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一十四章:道姑现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闻得声音,净无面上又怒又怕,可谓是五味杂陈,众人更是停下了脚步,向着四周望去。

    “看那里!”

    忽见小不点儿指着天边某处一喊,众人这便循声看去,赫然见到大街对面的屋顶之上,一名道姑正如大鹏展翅一般,向着众人所在飘落而来,其轻功之高,可见一斑。

    张铎彪见此,双目也是一张,倒是没有说话,面上却是若有所思。

    逍遥岛以轻功暗器闻名江湖,这倒不是说逍遥岛的轻功便是当世第一,这天底下擅长轻功者可是数不胜数,而逍遥岛身居第一,只是因为逍遥岛的轻功心法乃是上中之上,这才将轻功第一的名号,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而眼前这名道姑的轻功,在武林之中显然也属上乘,这也难怪道姑仅是凭着轻功,便能追上几名僧人乘马。不过,只是此等轻功,张铎彪倒还是不会放在眼里,毕竟自己的轻功可是不比这道姑要差,若是练至巅峰,足以甩这道姑许远。

    待到道姑缓缓落至众人之前,众人这才看清了道姑地模样。想到眼前的这位老道姑便是那杀人如麻的女魔头,众人心中也是一凛,只道这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同是出家之人的老道姑,下手会如此凶残,竟是那杀人无数的女魔头?

    “女魔头!”

    盯着老道姑,净无已是呼出了声。自己几位同行的师兄弟,可都是死于眼前这个老道姑之手,此时净无已是寻得师伯出手降魔,这下见到老道姑现身,净无又如何淡定得了?

    “怎地?”

    扬声一问,老道姑向着净无看来,又轻笑问道:“和尚,之前你可是逃得最快,这一下见到贫道,你怎地不逃了?”

    被老道姑一声讥讽,净无的面色不禁憋得通红。可一想到师兄弟之死,净无心中也是怒不可遏,冲着老道姑又喝骂道:“女魔头!你滥杀无辜,又杀我金龙寺弟子无数,如今你死到临头,竟还如此嚣张!”

    “死到临头?哈哈哈哈哈!”

    听了净无之言,老道姑却是肆无忌惮地仰面狂笑,待到笑声止了,才见老道姑说道:“那你倒是说说看,贫道又是如何死到临头了?”

    “这位老婆婆!”

    不待净无答话,一旁忽地传来一呼,老道姑侧首看去,只见小不点儿向前两步,朝着老道姑说道:“老婆婆,你好歹也是出家人,怎么可以胡乱杀人呢?”

    老道姑听得小不点儿所说,却是一脸地不耐,皱眉便冲小不点儿喝道:“你是什么东西!?贫道与金龙寺的和尚说话,何时轮到你一个小丫头来插嘴?”

    言罢,老道姑随手一扬拂尘,便向着小不点儿面门打来,只因小不点儿看不过说了一句,这老道姑便要取小不点儿的性命!

    “当心!”

    老道姑突然出手,众人尚未反应,叶子已是呼出了声,只因他见到小不点儿说话,便将注意力尽数落在了老道姑与小不点儿的身上。此时他见着老道姑出手,这便立马一呼提醒小不点儿,而其右手也已是取下了无锋,这便向着小不点儿身前挡去。

    “铛!”

    但闻一声爆响,好似利器相交之声,只见老道姑那拂尘末梢尽数打在了无锋之上,倒是没有一丝击中小不点儿。

    见此,叶子心中这才一松,暗呼一声“好险”,幸是自己反应迅速,若是迟上半分,就冲着老道姑这一出手,那拂尘要是打中了小不点儿,小不点儿就是不死也要重伤!

    “咦?”

    忽闻一声轻咦,乃是那老道姑叫了一声,只见她满是不信地看向无锋,没想到自己陡然出手,竟是能被人挡了下来。

    顺着无锋,老道姑又向着叶子看去,在见到叶子年纪不大,竟是能够一刀挡下自己一击,其心中已是收起了轻视之心。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载。这天下之大,有得几个像叶子此等身手之人,在老道姑看来倒是不算稀奇,不过仅是凭借叶子一人,就想要来对付自己,老道姑也只能笑几人想得太过天真,实是小瞧了自己。

    瞥了叶子一眼,老道姑忽地一笑,手上已是收回了拂尘,又向叶子问道:“小家伙,武功倒是不弱,不知你师承何处?”

    “我师父不过是山野之人,就是说出他老人家的名字,前辈也不会知道,我看还是不说的好!”

    两眼紧紧盯着老道姑,叶子也一收无锋,神色绷紧地说道。方才接了老道姑一击,叶子这才算是知晓了老道姑的厉害,那看似随意地一击扫来,其上蕴含的内力却是极大,若非叶子自小便扛着无锋,手上之力远非常人可比,只怕那一击之下,自己的兵器都要被老道姑被打飞。

    手负于身后,又用力地握了握拳,直到虎口发麻之感逐渐褪去,叶子的面色这才恢复如常。

    然而叶子这一举动做得小心,却仍是落在了老道姑的眼中。见此一笑,老道姑也没有点破,只是又说道:“你不愿自报家门,贫道也不为难于你,想必你也不是那金龙寺之人!”

    “既然你与金龙寺无关,贫道也卖你一分薄面,你这便带着这小丫头离去,不再过问此处之事,那贫道也当方才之事不曾发生过,你看如何?”

    老道姑说得尽显大度,面上也算是和颜悦色,只盼叶子能够知难而退,莫要再插手此事。

    可叶子不见答话,一旁小右已是跳将出来,指着老道姑鼻子便喝道:“女魔头,你敢向小不点儿出手,我跟你没完!”

    音落,小右已是一个箭步冲出,只见他双手成爪,分作一前一后,便向着老道姑颈间抓去。

    见此,老道姑却是不为所动,只待那两爪将至身前,才见到老道姑轻飘飘地推出一掌,却是直指小右胸腹。

    这一掌缓慢之极,好似软弱无力,就是等着这一掌拍来,自己两爪也早已落到了老道姑身上,所以对于这一掌,小右也不去在意,只是更加迅速地扑向老道姑,要为小不点儿出一口气。

    谁料这缓慢无奇地一掌,却是忽地掌势猛增,就在小右不曾察觉之时,便向着小右身前狠力落去,竟是要将其一掌击毙!

    “小右当心!”

    小右心生轻视,一旁之人可是瞧得清楚,眼见着老道姑一掌就要落在小右身上,叶子忙不迭地一声呼唤,试图提醒着小右。

    闻声一凛,再向着来掌看去,小右面色顿时一变,只见方才还是轻飘飘地一掌,此时竟已是携着崩山裂石之势、夹杂着阵阵掌风,直奔自己身前,若是让这一掌拍得实了,自己定要重伤不起!

    见此,小右连忙收了攻招,便要闪身躲避这一掌,奈何自己冲势太快,此时想要停住已是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朝着这一掌撞去。

    自己一时大意,这才落得如此地步,眼见着这一掌避之不过,小右索性也不敢挣扎,只是闭目冲去。

    可就在小右放弃之时,一旁却是冲出了两道身影,只见其中一人冲向小右,而另外一人,竟是直奔着老道姑而去!

    “嗯?”

    察觉到有人冲来,老道姑不禁一声轻咦,待其侧首望去之时,竟是见到一只手掌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

    “!!”

    见此一惊,老道姑心中不敢小觑,这一掌能够后发先至,赶在自己一掌拍中小右之前冲至自己面前,足可见这出掌无人武功不俗,自己要是置之不理,定是要吃大亏。

    想到此处,老道姑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只见她拍向小右那一掌去势不减,其另一只手又一卷拂尘,便向着来掌缠去,赫然是想取了小右性命的同时,又化解自己身前的危机。

    不过,老道姑这个算盘注定是要落空,只因另一边那人影已是冲到小右身旁,便一把将其拦腰一抱,又向着一旁空处扑去。

    一掌划着小右身侧掠过,老道姑面色已是不满,这赶来相救之人的身法如此之快,显然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外。

    不过自己这一掌已被躲过,老道姑也不去多想,这便向着面前看去。只见那奔来一掌被自己拂尘一搅,已是缩了回去,但那人仍是不见罢手,此时竟又是重新送出一掌而来。

    与之前一掌相比,这一掌拍出,不见丝毫急促,声势倒是惊人,老道姑见得双目一瞪,不敢大意,这便连忙同出一掌对去。

    “啪!”

    但闻一声闷响,乃是两掌相对,老道姑只觉一股雄厚内力自对方掌上传来,竟是与自己内力不遑多让!

    “好深厚的内力!这人是谁!?”

    心中大惊,老道姑却是不敢迟疑,这内力传至自己体内,便在其中肆虐不已,自己若不赶紧运功化解,定是要受伤不轻。

    于是借着这一掌之力,老道姑的身形也立马向后飘去,不给这人以可趁之机,却不想这人与老道姑对了一掌,当下也不好受,正有罢手回撤地打算。

    “嗒、嗒嗒!”

    双足落地,又向后退了几步,老道姑这才稳住了身形,待其运功化解了自己体内的内力,便向着前方看去,只见那小右正由着一名白衣男子搀扶,而自己身前不远,竟是立着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和尚。

    那白衣男子,便是张铎彪,而这与老道姑拼了两招的小和尚,自然是那净虚了。

    “今天可真是特别啊,什么英年才俊都冒了出来,本以为刚才那个小子武功已是不弱,没想到你们两个的武功更是不错!”

    盯着出手的二人,脑中回想着方才地一幕,老道姑忽地嗤笑一声说着,只是其笑声之中,显然有着一股不甘之情在其中。

    再看向几人,却是不见答话,张铎彪险之又险地救下了小右,此时才刚刚起身。而净虚与老道姑对了一掌,此时仍未化解老道姑送到他体内的内力。

    不比老道姑,净虚年纪才二十出头,功力自然也不比老道姑深厚,老道姑能够轻易化去他的内力,他却是做不到这一点。

    此时,老道姑送来的内力还未化去,净虚自然也开不了口说话。对此,老道姑瞧在眼里,心中也是明了,所以她打算趁着净虚不能动弹之时,又要猛然出手偷袭,却不想自己还未动身,一旁又是闪出一道人影,将二人护在了身后。

    “你又是何人?”

    盯着来人,老道姑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来,这便问道。

    “我是他们的朋友!”

    看着老道姑,双目眨也不眨,墨轩如是答道。

    方才老道姑向小不点儿出手,叶子出手将攻势拦下,随后小右又突然向老道姑攻去,若非叶子提醒,小右只怕已是遭了老道姑的毒手,而小右幸得张铎彪与净虚出手相救,这才保住了性命。此时几人皆已动手,唯独自己立在原地不曾动手,墨轩只道自己要是再不动手,嘴上也要说不过去。正逢这一下见到了老道姑又要动手的打算,墨轩当即便闪身而出,挡在了几人身前,也因此阻止了老道姑偷袭的行径。

    “原来是这样!”

    听得墨轩之言,老道姑这便面露恍然。要说几人互不相识,只是联手来对付自己,这话说出来老道姑自己也不会相信。

    不过,又想到了之前几人的身手皆不一般,此时看到墨轩闪来的动作,老道姑也能猜出,这墨轩定然也是一个年轻高手,并且武功不比几人要弱。

    想到此处,老道姑更是不见轻举妄动,虽说她武功要高于几人之中任何一人,但若是几人联手一同向着自己攻来,老道姑就是自恃武功再高,也不见得可以招架住几人联手进攻。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眼下有好几人在此,老道姑心中没得那份自信,只好暂且观望一番,再作打算。

    “你们几个小家伙武功不弱,贫道自问不是你们对手…”

    念及至此,便见老道姑启齿说道:“不过,就凭你们几人,想要阻止贫道动手,只怕还是不行!”

    “哼!你说不行就不行?不试过怎么知道?”

    老道姑刚一说完,叶子便是呼声而出,来到了墨轩身旁。老道姑敢向小不点儿出手,虽是被叶子险险挡下,但已是触了叶子心中逆鳞,此时见到几人联手对阵老道姑,墨轩也打算动手,叶子也不干看,这便要与几人同进同退。

    “看来你们几人,是铁了心要与贫道做对了?”

    盯着说话的叶子,又盯向其余几人,见到几人皆是一脸警惕地看向自己,已是做好了随时动手的打算,老道姑面色一冷,便冲着几人问道。

    “是与不是,你自己不会看么?”

    张铎彪撇嘴答了一声,面上满是不屑之色。

    闻言,老道姑面色愈沉,只道这动手已是无可避免,她也不打算再与几人讲什么情面。

    本打算劝得几人离去,好让自己可以杀了那净无和尚,只是眼下几人同仇敌忾,显然是不惧自己,老道姑倒也不愿弱了自己的气势,这便扬声呼道:“既然你们不听贫道之劝,那就休怪贫道手下无情,贫道这便将你们一并杀了,也叫你们知晓招惹了贫道的后果!”

    大呼了一声,只见老道姑袖袍鼓动,俨然是要动手。见此,几人面上一惊,皆是严阵以待,以防老道姑暴起伤人。

    拔出云麟剑在手,墨轩一挽剑花,已是提剑于身前。这老道姑拂尘功夫厉害,看来自己要寻着机会,将其拂尘丝线尽数切断,只要废了那拂尘,老道姑便也没了兵器,到时候她仅剩一双肉掌,想要抵挡自己云麟剑之威,定要吃得大亏。

    想到此处,墨轩不禁又侧首看向叶子与张铎彪。这在场之人之中,也只有自己几人是以兵器对敌,叶子无锋刀法霸道,老道姑定然不敢硬接。而张铎彪以暗器轻功见长,届时只需在四周游走,不断地施放暗器牵制住老道姑,也可令自己这边胜算大增。

    忽地,墨轩神色一动,又看向另一边的净虚,心中倒是犯起了嘀咕。虽说方才见得净虚动手,已知他功夫不差,可自己到底没有与他联手过的经历,也不知呆会儿要是动手起来,这净虚又会不会妨碍到自己几人。

    心中想着,墨轩还在犹豫,却是见到净虚面色一阵难看。见着奇怪,墨轩正要去问,可还不等墨轩开口之时,后方已是闪出一道人影,来到了净虚身旁,又出掌向着净虚身后拍去。

    “当…”

    这“当心”二字,墨轩才刚刚喊出一半,便是生生地止住,只因此处的敌人,只有那老道姑一人,墨轩这番提醒,倒是显得多余。何况,这冲出之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净虚的师父——真言大师,只是真言这冲着净虚送去一掌的原因,墨轩却是想不出来。

    “啪!”

    一声轻响,但见真言一掌拍在净无背后,又运力一推。那净虚也不躲避,便是任由师父如此,倒是不相信师父会害了自己。

    而下一刻,墨轩却是见到,那净虚面上的痛苦之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见此,墨轩这才恍然,原来净虚是受了内伤,真言大师正在替徒弟运功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