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三百五十二章:侥幸不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时光倒溯,六月之前。

    此处乃是金州境内,汉水流经此处,也算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

    在汉水之间,一条商船正逆流而上,船上打着一面不知含义地旗号,或许是为了告诫暗中窥探地水贼,以保得这一整条船上之人的身家性命安全。

    再看船头,只见一名富家小姐打扮地女子正立于其上,她朝着身前探出手来,感受那微风拂过指尖地感觉,面上挂着浅浅地笑意,似是觉得十分之有趣。

    仔细看去,这富家小姐生得貌美如花、杏眼樱唇,衣着也是极为华丽不凡,其年龄看起来虽然不大,但以她现在的姿容看来,长大之后定然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可这富家小姐此时站着的地方却是十分地危险,她依靠在船头的栏杆之上,但身子却已是朝前伸出了许多,要是一个不小心的话,说不定便会落下了水去!

    而在这富家小姐的身后,一名丫鬟打扮的小姑娘与几名家丁模样之人正满脸担忧地看来,想上前却又不敢乱动,生怕自己过去之后,就会吓得富家小姐落水。可富家小姐好似对自己所处地处境并不上心一般,她只是一心去捕着风儿玩,又挥动着手中的帕子,看着那帕子在风中飘扬地模样,富家小姐面上的笑意更盛,这又只手撑着栏杆轻跃了跃身子,便是让自己双脚离了地,整个人都快要朝着前边扑去。

    “小姐!”

    一声焦急地呼唤传来,正是那丫鬟出了声。

    富家小姐闻声看来,便见自己的贴身丫鬟一脸急得快哭地神情,又冲着自己呼道:“小姐…你快些下来吧!上边实在是太危险了!万一小姐掉下了水去有个闪失,老爷和夫人可是不会饶了巧儿的!”

    这自称“巧儿”的丫鬟说得关心,但那富家小姐却是并不领情,只见他轻蹙着秀眉,这就一噘嘴地嗔道:“瞧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小姐我是那么不小心的人么?不就是爬上来玩一会儿么,看你都急成什么样了…”

    说完,富家小姐便不去理会巧儿,这又继续挥起了手中的帕子,只道要玩够了再说。

    但这一回头过去,便是意外顿生!

    先前撑手在栏杆之上,富家小姐的重心就已是有些不稳了,此时又经得这么一动弹,富家小姐她失了平衡,眼看着就要朝着栏杆外边摔去!

    “小姐!”

    看着自家小姐失足,巧儿与家丁们顿时惊呼一声,几人当下也顾不得其他,拔腿就朝着船头之上赶去,只要将自家小姐给救住。但几人离着船头都是颇远,那富家小姐摔倒只在顷刻之间,他们几人又不会武功,如何能够赶得过去?

    就在富家小姐眼看着就要摔出船头之时,只见她弃了手里的帕子,这就双手死命地抓住栏杆,不叫自己摔下了船去,而船头之前还有得些许立足之地,倒是正好将这富家小姐给接住,没让她落入水中,否则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小姐!你没事儿吧!?”

    终是冲到船头,见到自家小姐没有落水,巧儿与家丁们这才松了一口大气,于是又朝自家小姐问道。一边问着,几人又合力将自家小姐从船头拉了回来,在确认自家小姐没有伤着之后,几人终于是放下了心来。

    要知小姐可是老爷夫人的宝贝疙瘩,就是大公子在家中都不及小姐受得老爷与夫人的宠爱,此次他们跟着小姐出来游玩,老爷夫人那是再三叮嘱了要自己等人照看好了小姐,若是小姐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就是赔上性命也难消老爷夫人的心头之怒…

    “我…没事儿…”

    还在惊魂未定之中,想着方才自己差些就要掉入了水中的情形,这富家小姐的面色吓得难看,心头也仍是一阵猛跳不止。但幸好有惊无险,自己也并无大碍,富家小姐自然也不敢继续在这船头玩耍,就怕危险之事会再次发生…

    被巧儿与家丁们迎回了甲板上,富家小姐此时都还没回过神来,她都不记得在之前那危急时刻,自己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就是现在再回想起来,脑袋之中也只有一片空白而已。

    而刚才地一幕,这船上的船头与船夫们自然也是看在了眼里,他们见到富家小姐失足的那一刻,便皆是舍下了手中之事赶来。此时富家小姐无事,他们倒也是放了心,于是船头与那几名家丁叮嘱一番后,又瞧了富家小姐两眼,这才折身返了回去…

    “小姐,你没事儿吧?刚才可是吓坏巧儿了!”

    看着自家小姐半天都不见回神,那巧儿心中还是不免一阵担心,这又朝着自家小姐问道。

    闻得话音,富家小姐这才清醒了过来,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巧儿,待得彻底回神之后,这才轻声答道:“我…没事…”

    “小姐,都说那上边危险了,可小姐偏偏不听…还好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这才没出什么大事,要是真像那帕子一样掉下了水去,巧儿又该到哪里去找小姐啊?”

    忍不住埋怨了自家小姐一声,这巧儿身为丫鬟下人,倒是不怕自家小姐的责备。

    但那富家小姐听得丫鬟巧儿之言后,这才想起来自己手里的帕子掉了,那帕子可是娘亲特意送给自己的,自己平日里爱惜都来不及,这次遇险却是失了帕子,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要给自己一个教训…

    想到此处,富家小姐抬头起来,便朝着四周望去,想要看看那帕子究竟飘向了何处,但这水面之上风大浪大的,那小小的一面帕子被风吹得飞远了去,想要再见到却是不易。

    但顺着风向看去,富家小姐还是在远处的天上方看见了自己的那一面帕子,只见那帕子随风飘啊飘,好像一只翩蝶,已是飘得极远了,又渐渐地往水面上边落去…

    最后,那帕子落在了水上,一时还不见沉下,不过随后立马一道水浪打来,终是将帕子拍入了水下去…

    “咦?”

    忽地一声轻咦传来,却是出自这富家小姐之口,但见她一脸奇怪之色,却是蹙眉看着远方水面,这又指着问道:“巧儿,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见自家小姐如此模样,巧儿几人这才顺着自家小姐所指看去,便见到那远处水面之上,就在帕子落下的位置,正飘着一块大木,上边好像好趴着什么东西…

    “小姐…那好像…好像是一个人!?”

    眯着眼睛看了许久,巧儿却是惊呼了一声,那水里竟然是有人落水!

    “还真是一个人!”

    经得巧儿这么一喊,富家小姐也是看了清楚,那远处水面飘着的大木之上,还真是趴着一个人!

    “快!快去救人!”

    不及多想,富家小姐这就连忙冲着身旁几名家丁呼道:“那边水上有人落水了,你们快去救人!”

    听得自家小姐吩咐,几名家丁不敢怠慢,但他们不会游水,何况还是在这水浪湍急的江水之上,于是几名家丁这就各自去找船上船夫下水救人,唯恐迟了之后,那人会丢了性命。

    “快来人啊!”

    “有人落水了!”

    “快救人啊!”

    几名家丁纷纷大喊起来,船上的船夫闻得呼喊,立马就有人赶了过来,在听家丁说着有人落水之后,船夫们又顺着家丁们所指看去,果然是见到那远处水面上的一道人影。

    人命关天,船夫们也不敢看着那人就这么被淹死,于是赶忙就放下了一艘小船,由几名船夫合力划桨朝着那远处落水之人赶去。

    望着船夫们将船划远,这又渐渐地靠近了那落水之人,富家小姐仍是不免一阵担心,这又朝着身旁地巧儿问道:“巧儿,你说那人会不会有事?我看他动也不动,不会已经是死了吧?”

    “小姐,应该不会的…”

    被自家小姐问来,丫鬟巧儿猜测着答道:“那人还能趴在木头上边,应该是还有些力气,至于具体如何,还是等船夫大哥们把那人救上来之后看看再说吧…”

    “嗯…”

    见巧儿如此回答,富家小姐也只能点头轻应,但她目光还是不见转移地落在远处水上,就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好像自己眨眼之后,那落水之人就会不见了一般。

    但有着精通水性的船夫去救,此事想来也不需太过担心,纳西船夫划船到那人身旁之后,这就扔出一个绳套套在了大木之上,待将大木拉近到船边,几名船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那落水之人给救上了小船。

    救起了人,船夫们这又查看了那人一番,便见着一名船夫朝着商船这边摇手示意,但富家小姐与巧儿等人不知那船夫摇手所指何意,却是看得一头雾水。

    “船夫大哥,那位大哥摇手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说那人不活了?”

    扶在船边栏杆之上,巧儿心里左右想不明白,这就与身边的一名船夫问道。

    而富家小姐听得这话,面上顿时便是一惨,人人都知摇手是指“不”的意思,那么那船夫一直在摇手不停,岂不正是说那人不行了?

    心中如此想着,富家小姐心中不禁便觉得悲伤起来,那落水之人可是自己发现的,虽然也不知他落水有多久了,但自己这边可是花费了大力气去救他,可最后却没能将人给救活,这或多或少都会让自己心中有些难受。这般一想,富家小姐这又有些自责起来,要不是自己贪玩,非得去那船头胡来,也不会惹得大家来救自己,要是趁着这个功夫去救那人的话,说不定还能救得他的性命…

    就在富家小姐心中难受之际,那被巧儿问起的船夫却是一笑地说道:“小姑娘可是会错了意,正好与我那兄弟说的相反!小姑娘放心,那人还有性命在,等着我那兄弟几个划船回来,便再叫人给那人看看!”

    听得这船夫如此说来,富家小姐与巧儿心中一松,这又顿时大喜过望起来,原来那些不过是自己胡思乱想罢了,也幸好这些是自己瞎想,能够救起了那人,倒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

    等到几名船夫划船回来、又登上了商船之后,富家小姐带着巧儿与几名家丁这就立马迎了上去,便见着船夫将一名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放躺在了甲板之上,俨然一副昏迷不醒地模样。

    只见这年轻男子面容颇为俊朗,年纪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但其浑身已是被江水泡得湿透,一头长发也是散落了一地,直流得这甲板之上满是水渍。

    这人正是当日被那天刀玄卫一脚踢落汉水的墨轩!

    那一日墨轩被人踢下了汉水,虽然已是身受重伤,但不愿就此死去的墨轩,其体内求生欲望爆发,身子这又不禁生出了一丝力气,他便死命地抱着一根漂浮的大木顺流而下,这才一路漂到了金州境内的水域。只是一直浸泡在江水之中,又被水浪给猛呛几口,墨轩到底还是承受不住,这就彻底地昏死了过去,不过在昏迷期间,墨轩仍是抱着大木不放,直到被那富家小姐的发现,这才被船夫给救了起来…

    “原来是一位年轻公子,我还以为会是附近的渔家百姓…”

    看清了墨轩地容貌,巧儿这便道了一声,又与船夫问道:“船夫大哥,这位公子的情况如何了?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见巧儿问起,几名船夫却是面露难色,便见一名船夫答道:“这事可说不好,这位公子虽然还有一丝命在,但是他好像受了极为严重的伤,又在这江水之中泡了很久,所以要问我这位公子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就是这位公子的性命能不能够保住还是两说…”

    “受了重伤!?”

    听得这位船夫之言,富家小姐与巧儿便是一惊,那巧儿双眼一转之下,面色这又难看了几分,她也不去理会那船夫,回首这就与自家小姐低声说道:“小姐,这人又是落水又是受伤的,该不会是被仇人给追杀才落得这种地步的吧?我们现在却将他给救了上来,这要是被他的仇人给知道了,不会连累到我们身上来吧?”

    “你瞎说些什么?”

    见巧儿这话说得难听,富家小姐不满地一声呵斥,这又说道:“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我们已经救起这位公子,那就不要再瞎想什么,毕竟人命关天,还是先将他的性命保住了再说!”

    自家小姐都已是如此说了,巧儿倒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于是只好由着自家小姐去了。

    但船上的船夫听得富家小姐这话,却是面露担忧地劝道:“这位小姐,这人虽然还有命在,但他能不能活过今晚还是两说,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地去救他?要是到时候救不活了,他的尸体我们又该如何处置啊?”

    “能不能救活再说!”

    富家小姐此时已是打定了主意,便听她说道:“这位公子是我发现的,要救他也是我的主意,现在他已经被救上了船来,我就断然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看着富家小姐的态度坚决,船夫们倒也不好再劝,虽说这是在自己的船上,但这富家小姐可是花了重金租下他们的船,他们拿了别人钱财,倒也不好去插手过问别人之事。

    “既然小姐一心要救这人的性命,我们几个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有些话我还是要事先告诉小姐一声。这救人一事,还是得量力而行才是,以我们船上现有的药材,怕是无法彻底治好这人的伤势,所以小姐想要救这人性命的话,还是等到去了下一个码头,便带着这人去找大夫郎中看上一看的最好!”

    一名船夫与富家小姐好心提醒了一声,这就随着其余几名船夫离开,反正他们已是将人给救了上来,至于富家小姐之后要如何去做,他们却是不想再多管多问什么了。

    见着船夫们陆续离开,富家小姐倒也没说什么,她只是紧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墨轩,这又略微地思忖了一阵,便朝着几名家丁吩咐道:“你们几个,马上去收拾出一间房来,将这位公子抬到房中安住养伤,我这就去找齐伯来给这位公子看一看伤势,齐伯他通晓几分医术,应该能看出这位公子伤势如何…”

    “是!”

    得了吩咐,几名家丁当即便照做,但两名家丁抬起了墨轩之后,便有人见到了墨轩腰后绑着的云麟剑,这又不禁呼出了声道:“这人身上竟然还带着兵器!”

    “什么?兵器!?”

    闻声一惊,那巧儿立马跑来一看,果然见到了墨轩身后的云麟剑。一见如此,巧儿心中的不安之感更为强烈,墨轩身上还有兵器随身,显然是印证了自己方才之言。想到如此,巧儿这又打算再去去自家小姐劝说什么,但她转首看来,却是正好与自家小姐的目光对上,见着自家小姐眼神之中的警告之色,巧儿这又不禁将已是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但饶是如此,巧儿她却是不肯就此作罢,心中想着只等寻着其他机会,再与自家小姐好生劝解一番就是。

    “不过是一把剑而已,你们不也都是带着兵器出来的么?都愣着干嘛?还不快些将这位公子给抬到房中去?”

    堵住了巧儿之言,那富家小姐又喝了一声,其身上气势一展,那些家丁见着,便也不敢再多言半句,这就抬着墨轩进到了船舱之中,要将墨轩送到房间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