    念及至此,小鱼姑娘也不去与罗盈纠结于此,便说道:“罗公子,我就这么叫你吧?不叫你名字的话,也许罗公子就不会去多想了!”

    小鱼姑娘如此“善解人意”,却是让罗盈面色一动,心中只叹自己是女儿身,若是被小鱼姑娘知道,定是要伤了她的心…

    “我不让她知道就是,反正不过萍水相逢,到时候我离开长安,这天下之大,也不一定还会再遇上,等过得久了,她自然也会忘了我的。”

    心中打定了主意,罗盈顿觉开朗,便向小鱼姑娘一笑,谢言道:“姑娘如此体贴,却是让我受之有愧了!”

    小鱼姑娘闻言,俏脸却是一红,便垂着脑袋,细声答道:“罗公子不用谢我…”

    见状,罗盈不禁尴尬一笑,便连忙扒了两口饭来作掩饰,她正要说话,却是忽地望见客栈门口又进来一人,乃是一名年轻男子。

    只见这年轻男子容貌英俊、风度不凡,正是昨夜救下罗盈的那人,所以罗盈一见到这人,其面色便是瞬时一变,竟是豁地站起了身来。

    “公子!?”

    瞧见动静,青儿与小鱼姑娘姑娘皆是一惊,不明缘故。

    不过罗盈却是不理二女,只是一扔手中碗筷,便向着那年轻男子冲了过去。

    “登徒子!!”

    一声厉喝,罗盈疾风一般,眨眼便冲到了这年轻男子身前,其一双小手探出,揪着年轻男子衣襟便喝道:“终于让我再碰见你了,这次可不能再那么容易地让你逃了!”

    忽见一人影冲到自己跟前,年轻男子不禁吓了一跳,可一听到这略有熟悉地声音,年轻男子低头看去,只见一张熟悉面容落入自己眼帘,这眼前这人正是昨夜那女扮男装的女子。

    “原来是你。”

    望着矮了自己一个头的罗盈,年轻男子微惊地神色又恢复如常,便只是道出了四字。

    “怎么?见到是我,你很慌张么?”

    罗盈睁眼瞎地说着,这年轻男子哪有半点慌张地模样?可罗盈不管,只是用力地揪住年轻男子,唯恐再让他逃了,又一脸愤然地说道:“在这里遇上了我,你也没有想到吧?”

    “嗯…”

    年轻男子极为淡定地点了点头,只是哼了一声,便再不说话,余下的只有一脸漠然,好似对于遇不遇上罗盈都不在意一样。

    “你!!”

    见着年轻男子这副模样,罗盈不禁更是恼羞,她就是看着年轻男子这一副欠揍地样子不爽,可眼下年轻男子还要作出这番模样,也不知是不是存心要惹恼罗盈。

    一旁,小鱼姑娘见此情形,却是目瞪口呆,她可没有想到,在自己心中谦谦有礼地“罗公子”,竟然也会有这么生气地时候。

    “公子…”

    向着青儿唤了一声,小鱼姑娘问道:“公子,罗公子与…那位公子,他们之间有过节吗?”

    有,当然有!而且过节还大了去了,那可是事关自家小姐的清白名誉!

    这是青儿听得小鱼姑娘所问之后,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只是这些话,青儿是如何都不会告诉小鱼姑娘的。不过眼下,青儿见着小鱼姑娘问起,她也不好不回答,这样反而会更加惹人起疑,于是青儿仔细一思索,这才答道:“啊!他们啊!他们当然有过节了,要是没有过节,我家公子至于和那人这样吗?”

    闻言点头,小鱼姑娘心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又弱声问道:“罗公子与那位公子之间是什么过节啊?我看罗公子的样子好可怕啊!好像要把那位公子吃了一样…”

    “呃…这个…”

    被小鱼姑娘姑娘问得仔细,青儿只觉自己冷汗直流,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只好胡编乱绉地道:“这个…我家公子…与那人…嗯…哦!那个人啊,他弄坏了我家公子很重要的一样东西,所以我家公子要找他赔啊!”

    越是编到后边,青儿越是编得得心应手,待到说完之时,青儿自己都不禁在心中佩服着自己急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出这么完美的谎言,要是小姐知道的话,一定会夸奖自己的吧…

    心中美美地想着,青儿面上却不觉地露出了笑容,一旁小鱼姑娘瞧见,神色不禁更加困惑。

    不是说那人弄坏了罗公子的东西么?为什么罗公子的这位侍童会是这么开心地模样,他难道不应该去给罗公子帮忙的么?

    “公子,那人到底弄坏了罗公子什么东西呀?”

    小鱼姑娘又向青儿问着,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地样子。不过,小鱼姑娘对那年轻男子的称呼,已是从“公子”变成了“那人”,看来她对青儿所编的谎言信以为真,已是站到了罗盈这边。

    “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世上只有一件,可是却被那人给毁了!你说,公子他该不该生气!?”

    青儿煞有介事地说着,一脸气愤不已地模样,看起来就好似是在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

    “这就难怪了!”

    小鱼姑娘呼了一声,便点头说道:“弄坏了罗公子的东西,不但不赔,还到处躲着罗公子,也难怪罗公子会这么的生气!”

    “嗯!就是、就是!”

    青儿跟着点头附和,只盼小鱼姑娘不要再问自己什么,她就怕自己编不下去的。

    谁知小鱼姑娘是不再问她了,却是双手插腰地说道:“不行!这人这么不讲道理,罗公子与他说理一定吃亏,我得去帮一帮罗公子!”

    说完,小鱼姑娘便向着二人走去,只留得一脸惊呆地青儿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