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二十八章:自投罗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长安城外、高手云集,想必就是此处了!”

    人群之外,一颗大树密叶之中,但见一名白衣男子立在树枝之上,双目望着远处无数人影,又低声自语说道。

    “少主此时也应该赶来了,只是不知道少主在何处?这里少说好几千人,我也不可能一个个地找过去…”

    望着远处人多,这白衣男子却是犯了难,只见他一脸难色,正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又忽地心神一动,这便转身看向身后。

    “有人过来了,人数还不少!”

    不敢再出声说话,这白衣男子只是在心中念着,其双目也是微眯,正皱眉努力看向树林之中,想要看出个究竟。

    可此处林叶甚密,无论这白衣男子如何去看,始终都看不出什么,而闻声听去,那赶来之人也越来越近,白衣男子显然也不能再继续待在此处,否则定要被来人给发现。

    想到此处,白衣男子只好放弃再继续看去的打算,这便连忙闪身躲到一旁树干之后,将身形隐匿于暗处,又耐心地等着来人到来。

    不一会儿之后,但闻“沙沙”数声轻响,只见远处树丛之中,已是钻出了数道曼妙身形,这白衣男子露出半个脑袋定睛看去,才发现这几人竟是几名身着华丽衣裳的女子。

    “这些是什么人?”

    见到几名女子现身,白衣男子不禁一声轻咦,却是认不出几名女子的来历。

    而几名女子来到此处,也不出树林去往人群之中,反而是确认了一番四周无人之后,这便在一名女子的吩咐之下,又四散开来,将身形藏匿在树丛之中,显然是不肯被外边人群给发现了自己。

    见此,白衣男子虽是心中不知几名女子的身份来历,他也不去多猜,只是在心中念叨道:“不管这几个女子是什么人,就看她们这种藏头露尾地模样,一定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辈!”

    五十步笑百步,白衣男子如此想着,却是不察自己此时也可以说是“藏头露尾”,倒是与几名女子相差不到哪儿去。

    而几名女子藏好之后,便再也不见动静,白衣男子见状,也更加不会轻举妄动,以免暴露了自己所在。

    于是,双方便在此处僵持不下,倒也相安无事…

    ……

    再看树林之外人群之中…

    “百里长风?”

    一道轻呼,只见在墨轩面前,正有一人如此念了一声,又向着墨轩问道:“你说的,可是那『踏雪无痕』、百里长风?”

    “正是!”

    墨轩点头,问道:“不知阁下可有见过他的踪迹?如能相告,在下不胜感激!”

    闻言,这人面露诧异,暗道眼前这个小子为何要找那百里长风,难道双方是仇人不成?

    心中这般猜想,这人还是微微摇头地说道:“抱歉,我不知道那百里长风的踪迹,你想要找他的话,还是去问问其他人吧!”

    说完,这人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墨轩。

    一见这人不再搭理自己,墨轩也不多说,这又继续问向下一个人。

    “你要找百里长风?”

    又一人被墨轩问起,不禁皱眉问道:“『踏雪无痕』百里长风,武林之中成名已久,轻功更是深不可测,你一个屁大地小子,没事找他干嘛?”

    “是这样…”

    墨轩解释答道:“在下有一朋友乃是百里前辈的弟子,只是她与百里前辈不慎走散了,在下这才来向阁下打听百里前辈的行踪,要是阁下知道的话,还望阁下告知在下,在下一定感激不尽!”

    言罢,墨轩冲着这人一个抱拳躬身,态度倒是恭谨。

    而这人听了墨轩解释,其眉头这才舒展开来,面上露出了然地神色,又颔首答道:“原来是这样!”

    见此,墨轩还道这人知道百里长风的行踪,又连忙追问道:“阁下难道知道百里前辈的去向?”

    闻言一愣,这人随即明白了过来,心想定是墨轩误会了什么,于是便摆手答道:“不、不!我并不知道那百里长风的去向,像他这种高手,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区区一个普通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些?”

    向墨轩送去一个歉意笑容,这人也不再与墨轩交谈,只是转身看向场中,使得墨轩心中一阵丧气,只好又继续去问下一个人。

    “走开、走开!莫要耽误老子听他们说事儿,否则老子一刀劈了你!”

    但闻一声怒喝传来,只见一人一扬手中大刀,便对着墨轩怒目而视,在见到墨轩并不吭声之后,这人才“哼哧”了两声,这又转过身去,只留得墨轩独自一人叹息。

    “问了这么多人,都不知道百里前辈的行踪,难道这次又要无功而返不成?”

    心念了一声,墨轩抬头望向别处,见到张铎彪、叶子几人也在四处向着打听着什么,都不像是有所收获地样子。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打听到什么?”

    低语一句,墨轩甩去心中的失望,这便又要继续向着别处走去,却是忽地瞥见人群之中,那真言大师踱步走向众人,又高声呼道:“诸位、诸位!”

    闻声,在场众人一同看向真言,见到真言有话要说地模样,众人皆是呼朋唤友地指向真言,场面也迅速地沉寂下来,似是不想让自己听不见那真言所说之话。

    而真言似是也想到了这一点,便见着真言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又缓缓启齿吐道:“贫僧法号真言,乃是金龙寺一无名之僧,在此先谢过诸位不远前来,与我九大正派共议这除魔卫道之事…”

    真言这话音一出,只让人觉得中气十足、声大震天,好似这话声就在耳畔响起一般,让这在场之人皆是听得清楚,想必是真言使出了那千里传音之术,出声同时运起了内力,这才有得如此奇效。

    见此,这在场之人神色皆是一凛,心中轻视之意也顿时全无。那些识得真言之人倒也罢了,而一些不认识真言的武林之人,此时见得真言内力竟是如此深厚,仅是一开口便让人自叹弗如,皆道不愧是那金龙寺出来的僧人,一个不起眼的僧人都能有着这等本事。

    而真言一个出口,见到众人目光皆被自己吸引,场面又更为安静了几分,他这才觉得满意,于是又继续说道:“相信在场的各位,都已是听闻了那灭佛真人之名。此人虽同贫僧一般,也是出家之人,但此人杀我金龙寺弟子无数,还扬言要灭我金龙寺满门,显然是不将我金龙寺放在眼中!”

    “此次,贫僧在此处召集各位前来,便是想要借得在场众人之力,一同将那灭佛真人给找出来!”

    “贫僧听说,那灭佛真人最近曾于长安附近现身,这才不远从太原赶来长安,而此次响应我金龙寺之人极多,定然能够将那灭佛真人绳之以法,还我金龙寺枉死弟子一个公道!”

    “但这灭佛真人之恩怨,仅是与我金龙寺有关,而且这灭佛真人武功高强,就是贫僧也不得不小心应对,所以为了在场格外的性命着想,贫僧只望各位能够找到吗灭佛真人,将她所在告知我金龙寺,至于之后之事,我金龙寺自有顶多!”

    “对于向我金龙寺提供准确情报之人,我金龙寺自然也会有所重谢,所以还望在场各位为了我中原武林之太平,此次定要鼎力相助,万不可叫这灭佛真人走脱!”

    说完,真言已是一脸正色,可见其对于此次捉拿灭佛真人之决心。

    而在场众人听得了真言之言,也是纷纷交头接耳,听真言言下之意,似是不准备当场就将那灭佛真人给杀了,这大概也是因为金龙寺乃是佛门、从不杀生,这才准备将灭佛真人给生擒了,再带回太原金龙寺发落。

    不过如此一来,可就大大地增加了此行的难度,毕竟真言也有言在先,那灭佛真人武功不弱,想要生擒了她也并非易事。虽说那灭佛真人只杀与金龙寺有关之人,而这在场之人多数与金龙寺没得关系,但难说那灭佛真人被众人给逼得急了,不会做出那种大开杀戒之事来。

    “大师要为你们金龙寺弟子报仇,不如一刀杀了那灭佛真人就是,又何必做这等费力不讨好之事?”

    但闻人群之中一人冲着真言一呼,便如是问道。

    “阿弥陀佛…”

    闻言,真言一喧佛号,便答道:“出家人有好生之德,虽说这灭佛真人手染我金龙寺无数弟子性命,但贫僧也不可因此便妄动了杀孽,唯有将这灭佛真人擒住带回我金龙寺中,再如何定夺还得由我金龙寺住持长老几人商议一番才能知晓!”

    听得真言这么一解释,在场众人这也明白了金龙寺的打算。要说那灭佛真人是死是活,其实与此处多数之人并无关系,众人只是为了响应九大正派号召,这才赶来了此处,要是金龙寺只是对着众人敷衍了事,且不说这些武林之人如何,光是其余八大正派也不会答应。

    此时听得了真言所说,只要众人帮忙找到那灭佛真人的行踪下落,这对于在场之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却能够以此换得金龙寺的报酬,倒也算是美差一件。所以真言这边一说完,人群之中已是有不少人纷纷叫嚷着回答。

    “大师放心!不过只是找到那灭佛真人而已,我们这里这多人,就是将长安城翻过来都不是问题,大师只需给我们三日功夫,我们一定将那灭佛真人的下落告知金龙寺!”

    但闻一人如此喊道,其余众人也是纷纷点头称是。

    “那灭佛真人敢与金龙寺为敌,便是与九大正派为敌,武林中人谁人不知,九大正派乃是同仇敌忾、共卫我武林正道?灭佛真人此举可以说是引火烧身,倒是自寻死路了!”

    又闻一人说道。

    “不错!如今天下动荡,外有异族犯我天秦边境、内有叛军邪教毁我天秦社稷,这灭佛真人不好生当她的出家人,竟然还敢公然挑衅金龙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等绝对不能坐视这女魔头胡作非为,在我中原武林掀起腥风血雨,金龙寺的诸位大师还请放心,我们一定将那灭佛真人给找到!”

    众人三言两语地说着,各自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说完便已有人嚷嚷着要离去,这就要去找那灭佛真人。

    不想众人还未动身,却是忽闻一声狂笑传来,众人闻声一愣,这便望向四周,要看是何人在此发笑。

    “是谁!?”

    一人不断地看向高处,却是见不到人影,只能高声呼道:“是谁在此放肆!?还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要来之人早就来了,此人这时才见现身,难不成是那邪教中人!?”

    一人疑声一呼,面色倒是颇为吃惊。

    “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就是邪教之人来了也要落荒而逃,他们这还敢过来?难道就不怕被我们给碎尸万段了么?”

    又一人一脸不屑地说着,显然是没有加这发笑之人放在眼里。

    这时,那狂笑之声渐渐地止了,但仍是迟迟不见有人现身,在场众人还在纷纷猜疑这人的身份之时,四周又闻见这人话声传来。

    “你们这些假仁假义之人,方才不是还口口声声叫着要找到贫道么?如今贫道送上了门来,你们一个个怎么都不见动手?难道你们刚才所说的,都只是胡吹大话、信口开河不成!?”

    话音一落,其中满是讥讽之色,倒是听得在场众人神情一凛,已是猜到了这说话之人的身份。

    “是那灭佛真人!”

    “想不到她竟敢自己送上门来?”

    “哼!就是来了又如何?还不是藏头露尾不敢现身,不过还是贪生怕死罢了!”

    ……

    就在众人相互交头接耳之际,那真言已是双目一瞪,这便抬首望向空中某处。只听着那传来的话声,真言已是听了出来,这说话之人正是那灭佛真人,只是让真言没有想到的是,这灭佛真人竟是不怕此处正派众人,反而还敢只身前来,难道她就不怕被自己给抓住?

    心中惊疑,真言也不多想,只见他上前两步,冲着先前自己盯着这地方便呼道:“阿弥陀佛!既然道长已是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这恩怨是非还需了结,不如就此了结个清楚,也莫要再伤及了其他无辜之人的性命,不知道长意下如何?”

    说完,真言便立定不动,只待灭佛真人答复。

    而真言刚一说完,人群闻其话声也迅速安静下来,那空处又传来了灭佛真人的声音。

    “好!既然你有心与贫道了结,那贫道也不与你多废话!真言老贼,你当年阻拦贫道替父报仇,自己却享起了这世间的盛名,贫道今日便要在武林众人面前,拆穿了你的虚伪面孔,叫武林众人都见识见识你的黑心黑肺!”

    话音一落,又闻空中风声一动,众人抬首望去,只见一道人影已是从一颗大树之后飞出,正向着人群之中的真言所在落去。

    而真言一直盯着眼前那处,直到见着人影现身,其面色不禁微微动容,只是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被那人影所吸引,倒是无人注意到真言面上神情地变化。

    唯独一人除外,那便是净虚…

    见到自己师父脸上的神色复杂,净虚却是微微皱眉不解,只是净虚心思单纯淳朴,倒是还没有猜出些什么来。

    而人群之中,墨轩几人见到人影现身,心中皆是一惊,这人影可正是那灭佛真人,几人方才听得那话语声就已是听出。此时见到人影又向着真言所在所在飘落而去,几人皆只道灭佛真人是要向着真言出手,便要向着真言所在赶去相救。毕竟那百里长风的消息,几人还需要向真言确认,要是真言一个失手被这灭佛真人伤了或者杀了,几人岂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线索就此断了?

    可就在几人要动身赶去之时,却是见到真言立在原处一动不动,好似对着那人影的出现无动于衷。见状,墨轩几人心中更是不解,不过心知真言武功高强,定是不会去做那以身犯险之事,若是灭佛真人真要向真言下杀手,以真言的武功,定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所以几人心中这也稍安,便也不再急着赶去,只是要看看那灭佛真人到底有何打算,而她方才之言又是何意…

    至于远处林中,几名女子见到人影现身,也是纷纷一惊,但闻一名女子呼道:“这灭佛真人怎地这般大意!?这在场之人都是来对付她的,她怎么还敢在此处现身?难道就不怕被众人群起而攻之?”

    喊完,这女子便要冲身出去阻止,不想却被另一名女子给拖住。

    “不要轻举妄动,先看一看再说,若是她真是身处险境,我们再看着机会相救也不迟!”

    “对、对!”

    这名女子说完,又一名女子说道:“我们虽是奉楼主之命,但也没有到那种要以命相搏的地步,这灭佛真人自己送上门来,要是真被金龙寺给抓了,那也怪不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