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五十八章:铁爪出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报…仇…”

    简短地二字,此时落在耳中,却是让这些五毒教之人听得惊心动魄。

    对于这墨家小子与自己教中的恩怨,这些五毒教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些耳闻,知道是自己教中贪图别人刀家传之宝,又杀他父母双亲,才让墨轩流落至此。

    本以为一个无爹无娘地孤儿,又如何逃得出自己五仙教的掌心?但墨轩偏偏就这么逃了,这一逃还是十几年。十几年间,自己教中也多次派出人手去捉拿于他,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平白折损了人手不说,墨轩也在这十几年间逐渐成长,现在已然成了一位名动一方的少年侠客,成了阎罗之中一位名气不小的杀手,其姓名更是高跃于那阎罗索命榜榜上!

    对于这些,五毒教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过的,但一切已成定局,墨轩也非任由他们拿捏,他们这才不得不重视起这个墨家小子。

    当然,还有极为可怕地一个后果,那便是墨家堡!

    若是被墨家堡之人发现了自己杀了墨家之人,此时还追杀墨家后辈长达十数年之久,又会迎来墨家堡怎样地怒火?

    到时候,是墨家堡与五毒教彻底地撕破脸面、爆发大战,还是引来整个江湖武林全面地正邪之争?

    对此,五毒教已是无心去理会,他们只是想要尽快地捉住墨轩,再从他口中撬出墨家的机关秘术,只有越早地得到墨家的机关秘术,五毒教才有机会越早地实现自己地目的。到时候,就是整个武林烽烟四起也是不怕,五毒教已经能够做到傲视群雄,差的便是一统江湖。

    但眼下…

    “噌!”

    剑锋一转、斜指于地,墨轩冷眼盯着四周众人,一身黑衣无风自动,待他环视了一圈之后,面上也不见丝毫表情,有的仅是冷漠,还是无尽地杀意蕴藏其中,仿佛一个嗜血地猛兽,一直在暗中潜伏,随时都有可能猛扑出来,又为此处添得数十名不甘死去地尸身。

    但黑衣人已是下达了命令,一众五毒教之人就是再害怕墨轩,此时也不得不去照做。于是便见到十数名五毒教之人首当其冲地跳了出来,又挥着手中地兵器,“哇呀”一声怪叫地冲向墨轩。

    “嗯?”

    闻到动静,墨轩斜眸瞥了一眼,一双血瞳微眯,待得那些五毒教之人将要近前,才见其手中云麟剑缓缓一扬,随后十数道剑影骤起,让人看不清动作,只是分别指向自己身周、那冲来地五毒教之人面门。

    “扑哧!”

    “扑哧!”

    ……

    下一刻,十数声闷响相继传来,又见十数道血箭几乎同时飙出,十数名五毒教之人皆是难以相信地看着自己身前喷出地鲜红,这又极不甘心地扑倒在地,溅起一片尘埃,那鲜红继续涌出,终是染红了其身下大片的土地,最后渗入了土中,只留得泥土暗红。

    一招过后,墨轩这又回剑于身旁,那云麟剑上不沾一滴鲜血,仿佛从未出过剑一般,只有四周倒在地上的尸体在警示着众人,方才发生地一切并非虚幻假象,而是真实存在。

    “好快的剑!”

    远处,黑衣人见得墨轩仅是一招,便将身周十数人几近同时刺死,其当即一声惊呼,面色已是变得难看。

    原本见得墨轩发狂,黑衣人还道墨轩不至于变得如此地步,可眼下看来,墨轩发狂之后功力大增,已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自己现在身旁这些人手,恐怕还不见得是墨轩地对手!

    想到此处,黑衣人面色不禁愈沉,这又开始苦思对策。

    早知如此,就应该趁着墨轩还未爆发之时,就赶紧出手将他制住,也不至于落得如此进退两难的地步…

    而墨轩一剑之厉害,张铎彪三人也是瞧得清楚,他们惊于十数人身亡之时,心中也是一喜一松,看来墨轩一时之间也是无恙,自己倒是不必去太过担忧。

    可喜过之后,张铎彪这又不禁发愁,以墨轩现在地样子,的确是不用自己操心,他足以在五毒教手下自保,也不去自己分心去顾及于他,可待得此事过后,自己又该如何让墨轩清醒?

    这墨轩发狂之后可是六亲不认,张铎彪对此已是心知,而墨轩此时又厉害如斯,十数人一同冲去都近不得他身,反被他以剑刺死,再说自己这边只有三人而已,也不用去想都知自己三人不是墨轩对手,要是墨轩一直不见清醒,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正值左右为难之际,张铎彪犹未拿得定主意,忽闻一旁叶子说道:“墨轩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都有些让我认不出他来了!”

    闻言,张铎彪便要接话,叶子却是又说道:“不过这样一来也好!这些五毒教的人不是墨轩的对手,那我们也不用去替他操心什么,只要将这些五毒教的人全都赶走,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离开这里!”

    叶子这话说得平常无奇,但张铎彪听得却是面露恍然。想来也是,现在自己去操心太多也是无用,这当务之急,还是将五毒教之人赶走、自己这些人尽快逃离才是!

    至于逃走了之后,又该如何让墨轩清醒,这也是之后再去操心之事了,眼下只能走一步再看一步了。

    不再多想,又随手解决了面前一人,张铎彪这又向着二人喊道:“莫要多说了,还是赶紧去救下墨轩再说,这里五毒教还有不少人手,我怕到时候他们全部冲去,墨轩就是再厉害,也不见得是他们对手!”

    闻声点头,叶子、易然二人也不多言,只是全心全力地对付自己身前之人,并且缓缓向着墨轩所在靠拢而去。

    见此,那黑衣人不禁皱眉,一个墨家小子尚还棘手不好对付,一旁竟还有小鱼小虾上串下跳地蹦跶,真是让人片刻都不得安宁。

    不过,黑衣人自然也不可能让三人坏了自己的大事,这便又大手一挥地说道:“再去些人,务必要将他们三个拖住,一定不能让他们靠近那墨家小子!”

    “是!”

    一听黑衣人这话,众人登时只觉如闻天籁,在答了一声“是”之后,这就三五成群地奔向张铎彪三人。在他们看来,要自己去对付墨轩实在太过吓人,就与上去送死无异,而无张铎彪三人交手,虽是也有不小地伤亡,但比起墨轩剑下无一活口还是要强上万倍。

    又见不少人围了过来,纷纷挡住自己去路之前,三人面色不禁难看,但此时距离墨轩还有许远,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接近墨轩将他救出,无可奈何,三人唯有咬紧牙关坚持。

    而黑衣人见到三人一时不得再近,其心中一松,这又看向墨轩,却见到墨轩一人一剑,正在人群之中大杀四方,那些教中之人无一是他敌手,皆是相继死在墨轩剑下,只看得黑衣人面色愈沉。

    “这样下去定不是办法,那个小子现在功力大进,光靠着人多可不能将他拿下…”

    自语一声,黑衣人又眯眼望去,似是下定了决心,又听他念道:“看来,也只有我亲自动手才能拿下这小子了…”

    想罢,黑衣人也不再旁观,只是吩咐手下尽力拖住墨轩,这又踱步向着墨轩走去。

    再说墨轩,他自发狂之后,便无人上去招惹于他,故此墨轩一直沉寂,直到方才五毒教之人动手,这才惹得墨轩又杀将开来。

    此时,墨轩一剑在手,又得功力大增,虽是失了神智,但在他眼中,凡是靠近自己之人皆是仇人,所以这便毫不留情地收割着五毒教之人的性命,直让众人看得面色骇然,那围攻地攻势也为之一缓。

    可仅是如此,却是不足以让墨轩停手,那些五毒教之人虽是不再冒然上前送命,可众人离得墨轩极近,早已是被墨轩盯上,他们不见上前,墨轩最后一剑又挑死一人之后,血眸这又盯向附近众人,但见其身形一闪,竟是向着众人冲杀而去!

    “不好!他杀过来了!”

    一见墨轩提剑冲来,这便有人大呼一声,而墨轩冲去方向地那些人更是夺路而逃,只怕自己逃得慢了,就被墨轩追上杀了。

    可众人都在奔逃,就自然有一人要落得最后,是以这人就成了墨轩目标,但见墨轩想也不想,提剑这就冲去,其手中云麟剑一指,剑招使出之间,剑锋化作一道剑光如匹练,剑势极快直奔这人后心!

    听到身后动静,那人不禁回首看来,却见到墨轩正举剑向着自己刺来,那人登时吓得面无人色,宛如白霜一般。

    可就在墨轩一剑就要刺中那人之时,一旁忽地闪过一道人影,竟是拦在了二者之间。而墨轩见到人影,神色也不见变化,只是义无反顾地依旧一剑刺去,这人影要是还不躲开,必定要被墨轩刺个对穿。

    但下一刻,那人影抬起手来,挥手便是一挡,但闻“叮”地一声金鸣,墨轩的云麟剑竟是被这人影架住,再一定睛看去,只见云麟剑正磕在一只灰幽铁爪之上,而这铁爪的主人,正是那名黑衣人!

    “好大地力道…险些都挡不住了!”

    铁爪架着云麟剑,感受着云麟剑上传来地巨力,这又咬牙道了一声,显得吃力不已。

    而墨轩听得这话,也不知他是否有听懂,但见其面色转怒,似是被铁爪这一番话给激怒,便见墨轩收回云麟剑,这又蓄势一剑刺来,剑尖直取铁爪面门。

    见状,铁爪不敢怠慢,连忙又挥出铁爪一挡,那云麟剑与铁爪相撞,登即便爆出一片火星,直看得铁爪双目微眯,满面凝重无比。

    “你这剑法倒是厉害,只可惜你现在已是被迷了心智,再也发挥不出这剑法的威能!”

    挡住了墨轩一剑,铁爪退后两步,甩了甩发麻地胳膊,这又看向墨轩一笑说道:“也对,你现在心智全失,我与你说这些你也听不懂,还是赶紧将你擒住带回教中,免得让教主他等得急了…”

    言罢,铁爪再也不见多说,这又挥着铁爪向着墨轩攻去,那铁爪指尖闪着幽光,此时破空直抓向墨轩,倒也容不得墨轩大意。

    正如铁爪所言,墨轩此时已是心智全失,但虽是如此,墨轩还是能够靠着本能行事。此时见到铁爪抓来,墨轩目中凶光一闪,也不肯叫那铁爪抓中自己,这便挥剑挡去。

    “叮!”

    又闻一声金鸣传来,随后铿锵之声不断,只见铁爪不住地攻向墨轩,攻势甚是紧密,竟是逼得墨轩全无还手之力,只能一直以云麟剑抵挡,身形这又不住地退后,二人眨眼之间已是过了不下十招。

    见铁爪一个出手,就将墨轩逼得如此狼狈,远处三人看得真切,面色皆是大惊!

    “这人武功好生厉害…”

    墨轩此时地厉害,张铎彪可是见识过的,但铁爪与墨轩交手起来,竟还能占得上风,可见这人武功之强,远在众人之上。

    “有这么厉害地身手,这人在五毒教之中的地位定是不低…那五毒教竟会派出这种高手来对付墨轩,看来这次真是大难临头了…”

    不安地又心道一声,张铎彪不禁开始替墨轩担心起来。方才还以为自己几人能够救得墨轩离开,直到现在见识到了那铁爪的身手,张铎彪才知自己这个想法是多么地可笑。

    五毒教竟有这等高手在此坐镇,几人能够保住自己性命都已是不易,又谈何逃离这里?只怕自己还未逃得几步,就会被那人从身后追上,然后一一击破吧…

    想到此处,张铎彪面色不禁更惨,难道自己只能看着墨轩落入五毒教之手?

    谁知张铎彪心中刚一生出这股想法,远处便是突生异变,直引得众人吃惊看去,正见到墨轩厉喝一声,面上皆是疯狂之色,挥着云麟剑便向着铁爪送去如狂风暴雨一般地攻势,竟是将形势一下给扭转了过来!

    一直在隐忍不发,但到底是给铁爪逼得急了,墨轩瞅着一个机会这便疯狂反扑,铁爪一时大意之下,险些还中了墨轩几剑,可谓险象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