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四十八章:师徒同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山风凛冽,依稀可见树林之间,正有十数名黑衣人亡命似地逃向别处好像是被人追杀。

    不过,如此逃了许久之后,仍是见不到后边有人追来,那逃在最前边一人这才停下了身形,又向着众人呼道:“大家都停下,那百里长风好像并没有追来!”

    闻声,众人这才如蒙大赦般,也相继纷纷停下,各自喘着大气歇息,还有两人这才能够放下自己身后背负地麻袋,那麻袋之中装着地似乎是人!

    见此,那黑衣人皱了皱眉,似有不满地道:“不是说了只需带上那丫头就是,你们怎地还把那个快死的也给带来了?”

    被黑衣人责问,几人面上不禁露出为难地神色,便见一人上前答道:“回师叔的话,师叔都已经交代清楚了,师侄几个又怎么敢不听?只是那小子可是孙师叔指名道姓也师侄带上的,师侄几个也只是照做而已…”

    “是他要你们这么做的?”

    听得这人道出“孙师叔”名号,这黑衣人呢喃低语一声,似是若有所思。

    “也罢…”

    片刻之后,黑衣人又道了一声,已是懒得去追究什么,于是这又说道:“既然是他让你们带上这小子,那你们就把他带到这里吧,反正那百里长风也不见追来…”

    说着,黑衣人话锋一转,这又继续说道:“他要拿这个小子作何目的,我也懒得去问,也管不着那么多,不过他既然要用到这小子,就让他自己来拿,我们也犯不着替他办事!”

    “这…”

    听出了黑衣人的言下之意,却是让几人犯了难,这人可是身中剧毒,也一直没功夫替他救治,就如此扔在这里的话,岂不是让他自生自灭,不过死掉地可能性到底还是更大一些。

    “嗯?”

    闻声一哼,见到几人反应,黑衣人心中不爽,这便冷眼看来,又沉声问道:“怎地?连本师叔的话,你们也敢不听了?”

    “师侄不敢!”

    见到黑衣人动怒,几人立马色变,已是吓得冷汗直流,于是连忙俯首躬身喊道。

    “哼!知道不敢就好,那还不快些照做?”

    又是一哼,黑衣人这才满意几人反应,于是吩咐了一声,这也不去理会几人。

    无法之下,几人只好将麻袋扔下,露出了其中装着地小右其人,只希望他不会闷死在麻袋之中。

    只见小右面色发黑,仍是一副中毒昏迷不醒地模样,其眉头紧皱拧作一团,一脸地痛苦不堪叫人不能直视,也不知能够撑到几时。不过,饶是见到小右如此,几人也不敢多此一举,只因那黑衣人在五毒教之中的名声可是手段残忍得很,几人生怕自己多做了什么,惹得黑衣人心中不悦,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于是,仅是将麻袋打开了而已,小右就被几人如此扔在了一棵树下,也不去管他死活。直到不久之后,黑衣人又嚷着众人上路,一众五毒教之人这才纷纷动身,至始至终竟是再无一人多去瞧他一眼。

    “小…小…”

    一声声微不可闻地呼唤响起,却是出自小右的口中,只是此时五毒教众人早已离去不知所踪,倒是无人发现了这一切。

    “噌!”

    忽地一道风声响起,便见到树林之间一道人影闪过,却是看不清那人模样,只知道这人影是直奔小右所在而去。

    几个起落之后,人影终是来到了小右跟前,又仔细看了一眼小右的脸色,便听他长舒了一口气,又低声说道:“好在来得及时,应该还能救下…”

    说着,人影已是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又从中倒出一颗药丸,就这么塞入了小右的口中,也不管他有没有吞下。

    做完了这些,人影轻笑了两声,颇有深意地目光又在小右身上来回扫了两眼,这又自顾自地说道:“虽说那个计划失败,但也是在我意料之中,这个计划才是我的重中之重,老天也不是那么地差强人意啊…”

    说完,也不见人影再多说什么,只是伸手一把将小右拎在手中,这又运着轻功而起,向着远处而去…

    ……

    “师父,糟了!”

    一声惊呼响起,廖星星满面震怖,双目只是盯着身前空地,小嘴也是张着。

    闻得徒弟话声,百里长风回首望去,这也明白了徒弟所指地“糟糕”是说何事,便见他飞身来到廖星星身旁,又出言问道:“那两人,被五毒教带走了?”

    “一定是了!”

    想也不想,廖星星张口便答着,心中也已是生起了无数个不好地念头,皆是二人被五毒教之人掳去之后,惨受折磨虐待地模样。

    二人与五毒教无冤无仇,五毒教要带走二人,只是为了威胁墨轩他们而已,此时二人已是被五毒教带走,不是这种下场还能是什么?

    可廖星星此时心中没得主意,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本是打算拖住五毒教,再等着墨轩三人回身来救,不想自己师父突然现身,救下了自己,廖星星心中一时激动难平,只想着跟着师父而去,却是把二人给忘了,这也才有了现在这般局势。

    “五毒教之人,为何要向你们出手?”

    廖星星没得主见,百里长风却是不然,他原本能够出手救下二人,虽不说有着十成把握,但六七分也是有的。只是为了不将五毒教逼之太急,百里长风这才选择没有多事,此时却见到自己徒弟因为二人被五毒教抓走而心生自责不已,百里长风就是心中不愿多事,也要如此问上一番。

    被师父问起,廖星星也不隐瞒,何况她心中此时早已是一团乱麻,小右与小不点儿被五毒教带走,自己可是难逃其咎。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知道地一切如实地告诉了师父,廖星星只希望师父能够想出什么办法来,也比自己现在这么干着急地要强。

    “如此说来,五毒教之所以盯上你们,完全是因为你们之间的一人、也就是当年那个被五毒教盯上的小子?”

    听完了徒弟所说,百里长风心中已是有了答案。

    “那个叫墨轩地小子,身世来历定然不简单!”

    心中如此念叨了一句,百里长风目光闪动,隐隐好似抓住了什么线索,只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只是在那儿寻思。

    “师父,五毒教杀了墨轩的爹娘,墨轩成了孤儿,与五毒教可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结果现在墨轩没能力报仇不说,五毒教还要找他麻烦,墨轩他可真是命苦…”

    闻言,百里长风这也点了点头,却是没说什么。廖星星说得不错,那杀父弑母之仇的确不共戴天,只是此事与自己并无多少牵连,自己又何必身涉其中、去蹚这淌浑水?

    当年出手相助凌水寒与墨轩,百里长风不过也是路见不平罢了,事后想起却是觉得有些不该,自己如此得罪了五毒教,日后若是被五毒教寻仇上门,自己能够逃走,可自己的徒弟呢?

    人活在世上越久,也就会有越来越多地,尽管百里长风知道自己牵挂无多,但廖星星便是自己的牵挂之一,百里长风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之念,便置廖星星于危险之境当中,非要等到物是人非之时,才去徒作伤悲…

    就想着这些,不知不觉之中,百里长风不禁又是出了神。

    “师父?”

    忽闻一道唤声,便将百里长风从出神之中叫醒,他定睛看去,才见徒弟正一脸古怪地盯着自己瞧个不停。

    “怎么了?”

    问了一声,百里长风心中却是一声苦笑,看来是今日师徒重聚地原因,倒是让自己多了许多心事,这没说上两句话便要出神一次,与往常地自己可是截然不同。

    “师父,我们去救墨轩他们,可好?”

    又听廖星星如此说着,却是听得百里长风心中一记“咯噔”,只道自己这个徒弟的菩萨心肠又发作了起来,便是要自己去出手相助。

    ?“不妥!”

    不见犹豫,百里长风张口便拒绝了廖星星之言,这说话之声稍大了些,只让廖星星看得发愣。

    “师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透露着一丝古怪,与自己印象中的师父可是不同…”

    心中这般念着,廖星星到底还是没说出来,只是向师父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行?墨轩他与师父也算是相识一场,师父当年都可以出手救墨轩一次,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行了?”

    “此事说来话长,也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你还是不要再问了…”

    “再说那小子福大命大,这些五毒教弟子也不见得可以奈何得他,说不定他此时已是逃离了五毒教地追捕,逃去了别处…”

    随意两句搪塞了一番,百里长风已是不打算解释,这不禁让廖星星看得更觉奇怪,只差问了出来。可百里长风毕竟是自己的师父,有道是师命难违,廖星星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神色失落地点了点头,这便垂首不见言语。

    看着廖星星模样,自己与她师徒一场,百里长风又如何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有些话,百里长风不愿与廖星星说得那般直白,不忍伤了她的心,倒也是没有说话。

    二人就这般立在了原处,皆不见挪步一步,直到良久之后,但闻百里长风道了一声“走吧”,二人一狼这才继续向着远处行去。

    “师父…”

    廖星星又忽地出声。

    “何事?”

    百里长风头也不回地问道。

    “师父,我们去哪儿?”

    廖星星有些沮丧、又有些期盼地问道。

    想了想,百里长风答道:“还是先去长安吧…”

    “飞白的伤势还需要疗养,暂时不宜远行,先待飞白养好了伤势再说。”

    “呜呜…”

    一旁,踏雪飞白低吼了两声,算是回应。

    “师父去哪儿,星星就去哪儿!”

    廖星星也开口答着,倒是长年不变地一番话。

    于是,日渐西山,三道身影拖拉着长长地影子,缓缓向着山下行去…

    ……

    而山林另一处,去往东北方向,一道瘦弱人影,正背着另一人,徒步而行。

    仔细看去,可见这两道人影皆是身着僧袍袈裟,若是有人在此,一眼便能认出,这二人正是真言与净虚师徒二人。

    只是此时,这师徒二人早已是阴阳两隔,真言去往了西天极乐,而净虚此时所做,也仅是将师父的遗体带回太原金龙寺之中…

    一众黑衣人陡然现身,与墨轩动手,却被铁面人尽数杀死,这一切,净虚都瞧在了眼里,只是他心中只有师父辞世地伤痛,倒是对这些无心去多看哪怕一眼。

    后来,墨轩几人随着铁面人离去,其他人也皆是纷纷离去,只留得净虚一人在远处,还搂着自己师父的遗体沉寂于伤痛。

    直到临近黄昏,净虚这才有了动作,便是挖了一处小坑,将那灭佛真人的尸身给埋了,又立上一块无字墓碑,这才背着师父遗体离开,便要打算回到那太原金龙寺。

    如此看来,净虚与廖星星一作比对,倒是相同,二者皆是与师父同行,只是心境却是背道而驰。那廖星星心中可满是与师父的重聚之喜,而净虚心中,有着地仅是无尽地悲伤与悔恨…

    只是此时走在路上,净虚已是没了念想,其心脑如空,就好似行尸走肉般,只是默默地认准了方向便走,以至于此时自己走了多远,净虚都无从得知。

    他仅是想要将师父送回去而已,只因师父离了师门多年,便再也不见回去看过一眼,如今师父累了睡着了,也是该好生歇息了,师门便是那最好地去处。

    只是送了师父回去之后,自己孤身一人,又该何去何从?是留在师门寺中,长伴师父左右?还是孑然一身而行,再续师父未能完成地“普渡众生?”

    对此,净虚还不曾想过,他甚至都没去想师父迟早会有一日离开自己,又如何会去思索这些?

    只是,陡然之间,在那夕阳渐落,余晖撒在自己身上地那一刻起,净虚的双目这又恢复了神采…

    便见他驻足而立,又转身过来,望向自己的身后,天边那如火烧般地晚霞,心中已是有了决定。又见净虚双唇微蠕,似是轻吐了几字,只是那声音太过细小,若是离得远了,还真听不清楚。

    “普渡众生…”

    那一日,夕阳之下,净虚已然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