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三百零四章:肺腑之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冲着大伯深深一拜,墨轩将脑袋埋得极低,还迟迟不见抬头。

    见此,墨天豪已是怔然说不出话,他都不曾想到,墨轩竟然会如此坚决地想要知道事情地真相,哪怕这么与自己说话…还说得这么生分…

    “唉!”

    沉沉地一叹,墨天豪不禁面露痛色,一阵摇头叹息不已。

    闻声,墨轩却是不见起身,只是保持着冲大伯拜下地姿势,又沉声呼道:“大伯!还请大伯如实告诉墨轩,让墨轩知道实情!”

    “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又见墨轩出声,墨天豪侧首看来,面上苦涩愈浓,又极为痛心地问道:“你爹娘之仇,大伯一定会替你报得,你又何必如此执着?莫不是不相信大伯不成?”

    “并非墨轩不相信大伯,只是墨轩听说了一些传言,这才想要与大伯求证!”

    蓦地抬首望来,墨轩神色却是异常地冷静,这又说道:“倘若墨家并不打算与爹娘报仇,那墨轩也不会强人所难…爹娘之仇,就是没有旁人相助,就是只有我一人,我也要一人去报仇!哪怕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不顾,我也绝不能见着爹娘惨死…而一人苟活于世!”

    最后几字,几乎是从墨轩牙缝之中蹦出来的,也让墨天豪听得心神一震,久久不能自拔。

    但墨天豪不见出声,墨轩却是不肯作罢,他这又看向大伯,双目已是发涩,却强忍着心中之痛,又与大伯问道:“所以大伯,还请大伯告诉墨轩实情!”

    “墨家…是否真的不肯…为爹娘报仇!?”

    说完这句,墨轩便再也不见言语,他只是定定地看着大伯,丝毫不避讳大伯的目光,直与大伯四目相对。

    而墨天豪也在墨轩送来地目光之中,看到了一阵失望之意。那是满怀希望之后,又被告知希望破灭,从而衍生出来地深深绝望,足以让人心灰意冷。

    但说到底,还是自己让墨轩失望了,是自己没有将承诺做到…

    “唉!”

    如此想着,又是一叹,墨天豪已是不愿再去与墨轩对看。他别过目光,挥手让身旁下人退下,又望向远处,这才缓缓启齿言道:“并非大伯不愿与你爹娘报仇,而是墨家之中,有许多人并不赞成如此,大伯也是身不由己啊!”

    “难道此事是真!?”

    听着大伯如此说来,墨轩又哪还有不明白地道理?但听他惊呼一声,面上神情也跟着变得复杂起来,有震惊、有不甘、有愤怒、亦有深深地无力…

    “不错!”

    点了点头,墨天豪终于还是开口承认了,便听他说道:“照你爷爷与我的意思,你爹娘之仇定是要去报的!哪怕是与那五毒教不死不休,也绝不能让你爹娘他们死不瞑目,更不能寒了你的心!”

    “但此事被族中之人知晓之后,得到的却是不少反对之声…”

    “大伯原以为他们会答应的!那五毒教杀的可是我墨家之人,墨家如何能够对此不闻不问?要是不能为你爹娘报仇,岂不是任由五毒教欺凌到我墨家的头上来?”

    “可谁知,他们竟说你爹娘是墨家的叛徒,为了区区两个叛徒,他们绝不答应让墨家弟子为其赴死…与五毒教开战,届时定是生灵涂炭,只是为了报一个仇而已,却要搭上无数墨家弟子的性命,如此算来,怎么都是不划算的…”

    “这话真是岂有此理!”

    说完这些,墨天豪便是一声怒骂,也不怕被人给听了去,便见他又满面怒容地骂道:“你爹娘他们如何能算是墨家叛徒!?当年之事已是过去这么多年,难道还有什么是不能够放下的吗!?再怎么说,你爹他也是姓墨,体内同样是流着墨家的血,他便是死了,也是我墨家之人,这是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爹与我,那可是手足兄弟啊!我又如何不想与你爹报仇!?”

    “可他们对于你爹娘之死竟是毫不痛心,反而说出这么一番冷血无情之极地话来,我当时真是恨不得与他们拼命!”

    说到此处,墨天豪已是声泪俱下,只见他一副睚眦欲裂地模样,好似那仇人就在眼前一般,便将要他给生吞活剐,方能泄去心头之恨。

    而墨轩听得这些话,其心情也是与大伯一般,甚至比大伯还要更为愤怒。想不到墨非与自己说的那些话竟然是真的,墨家竟然真的不打算给爹娘报仇,那自己跟着大伯回到墨家来,为的又是什么?

    墨家不将爹娘看作是自家之人,这才不肯出手,而自己是爹娘之子,照着这般说来,那自己也不算是墨家之人了…

    想到此处,墨轩心中不由得更加愤怒,既然墨家都不愿承认爹娘的身份,那自己又何必再留在此处,更别说什么认祖归宗!在墨轩看来,这个墨家,自己不认也罢!爹娘之仇,便让自己一人去报,也不用再求什么墨家,省得叫人看不起还惹来笑话!

    “大伯!”

    强压胸中怒意,墨轩看向大伯,便是一呼。

    闻声,墨天豪转头看来,却见到墨轩目中满是怒火,好似要烧着一般,这让莫听当即便是一吓。

    与墨轩说出这些话,墨天豪自己其实也已是想到,墨轩一定也会与自己当时一样,会变得极为愤怒,无法接受墨家的这个决定。但此时见到墨轩竟然变成这般模样,却是墨天豪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你有话…直说就是了…”

    墨轩叫着自己,定是有话要说,墨天豪这便问道。

    闻声,墨轩并未急着回答,他只是先努力平复着胸中情绪,待得稳定下来之后,他确信这并不是自己的一时之气,而是自己对墨家的深深失望之后,他这才说道:“大伯,既然墨家并不认我爹娘,也不肯为他们报仇,那这个墨家,墨轩不待也罢!”

    “你说什么!?”

    墨轩说完,墨天豪登时便是一声惊呼。但见他瞠目结舌地看着墨轩,却是不肯相信这么一番话,竟会从墨轩的口中说出。

    知晓大伯并不是没听清自己的话,但墨轩还是选择要重复一声,只见墨轩神色更为凝重,便看着大伯,两眼眨也不眨一下,就这么答道:“墨家不认我爹娘,墨轩也就不认墨家!”

    “啪!”

    最后一字音落,换来的却是一声清脆响亮。

    院中月下、夜风无声。

    墨天豪怒目瞪着面前地墨轩,他的右手还未彻底放下,而脸上隐隐传来地火辣疼痛之感,也正告诉着墨轩,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混账!”

    再也无法压抑胸中的愤怒,就是打了墨轩一巴掌犹是不解心中之恨,墨天豪又冲着墨轩怒骂一声道:“你爹与我乃是兄弟,又如何会不算是墨家人!?你竟然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当真是气死我了!我问你,你眼里可曾还有我墨家的列祖列宗!?”

    “我知道你爹娘早逝,你从小流落江湖,虽是无人管你,可你竟然说出这等欺师灭祖的话来,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我今日就要代替你爹娘,好好管教你一番,也叫你知道墨家的家法!”

    说完,墨天豪这又挥起大掌,便又要向着墨轩脸上掴去。

    “嘭!”

    可还不等墨天豪一掌落下,其手腕竟是被人抓住,墨天豪神情一僵,再一看去,才发现那抓住自己手腕的正是墨轩。

    “混账!你竟然还敢还手!?”

    见到墨轩出手,墨天豪顿时惊怒交加,他瞪大双眼看着墨轩,却是不信墨轩竟有这等胆子,还敢冲着自己动手。

    而墨轩抓住大伯手腕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地动作,他只是赤红着双目朝大伯瞪去,面上露着悲痛之色,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失态,随后才哽咽着喉头沉声说道:“我就是大逆不道、欺师灭祖了又如何?难道我就不应该为我爹娘报仇了么!?”

    “爹他从小便告诉我,为人处事要对得起礼义廉耻、要对得起仁义忠孝,可大伯你看看,墨家这都做了些什么!?”

    “是墨家不仁不义在先!他们容不下我娘,想要害死她,我爹不忍看着娘死去,这才救了她,我爹娘逃离了这里,墨家就再也不闻不问,还将爹娘视作墨家的叛徒!”

    “这样就罢了,爹娘不愿再回到这个是非之地,只想在外边相伴终老,墨家如何看待他们,他们都不觉得重要,但现在爹娘已经死了,大伯你却来找他们,还说要把他们的名字重新记到墨家族谱之上、要我墨轩认祖归宗…”

    说到此处,墨轩说不下去了,他看着面前大伯,眼泪早已是落了下来,在他的面上留下了数道泪痕,但墨轩却是不顾。

    他只是看着大伯,只想要为自己爹娘讨一个说法、讨一个公道,他想要大伯回答自己…

    “大伯…”

    轻唤了一声,墨轩差些都叫不出声,但他还有许多话不曾说出来,他知道自己今日一定要说个明白、问个明白…

    “大伯,你说我大逆不道,墨轩认了,可是你回过头看看呐!我爹娘被五毒教害死的时候,我爹娘为了替墨家保住那破机关丢了性命的时候,你们墨家的人呢?他们都在哪儿啊!?”

    一语道出,直若九天惊雷,两耳分明闻不见任何动静,但墨天豪的心中却是如遭万斤重锤狠狠地撞了一下,竟是让他呼吸一滞,双眼也是一阵发黑。

    “还记得小时候,爹娘就告诉我,我还有一个爷爷,还有一个大伯,爹娘说总有一日要带我回家来,见一见自己的亲人…”

    “现在…墨轩回来了,见到了大伯,也见到了爷爷…可爹娘他们却没有回来…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只有墨轩一个人回来了,我完成了爹娘的心愿,他们在天之灵知道了一定也十分开心…”

    “可就是这么一个墨家,冷血无情…一个让爹娘他们日思夜想地墨家,竟然告诉我他们不肯为爹娘报仇!哪怕一句话也不肯为爹娘说!?”

    “大伯…”

    “大伯,墨轩问你,墨轩应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该如何认这个祖、归这个宗!?”

    最后大吼地一声质问,墨轩终感如释重负,他终于将这些日子积压在胸中的话都说了出来,尽管他对墨家已经不抱着任何希望,但对着自己的大伯,墨轩并不想隐瞒什么,他只是想要让大伯知道这些而已,毕竟大伯可是墨轩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了。

    “在你心目之中…难道对墨家就是这么的…失望么?”

    良久之后,墨天豪终于回过神来,这才看向墨轩,又怔然问道。

    墨轩此时也已是静了下来,他止住了泪意,便与大伯答道:“大伯这话,就是墨轩不回答,大伯心中也是有数…”

    “我爹娘为了墨家,可谓已是做到了仁至义尽,甚至是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既然墨家无意与我爹娘报仇,那墨轩也不强求,只希望大伯能够放墨轩离开,好让墨轩能够去为爹娘报仇,也算报答了爹娘养育墨轩之恩!”

    言罢,墨轩又冲着墨天豪深深一拜,其去意已决,甚至是决然。

    见此,墨天豪并未回答,他只是沉痛地闭上双目,似是不想去看墨轩地模样,可其脑海之中,却是不断地在回响着墨轩方才说过地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那些话每重复一次,又让墨天豪地神情更为沉重…

    见到大伯并不回答,墨轩却是不肯作罢,他已是对墨家不再抱有任何念想,又如何还会待在此处?

    “请大伯放墨轩离去,墨轩心中定不会忘大伯的情义!”

    又冲着大伯呼了一声,待得最后一字吐出,墨轩竟还朝着大伯跪了下去,随着那“扑通”一声沉闷之响传来,就好像一锤捶在了鼓上,听得墨天豪心头一震,这才睁眼看来之时,墨轩已是笔直地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轩儿!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

    见得一惊,墨天豪急忙上前便要去搀扶墨轩,可还不等墨天豪碰到墨轩胳膊,墨轩便挡开了墨天豪的双手,这又固执地说道:“大伯不用劝了,大伯要是不答应墨轩,墨轩便在这里长跪不起,直到大伯答应为止!”

    闻言,墨天豪却是不甘,这又劝道:“轩儿,你这是在逼大伯啊!”

    墨轩摇头说道:“墨轩这不是在逼大伯,只是墨轩留在墨家堡已是再没有任何意义,这才恳请大伯让墨轩离开,也让墨轩能够去尽一个为人之子的责任!”

    见着墨轩态度如此坚决,墨天豪不禁也是没了办法,只是叹息说道:“轩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墨轩仅此一个心愿,还望大伯能够成全!”

    不顾大伯之言,墨轩只是道了一声后,又朝着墨天豪叩首下去,但听那额头重重地落在石砖之上,直撞得石砖“咚咚”作响,也不知墨轩到底用上了多大地力道,便吓得墨天豪赶紧上前将他扶起,口中只能不住地说道:“你快起来,莫要如此,大伯答应你了就是…”

    听得大伯终是松口,墨轩这才放心,于是便站了起来,却又朝着大伯一拜。

    “轩儿可莫要再如此了!”

    见状,墨天豪生怕墨轩又会再跪下去,只得紧紧抓住墨轩不放,又说道:“你心里的苦衷,大伯也能体会,你一心只想为你爹娘报仇,大伯又何尝不是呢?只是此事乃是族中长老商量过后才得出地结果,纵使是你爷爷他也无法改变什么,否则他也不会在得知消息之后,便又加重了病情,落得现在也没安稳下来…”

    “其实比起你的报仇心切,大伯也并不差上多少,奈何大伯身为墨家之人,就不得不遵循墨家的族规家法…”

    说到此处,对于墨轩此时地心情,墨天豪也已是想透了许多,便见他看着墨轩一笑,又伸手搭在了墨轩的肩上。

    “如此看来,你不加入墨家,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你可以带着你爹娘对你的寄托,自由自在地活着,而不受着这些家法约束…”

    “反正你体内流淌着的,都是我墨家的血脉,你生死都是我墨家之人,这是不争地事实,就是不去认祖归宗,也是改变不了的…”

    “大伯…你…”

    听得大伯这些话,墨轩好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定定地向着大伯看去,想要问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心中正是犹豫不定。

    闻声,墨天豪不禁又是一笑,这便拍了拍墨轩的胳膊,说道:“去吧!早些离开墨家堡,从你爹娘离开那一日开始,你也跟着注定不属于这里,可笑大伯竟还带你回来,如今看来却是害了你…”

    “你现在就离开墨家堡,趁着现在墨家人并未对你太过上心,你赶紧离开此处,省得到时候他们派人过来,你要走就走不了了!”

    此言一出,墨天豪心知墨轩必然有话要说,但他却不肯给墨轩开口地机会,这又立马说道:“至于你爷爷,有大伯在墨家照顾他,你大可放心就是,你爷爷他能够在离世之前见上你一面,想必他的心愿也已经了结了,至于你爹之事,有大伯去与你爷爷说,定不会让你爷爷担心!”

    “走吧!快走,趁着现在天色正暗,你这就连夜下山去!”

    最后道了一声,墨轩尚不及反应过来,墨天豪便将墨轩一推,自己则是转过身去,也不再看墨轩一眼。

    “大伯…”

    唤了一声,墨轩却是不动,墨天豪听得呼声,似是有些微怒,这又沉声喝道:“我叫你快走,你听不见吗!?”

    被如此一喝,墨轩到嘴边的话也给咽下,他只好最后看了大伯一眼,又最后行了一拜,于是调头便走。可这才刚刚走了几步远,墨轩又回头看去,发现大伯竟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也不向着自己看来,好似真的再无话与自己多说。

    如此想罢,墨轩索性也不再停留,于是转头又走。可就在此时,身后竟是忽地传来一道话声,直让墨轩听得潸然落泪,却是走得更为坚定,再也不见回头…

    “轩儿,此去路远,你自行珍重…定要为你爹娘…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