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四百零一章:误会之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小道消息!?”

    闻言一惊,墨轩双眼顿时大亮,那失望之色也立马消散全无,他冲着中年男子便急切问道:“那你快快说来听听!”

    见着墨轩模样,那中年男子却是不急不躁,便事先与墨轩说道:“这消息告诉公子倒是无妨,不过有一句话我得说在前头,这消息我是刚刚得知不假,也并未告知于人,只是关于这消息的准确程度,我却是无法保证,但我相信不管这消息真假与否,公子大抵都会去试上一试的…”

    “当然,这消息只是我私底下告诉公子的,倒是与我天机阁无关,若是公子去了那里却一无所获,还请公子不要对我天机阁有所成见的好!”

    说完,中年男子便冲着墨轩一番拱手,只待墨轩如何回应。

    “这是自然!”

    而墨轩想也不想,张口便道:“我并非那斤斤计较之人,这消息你肯告诉我,便是我承了你一份人情,就算这消息有误,我也不会迁怪到你们天机阁的头上!”

    “如此就好…”

    见着墨轩如此保证,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这才与墨轩说道:“其实我听来的这消息乃是有关冰蚕丝的下落,只是这消息太过粗略模糊,我一时之间也无法确认,只好暂且搁下不论,不过既然公子都寻上了门来,我索性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公子,倒是不会收取墨轩一文一厘…”

    “多谢!”

    听得中年男子之言,墨轩立马抱拳行礼过去。

    见此,中年男子笑而不语,这又冲着墨轩招了招手,便说道:“还请公子附耳过来,我这就告诉公子…”

    闻言,墨轩也不犹豫,便是凑了上去,那中年男子便在墨轩耳畔低语了几句。待听到后头,墨轩双目又是一睁,显然是听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但中年男子说到此处却戛然而止,让墨轩无法再得知后边的消息。

    “我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些了,至于再多的,我也不知道了,至于这消息是真是假,还需要公子自行斟酌一番…”

    直身而立,中年男子已是把知晓的都告诉了墨轩,便也不再多言。

    但墨轩得了这些消息已是觉得足够,毕竟能从天机阁得来免费的消息,这事可不是常有,所以墨轩知足,便朝着中年男子谢道:“且不论这消息真假如何,在下还是先谢过阁下了!”

    “不必…”

    见着墨轩行礼谢来,中年男子却是摆了摆手,又与墨轩说道:“公子现在说谢怕是有些为时尚早,我不妨与公子明说,得知这消息的可不止我一人,说不定其他人也能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事不宜迟,公子还是赶紧去寻那冰蚕丝的下落才好,无需在此处浪费了时辰。”

    “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个消息!?”

    这才明白此消息不是中年男子独知,墨轩听得一怔,当即也不敢在此处多有停留,便与中年男子拜别道:“既然如此,那在下这就告辞!”

    说完,墨轩头也不回地便离了此处,想必是去寻那冰蚕丝的下落。

    而中年男子看着墨轩离开,倒是不见再多言半字,他只是面含微笑地看着墨轩离去的方向,直到墨轩走了许久之后,中年男子这才收回了目光,又忽地冲着身侧一挥衣袖,那风力所及之处,此间当中的火烛纷纷熄灭,变得黑暗无光,中年男子的身形也因此没入到了黑暗之中…

    ……

    离了营州天机阁,墨轩便径直回到了客栈当中,但他不见回房,只是去到了客栈后院,便取来了墨麒麟,便打算依照那中年男子给自己的消息,这就奔着冰蚕丝寻去。

    “咴咴!”

    后院马厩当中,墨麒麟看着墨轩到来,不禁兴奋一呼,随后墨轩飞身上马,又一打马缰,墨麒麟仰首嘶鸣一声,这就驮着墨轩奔出了客栈,又冲着城外疾驰而去。

    来到城外,便见白雪皑皑,一望无际,要知此时还是夏季,天上落雪得少了,若是到了春冬之时,那漫天鹅毛大雪落下,定是让人出行都难。但此时天上不见飘雪,倒是方便了墨轩不少,于是认准了方向,墨轩一夹马腹,墨麒麟登时撒蹄狂奔,一人一马片刻之后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

    不过就在墨轩离开不久之后,此处竟是又出现了一道人影,他不见骑马,只是踱步来到墨轩方才停马的位置,目光便落在了雪地之中那马蹄脚印之上。

    此人虽然不见乘马,定是追墨麒麟的脚力不上,但今日并无风雪,雪地之上的脚印也是清晰无比,若是循着脚印追去的话,倒是不怕跟丢了墨轩…

    如此想着,这人也不耽搁,其运功一起、轻功施展,这就冲着墨轩离去方向追去…

    ……

    却说墨轩,他按照那中年男子所示,这便来到了一处山野当中,而此处乃是一片树林雪原,不曾在这北地生活过的墨轩只觉得自己看哪里都是一般无二,叫人辨别不清,这就更不用说墨轩还要找到那冰蚕丝的所在,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但难得知道了冰蚕丝的消息,此时又已是到了这里,墨轩自然是没有打道回府的道理,所以翻身下马,墨轩便打算仔细寻起,虽然希望很是渺茫,但只要自己肯去寻找,说不定还真能被自己给找到。

    只是有这般想法固然不错,可人力终有尽时,墨轩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有那么幸运,只寻找一日就能找到冰蚕丝的所在,所以在山林之中遍寻了小半日,墨轩仍然是一无所获,连冰蚕丝的影子都不曾见着。

    “莫非真是那人的消息有误?冰蚕丝并不在此处?”

    牵马踱步走在山林之间,墨轩又环顾了一眼四周,并未见着什么特别之处以后,墨轩不禁呢喃了一声,又念道:“又或是我找的方向不对,这才会一直找不到冰蚕丝?”

    不知冰蚕丝究竟何在,但如此找了一日也毫无头绪,兴许还要多花上几日功夫才行,墨轩倒是不肯就此放弃,只打算今日暂且回去,待得明日再来搜寻一番,若是真的找不到冰蚕丝,大不了自己再去天机阁问一问那中年男子,看看对方是否又得到了什么消息。

    如此想来,墨轩也不再继续寻找,何况此时天色已暗,这山林雪原又不好辨别方向,要是等到天色全黑,墨轩只怕自己会在此处迷了路。所以这就打算依照原路返回,墨轩调转了马头,正准备翻上马背去,却是忽闻远处传来了一片人马之声,赫然是有人朝着此处赶来。

    “这时候竟然还会有人来?难不成这些人也是得知了那消息才找来的?”

    心道一声,但墨轩无法确定,何况来人到底是何身份自己也不知道,本着谨慎为妙,墨轩也不想去与这些人打个照面,这便赶紧带着墨麒麟藏身到了树林暗处当中,只露出一双眼来观察着外边动静。

    随着那人马之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之后,墨轩两眼一睁,便见着一群人马赶到,人数足有一两百之众,再看其服饰打扮,正是九大正派之人无疑!

    见此一幕,墨轩心中有些疑惑,可随后却又喜上眉梢。

    “连九大正派的人都找到了这里,看来那消息应是不曾有误,否则九大正派之人也不会来此!”

    心念一声,可面上遂即又露出愁容,墨轩心中思道:“可要是九大正派之人在这里找冰蚕丝的话,那我岂不是无处下手了?他们九大正派人多势众,要找冰蚕丝一定不费力气,到时要是真被他们给找到的话,难道我要从他们手中抢夺冰蚕丝?那他九大正派又如何会与我甘休?”

    以自知自己一人之力,定不是九大正派的对手,一想到自己可能要与九大正派之人交手,墨轩也不由得犯了难,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此时,九大正派众人也纷纷停马下来,但见那策马行在最前几人当中,有一人赫然是墨轩所认识之人,正是那君子堂的侯项。

    见状,墨轩将身形退后了几分,又安抚好墨麒麟示意其不要发出动静,便是不敢叫这些人发现了自己的所在。

    那侯项停住了马后,便朝着身周四处一番打量,在见到这一片山林雪原平平无奇后,其双眉不禁皱起,便见他与身旁几名同门说道:“这雪原这么大,那消息说冰蚕丝有可能出现在这里,此事你们可有查明?”

    “师兄!”

    被侯项问起,其身后一名男子冲其行了一礼,便答道:“师兄,照那消息所示看来,冰蚕丝极有可能就在这一片雪原当中,只是这具体在何处,却是没有提起半字,看来我们当要寻找一番才是!”

    “这么大片雪原,又该上哪儿找去?”

    摇头晃脑地抱怨了一声,侯项面色已有不悦,但他也不见发作,只是回首朝着其他八派之人瞧去,便吩咐说道:“都下马歇息歇息,让师兄去问一问他们再说!”

    “是!”

    齐齐应了一声,一众君子堂弟子尽皆翻身下马歇息,毕竟一路纵马奔来半日,还真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侯项也是下了马,便将自己所乘之马交给一位君子堂弟子打理,他来到其余八派为首之人面前,便出声问道:“诸位,眼下我们已是到了地方,只是那冰蚕丝的下落还是不知,也不知诸位有何办法能够找到那冰蚕丝?”

    闻声,便有人朝着侯项看来,而侯项所问,也正是他们心中犯愁的地方。

    下一刻,便见一名乞丐搓着手说道:“这偌大雪地,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冷得邪性不说,要找那冰蚕丝更是是不容易,我是暂时没想出什么好法子,你们若是有不错的方法,尽管说来就是!”

    “神兵门的人呢?都说你们最擅长打造兵刃,就是那世外墨家都不及你万一,这冰蚕丝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一件宝物而已,可对你们来说却是稀世至宝,你神兵门可有法子找得到那冰蚕丝?”

    又见一人出声呼道,便将这个难题踢给了神兵门之人。

    闻言,便见一人出列,应是那神兵门的弟子,但见他说道:“我神兵门只擅打造兵刃,这寻宝一事却是也无能为力,此事恐怕还要诸位集思广益才行…”

    “阿弥陀佛!”

    又闻一声佛号喧来,只见一名僧人欺身上前,便与众人说道:“贫僧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此法有些不智,也不知诸位答不答应…”

    “哦?”

    “大师竟然有主意?”

    “大师只管说来就是,可不可行我们自会定夺!”

    ……

    一听这僧人之言,八派之人便纷纷表态,反正不论什么法子,也比自己等人站在这里干看的好。

    见众人问起,这僧人也不藏掖,便答道:“贫僧想到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大家都四散开来去寻找冰蚕丝,反正我九大正派此来营州人数众多,如此一来要找到那冰蚕丝,难度应是不大。”

    “这个法子啊…”

    道了一声,但是却不见有人答应,毕竟这法子费时费力不说,还不见得能够找到冰蚕丝,若是到头来仍旧不见冰蚕丝的影子,众人岂不是竹篮打水了?

    “我看金龙寺大师说的这法子倒是可行…”

    不过有人不肯答应,有人却觉得这个法子不错,只见一名身负长剑的青年男子上前与众人说道:“我们来此便是为了找到冰蚕丝,以免让冰蚕丝落入邪道之手,而我们既然已是来了此处,现在也没有其他方法能够找到冰蚕丝,倒是不如试一试这个方法,若是真能找到冰蚕丝,也算是皆大欢喜!”

    “好!”

    这青衣男子说完,便有人赞同说道:“既然青琼山的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这就派门下之人四散去找,若是真能找到冰蚕丝,到时再让人来知会其他人一声就是!”

    “如此可行…”

    “就这么办了!”

    “让大家都找仔细了些,可莫要看走了眼!”

    ……

    应了一声,众人也不再多言,这就开始吩咐着门下弟子三五结伴四散开来去寻找冰蚕丝,而九大正派此次派来门下弟子合起来足有两百人之多,此时朝着四面八方散开了去,便如同一张广袤大网一般,将这树林雪原之中每一寸土地都给翻看了一遍,就是那大树枯木甚至石缝之下都不曾放过…

    但见着九大正派众人散开,藏在一旁暗处之中的墨轩心中一沉,其面色也是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那金龙寺僧人想出的法子,墨轩自然也有想法,虽说九大正派这般做了,就是真找到了冰蚕丝,墨轩对此也是毫无办法。不过墨轩担心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面前渐渐靠近自己藏身所在的几名九大正派之人,墨轩自是不敢轻举妄动,若是自己此时上马疾驰而去,定是会被九大正派之人给发现。

    自己藏身于此,九大正派之人定是不知道的,不过在冰蚕丝这等宝物之前,就算自己没有找到,但墨轩也不认为九大正派会安然放自己离开。会生出这种想法,纯粹是因为墨轩对九大正派的不相信,毕竟墨轩并不是九大正派之人,何况当年行走江湖之前,师父凌水寒也是与墨轩暗中叮嘱过几句,九大正派所行之事不见得就一定是正道,而九大正派联手起来就是整个武林也能颠覆,所以让墨轩能不惹就尽量不惹的为好。

    凌水寒明知自己以前乃是青琼山的弟子,却仍然坚持要告诉墨轩这一番话,这足以看出凌水寒心中对九大正派的成见看法,所以耳濡目染之下,墨轩对九大正派自然也是一种不相信的态度,再说行走江湖已有数年,墨轩也看惯了江湖当中的尔虞我诈,他宁肯相信自己手中的云麟剑,也不会去相信他人的片面之词。

    但此时倒不是多想这些之时,眼看着那几人离得自己越来越近,好似下一刻就会发现自己所在一般,墨轩只觉自己心跳都快了几分,看来自己藏在此处迟早会被发现,倒不如趁着现在九大正派之人尚未反应过来,自己赶紧乘着墨麒麟离开此处,以墨麒麟的速度来说,九大正派就是人数再多,也是追自己不上的。

    打定了主意,墨轩也不再犹豫,他趁着身前一人俯身弯腰之际,其身形登时便从暗处当中冲起,这又刚好落在了墨麒麟的背上,便拼命催着墨麒麟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什么人!?”

    见着树后露出动静,那几人当即一声大喝吼出,却见到面前大树之后冲出一人一马,直朝着远处疾驰,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好!这里藏着一人!”

    不及多想,墨轩眨眼之间已是逃远,几人无法也是追他不上,只能回身过来与众人喊道。

    “哼!”

    闻得喊声,又望去墨轩逃远的背影,那负剑青衣男子冷哼一声,口中便是冷然吐道:“藏头露尾不见现身,此时还想着逃走,此人定然是邪道中人!诸位师弟,且随我去捉拿此人一问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