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五十五章:血目又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啪!”

    一声清脆响亮,用力却是极重,连蒙着小不点儿双眼的布条都给震落,小不点儿的左脸也眼看着高肿了起来,那青红一片,那边五指之印清晰可见、无比明显…

    一旁,张铎彪与易然却是看得呆滞,只道这五毒教之人下手真是毫无轻重,对着小不点儿这一个全然不会武功的柔弱女子,竟然都能下得去这等重手,实在是让人无法直视。

    对此,那五毒教之人面无愧疚,反倒还露出一股狰狞又得意笑容,似是对小不点儿这般惨状极为满意,却不曾想过那叶子已是被他这举动给彻底激动…

    “我杀了你!”

    咆哮一声如雷霆怒吼,几人闻声一震,这又扭头看去,便见到眼前一道人影如疾风掠过,身后又拖着一把半丈大刀,眨眼已是奔至了那五毒教之人面前,正是怒火中烧的叶子!

    “啊!”

    一道厉喝、无锋高举,便见叶子纵身一跃,已是跳到那五毒教之人头顶,这又挥着无锋冲其当头劈下!

    见状大惊,那五毒教之人被叶子这一刀声势给吓得彻底呆住,立在原地竟是忘了躲避。

    下一刻,但闻“唰”地一道破空之声,随后又是一阵血光闪出,渐得叶子满身都是,几人这又定睛看去,只见叶子身形此时已是落地,右手紧握着无锋,那刀刃深深地砍入了土中。

    而他身前,那五毒教之人仰面张嘴地看着天空,喉头蠕动却是发不出声来,渐渐地,这人目光变得游离涣散,终是再也没有力气立着,身子这就向后倒下。

    “嘭!”

    又是一声闷响,却是看得几人面色大变,只见那五毒教之人的身子倒下之后,竟是左右分成了两边,其体内的五脏六腑流了一滴,黄的绿的红的混成一滩,令人见之作呕。

    “叶子…叶子哥哥…”

    呢喃仿佛梦呓,小不点儿此时已是被眼前地一幕给吓住,一双美目只是瞪大着看向叶子,左脸传来地阵阵疼痛也被她给忽略。想不到,自己自幼朝夕相处地叶子哥哥,那一直温柔体贴宠着自己的叶子哥哥,竟然也有如此血腥残暴地一面!

    “嗯?”

    一道嗜杀目光忽地扫来,赤红如血地一双眸子已然毫无人性存于其中,小不点儿两眼对上这道目光来源,不禁又是一吓,只见叶子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好似也要将自己撕碎一般,就像对待那五毒教之人一样…

    “这不是小不点儿的叶子哥哥…”

    吃吃地又念道一句,小不点儿更是被吓得退了两步,只因叶子那眼神实在太过骇人,让小不点儿察觉不到一丝熟悉地感觉,就好像眼前这人只是一个披着叶子外衣地生人,并不是她所相知地那个叶子。

    或许就连人也算不上,说是一只凶残地野兽倒是合适…

    “叶子…这是怎么了?”

    瞧清了方才地一幕,张铎彪也给吓得不轻,他怔怔地盯着眼前地叶子,却是不知叶子会突然如此。

    “我也不知道…”

    一旁,易然也如张铎彪一般地表情,但他听见张铎彪之言,这便答了一声。

    “刚才那一刀,好快…快得我都有些看不清了…”

    又惊了一句,易然转头看向张铎彪,问道:“这人的武功有这么厉害?竟然还在少岛主之上?”

    说出这话,只因在易然看来,张铎彪的武功在同龄之中已是翘楚,自己不过是年长了张铎彪几岁,这才比他的武功又好了些许。而叶子看起来应是还比张铎彪小上一些,可刚才那一刀显然不可小觑,易然自问自己面对那一刀,也许都不能安然无恙,所以这才有此一问。

    “不对!”

    而张铎彪听得这话,便是想也不想就出言否决,又见张铎彪紧皱眉头,这又说道:“他的武功,绝对没有达到这等地步,只是刚才那一刀为何如此之快,我想只是因为一种可能…”

    叶子的武功深浅,张铎彪虽不敢说了然于胸知根知底,但心中大概还是有个底细,以叶子的功力,定然是无法使出刚才那么快地一刀,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便是因为亲眼见着小不点儿被那五毒教之人打了一巴掌地缘故,触犯到了叶子心中的逆鳞,这才让叶子无法忍受,就此爆发了一次。

    如此向易然解释了一番,似是说得有理有据,但张铎彪心中总是还觉得不甚踏实。而易然听得张铎彪此言,倒是点了点头,便道:“你这么一说,倒也有这可能,只是…”

    说着,易然一指叶子,这又问道:“他那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眼睛?”

    闻言一咦,张铎彪不及细想,这又向着叶子双眼看去,却是正好见到叶子那血红地双目,如之前墨轩那样一般无二,正死死地盯着小不点儿,已经完全不似平日里地那种目光。

    “糟了!”

    见此一惊,张铎彪不禁叫出了声,这易然刚来不久所以并不知情,但张铎彪心中可是清楚得很,叶子此时那血红双眼预示着什么,此时远处地墨轩就是最接近地答道…

    “糟了?什么糟了?”

    听到张铎彪呼声,易然不禁疑惑问起,可张铎彪哪还有心思与他解释得详细?这便见到张铎彪冲身而出,直朝着叶子面前拦去。

    “叶子,你快清醒过来!”

    来到叶子身前,双手搭在叶子肩上,唯恐叶子有着什么异动,张铎彪这又大喊出声,只希望能够让叶子恢复到原来模样。

    “嗯?”

    扭头斜视而来,叶子仍是顶着一对血红双眼,正满脸不悦地盯着张铎彪,似是对张铎彪如此举动极为不满。

    对此,张铎彪却是不察,只是一声又一声不断地喊去,哪怕叶子能够听进去一句也好,只要不变得像墨轩那样,那一切都应该还来得及。

    想到此处,张铎彪这又不禁侧首看向远处墨轩,自从自己不再上去招惹他,墨轩这就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静,就像站着睡着了一样。

    可如此一来,张铎彪也就分心了一瞬,但就是这一瞬地功夫,叶子这就正好动了…

    “少岛主快躲开!”

    一旁,易然见到叶子动作,登时惊得浑身冷汗,这便大呼出声。

    而张铎彪听得动静,再回头看来之时,其双瞳猛地一缩,身形更是向后骤然暴退!

    “唰!”

    就在张铎彪身形离开原处地那一刹那,一道刀光闪过,随后尘土飞扬,重刀无锋又一次斩入了泥土之中。

    “啪嗒!”

    双足落地,张铎彪衣摆未定,其面色已是无比震惊地看向叶子,万万也没有想到,叶子竟会趁着自己看向别处之时,冲着自己偷袭出手!

    “难道…叶子也已经变得和墨轩一样,失去了神智!?”

    心中暗道一声,张铎彪却是不愿接受如此,二人先后都变得如此可怕模样,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古怪?

    这一切,张铎彪都不知,而此刻,他也没得功夫去细想,只因那叶子见着自己一刀未能砍到张铎彪,其面上露出一丝讶然之色,这又提刀继续向着张铎彪冲来!

    “少岛主,我来助你!”

    叶子未至,易然一声已是传来,叶子冲着张铎彪挥出一刀,易然尚未反应过来,此时见到叶子又继续出手,易然哪里会让张铎彪一人对付他,这便连忙飞身赶去相助。

    “不要伤他性命!”

    闻声,又瞥见易然翻手间已是捏住了什么,张铎彪与易然乃是同门师兄弟,又如何不知易然那手里捏着地是什么?

    是暗器!

    东海逍遥岛的弟子,动手之前便以暗器先攻敌,待得敌人招架暗器地功夫,这又趁机近身打斗,便是为自己抢得先机。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铎彪这才连忙吼了一声,只怕易然下手没了个轻重,反倒伤了叶子的性命,到时自己可就追悔莫及。

    一声过后,叶子也已是冲至了自己近前,张铎彪这也没得功夫去理会易然到底有没有听进自己的话,只是全力施展着《逍遥步》与叶子周旋起来,心中倒还盼着能够有所转机。

    而易然听得张铎彪提醒,其面色微愣,但随即便也明白张铎彪意思,心中不禁叫了一声“麻烦”,易然无奈也只好收起暗器,这又连忙赶到二人之间与张铎彪联手对付叶子,只怕叶子刀法凶猛,反而会伤了张铎彪。

    于是三人这便激烈斗作一处,一时之间也难以看出高低,以张铎彪与易然二人联手之强,此时竟然也只是与叶子打得个平分秋色,二人一同心惊于叶子功力大进地同时,这不禁也更加疑惑,墨轩与叶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古怪…

    但一时想不明白,二人只好将心思全部放在争斗之上,这一切落在远处五毒教之人眼中,却是令五毒教众人看得啼笑皆非不止。

    “原本还想逼得他们停手,再想办法除去他们,没想到那小子也发了狂,如此倒也省了我们一番功夫!”

    盯着远处打得天昏地暗地三人,黑衣人轻笑说道。

    “如此一来不是正好?”

    另一人说道:“这三个人本来就是麻烦,真是让人看着头疼,不过这一下他们自相残杀倒是正好,这样也就不用我们再动手了!不如就先让他们这般打着,反正那小子一时也恢复不过来,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抓住那个墨家小子,莫惹得生了什么变故,到时候完成不了教主的圣令,你我可都吃罪不起!”

    闻言点头,那黑衣人自然是没得异议,于是这便招呼着麾下之人同行,一众五毒教之人尽皆向着墨轩围去。

    而此时此地,唯一一个“置身事外”的,便是小不点儿一人。虽说她是被五毒教之人给绑来此处,但五毒教抓她地目的,也只是为了让张铎彪几人出手有了顾忌。现在张铎彪与叶子相斗,对于五毒教之人去对付墨轩已是分身乏术,那些五毒教之人自然也就不必再大费周章地来看着一个小丫头,反而还让自己这边多了一个负担。

    毕竟对于墨轩现在地状态,两个黑衣人可是心知肚明,凭着这一百多人,想要对付墨轩,恐怕还是力有未逮。要知道,当年也有一人如墨轩现在这般,却是凭着一人之力,杀了整整满门数百之人!

    虽然这只是江湖传闻,或许有些夸大其词,二人也并非亲眼见着,但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为了稳重起见,二人这还是不敢大意,所以能够多出一个人手对付墨轩当然是最好不过,至于那三人与小不点儿,干脆便让他们自己去斗好了。

    打着如此算盘,一众五毒教之人已是渐渐向着墨轩围拢过去,只剩得小不点儿一人独自呆立在原地,目光痴怔好似失魂了一般,只是定定地看着那不断出刀向张铎彪与易然攻去的叶子,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眼前地一切。

    刚才,叶子那第一刀可是险些劈中了张铎彪,还差些没让他重伤,这也是张铎彪突然拦在他面前地缘故。

    若非如此地话,叶子哥哥那一刀,又会不会冲着自己劈来?若是向着自己劈来的话,像自己这样根本不会武功的人,定是躲不过去的吧…

    念及至此,小不点儿面色不禁更显惨然,叶子哥哥竟会冲着自己拔刀相向,这事换作以往的话,自己定是一个字也不会相信的!

    只是眼下,事实摆在眼前,却是容不得小不点儿不信…

    就连张大哥那么要好地朋友,叶子哥哥都会冲他出手,这让自己如何相信,叶子哥哥不会冲自己出手,难道只是因为自己与叶子哥哥从小便相依为命?

    “呵…”

    苦笑一声,一滴清泪也顺着面颊滑落。

    此时,小不点儿已是潸然落泪,已是哭得毫无声息,一旁斗作一处地三人,也无一留意到这些。

    “原来,叶子哥哥心中最重要、最在意的人不是小不点儿…”

    “也是…叶子哥哥都有可能冲小不点儿出手,小不点儿又怎么会是叶子哥哥最在意的人呢?”

    “也许,叶子哥哥心中最在意的人,只是早就不在了的叶然哥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