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七十二章:回岛之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什么!?”

    一声惊喝如雷,便见铁面人呆立在了原地,脑中回忆突然涌现…

    四十多年前,家中从山外救回一个小女孩儿,从此便收留小女孩儿在家中,而自己兄弟二人,也因此成为了小女孩儿最好地玩伴儿,可谓情同兄妹。

    那个小女孩儿,她叫叶小萱…

    后来,自己兄弟二人同时倾心于小女孩儿,而自己得知以后,便是选择了退出。虽是伤心断肠,任由着自己的世界灰暗无光,但自己还是将那时间仅存地色彩留给了弟弟与叶小萱,从此自己便立志于振兴墨家,也不让父亲对自己失望。

    可谁知那叶小萱竟然是受了外人地胁迫,来到自己家中乃是为了盗走自己墨家的祖传机关之术,还被父亲给抓了个现行!

    收养了十几年的那个小女孩儿,竟是一头白眼狼,不思回报墨家不说,还企图盗走祖传秘术,族中众人得知这一事之后,全族皆为之震荡,皆是道要严惩了叶小萱,也算给族中众人一个交代。

    而自己那个弟弟,在得知了此训之后,便公然违抗了家规族训,连夜救出了叶小萱,就要逃出山去。

    那一夜,也是自己与弟弟最后一次相见…

    对于这一点,自己当时并不知晓,只道是弟弟一时冲动,这才要逃出家中,等到日后风声淡了,便会带着叶小萱回来,以换得族中轻罚。不想从此一别,竟是再也不得相见…

    时光流逝,在家中守了二十多年,也见不到弟弟带着叶小萱回来,此事成了父亲心头一大心病,父亲也因此在几年前卧病在床不起,而父亲最后地心愿,便是想要在撒手人寰之前,再看上他二十多年不得相见地儿子一眼。

    带着父亲这个心愿,自己也违抗了家规族训一次,于是下了山来,要寻到自己那个弟弟,并亲口问一问他,为何二十多年来都不肯回去一次,就连家书也不曾寄回一封。

    不想自己辗转多次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弟弟的儿子,却被他告知,自己的弟弟与叶小萱,竟是早就被人给害死了!

    ……

    猛然醒悟,大步来到床前,墨天豪一双老目大睁,目中满是血丝,瞪着墨轩便沉声问道:“你说什么!?你爹娘他们…死了!?”

    “啊…啊…啊!!”

    墨轩没有回答墨天豪,只是躺在床上张大着嘴痛哭不止,就好似哀嚎一般,俨然已是泣不成声。

    看着哭得就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墨轩,他那一副伤心欲绝地模样,墨天豪如遭五雷轰顶,整个人不禁彻底怔住,便是说不出话来。

    “天俊他…怎么会死…小萱她怎么会死!?”

    心中一声嘶吼咆哮,却是不肯相信这话,但此话乃是从墨轩口中说话,是自己弟弟的儿子亲口说话,又岂能容得墨天豪不信?

    想到这些,墨天豪沉默了,屋中只余墨轩不断地痛苦之声,令人闻之神伤…

    “你爹娘他们…是怎么死的?”

    许久之后,见着墨轩地痛哭渐渐地小了,墨天豪也冷静了下来,便向着墨轩问着。弟弟的死,自己一定要弄明白,不然墨天豪又有何面目回去面对卧病在床的父亲?

    但墨天豪如此问了,墨轩却是不见回答,仍是在不住地哭泣。

    见此,墨天豪正要再问,心中却是突然想到,弟弟与叶小萱死了,自己这个侄子又被五毒教给追杀,难道…

    念及至此,墨天豪也不容多想,这便冲着墨轩问道:“你爹娘他们,难道是被五毒教给害死的!?”

    音落之后,墨轩仍是没有出声,但他猛力地点头,落在墨天豪眼中,已是证明了墨天豪所想无错。

    “嘭!”

    一声炸响,屋中那木桌登时四分五裂地散开,但见墨天豪单手伸出,保持着一副拍桌地动作,那木桌竟是被他含怒一掌给拍碎。

    “五毒教欺人太甚!”

    破口便是怒骂,墨天豪满面恨意,瞪着身前说道:“我墨家堡从不涉足世事,只是隐居山中不出,他五毒教竟敢杀害老夫弟弟,当我墨家堡是软柿子不成!?”

    一语落定,犹是难消心头怒火,但墨天豪心中清楚,眼下自己也不可能立马去向五毒教寻仇,况且墨轩还有伤在身,并未痊愈,那报仇之事,只能等着墨轩伤好之后再说。

    想着这些,墨天豪又来到墨轩身前,见着已是哭得累了,再也哭不出声来地墨轩,墨天豪只觉心痛不已。又见着墨轩眉目之间,那几分熟悉地模样,隐约还能发现弟弟与叶小萱的影子,墨天豪顿时老泪盈眶。

    “呼!”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肯让那泪水落下,墨天豪仰面昂首,待得泪水褪去,这才敢放下头来。

    可仅是这一会儿地功夫,墨天豪发现墨轩竟是睡着了过去,想来是因为哭得太过悲伤,累得脱了力。

    不去打扰墨轩,只想让打算让他好生歇息,墨天豪来到床前,替墨轩重新盖好了被褥,又见墨轩头下的枕头已是被泪水浸得全湿。

    “这孩子…”

    低语一声,墨天豪眼中满是怜惜之意,便听他说道:“这孩子究竟是受了多大地苦,才会变得这个样子…”

    “之前见他两次,老夫还不曾瞧得出来,爹娘都被人还杀害了,却一直强忍在心中不发…这孩子要强地性子,倒是像极了他娘啊…”

    如此说着,墨天豪脑海之中又不禁想起了叶小萱的身影,那些往事回忆历历在目,又让墨天豪心中悲痛起来。

    连忙摇首不敢去想,哪怕已是近五十岁的人了,此时突闻弟弟死讯,墨天豪也觉得自己有些忍耐不住,生怕一个冲动之下就会去向五毒教寻仇。

    “还是让这孩子好好地休息两日,有什么话,等他醒来以后再说吧…”

    最后说了一声,墨天豪迈着步子,身形摇晃地出了房间,屋中床上,墨轩皱着眉头,却是睡得不甚安详…

    ……

    天秦中原,长安。

    “都这么多天了,为什么还一直找不到墨轩,不是说墨轩被那个铁面人给带走了么?为什么我们不去找他,反而要一直呆在这里?难道墨轩还能自己回来不成!?”

    一间客栈之中,叶子几近呐喊地冲着张铎彪质问着,只要张铎彪给自己一个满意地答案。

    “小子,注意你说话地语气,否则我并不介意教训教训你!”

    见着叶子模样,一旁易然看得眉头直皱,这便冷冷地说了一句,语气之中满是警告之意。

    闻言转头,叶子向着易然看来,面色却是不善。而易然也是冷眼向着叶子看去,丝毫不见惧意,哪怕明知叶子乃是张铎彪地好友,易然也不见得会让他几分。

    “师兄!”

    忽地一喝,却是张铎彪出了声,易然闻声并不看他,只是悻悻地转了头,也不再去多看叶子一眼。

    见此一叹,张铎彪心中也不好受,墨轩失踪已有多日,自己非但找不到他,反而还惹得易然与叶子二人产生了矛盾,实乃张铎彪不愿见到。

    “墨轩的确是被铁面人带走了不错,可我们根本不知道那铁面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会去哪里,你让我怎么去找墨轩?”

    向着叶子解释着,张铎彪也是一脸无奈,只希望叶子能够理解自己。

    “那铁面人难道不是五毒教的人?”

    叶子问道。

    闻言,张铎彪摇了摇头,说道:“那铁面人并非五毒教之人,直接骗走墨轩拖住我们的那个铁面人,只是五毒教假扮地而已。我猜测,这个铁面人,应该是那一晚向墨轩出手的那人。”

    “你是说…”

    听了张铎彪这话,叶子也是想起那一晚之事,于是说道:“你是说是那个铁面人带走了墨轩!?”

    “不错!”

    点了点头,张铎彪又说道:“通过我们这几天的打听,我看墨轩一定是被那铁面人带走,只是我们不知那铁面人的身份,这才会不知墨轩的下落…”

    “难道那些正派的人也不知道那铁面人的身份?”

    又问了一声,叶子显然是不相信正派众人之言。

    “我也不知道…”

    摇头答着,张铎彪却是无法确定,只是想到了一些疑惑之处,张铎彪也不禁沉思起来。

    明明许多人都见到了是铁面人带走了墨轩,但为何自己问起那铁面人的来历之时,那些正派之人都闭口不谈,似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这其中必然有着隐情!”

    肯定了道了一声,张铎彪如今也只能确定这这一点。

    “看来,想要找到墨轩的下落,还得先打听到那铁面人的身份才行…”

    低声自语一句,张铎彪仍在暗思,叶子正急得没有办法,易然却是偷偷盯着张铎彪看个不停。直到片刻之后,张铎彪决定再去向城中正派众人询问一番,这又起身出了门,不想他才刚刚出了房间,那易然便跟着张铎彪出来。

    “少岛主…”

    冲着张铎彪背影一唤,将张铎彪给叫住,易然踱步上前,张铎彪也转身看来。

    “什么事?”

    急忙问了一声,张铎彪不想与易然在这里耽误时间,只想着尽早打听出那铁面人的身份。

    “少岛主!”

    冲着张铎彪行了一礼,易然面无表情,却是看得张铎彪眉头微皱,不解易然如此用意。

    “少岛主难道打算在这长安一直找下去不成?”

    就在张铎彪疑惑之时,却是听得易然如此问了一声,这话听得张铎彪眉头一挑,这便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然没有别的意思…”

    又一躬身答了一句,易然抬起头来,看着张铎彪又说道:“只是少岛主,少岛主既然已是答应了易然,要与易然回去岛上,此时却一直呆在长安不走…难道一日找不到那个小子,少岛主就要一直留在长安么?”

    闻言,张铎彪立马便明白了易然之意,于是双目一眯,又冷声问道:“你是要我与你回去?”

    “正是!”

    这一次,易然没有再绕关子,反而直接承认了。

    “不行!”

    而张铎彪见得易然承认却是无动于衷,反而想也不想也回绝了。

    “少岛主难道是要食言?”

    似是早就猜到张铎彪会这有这种反应,易然神色一动,这又说道:“少岛主,并非易然想要逼你,只是昨日岛上已是飞鸽传书而来,向我问起了少岛主都下落…”

    “!!”

    闻声一惊,张铎彪猛地瞪眼看来,又沉声吐道:“你什么都说了?”

    见此,易然反倒露出了一丝苦笑,便答道:“少岛主,岛主大人亲自问起,易然可不敢有所隐瞒…”

    易然这话,也相当于承认了,张铎彪闻言之后,面色顿时沉得难看,心中也开始想起了后果来。

    “少岛主,岛主大人他已经知道了少岛主就在长安,并且与易然在一起,易然也与岛主大人回复了,不日就会与少岛主一同回去。可若是少岛主一直这么耽搁下去,岛主大人迟迟见不到少岛主回去,依得岛主大人的脾气,只怕会亲自来寻的啊!”

    “少岛主,岛主大人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一下逃出来这么多年,想必玩也玩够了,要是再不回去的话,这中原偌大武林,只怕都要给岛主大人翻一个天了!”

    “当然,依得少岛主的本事,若是此时离开去往别处,等到岛主大人赶来之时,定是扑一个空。只是到时候,只有易然一人留在这长安,却不见了少岛主,岛主大人要是发怒起来,易然一人可是承受不住的,少岛主心地善良,应该不会见易然将死而不救吧?”

    似是知晓张铎彪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张铎彪那边并不见出声,易然却是将张铎彪心中所思给明说了出来。

    只是说到后面,易然地神色几近恳求,张铎彪也知他所言不假,要是张铎彪不与易然回去,自己父亲定是会如易然所言一般,重重地责罚易然。

    不愿易然因自己之事而受到责罚,可眼下又寻不到墨轩下落,张铎彪心中纠结焦急,此时也是拿不定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