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三百一十六章:狗眼看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想不到孟兄还是一个痴情之人!”

    听完了孟齐阳的叙说之后,墨轩不禁感慨了一声,只道这世间痴男怨女极多,可最后能够终成眷属者又有几人…

    “痴情又有何用?”

    孟齐阳深叹一声,却是摇首答道:“若是痴情有用,齐阳也不至于眼看着瑶儿呆在那青楼之中而无能为力,但凡齐阳有着一点儿办法,也要救得瑶儿出来,莫要再受那些苦楚…”

    走在墨轩身旁,孟齐阳却是一副垂头丧气地模样,直看得墨轩也是心绪复杂,不知该如何劝解。

    若是说起武功刀剑,墨轩或许能够发表一些见解,毕竟墨轩自己涉及到了这些方面,自然可以去别人侃侃而谈。但对于这些男女之事,墨轩可是不曾经历过半点儿,此时听着孟齐阳如此说着,墨轩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伸手拍了拍孟齐阳的肩头,以示安慰。

    “墨兄…”

    看着墨轩,孟齐阳也是怔怔然地说不出话,但就在不知不觉之间,那青楼已是到了,只因远处忽地传来一道话音,便将二人的注意给吸引了过去。

    “哟!我还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孟家的小子!”

    这话语之中满是嘲弄之色,又说得阴阳怪气,一听便让人心生不悦,墨轩自然也是如此。于是循声望去,只见街边一栋华丽高楼之前立着几名汉子,俨然一副打手地模样,他们正双手环抱于胸前,又满脸不屑鄙夷地朝着自己这边看来,目光赫然是落在身旁孟齐阳的身上。

    见此,墨轩又转头朝着孟齐阳看去,只见孟齐阳耷拉着脑袋,目光也是躲躲闪闪、畏畏缩缩,竟是不敢去那些汉子对视,似是怕极了那些汉子。

    “孟兄?”

    出声一呼,墨轩倒是不愿见到孟齐阳这样,虽是猜到那些汉子往日定是没少欺负了孟齐阳,但此时自己就在一旁,孟齐阳又何必再怕?看来孟齐阳的性子还是有些软弱,墨轩想到此处不禁一阵摇头,孟齐阳到底只是一名书生而已,比起自己这种行走江湖之人,胆色还是小了不少。

    “墨兄…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去了,齐阳日后自会再想办法去见瑶儿,今日还是罢了吧…”

    抬头看来,又小心的瞥了一眼远处,孟齐阳已是心生了退意,这便面带难色地与墨轩说道。

    “来都来到了这里,那瑶儿姑娘可就在里边,孟兄难道舍得就这么回去?”

    只道孟齐阳在害怕些什么,但墨轩也不去点破,只是如此说道,希望以此来给孟齐阳壮一壮胆。

    果然,孟齐阳听得墨轩这话,目光之中这便闪过一丝坚决,只见他望了望那华丽高楼,面上流露着不舍之情,显然也是不愿就此打道回去。只是又见着那门口的几名汉子,孟齐阳心知那些人定是不会轻易放着自己进去,其心中这又打起了退堂鼓,便是左右为难了起来。

    “既然都已经来了这里,有墨轩在此,孟兄尽管放心就是,墨轩一定会让孟兄见到瑶儿姑娘一面,也交孟兄不虚了此行!”

    瞧着孟齐阳踟躇模样,墨轩这又给孟齐阳以信心,便是如此说道。

    闻言,孟齐阳这又看向墨轩,他见着墨轩一脸肯定地模样,也不似在诓骗着自己,其脑中又想到墨轩白日里的功夫,那一手轻功可是将孟齐阳给彻底惊住,这就更不用说墨轩其他的武功,想来也是不会差的,那些市井之徒如何能够与墨轩相比?

    想着这些吗,孟齐阳这才恍然大悟,有着墨轩在此,那些青楼打手如何还能欺负到自己头上?墨轩不出手教训他们就已是不错了,要是他们胆敢冒犯自己半句,墨轩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想通了这一点,孟齐阳的胆气这也提高了不少,他面上再也不见了惧怕之意,腰杆也跟着挺拔了起来。

    孟齐阳地转变,墨轩看得清楚,他知晓孟齐阳此时已经没有再怕,于是便道:“孟兄,我们这就进去吧!话说这青楼之地,墨轩可还不曾去过呢…”

    这般说着,墨轩便将目光朝着那高楼望去,只见那高楼足有四层之高,比其相邻地房屋整整高了倍余。整座高楼修葺得奢华无比,那楼宇之上四周皆挂满了彩色灯笼,直将整座高楼映得通亮,在这夜色之中,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倒是醒目。

    而在楼宇之上,还有着许多浓妆艳抹、衣着暴露地女子倚靠着栏杆,正不住地朝着大街之上过往地行人挥着巾帕招呼,只见她们故意拉低着衣襟,将一对波澜壮阔地酥胸裸露出来,又冲着那些盯着看地男子送去阵阵秋波,倒是看得那些人血脉喷张,一股气血直冲头顶,面色也是胀得通红。

    “这青楼倒是好大地手笔!”

    见此情形,墨轩不禁咂舌一声,又托手摸着下巴上的点点胡茬,心道仅是从外边看去,这青楼之地就已是这般不堪入目,也不知那青楼之中到底会是什么一番模样?

    可就在墨轩遐想之时,又听着一语传来,打断了墨轩心中思绪。

    “哥几个在跟你说话,你竟然敢装作没听到!?是不是哥几个有些时日没有教训你,你就皮痒痒了?”

    听着这话语之中满是不善,墨轩已是皱眉,这又侧首看去,便见到那青楼门前的几名打手已是走到了孟齐阳的近前,这又出来一人大手以抓,便抓住孟齐阳的衣襟,将他拎了个半起。

    “孟齐阳,你不在家里好生守着你那祖宅,竟然还敢来这百花楼,难不成你还在打着那瑶儿姑娘的主意!?”

    将脸凑到孟齐阳近前,二人的鼻尖几乎都要顶在了一块,那汉子恶狠狠地瞪着孟齐阳,这又厉声喝斥问道。

    孟齐阳被这汉子这么一吓,面色已是变得一白,但他却是不敢显得自己胆怯,于是便冲着汉子回驳道:“这…这茂州又不是你家,我孟齐阳想去哪里,还用不着你来管…”

    整句话说得结结巴巴,连口齿都不清楚,孟齐阳虽然想要顶撞那汉子一番,但这话说得毫无气势,那些路过行人见着此幕,皆是朝着孟齐阳嘲笑而来,只道孟齐阳这是在与自己找苦头来吃,那汉子被他落了面子,又如何会轻易放过他?

    “你他娘的!”

    果然,那汉子见孟齐阳竟然敢这么与自己说话,登时就给气得怒不可遏,便见他厉骂了一声,抓着孟齐阳衣襟的拳头也更为用力,这又怒声骂道:“敢这么跟老子说话,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话音一落,便见那汉子高举起拳头,直朝着孟齐阳砸去,眼看就要落到了孟齐阳的脸上。

    “嘭!”

    不想一道闷响传来,那汉子的拳头竟是生生地停了下来,汉子也是满面诧异,这又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旁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个黑衣青年,正用手臂架着自己的手臂,这才让自己的拳头没有落下。

    再看向黑衣青年的面容,却是面色淡漠,其上没有一丝表情,但那汉子却是看得只觉眼熟,依稀记得面前这黑衣青年好像是方才与孟齐阳走在一块的人。

    这黑衣青年,便是墨轩了。

    他见到几个打手走来,却一直不见吭声,直到那汉子打算痛揍孟齐阳一顿之时,他这才出手拦下了汉子那一拳。

    “放开他。”

    瞥了一眼汉子,墨轩这就别过了目光,他也不去与汉子对视,只是淡淡地吐了一声,语气却是让人毋庸置疑。

    “你小子是什么人?说让老子放手就放手,你当你自己是谁?天王老子么!?”

    墨轩要自己放手,汉子自然不肯照做,这就冲着墨轩喝去,眼神满是不屑。

    “放开他。”

    还是一样的话,就连语气也是一般无二,但墨轩连看都不看那汉子一眼,显然是不将汉子放在眼中,这不禁让那汉子看得胸中更怒。

    “我看你是找死!”

    不由分说骂咧一句,汉子已是懒得再与墨轩废话,他也不见撒开孟齐阳,只是挥拳又朝着墨轩砸去。可这一拳在墨轩看来,却是毫无威胁可言,甚至可以说全是破绽之处,墨轩就是不动也能轻易躲过。

    只是墨轩可没有让着这汉子的道理,这汉子冒犯孟齐阳在先,此时又冲着自己动手,墨轩便是杀了他也只是一剑而已,可墨轩也不愿随意伤人性命,所以眼见着汉子一拳砸来,墨轩也不见挪动身子,他只是一脚踹出,正中了那汉子的腹部,那汉子登时便觉剧疼难当,抓着孟齐阳的手都不禁松开,朝着墨轩砸去地那一拳更是没了后继之力。

    “啊!”

    跪倒在地上,汉子这才痛呼出了声,墨轩居高临下地看下,两眼目光仍是不见波动。

    “墨兄!?”

    来到墨轩身旁,孟齐阳也没想到墨轩竟然会在这大街之上动手,他方才还有些担心墨轩不是汉子的对手,毕竟汉子那边可是有着好几个人,他们人多势众,要是打了起来,孟齐阳担心墨轩会吃亏。可现在看来,墨轩仅是一脚就能将汉子踹得如此狼狈,相信墨轩就是以一打多也不会有任何压力,却是孟齐阳小看了墨轩。

    “孟兄且在一旁好生看着,这些狗眼看人低之人,便让我来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头也不回地朝孟齐阳道了一声,墨轩一步踏出,便将孟齐阳挡在了自己身后。另一边,那些打手见到汉子中了墨轩一脚就变得如此,他们已是看出墨轩身手不凡,这就联手朝着墨轩围来,不肯让墨轩轻易离开。

    殊不知墨轩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这些打手对着孟齐阳出言不逊,已是惹得墨轩不悦,墨轩出手教训他们一顿也是理所当然。

    但教训归教训,墨轩杀心也没有那么重,自然不会取了这些打手的性命,所以见到几个打手冲来,墨轩只是腾出了双手,也不去拔出身后的云麟剑,对付这等小喽啰,墨轩可没有拔剑的必要。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混蛋!?竟然敢动我们百花楼的人,兄弟们都一起上,把这两个家伙往死里打!”

    一声呼喝,几个打手已是奔到了墨轩近前,只见好几个沙包大的拳头捣来,声势倒是不凡,可墨轩丝毫没有将这些人瞧在眼里,他也不动身子,只是挥出双臂挡去,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那几个打手的拳头竟然纷纷落在了同伴的身上,或砸在别人的脸上、或打在自己的胸口,竟然没有一个拳头落到墨轩身上,直看得一旁路过行人与孟齐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哎哟!”

    “哎哟!”

    摔倒在地上,几个打手不断地发出阵阵呻吟,皆是捂着痛处不能起身。

    而中间处,墨轩依旧立身不动,只是淡然地瞥了一眼身周倒下地打手,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丝毫不费吹灰之力。

    没有多说一字,似是懒得去与那些打手废话,墨轩这就抬足走了出来,来到了孟齐阳的身前,而孟齐阳还是那副吃惊模样,显然没想到墨轩竟然这么轻松就解决了那几个打手。

    “墨轩都说孟兄不必害怕,不过只是几个看门的狗而已,竟然也敢冲人乱吠,那墨轩就代替孟兄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了…”

    轻飘飘地一声说来,墨轩又冲着孟齐阳一笑,孟齐阳看得一愣,这才回了神过来。

    “可是…”

    但听孟齐阳道了一声,后边的话虽是不见说出,但看着孟齐阳面色难看,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墨轩不曾将这些放在心上,但孟齐阳却不这么想,墨轩他不是茂州之人,只是初来乍到,自然不比孟齐阳了解那百花楼之后人的实力,眼下墨轩打了百花楼的人,还是当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事儿要是传到了那人的耳中,他们定是不会轻易放过墨轩。

    “墨兄,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的好,你打了百花楼的人,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齐阳是茂州之人,他们不会拿齐阳如何,但墨兄你是外来之人,此事就是闹到了官府,官府定然也是帮着他们的!”

    来不及与墨轩解释太多,孟齐阳拉着墨轩就想要离开,可这一步都没走出,便听着远处传来一声怒喝。

    “是谁敢动我百花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