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一百五十五章:护主之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不愧是上得了阎罗索命榜之人,仅仅是榜上排名第三十七,说话就能有如此口气!”

    这人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司空喻走来,其面上的赞赏之色毫不掩饰地流露。

    可话一说完,这人面色顿时一变,便指了指自己身后几人,又盯着司空喻狠声言道:“不过,你仅凭着一人之力,就想要将我们全部解决,这话说得未免有些大言不惭了吧!”

    最后这一句话,这人却不是以问话的口气在说,而是坚决肯定地语气,在他看来,司空喻这根本就是在大放厥词!

    可反观司空喻,却是不以为然,反而安然自若地说道:“是不是大言不惭,你们一试便知。”

    “哼!”

    “哈哈哈!”

    “真是笑话!”

    此言一出,登时便引来几人一阵哄笑。司空喻之前还被他们追得四处逃窜,这才逃至了此处。可现在,司空喻竟然说要一人解决他们,仿若在说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这时,罗盈也被青儿给搀扶了起来,至于那白马,虽被来人吓了一跳,但它马缰栓在柱子之上,青儿倒也不怕白马挣脱跑了。

    见着自家小姐手上的擦伤,青儿心中一阵自责,不禁蹙眉朝着小姐问道:“小姐,你都伤成这样了,都怪青儿不好…要是青儿能稍稍看着小姐一些,小姐也不至于弄成这番模样…”

    对于青儿的关切,罗盈却是无心去理会,此刻的罗盈,一双美目只是盯着司空喻的背影,心中却是思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话,罗盈并没有说出声来,司空喻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只是在思考着应对之策,如何能将眼前之人尽数解决,还不让对方有机会伤着罗盈、青儿二女…

    可想来想去,司空喻也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人,这分身乏术,自然不可能顾及得太周全。

    “看来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心中叹了一声,司空喻的面上却是依然平静,随后还向着几人问道:“你们几个,是想要一个个的上,还是一起上?”

    “自然是一个个的上了!”

    一人想也不想地便说道:“我们可不像你阎罗那般下作,只知道背地了伤人!就算我们几个打不过你,也不会以人多欺负人少!”

    “就是!”

    另一人附和着道:“就一个个的上,否则你临死之前还要说我们胜之不武!”

    “呵呵…”

    却不想司空喻听得这二人之言,却是嗤鼻一笑,便说道:“你们这样,与人多势众又有什么差别?”

    闻言,几人正要开口,司空喻却是不给他们机会,又继续说道:“我看你们干脆还是一起上吧!这样节省时间,我也没有太多功夫与你们在这里磨叽!”

    闻得司空喻此言轻蔑,那几人一个个顿时便像炸了锅一般,皆是指着司空喻一阵喝骂。

    “大言不惭!”

    “臭小子目中无人!”

    “敢说这话,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对于众人喝骂,司空喻却是一脸漠然,还不耐地摆了摆手,又说道:“之前不与你们动手,只是与你们浪费功夫。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也没有放过我的意思,我干脆便来个一劳永逸,省得你们日后还敢打我的主意,我可不希望自己走在街上,还要被人给惦记!”

    说完,司空喻也不等几人答话,便摆起了架势,其将要动手之意昭然若揭,只看这几人敢不敢应战了。

    见状,有人本还要再言,却是被一人抬手止住。只见这人看向司空喻,神色虽是不善,但还是事先说道:“既然如此,你可就休要怪我们以多欺少了!”

    言罢,这人出脚一踢手中大刀刀背,那大刀在其身前划了一个大圈后,便被这人紧紧握在了手中。下一刻,这人身形一躬,口中大呼一声“看招”。话音未落,这人一个大步冲出,已是举刀直朝司空喻冲去!

    见此,司空喻虽是自恃身手高于几人,但心中仍是不见大意。他见着这人提刀奔来,便也迎头冲去,要与这人贴身肉搏。毕竟这几人皆是持着兵刃,而他双手空空如也,只能凭着一双肉掌对敌,若是不能与这人近身对战,就算他武功高于这人,定然也是要吃亏的。

    而其余几人,见到二人顷刻斗作一处,却也不准备袖手旁观,这司空喻可是放了豪言在先,要他们几人一起上前,莫要耽搁时间。对此,几人自然不会再留什么情面,于是在相互对视几眼以后,几人一挥手中兵器,便朝着司空喻一拥而上。

    见到几人以众敌一,虽是心中不待见司空喻这人,但青儿还是不免替司空喻打抱不平地道:“几个人以多欺少,别人还没有兵器,就是赢了又有什么用,说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丢脸!”

    “青儿!”

    见到青儿出声,罗盈却是一吓,便连忙出声制止。这几人好不容易被司空喻吸引了去,没有再来在意她二人,她可生怕青儿这一番话惹恼了几人,引得几人又来对自己二人下杀手。

    “小姐…”

    自家小姐呵斥自己,青儿立马便垂下了头,只是站在小姐身后,已是不再吭声。

    此时场中,几人已是斗在了一处,只见阵阵刀光剑影闪过,那司空喻又没得兵器,此刻被几人围住,其处境却是说不出的凶险。

    不过,这有惊之中,司空喻却是无险。这几人虽是将刀剑舞得严密,但仍是封不住司空喻的身形去路,只见司空喻在几人之间腾挪着身形,还不时地出拳脚伤在几人身上,看起来好似是司空喻占了上风。

    见着几人一时之间也奈何不得司空喻,青儿眼珠忽地一转,便拉着自家小姐小声说道:“小姐,这人替我们挡住了他们,我们还是快些跑吧!要是这人等下不敌,被他们分出了人手来,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一听这话,罗盈不禁有些心动,却又有些犹豫地说道:“这怎么行?他之前救过我两次,刚刚又从那人手中救了你,眼下他正值难关,我们怎么可以就这样弃他而去?”

    自家小姐不肯走,青儿便是急道:“小姐!你别看他现在没事,那几个人打他一个,他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等会儿他被打败了,那些人一定会来杀我们的!”

    闻言,罗盈却是摇头着说道:“上次在客栈也是如此,他也是以一敌众,不也救下了我们么?我看这次也是一样,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着,罗盈又将目光转到司空喻身上,神情很是坚毅地道:“我相信他!”

    见着小姐坚持,青儿不禁更是着急,便又是劝道:“哎呀,小姐!”

    “别说了!”

    却不想青儿只是刚说了一句,就被罗盈给挥手制止,只见罗盈说道:“这等忘恩负义之事,乃是小人所为,我们虽不是君子,但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得自家小姐如此一说,青儿倒是不好再说些什么,不过眼下小姐不愿意走,青儿心中担心小姐安危,便只是盯着那几人,以防有人过来对小姐不利。不过,那几人现在正与司空喻打得难解难分,却是对二女无暇顾及,青儿见状,心中也是稍安,于是又开始在心里期盼着司空喻能大显神威,将几人尽数打倒,这样一来,自己也不怕小姐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另有一人却不是这样想。

    那之前被司空喻一肩撞飞之汉子,此时已是被另外一人搀扶了起来,却是捂着胸口一阵咧嘴。他肋骨被司空喻顶断了两根,已是无力再战,便只是站在一旁,又一脸狠毒地盯向司空喻,只待要看司空喻被几人拿下,自己再上前去报仇。

    可眼下胜负难分,司空喻竟还占着上风,汉子不愿见此,便开始想法想要令司空喻分心,为自己同伴创造出机会来。

    “嗯?”

    目光忽地一瞟,落在了不远处二女的身上,汉子见着二女,随即面上便露出若有所思地神情来。

    “我们去把那两个女人给抓了,然后要挟这贼人,不怕他不肯就范!”

    转过头来,汉子朝着身旁扶着自己之人附耳低语一声。

    这人听着一愣,却是摇头说道:“这样不妥吧?大哥他们可是要光明正大的打败那贼人,我们怎么可以去做这种卑鄙下作之事?”

    “你懂什么!?”

    汉子一呼,却是牵动了胸口之伤,其面色一痛,便连忙捂住胸口不能吭声。

    “你快别说话了,好好歇息,等大哥他们拿下了那贼人,就马上带你入城去找大夫!”

    见此一幕,这人连忙扶着他坐下,不敢再让他乱动,以免受伤更重。

    “不行的!”

    不想汉子却是一阵摇头,要忍痛艰难地说道:“这贼人的武功你又不是不知,能上得了阎罗索命榜的又岂是等闲之辈?就是大哥他们一起出手,也不见得可以十拿九稳。我看那贼人肯出手救那两个女人,可见他们关系并不一般,现在只有抓住那两个女人,才能令那贼人投鼠忌器!”

    “只有拿下了这贼人,才能为二哥报仇!不然二哥岂不是白白被这贼人杀了!?”

    说着,汉子便又要起身,奈何他伤得极重,这一动之下,其胸口又是一疼,便复又跌倒在地。

    “你莫要动了!”

    这人见着一呼,便将汉子重新按回地上,不让其乱动,又说道:“你伤得如此之重,还能怎么动?”

    话及至此,这人面色一阵犹豫,最后又肯定地一点头,这便冲那汉子说道:“你就安心在这养伤,那两个女人,就让我去抓!”

    说完,这人一把抄起一旁大刀,便绕着路向着罗盈二女悄然摸去。

    而二女此时正专心盯着场中局势,却是对这人动作不曾察觉。见到二女如此大意,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来到了二女身上,其心头一松,但却又立马紧张起来。

    要对两个女人出手,这两个女人还不会武功,这时落在平时,这人一定是不屑为之的。但是如今情形非比寻常,自己二哥被那司空喻所杀,兄弟几个为二哥报仇,虽是齐力战着司空喻,却是处于下风,竟然奈何不得他。见此,这人一心只想为自己二哥报仇,这才不得不答应了汉子,行此下策。

    潜到二女身后,这人已是屏住了呼吸,其手中大刀又不禁握紧了几分,便打算横刀架在罗盈的脖子上。

    虽是男扮女装,看是却不难看出,这二女乃是主仆的关系,而罗盈正是小姐身份。这二女一主一仆,其与司空喻的关系孰轻孰重,这人心中一想便知。只要制住了罗盈,便可让司空喻畏手畏脚,为大哥几人创造出机会来。

    想到此处,这人神色也更为坚定,心中确信着自己这么做并没有错,只要能为二哥报仇就行!

    于是,这人又更加靠近二女,只待要一举拿下罗盈。

    却不想就在他距离罗盈还有半丈远时,青儿却是忽地感受到身后好似有人,其心中只觉奇怪,这便回首看来,却是正见到这人正抄着刀要扑向自家小姐。

    “小姐当心!”

    见状一惊,青儿想也不想地便是一呼。可仅是如此,青儿仍是不见作罢,只见她呼完一声之后,竟又飞身向着这人身上扑去!

    这人见得自己行迹暴露,本是打算赶紧将罗盈抓住,却是见到那婢女竟是奋不顾身地朝着自己扑来。

    “该死!”

    被青儿拦住了去路,这人已是无望抓住罗盈,不禁咧嘴骂了一声,便又一掌向着青儿拍去。

    虽说最好的动手时机已是错过,但只要能先解决了这婢女,这人相信凭着自己的武功,想要再追上罗盈也不是不无可能。

    可这人却是小瞧了青儿对于自家小姐的护主之心。

    青儿见着这人一掌拍出,其心中虽是不知这一掌轻重,但她不愿自家小姐受到伤害,眼下已是不会去顾及那般多,所以对于这人这一掌,青儿不避不让,竟是就这般直冲冲地扑去,只要为自家小姐争取到更多逃跑的功夫。

    是以,下一刻…

    “嘭!”

    “噗!”

    这人一掌,直直地拍在了青儿胸口,青儿顿时只觉胸口受了重击一般,其喉头也是忽地一甜,一股鲜血喷出,将其身前洒出一片血雾。

    回首望来,罗盈却是正好见此一幕,其双目一睁,张口便是呼道:“青儿!!”

    生生受了一掌,又吐出了一口血来,可青儿竟是仍能动弹,却是头也不回地说道:“小…小姐…快跑…”

    说完几字,青儿也没得功夫去管自家小姐是不是有听清自己说的这段话,便又挣扎着起身,双手死死地抓住了眼前之人的一条腿,不肯放这人靠近小姐。

    “青儿!!”

    见着青儿已是受了重伤,却还一心只想着要自己逃走,罗盈只觉心头一酸,两行热泪便已滚落了下来。

    这人见到这婢女都这般模样,竟还敢抓着自己不放,其胸中一怒,开口便是喝道:“你给我放开!”

    对此,青儿却是不管,只是双眼狠狠地盯着这人,又冲着自家小姐唤道:“小姐!快跑!”

    这一呼,场中几人皆是闻得动静,于是便相继停下了手,又齐齐朝着此处看来。

    在见到那人一手提着刀,一手拉拽着青儿胳膊,可青儿就是不肯松手,就是鲜血从嘴角溢出,染红了胸前衣襟仍是不顾,只是紧抓着那人不放后,几人之中便有一人出身,指着那人喝问道:“六弟!你这是干什么!?”

    见此一幕,司空喻不禁也是一怔,想不到自己在此处与别人交手,罗盈二女竟是被人偷袭成这样。

    “三哥!”

    那人闻声瞧来,待看清喊话之人面容之后,这便答道:“三哥,我想抓住这两个女的,为二哥他报仇!”

    听得这话,这人却是不解,于是又喝道:“杀你二哥的是这人,与那两个女人何干?六弟你快些停手,休要伤及无辜!”

    可那人却是并不认同,反而摇头说道:“三哥,这两个女人与那贼人是一起的!只要抓住了她们,就可以用她们威胁那贼人,他不敢还手,我们就可以轻松把他拿下,再为二哥报仇!”

    一听这话,当即便有一人点头说道:“六弟此言有理,我们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呢?”

    “哼!”

    忽闻一声怒哼,定睛看去,一名面蓄短髯的中年男子开口言道:“能想出这等主意,想必六弟定是受了五弟的教唆!”

    说完,这短髯中年便看向一旁趴着不动的那汉子,目光一阵闪烁。

    闻得这话,几人顿时面露了然,只见一人又说道:“这方法是好,只是我们自诩身份,却是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嗯!”

    那短髯中年也是点头,便又看向那人,出言呵斥道:“六弟,我们与这司空喻之间的恩怨虽是不共戴天,但也不至于做出这等事来!你还是快些退下,莫要再去伤了别人姑娘!”

    这短髯中年的年纪在几人之中乃是最大,所以他也是几人的大哥。不过眼下,连大哥都开口说这话了,那人却是摇头不认同地道:“大哥!之前我们也是打算向她们动手,为何你现在又要我住手!?”

    闻声一叹,短髯中年却是说道:“先前我们不知她二人身份,只当她二人是这司空喻的帮手。可现在我们已与司空喻约好一决胜负,又怎么可以再偷袭暗算他人!?”

    说着,短髯中年又指着青儿,冲那人厉声喝道:“这姑娘已是受了重伤,你还是快些将这姑娘放开!要是伤了这姑娘性命,休怪大哥我不讲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