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二百八十三章:心结初解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此事你已经知道了?”

    闻得徒弟之言,宁之松有些动容,这又微讶地向徒弟问道。

    照叶然之意,此次出谷并没有与邓梦婷同行之意,此时应该不会让她知道才对,而此时邓梦婷什么都知道地样子,宁之松心想这是谁说漏了嘴…

    “嗯…”

    见师父问起,邓梦婷点头答道:“梦婷已经知道了,方才梦婷来找师父与叶然,却没见着人影,只在那屋内发现一个包袱。起初梦婷也并未在意,直到转身又回来之后,才发现那个包袱已经不见了…”

    说着,邓梦婷抬首望向师父,这又略有激动地说道:“那个包袱可是在叶然的床上,定然不会是师父的!而里面都是一些随身衣物,此时却不见了,一定是叶然心里有了出谷地打算,却不肯告诉我,这又趁着我离开地功夫,偷偷地将包袱取走,就是不愿见到我这个师父!”

    “说不定,叶然现在就已经出了谷中,去了别处…”

    看着远处,邓梦婷双目迷离、痴然地念了一声,可就是这不经想便脱口而出地一句话,却是提醒了自己…

    “叶然要走,我怎么还在这里!?叶然肯定是不会回来了,我要去找他,我不能看着他就这么走了!”

    音落转身,邓梦婷就要向着谷中奔去,宁之松见着面色不忍,他不愿见到徒弟徒劳,于是连声呼道:“婷儿且慢!”

    闻声一顿,邓梦婷停下脚步,转身看来,脸上带着疑惑。

    “婷儿…”

    见到徒弟停下,宁之松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吐道:“婷儿…叶然…他明日才出谷…”

    “明日?”

    听得一怔,邓梦婷这又转急为喜,她自然听懂了师父这话的意思,于是连声问道:“师父,那叶然他现在何处?”

    “为师也不知他现在在哪儿…”

    摇了摇头,宁之松答了一声,又说道:“不过,你说他连行囊都给带走了,今夜必定是不会回来,大概明日一早,他就会离开这里了吧…”

    闻言,邓梦婷神色顿时转黯,叶然只是此时不走,但明日一早终究还是要走,自己知道了这些又有何用…

    “师父是如何知道叶然明日才会离开?”

    看着师父,邓梦婷又出声问道。

    “这…”

    话音一滞,宁之松却是不知该如何启齿,总不能说自己已是知晓了叶然地打算,却没有去告诉徒弟,要是徒弟听了这话,心中该是如何伤心…

    虽是如此想着,但宁之松目光瞥去,见到徒弟眼神灼灼地盯着自己,便是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答案。先前见着徒弟落寞地模样,宁之松此时已是不忍心再欺瞒于她,想着此点,宁之松沉沉地叹了一声,只好向徒弟答道:“那是…因为叶然与为师说了他出谷地想法,为师也同意了,而门中同意叶然出谷,也是由为师去说的…”

    言罢,宁之松这又小心地看向徒弟,心中不免一阵担忧。

    “原来师父早就知道了…”

    惨然一声,果然不出宁之松所料想那样,邓梦婷听了这话之后,面色便是一白。

    “叶然…他连师父都愿意告诉,却是不肯告诉我这个师父…”

    几欲落泪,邓梦婷只好垂首闭眼,不愿叫那眼泪落下。

    “婷儿…”

    见着徒弟如此,宁之松也是一阵心痛,他轻唤了一声,便想要劝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宁之松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难道我这个师父,就这么惹得他厌恶么?”

    不曾理会师父之言,邓梦婷只是道了一声,整个人便颓然地倚靠在院门之上,身子已是没了力气。

    闻言,宁之松只道徒弟这是误会了叶然,叶然是不愿见到自己师父被门中之人给诟病,但徒弟却是误会叶然厌恶于她,宁之松不想这之间误会越来越深,于是解释说道:“婷儿此念怕是想左了,叶然并没有半分厌恶你的意思!”

    “叶然他不讨厌我?”

    听得这话,邓梦婷不禁一愣,但面色却是不信,又惨兮说道:“叶然他要不是讨厌我,又如何会一直对我避而不见?他心里一定都没有我这个师父,也不曾念及我们的师徒之情…”

    “唉!”

    见着徒弟不信,宁之松不禁又是一叹,这也难怪,叶然那样做了,却是一厢情愿之举,也并没有与邓梦婷知会之声,这也怪不得邓梦婷心中会多想。

    摇首叹气,宁之松也不再多劝,邓梦婷此时已是认定了叶然厌恶了她,这才不肯与她相见,倒不如就像叶然所说的那样,让邓梦婷自己去想明白,到时候一切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叶然明日便离谷了,说是要去找他的弟弟,再加上这出门历练一番,说不定也有助于他的《藏剑诀》提升,为师与兄长这才答应了他…”

    又忽地说道,宁之松只待要看邓梦婷的反应。

    闻言点头,邓梦婷头也不抬,只是答道:“叶然他那个弟弟,梦婷也是知道的,他们自幼分离,这便一直成了叶然的心病,他当年拜我为师之时,就有学得武艺便出谷去寻弟弟的打算,如今叶然的剑法已超我许远,难怪他会要离开…”

    闻言,宁之松心神一动,心中想了想,这又说道:“或许等到叶然那小子找到了他那弟弟,便会有所改变了?或许他就不会再对你避之不见,如此让他出谷去,倒也不坏!”

    这话只是宁之松信口胡诌,可以说得上是漏洞百出,先前宁之松说起他们师徒二者之间或许有着误会,可邓梦婷只是不信,但这话落在邓梦婷耳中,却是让她眼神之中有了神色,竟是相信了此言。

    “也对!”

    轻道一声,又听邓梦婷自言自语地说道:“叶然他到底是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需要我这个师父一直陪伴在旁,也许是我太心急了,才让叶然觉得紧张,便一直不肯见我…”

    “如今叶然羽翼丰满,也该是时候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我既然是他的师父,又如何能够阻拦他的成长…”

    念及至此,邓梦婷这又破涕为笑,看向师父说道:“也许就像师父说的那样,等叶然找到了弟弟,心中心结解开,自然就会有着改变,到时候他就不会再躲着我了!”

    “嗯…”

    听着徒弟说出这些,宁之松不知该如何接话,但他好不容易见着徒弟笑了出来,自然也不会去说破什么,于是只能点头轻哼两声,倒是不置可否。

    师父不见吭声,邓梦婷不曾察觉到师父神色不对,心中只是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又好似自嘲地说道:“这都怪我…

    徒弟想要出去历练闯荡,这可是好事,我这个师父应当支持鼓励才是,又怎么能够不让他出去?”

    苦笑一声,邓梦婷不再多想,又看向了师父。

    宁之松本是听得眉头紧皱,但此时见到徒弟看来,他唯恐徒弟看出了什么,于是连忙敛起面上表情,这故作镇定。

    没有看出师父地古怪所在,邓梦婷更是没有多想,只是笑言道:“叶然他不肯见我,我也不去烦他了,他不是明日要出谷么?我就在山门那里等他,与他见最后一面,再与他说上两句话,也叫他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这样一来,叶然他出去闯荡也就没了顾虑,等到他找到了他的弟弟,心里一定会特别开心的!”

    “嗯…如此甚好…”

    口不对心地说了一声,宁之松不见多言,但心中总算是安心了不少,知道这事便是这么过去了。

    而邓梦婷抛去了心中的不安,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了许多,她也不再去纠结叶然对自己的避而不见,这便向着谷中回去。毕竟叶然明日就要离开,而这又是叶然第一次独自一人出谷,邓梦婷可不认为叶然那个小包袱里带的东西就足够了,她还得回去好好准备一番才是,至少也要让叶然把该带的都给带上才行。

    “衣物和盘缠可都要带够,莫到时候不够用了可就不好,还有干粮也要给叶然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谷外的饭菜,也不知会不会合叶然胃口,叶然他吃得清淡,出谷之后可不要弄得吃不下饭才是…”

    一边念叨着这些,邓梦婷掰着手指头算着,便把想到的都记下,生怕遗忘了什么,又总觉得自己给有什么没有想到,只是蹙着眉头反复地思索。

    说起出谷,邓梦婷还是带着谷中师弟师妹出去过几次,所以也算有些经验,知道应该带上些什么事物,知道什么东西是用不上的。

    就这般旁若无人地渐渐走远,邓梦婷还在歪着脑袋想个不停,她甚至都没来得及与师父道别一声,就这么径直地离去,也不知她是忘了,还是忘了…

    目光看着徒弟渐行渐远,宁之松却一直都没有出声说话,他只是负手而立、如此静静地看着,看着徒弟离去的背影,面上露出若有所思地神情,至于他心中所想,旁人便是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