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四百八十五章:颠倒黑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武林盛会已是召开,正由青琼山掌门魏明涯率先发话,然后再是其他八大正派的掌门或代表,最后才是那些各门各派之人。

    但就在魏明涯说话之时,却是瞥见远处的人群之中好似有人在大声喧哗,随后竟是还大打出手起来,这不禁让魏明涯看着就是一愣,心道竟然还有人敢在这武林盛会之上闹事,难道就不怕得罪了自己九大正派?

    如此想着,面上随即闪过一丝不满之色,但魏明涯还是不见声张,只是招手叫来了一名青琼山弟子,又朝着吵闹的方向指了过去,并在那名青琼山弟子的耳旁低语几句。那青琼山弟子得令之后,这就点头应是退后,这就又叫来了其他几名青琼山弟子,便朝着传来吵闹的地方走去。

    见此,那魏明涯这才觉着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又继续开始说话,便将在场多数之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也无太多人再注意那喧闹传来之处。。

    “诸位,都借过一下!”

    而几名青琼山弟子来到人群之前,这又吆喝着几声,才将面前的人群叫开,这就鱼贯走了进去,直到几名青琼山弟子来到了一小块空地之前,才见到空地之中竟是有几名丐帮弟子在与一男一女僵持对峙,便是让几名青琼山弟子见着一怔,但随后也明白了此处应是发生了什么,想来应是双方发生了什么纠纷才是。

    不过几名青琼山弟子的到来,却是不曾引起了此处武林众人的注意,他们现在的目光可都是尽数落在了墨轩与几名丐帮弟子的身后,只待要看看双方到底会不会大打起来,若真会如此的话,可是就有好的热闹看了。

    可见着如此,青琼山弟子身为此处的东道主,自是要站出来主持公道才是,虽说其中一方乃是自己九大正派之一的弟子门人,但此时可是在武林盛会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可不见得会去偏袒着那些丐帮弟子。

    不过就在几名青琼山弟子将要开口问起事情的起因之时,那几名丐帮弟子竟在眨眼之间就将墨轩与兰馨二人给围住,双方眼看着就要动手起来,那些青琼山弟子自是不会允许,便见着其中一人挺身而出,这又扬声喝止呼道:“都且住手!”

    闻声一顿,几名丐帮弟子不见动手,而此处武林众人则是纷纷朝着呼声传来的方向看来,这才见到了几名青琼山弟子的到来,却是有人的面上露出了惋惜之色,只道有这些青琼山弟子插手,这热闹可是要看不成了。

    见到几名丐帮弟子与墨轩并未打起来,几名青琼山弟子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见那为首的青琼山弟子开口问道:“此处究竟发生了何事,你们双方为何要动手?”

    话音一落,墨轩与兰馨还不及开口解释什么,这就有一名丐帮弟子迎上前去,又在那青琼山弟子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声,直让那青琼山弟子听得频频点头,似是已经知晓了此处矛盾的前因后果,于是他朝着那丐帮弟子摆了摆手,这又朝着墨轩、兰馨二人看来,便是想要看看二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是你!?”

    可一看清墨轩容貌之后,便听着那名青琼山弟子又是惊呼一声,竟是用手指着墨轩,面上满是惊讶之色,好似见到了什么不得了之事…

    “嗯?”

    听得话音,墨轩这也抬首朝着那青琼山弟子看去,见着这名青琼山弟子乃是一名青年,可眉眼之间只让墨轩觉着有些眼熟,于是在仔细回想了一番之后,墨轩这才猛然想起,这名青琼山竟然是当日与自己在长安闹出矛盾的那名青琼山弟子,想不到自己与他竟是会在这里正好照面。

    但此时,青年已是先墨轩一步认出了对方,当日在长安城中的所见所闻这也跟着浮上了心间,这就不禁想到墨轩身旁跟着的女子,于是立马转头朝着兰馨看去,发现果然是她之后,那青年的脸色顿时大变,这就指着兰馨失声呼道:“快抓住这个女人!她是七大邪教怜香楼的人!”

    “什么!?”

    一听青年之言,在场众人皆是大惊,就连一旁不曾有注意到此处动静之人都不免有侧首看来,想要看看此处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总是弄得一惊一乍的…

    而已是听清楚了青年呼声之人,此时皆是瞪大着双眼朝着兰馨看去,却是有些不信兰馨竟会是怜香楼之人…

    那怜香楼的弟子竟然也敢来这武林盛会,难道就不怕被人给认出了身份,落得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然而此时,兰馨已是被青年叫破了身份,其心中登时变得惶恐害怕不已,这就躲在了墨轩身后不敢露头,目光也是不敢朝着四周望去,就怕此处的武林众人会朝她动手过来,到时候就是墨轩也不能护得住她。

    “师兄,这女子会是怜香楼之人?师兄怕不是弄错了什么?”

    但对于青年所言,还是有人报以怀疑,这就见到一名青琼山弟子去到那青年身旁,又朝着那青年问道,语气之中满是不信。

    “是啊!师兄,那女子怎么可能会是怜香楼之人,难道她不知道此处可是我们青琼山的山门?若她真是怜香楼之人的话,如此岂不是等同于自寻死路?”

    又有一名青琼山弟子上前说着,看法倒是与之前那人一般,可是有些不信那青年之言。

    “她就是怜香楼之人,此事我怎么可能骗你们!?”

    听得两个师弟的质疑,显然是不相信自己所言,那青年顿时变得激动不已,这又指着兰馨高声呼道:“那女人就是怜香楼之人,此事千真万确,可是我当日在长安亲眼所见,她都能使出怜香楼的《越女剑法》来,这又如何作得了假!?”

    青年此言一出,几名青琼山弟子立马语塞无言,心里已是对自己师兄所言相信了大半,于是便将目光落在了兰馨身上,似是打算将兰馨给看透一般。

    但饶是如此,青年心里仍是觉得不够,这又与自己几名同门师弟补充说道:“当时崔师兄也在现场,他能与我作证,你们如果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大可自己去问一问崔师兄就是!”

    见着青年竟是连同门之中大名鼎鼎的崔逊崔师兄的名讳都搬了出来,几名青琼山弟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无比,心中也已是对青年所言深信无疑,再看向兰馨的目光也因此变得不善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出手将兰馨给止住…

    而见此一幕,四周武林众人也有不少人都选择了相惜青年之言,只道兰馨可真是胆大包天,自己身为怜香楼之人,竟是连九大正派之首的青琼山都敢来闯,当真是不知道“死”字是如何写的,难道她就不怕九大正派会将她杀了用来祭旗?

    本着这个念头,又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墨轩的身上,既然连兰馨都是怜香楼之人,这一男一女走在一起,那墨轩想来也是邪教中人,只是不知他们的身份已是暴露在众人之前后,这一男一女又会该如何来应对…

    “公子…”

    躲在墨轩身后,兰馨此时已是给吓破了胆,就连说话也不敢大声,生怕会惹得众人立马朝着自己出手而来,便听兰馨与墨轩小声问道:“公子…我们…现…现在应该…怎么办?”

    被兰馨如此问起,墨轩却是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见他面色深沉得无比难看,目光望向四周武林众人之时,再与几人对视之后,墨轩便已是猜到众人的心思…

    于是墨轩面色愈发沉得难看,不想自己这般小心翼翼,却仍是被青年一眼就给认出了自己,要是早知如此的话,自己今日就不应该上这青琼山来。现在落得倒好,叶子几人未能找到,却被武林众人给认定了自己乃是邪教中人,倘若众人不由分说地朝自己出手,墨轩就算对自己身怀的《墨剑诀》再是自信,也绝不可能从这青琼山走下去…

    “兰姑娘,你且好生呆在我的身后,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跟在我的身后寸步不离!”

    两眼停留在青年的身上,见着那青年也是看着自己不放,墨轩心中这便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但闻墨轩也小声朝兰馨答去,心中则是在飞速地思考着应对之策,如是这些武林众人纷纷攻向自己的话,自己到底要如何才能从这人群之中突围而出…

    “师兄…”

    就在墨轩暗中思忖之时,那青年身旁,便见一名青琼山弟子开口问道:“师兄,既然那女子是怜香楼之人,那男子会不会也是邪教中人?他们两个可是一同上山来的,所以会不会…”

    后边的话没有说完,但这名青琼山弟子想要表达的意思已是昭然若揭,此处只有青年一人见过墨轩与兰馨二人,也知晓二人的身份,所以这名青琼山弟子唯有问起他的师兄,才能得到最为肯定的答复。

    而听得师弟问起自己,青年忽一愣神不见答话,其心中这就不禁想到了当日在长安之内,自己等人本是打算好好对付墨轩一番,却不想竟是被那鲁子敬带着天刀玄卫赶来救下了墨轩,也让青年等人无法奈何墨轩,只能就此退去,还不得再去寻墨轩霉头。可眼下,这里乃是自己的师门所在,乃是九大正派之首青琼山之地,而墨轩、兰馨二人在此孤立无援,若是自己此时与武林众人说起,墨轩也是邪教中人的话,武林众人会不会对墨轩群起而攻之?

    这个念头一开始只是在青年心中一闪而过,但念头一经生出,便在青年的心里无限地放大,这可是取走墨轩性命的大好时机,青年自问自己可是不会放过这等大好机会,于是盯着墨轩、兰馨二人看去,青年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止,一个打算也就此在青年内心决定了下来…

    “不错!这人也是邪教中人!”

    指着墨轩又是一声高呼,只见青年的神色已是换成了深恶痛绝,好似亲眼见过墨轩做过什么天怒人怨之事一般,又听青年呼道:“诸位师弟,千万不可放走了此人!此人当年在长安城内,竟与天刀玄卫勾结,这才从崔师兄的剑下活过了一命。可崔师兄饶了他一命之后,他非但不心存感激,反而还一剑伤了崔师兄,让崔师兄现在都未能彻底痊愈,而他现在竟是胆敢来到我青琼山所在,便是自投罗网,我们这就要为崔师兄报仇,决不能再让他活命!”

    一番话说得黑白颠倒,这话音落下之时,青年已是从身后拔出了长剑在手,这又满含怒意地朝着墨轩盯去,赫然已是作好了随时出手的打算。

    而听得青年之言,其余几名青琼山弟子这才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原来前些时日崔师兄从长安回来之后就负了伤,竟是拜得面前这人所赐!

    崔逊身为青琼山弟子,辈分在同辈之中也属前列,再加上其剑法超群、又名声在外,自是赢得多了许多同门师兄弟的支持。而此时才知道崔逊竟是被墨轩所伤,又从青年口中得知了墨轩乃是邪教中人,但见那些青琼山弟子目中含怒地瞪向墨轩,其眼神好像能将墨轩千刀万剐一般,还有人也如同青年一般将随身佩剑拔出在手,赫然已是全然相信了青年之言,这就打算同着青年一起对付墨轩!

    见着几名青琼山弟子如此动作,此处的武林众人多数却是不见声张,既然明知墨轩、兰馨二人乃是邪教中人,几名青琼山弟子会有如此态度也是见怪不怪,毕竟自古以来正邪就是不两立,墨轩、兰馨二人身为邪教中人,竟然敢将九大正派不放在眼中,还敢来闯这青琼山的山门,当然也要做好了命殒于此的念头…

    至于最为意外的就是那几名丐帮弟子,明明就是他们与墨轩起了冲突在先,不想等到青琼山弟子一过来,竟是一把就将他们的风头给抢了过去,此时还要与墨轩动手起来,可是让几名丐帮弟子见得心中大乐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