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三百章:偷袭出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对于墨家众位长老议事之争,墨轩自然是不知情的。

    现在的他,还依然走在墨家堡中,脚踏青石板砖、遍览堡内风光,细细地感受着墨家堡内的一草一木,心情不禁大好。

    方才路过了演武场,见到墨家弟子之风,虽是闹出了些许小事,但墨轩并未将那些放在心上。对于墨家堡中的弟子,自己不过是突然回到墨家堡来的,他们就是对自己有些“敌意”,也是常理之中,墨轩倒是不会去与他们计较。左右都是自家人,都是“墨”姓者,等到时日长了,他们便能接受自己了吧…

    但比起这些,墨轩更感兴趣地还是这墨家堡。

    路过堡中学堂之时,墨轩还能从其中听到朗朗书声,似是还能隐约闻见几名孩童地啜泣,或许是因为上课不认真,吃了先生戒尺地缘故。

    而等到墨轩靠近之时,想必是下了课,便见到许多半大地孩童从学堂之中行出,各自捧着书卷、背着包袱,应是要回去吃饭歇息,等到午时过后,再回来学堂继续跟随先生念书。

    那些孩童出了学堂大门,便见到大门一旁竟立着的墨轩,但墨轩又未穿着墨家弟子的服饰,倒是看得一众孩童好奇之心大起,只是无人大胆上来与墨轩说话,仍是对墨轩保持着些许警惕之意。

    对此,墨轩却是并不介意,他只是闲来无事在此看看而已。

    可下一刻,一群孩童之中,却是有着两道小小身影吸引住了墨轩目光,只见那两道小身影乃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两个人并未与其他孩童同行,只是彼此结伴而行,由小男孩儿在前领路,小女孩儿乖巧地跟着后面,又嚷着要那小男孩儿走慢一些,这一幕,便是让墨轩看得一笑。

    “小小年纪,就这般形影不离…”

    “或许当年爹娘,就和他们两个一样,这才会走到了最后吧…”

    心中如此念着,一群孩童却已是走远,墨轩仍是静静地立在原处,却是不察身后远处,正有一道人影朝着自己悄然逼近。

    能够靠近到墨轩如此之近地位置而不被墨轩所察觉,除了墨轩心中正在想事之外,也可见这人身法着实不俗。

    可就是身法再高,对于在阎罗之中经历了许多磨练地墨轩,还是有些不足。

    就在那人影靠近到墨轩身后三丈位置之时,其左足点地不禁发出一声轻响,而墨轩闻见动静之后,心神便是一动,这又立马转身便要看去。

    见到自己形迹已是败露,那人影面色微讶,却也不退走,反而双足猛一蹬地,便朝着墨轩虎扑而来,便将墨轩一吓。

    “什么人!?”

    厉喝一声,墨轩已是瞪目转过身来,便要朝着来人看去。

    可那人影已是扑到了墨轩面前,但闻阵阵掌风涌动,吹得墨轩面上青丝乱舞,墨轩再一双目大睁看去,赫然见到一双手掌正化作道道掌影,直奔自己面门而来!

    “!!”

    见此一惊,墨轩不及多想,这就立马挥出双掌对去,这一下就是不能将来人给逼走,只要能够与来人拼上一掌,墨轩也能够止住来人攻势,并借机退后,再另寻反击之机。

    可见到墨轩齐出双掌之后,那人似是猜到了墨轩打算,竟是立马收回了攻势,不与墨轩硬拼。

    但此时墨轩双掌已是送出,那人却是不见对来,墨轩看得一愣,手上动作也跟着一慢,那人瞧得仔细,自然不肯错过这等机会,于是便见他身形一闪,竟是绕到了墨轩身后,这又猛力握拳捣出,直取墨轩腰眼所在!

    一击不得,这又立马攻来第二手,来人倒是不肯作罢,也让墨轩觉得难缠不已。

    但眼下不是多想之时,见到来人拳头将至,墨轩立即运起轻功,便是纵身一跃,只见墨轩身形高高跃起,倒是让那人扑了个空,只能冲到墨轩方才停留之处。

    “噌!”

    凌空一踏,既是已经逃出了那人攻势,墨轩自然也不可能停留。便见他轻功一展,身形这便飘然来到一旁空处,这又落地转身回头看去,这才算是见清了来人的面目。

    只见那偷袭自己之人正是一名青年男子,身着一袭墨家弟子服饰,其模样倒是英俊不凡,似是还大上墨轩几岁,只是墨轩自问与青年并不相识,更不会得罪于他,他又为何要冲着自己动手?

    心中不解,墨轩这又更加仔细地向着青年打量而去,可多看了几眼之后,墨轩便是觉得这青年有些眼熟,但一时之间,墨轩却想不起自己到底是在何处见过这个青年。

    心中正在细细琢磨,但青年却是不肯给墨轩思忖之机,他接连二招皆被墨轩轻松躲过,其心中惊讶于墨轩身手之余,面上竟也露出一丝笑容,似是对此十分满意。

    而眼下,墨轩虽是落到了远处,已是与青年拉开了不小距离,但青年依旧没有罢手之意,便见他这又陡然冲身而去,直奔墨轩所在,竟是还要与墨轩再动手!

    又见青年冲了过来,墨轩神色顿时一紧,心想这青年真是好生奇怪,一言不合便与自己大打出手,就连话也不说上一句,也不怕这其中是否有着什么误会。

    可此时青年眨眼便至,墨轩自然也没得功夫开口去问,而青年武功也是不弱,虽是使着墨家武功,但也不容墨轩轻视于他,所以墨轩只好打算先与青年交手一番,待寻着分开的机会,再尝试着与青年解释两声。

    如此一寻思地功夫,那青年也已是来到了墨轩身前,墨轩看得心中警惕,全身内力也是运转到了极致,便是防备着青年陡然出招。

    而之前两次出手都被墨轩给化解之后,青年这次竟是改变了武功招式,便见青年冲至墨轩身前之后,这又出其不意地踢出一脚,那脚尖携挟着风声,便向墨轩脑袋踢去,要是被这一脚正中,墨轩必死无疑!

    想不到青年出手竟是如此之重,墨轩看得面色大变,也不敢叫青年得逞。

    但见墨轩身形后仰倒去,正逢青年那一脚袭来,便擦着墨轩面前掠过,墨轩看得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等到青年一脚过去,墨轩这又急忙直身立定,便要寻机反攻过去,不想自己这才刚一站定,墨轩两眼又是一瞪,只因墨轩看得清楚,那青年一脚过后,身形却是不停,这又反身横腿,冲着自己身前又是一脚踢来!

    若是寻常,这一腿或许奈何不得墨轩,但此时墨轩才刚刚站直,想要躲闪已是不及,墨轩只能退出双臂挡在身前,不叫青年踢中自己,以免落得重伤。

    “嘭!”

    一腿砸在墨轩双臂之上,墨轩咬牙不曾发出声响,但手臂之上传来地极大力道,还是让墨轩觉得一阵疼痛难当,不禁有些承受不住,身子这也跟着向后退了两步。

    见此一幕,那青年却是大喜,面上又不由得露出了狠拧之色,这又翻转身子,接连送出几腿,如连环一般朝着墨轩踢去。

    这几脚下去,墨轩就算有双臂挡着,但定然也架不住青年双腿的力道!

    青年的打算,墨轩虽是不知,但看也能够看出。此时见到青年飞身几脚,墨轩已是试过了青年厉害,自然也不敢去硬接。

    心中想罢,墨轩也不等青年攻势送到,竟是挥出双掌,又奔着青年攻去!

    而墨轩不退反进地架势,却是看得青年一愣,他也没有想到墨轩此时不但不去防守,竟然还敢冲着自己出手。

    可一愣过后,青年心中更是欣喜,若是墨轩真敢攻来,青年可是有着足够自信不被墨轩伤到,便能将那几脚落到墨轩身上。虽是知晓墨轩武功厉害,但自己可是抢先出手,双脚也是比墨轩双臂要长,墨轩此时才见反击,已是无法威慑到自己了。

    但接下来地一幕,却是看得青年心中震惊,更是让青年有些始料不及!

    只见青年身前,墨轩竟是扭着身形避过了青年的道道腿影,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如此,竟是这般直冲向青年面前,双掌也是奋力拍出,大有将青年重创于此之势!

    没想到墨轩竟还有这等诡异身法,青年不曾看得明白,但此时也没得功夫去细想太多,墨轩的双掌已是来到了自己身前,青年要是再不见动作,可是要被墨轩被打中了。

    于是急忙收脚,又朝着身前挡去,想要以此来逼退墨轩,青年手段却不止于此。

    逼得青年回防,墨轩心头也是一松,而青年腿上功夫不弱,此刻已是把自己攻势尽数挡住,墨轩也没有一举拿下青年地把握,索性这就弃了青年,又绕行过去,便要从青年身侧下手。

    又一次交手,墨轩虽是硬抗了青年一腿,但此时形势已是反转,变成了墨轩为攻、青年转守,青年看得明白,却也是别无他法,只因墨轩此时又冲着自己推掌而来,倒是不肯给自己任何喘息之机,

    青年唯有打起精神应战,这又与墨轩斗作一处,双方就此又大打出手,一时难舍难分。

    飞沙走石之间,二道身影时合时离,但闻阵阵掌风腿影传出,那劲风不断涌动袭来,直刮得四周树木枝桠一顿摇摆不止,落叶也跟着纷纷飘飘落下,此时二人打斗之激烈,已是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可见到战况如此之胶着,并非青年所愿见到,他向墨轩偷袭出手,本就是打算一举将墨轩击败,却不想此时与墨轩斗得不分高低,也让青年后边的打算无法施行。

    所以一边与墨轩见招拆招之时,青年只能在心中不断地思索着应对之策,并聚精会神地盯着墨轩出招路数,只待墨轩露出些许破绽,他便立即抓住机会,冲着墨轩反击过去。

    就在青年心中不断盘思之时,墨轩心中却是惊讶无比,只道墨家弟子擅长机关之道,拳脚功夫并不会太强的墨轩,此时在与青年打了如此之久之后,也算是对青年的实力了解了七八分。

    “墨家堡中,竟然也有这等高手,看来墨家武功练得大成,也是容不得别人小瞧,我要是不用剑战他的话,定是打不过他!”

    心中如此想道,墨轩却并没有出剑的意思,只因他现在正处墨家堡中,这青年虽是冲着自己动手,但这其中总是让墨轩觉得有着几分蹊跷,要是自己冒然出剑伤了对方,最后却弄出什么误会,到时可就解释得不清了。

    于是墨轩只能强忍着拔剑地冲动,只是凭着墨家武功攻向青年,但这青年也是墨家弟子,他能将墨家武功练到如此地步,也可见其天赋之高。此时墨轩使着墨家武功与青年打斗,却是让青年尽数料到了墨轩的后招,这长久几番下去,优势的天平便又朝着青年逐渐倾斜过去。

    感到压力稍减几分,青年神色也不似之前那般沉重,但见他盯着墨轩一声冷笑,这又开口说道:“你不是会使剑法么?为何迟迟不见你拔剑!?”

    听得这话,墨轩便知这青年定是有备而来,那云麟剑横挂在自己身后并不起眼,可青年还是道出了这话,可见青年在此之前,定是对自己了解了不少。

    被青年这么问起,墨轩正要答话,可就在此时,墨轩脑中却是闪过一丝念头,竟是让墨轩神情一呆,整个人都愣在了远处…

    为何自己会觉得这青年的声音如此耳熟?

    想到此点,墨轩不禁有些分神,可就是这一愣神之功夫,却是给青年抓住了机会,这又冲着墨轩出掌拍来!

    察觉到面前掌影一晃,墨轩登时回神,便见一双肉掌也是奔至自己面前,离自己面门仅有几寸之剧!

    见此大惊失色!

    墨轩不及多想,这便急忙一偏脑袋,那一掌贴着墨轩鼻尖擦过,只能拍中墨轩头上散落的几缕发丝,倒是惊得墨轩一身冷汗不止。

    “啪!”

    又一抬手拍去,墨轩赶紧荡开了这一掌,不给青年继续攻来地机会,待得身形急速退后,墨轩又与青年拉开了不小距离之后,这才沉声朝着青年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

    青年不答,只是咧嘴一笑,这又挥掌继续攻来,却是不依不饶。

    见此一幕,墨轩心知青年定不会轻易开口,索性也不去与他废话,这也跟着继续出招与青年斗作一处,二人这又如同之前一般。

    但见青年冲着墨轩出掌,掌势却是极为凶猛,墨轩看得神情紧张,只道青年武功不弱、丝毫不低于自己,所以也不去与青年硬拼,

    只是折身躲闪,又寻着空档出拳攻去。

    挡开墨轩拳头,青年送去一掌逼退了墨轩些许,这又一笑说道:“为何你还不见拔剑?难道你以为,以你的功夫会是我对手?”

    闻言,墨轩则是抿嘴不答,青年所言倒是不错,以墨轩的拳脚功夫,却是奈何不得青年分毫,墨轩若是还不出剑的话,如此长久下去,他定然不是青年对手。

    可就如墨轩之前所顾及那般,墨轩这才一直不肯出剑,所以任由青年如何挑衅墨轩,墨轩都只是一味儿地强忍,只与青年缠斗一处,心中另外作着打算。

    而青年见到自己三番五次问去之后,墨轩却一直不回答自己,其心中不禁有些恼羞,看向墨轩地神色也尽显不善。

    “既然你不肯说话,那就不要怨我了!”

    突然厉声一喝,其声直若惊雷!

    只见这一语喝出,青年身周气势陡然一转,仿佛变了个人一般,这又运足内力,便向墨轩一爪掏出,如猛龙出海一般,这一爪声势之快,就是墨轩一直提防着青年,竟也有些反应不及。

    见着一爪掏来,墨轩躲避已是不及,何况青年气势转变,墨轩也是始料未及,他瞪眼看着青年冲来,只觉青年这一爪已是用上十二成力道,墨轩赫然可以感受得到,青年这一击之中满是杀意蕴含,便是想要一击至自己于死地!

    “这人竟要杀我!?”

    心中如此惊呼一声,墨轩这才明了,却又立马生出悔意。起初之时,青年冲着自己出手,墨轩还道这其中有着什么蹊跷误会,这也一直不曾出去重手。可现在青年竟是对着自己露出杀意,他显然便是奔着取下自己性命而来,自己若是能够早些知晓青年之意,又何必落得如此、与他纠缠到现在?

    心中惊于青年的意图,墨轩只叹未能尽早察觉,可此时反悔已是迟了,再说青年那爪势已经送到面前,墨轩也根本没有时间细想什么,便见他毫不犹豫地就伸出右手,直如残影般这么一晃,右手就已是绕到了自己身后…

    “叮!”

    而下一刻,但闻一声剑鸣冲天响起,直让人觉得震耳欲聋,便见着墨轩右臂一挥,还未看得仔细之时,一道剑影又紧随其后而出,竟是化作一道剑花如盾,正好挡在了墨轩身前,不曾露出丝毫缝隙。

    “铛!”

    只听一声铿锵炸裂,便见火花四溅不断,映得墨轩面色也是一阵红光闪耀。

    而墨轩看得真切,那青年竟是凭着一双手臂,硬碰着撞在了云麟剑之上,墨轩随后便觉着一股巨力从右臂之上传来,直推得自己身子向后一滑,幸得自己右足一伸才给堪堪抵住。

    再看向身前,只见墨灰地云麟剑紧紧地贴着青年手臂,双方就此僵持不下,墨轩奋力咬牙支撑,这才得以不退,而凭着云麟剑之锋锐,竟也未能将青年的手臂给削断,见此一幕,墨轩也是一阵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