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三百二十九章:息事宁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什么人!?”

    见到一剑刺来,蒋正皓来不及多想,他厉喝一声,连忙撇下了杨康,闪身就朝着远处退去。

    可蒋正皓要逃,那来人却是不舍,只见他剑势不停,仍是一剑指出,直朝着蒋正皓追去,眨眼间便已是来到了蒋正皓的面前,直叫那那蒋正皓面上露出惊骇之极的神情。

    这来人竟是想要一剑杀了自己!

    明白了此点,蒋正皓心中不禁更是慌张,这来人一剑声势如此惊人,速度之快更是让自己有些反应不及,就算自己是全神贯注之下也不见得能够接下这人一剑,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得罪过这等高手,对方竟然在这个时候偷袭出手想要自己的性命?

    心中的疑问,无人会与自己解答,蒋正皓也没得功夫去多想,那一剑已然到了身前,蒋正皓不敢被这一剑刺中,只能继续朝着后方急速退去。

    可这间酒家只有这么大点地方,若是在外边也就罢了,此时蒋正皓身处酒家之中,他就是想要退避,但仅是几步之后就已是退到了墙角之处,蒋正皓退无可退,这又急忙朝着身前看去,却是见到那一剑竟是在自己面前尺许之远,下一刻就要刺穿自己的脑袋!

    剑尖未至,那剑气却是刮得自己面颊生疼,情急之下,蒋正皓想也不想,这就下意识地一偏脑袋,随后便听着“铮”地一声轻响,蒋正皓再侧首看去,只见那剑尖正好落在自己脑袋方才的位置,这就一剑扎在身后墙壁之上,其力道之大,还溅得墙上一偏碎屑纷飞。

    见此一幕,蒋正皓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更是一阵余悸缠绕,方才自己若是慢上了半分,只怕此时已是成了一具尸体了…

    大难得脱,可来人却不再举剑攻来,蒋正皓不明所以,这就朝着面前看去,这才算是看清了那来人的面容。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墨轩!

    见着来人竟是墨轩,蒋正皓又是一惊,心道这小子不是离开了,怎地又折返了回来?

    而其余众人看着墨轩回来,心中也是如蒋正皓一般疑惑不解,不过杨康看着墨轩去而复返,这还救了自己一命之后,其面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有得墨轩在此,他也不用再怕那蒋正皓。

    “怎么是你!?”

    盯着墨轩,蒋正皓此时地模样可是极为狼狈,但他却是无心去顾及,只是朝着墨轩沉声问道。

    自己本是不愿与墨轩结怨,这才松口放墨轩离去,不想他这又返回,那一剑更是险些要了自己的性命,让自己此刻都未能完全回神过来,这让自己如何对他以好脸色相对…

    心中想着这些,蒋正皓的脸色不禁愈发地难看,但墨轩对此却是视若未见一般,只是淡然答道:“前辈之事,晚辈本是不该插手,但晚辈见着他们几个处境,却是和晚辈有些同病相怜,所以晚辈这才回来,恳请前辈放过他们,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这话看似说得平淡,但看墨轩那副架势,就连云麟剑还牢牢地钉在墙上,离蒋正皓的侧脸也不过寸许之远,实在难以想象墨轩这是在问起蒋正皓的意见…

    “……”

    沉吟不语,蒋正皓并未回答墨轩之言,只是黑着脸色朝着大堂众人看去,在见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皆是透露着一股玩味的神情,似是对自己会被一个小辈逼得如此地步而感到惊讶,这不禁让蒋正皓的面色更是一沉,那眼神都好像能够杀人一样…

    蒋正皓今日可算是被墨轩落尽了颜面,想必此间之事在明日就会传遍整个梁州境,自己就是想要阻拦也阻拦不了。心念着自己一世名声,今日却因为面前这个小辈而毁于一旦,蒋正皓心中此刻已是怒火滔天,只恨不得一刀杀了墨轩来泄愤。

    心中对墨轩已是恨极,所以对于墨轩的提议,蒋正皓又哪里还有答应的道理?就算墨轩真是青琼山之人又如何,自己丢脸都丢成了这样,已是没有颜面再在江湖之上立足,蒋正皓又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什么性命一说…

    不见开口,但一掌拍出,直取墨轩面门,这已经算是蒋正皓的回答。

    虽然看起来是在与蒋正皓打着商量,但墨轩可是一直在提防着他,此时见到蒋正皓一掌拍来,墨轩也不再多言,只是一侧身闪过之后,其右手握着的云麟剑这又朝着蒋正皓横扫而去。

    “啪!”

    一声闷响传来,蒋正皓已是一掌挡在了墨轩手腕之上,他同样也在提防着墨轩这一剑,待挡下了这一招之后,蒋正皓又出掌朝着墨轩攻去,此时墨轩离得他极近,其一手剑法也不见得能够施展开来,所以想要打败墨轩,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一剑被挡,墨轩也不犹豫,便见他剑花一转,那云麟剑绕了回来之后这又继续刺向蒋正皓,那刺去的角度也是刁钻,直叫人防不胜防。

    不敢大意,蒋正皓连忙见招拆招,反正此时也不用再留什么余地,二人这又大打出手起来。

    看着墨轩又与蒋正皓交手,一旁杨康。刘阳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互相递去了一个眼色,这就分别朝着空玄门之人攻去。虽然还不知道墨轩去而复返的原因,但现在有墨轩在拖着蒋正皓,那些空玄门之人自然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还是尽快解决了空玄门之人,到时候再去与墨轩相助才是上策。

    而那些空玄门之人本是打算去给蒋正皓助拳,但他们还未动身,杨康二人已是冲杀了过来,便以迅雷之势接连打伤了自己几人。

    转眼间就给杨康二人解决掉了空玄门一半的人,让空玄门实力大损,余下之人更加不是他二人的对手,随便就给二人打得相继倒地不起,但杨康二人也未下去重手,所以这些人倒也没有性命之忧。

    看着二人竟然趁着自己与墨轩动手、抽不开身之时将自己的手下给尽数解决,那蒋正皓看得也是一惊,没想到自己的盘算竟是被一个小辈给打散,要是没有这个小辈插手,凭着那三人的本事,定是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只是现在却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让蒋正皓看向墨轩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地怨毒…

    但墨轩对此却是不以为意,这蒋正皓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有弄清楚,墨轩也不怕他空玄门来与自己寻仇报复,反正已是有了一个五毒教,墨轩连五毒教都不曾畏惧,又何曾会将一个小小空玄门放在眼里?

    墨轩心知自己的武功即便算不得武林一流,但在五毒教的追杀之下自保还是足够,所以只要五毒教不派来教中的几位长老护法,墨轩也不必去担心什么。五毒教乃是七大邪教之一,这空玄门比起五毒教可是大大的不如,其门中一位护法此时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且那空玄门的上一任门主更是已经离世,试问这空玄门之中还有什么人会是自己的对手?

    但墨轩也没有与空玄门死磕到底的必要,所以他也没有必要非得去杀了蒋正皓,方才那一剑偷袭过来,墨轩也只是想给蒋正皓一个下马威而已,不想蒋正皓心中怒极,竟是要与自己生死相搏,墨轩这才接招下来。

    而墨轩本是不愿插手于此事,要说起他之所以又折了回来的原因,也只是因为他见着杨康几人的处境与自己乃是何其相似,这可算得上是“同为天涯沦落人”了,所以墨轩心中在犹豫了几番之后,这才又调头回来,便打算解救几人于危难。

    “小子!你敢坏我空玄门的好事,我空玄门定不会饶了你!”

    心中可是恨极了墨轩,便见蒋正皓冲着墨轩一喝,面目尽显狰狞。

    但墨轩对此根本不在乎这些,反正以蒋正皓的本事也不能拿他如何,所以他根本不曾畏惧,这就启齿答道:“前辈已是没了胜算,不如带人就此离去,也总比丢了性命要强…”

    性命这种东西,墨轩手上可是沾染了不少,只是墨轩并不会随意杀人,除了接手阎罗的任务之外,墨轩就连与人动手都少。所以这一番话说出,墨轩可以说是好言提醒,并没有威胁蒋正皓之意。可是这段话落在了蒋正皓的耳中,就变成了另一番意味,直让蒋正皓心中怒不可遏,对墨轩出招也更加急促,好似要发泄心中怒意一般。

    “老夫纵横江湖之时,你个小子还在你娘怀中吃奶,就你这样也敢对老夫指手画脚,老夫今日便要你好看!”

    骂了一声,蒋正皓心中不信邪,这又连出数掌攻向墨轩,便是将墨轩的躲闪地去路尽数封住,只道要墨轩避无可避。但墨轩却是看也不看,只将云麟剑往身前一挥,这就形成一道剑盾,蒋正皓要是敢伸掌过来,墨轩必定会断去其双掌,让他此生彻底成为废人。

    果然,看着墨轩以剑来挡,蒋正皓便是忌惮不已,这就更不用说还出掌过去,其心里只恨不得破口大骂,明明见着自己是双掌对敌,墨轩竟然还用上了兵器,真是卑鄙无耻,却不想自己可是以大欺小,他比墨轩的辈分高出了几辈,却还只能与墨轩打成个平手,也不怕旁人见着笑话。

    一招化解了蒋正皓数掌,墨轩也不去趁势追击,他只是想逼得蒋正皓停手,不再与杨康几人为难,所以也一直不去下重手,只是想让蒋正皓知难而退。

    但蒋正皓心中痛恨墨轩坏了自己之事,更是让自己颜面丢尽,所以他不肯就这么轻易作罢。他办砸了少门主的吩咐,回到门中定是少不了一番责罚,想他堂堂空玄门的右护法,竟然连一个武林小辈都解决不了,反而还因此伤了不少手下,门中那些与自己不对付之人要是知晓了此事,肯定是要拿着这事来笑话自己。

    但蒋正皓不肯停手,他也不能拿墨轩如何,墨轩的实力已是明摆在这里,莫说蒋正皓不是他的对手,就是换成空玄门其他人来,也不见得可以制住墨轩。

    左右两难,蒋正皓不知该如何取舍,他也看出墨轩下手算不得重,所以他的攻势也是渐渐缓慢,要是自己非要与墨轩闹得不死不休的地步,若是逼得墨轩急了,这小辈认真起来,自己只怕是要吃得大亏!

    可就这么停手的话,自己便是名声尽毁,虽然蒋正皓心知自己名声并算不得好,但这种奇耻大辱落在自己身上,他却是不能接受。

    见着蒋正皓面色有异,墨轩心中一阵思索,似是也想到了什么。便见他避开一招,这又一跳退后,待得稳住身形,墨轩这又冲着蒋正皓拱手说道:“前辈武功高强,晚辈自问不是对手,这比斗还是不用继续下去了,以免落得两败俱伤可就不好…”

    闻言一愣,蒋正皓诧异地看向墨轩,却是没有想到墨轩竟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这小子倒是有心,不想与我一直打下去,就给我找了这么一台阶来下…”

    心道一声,蒋正皓胸中怒意倒是缓和了不少,他也就此停手,便朝墨轩答道:“哼!你这小子武功也是不赖,能与老夫打成如此地步,在这梁州可是没得几人…”

    说完,蒋正皓瞥了一眼杨康二人,又嗤鼻不屑地说道:“不像某些后生,自己实力不怎么样,只知道靠着家中耀武扬威!”

    二人这一番对话,却是让旁人看得莫名其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墨轩可是占着上风,怎么经得他们嘴巴一说,反而成了墨轩不如那蒋正皓了?

    但尽管有着疑惑,众人也是没去思索太多,或是有些人心知肚明,只是不曾出声道破而已。

    而杨康看着墨轩之意,已是明白墨轩这是想劝得蒋正皓停手,他对此自然是没有异议,只要蒋正皓不再动手,他肯定也是不会再去招惹于他,此事若是闹得太大了,到时候梁州怕是又要腥风血雨,他天拳武馆虽是不惧空玄门,但如此相争起来,后果可是得不偿失的。

    至于刘阳昆,他是个急躁性子,此时见着空玄门停手下来,他本是不想作罢,这就要出言挑衅,幸得杨康在一旁将他拽住,这才没让刘阳昆给叫嚷出声,否则又惹恼了蒋正皓,到时候定是闹得不可收场,就算墨轩能够挡得住蒋正皓,难道还能挡得住整个空玄门不成?

    不过,这次动手的起因,皆是因为一名女子,蒋正皓就是不想再与墨轩动手,也要想办法完成自己少门主的吩咐。

    于是看向指着肖子晴,蒋正皓又与墨轩问道:“小子,老夫可以不再与你大动干戈,但这女人老夫是一定要带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