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四百八十六章:震慑青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且说墨轩、兰馨二人被青琼山弟子认出了身份,几名青琼山非但不见息事宁人,反而还纷纷拔剑出鞘来对准了墨轩二人,便是要将二人诛杀当场,如此也能扬他青琼山威名。但最先与墨轩起冲突的乃是那几名丐帮弟子,他们此时见到青琼山弟子将要动手,却是不肯落后于人、将这功劳名声让给了青琼山之人,便见着几名丐帮弟子也是拎着棍棒跳上前来,与青琼山弟子一同将墨轩、兰馨二人围住,显然也有要动手的打算。

    见此一幕,却是弄得此处武林众人一阵讶异,没想到仅是两个邪教中人而已,或许还是七大邪教之中身份最低的弟子,竟是惹得青琼山与丐帮弟子一同联手起来对付他们,可真是看得起墨轩二人的身份。

    但被两派之人给围住了自己与兰馨,墨轩的面色却是不尽好看,正如他之前所料想的那般,那青年的心思果然卑鄙无耻,竟是当着天下武林之面作出这等黑白颠倒、落井下石之事,而自己现在就是想要解释也已经没了意义,比起那青年所言,此处武林众人还是会选择更加相信那青年之言,毕竟他可是青琼山的弟子,其身份比起自己可是只好不差,这些武林众人可是没有理由来相信自己这么一个无门无派的无名小卒…

    何况青年所言也并非尽数胡言,兰馨的确是怜香楼的弟子不假,她那一手《越女剑法》在当日长安城内,可是为许多九大正派之人亲眼所见,若是青年现在能将那些九大正派之人给寻过来给他作证的话,如此只能更加地坐实了自己与兰馨都是邪教中人的说法。

    被青年胡乱攀咬一口,墨轩却是无计可施,况且他此时还已是被青琼山、丐帮两派弟子给团团围住,这四周更有数不胜数的武林众人,墨轩就是想要带着兰馨逃离此处也是不能,这茫茫人群都能将自己二人围死在这里。

    “公子…他们真的…不会放过我们了么?”

    被四周众人盯得心中发憷,特别是两派弟子看向兰馨的目光还有杀意于其中,这更是让兰馨心中害怕不已,她这又小声带着啜泣朝墨轩问去,可言语之中却是带着几分绝望,看来她也认为自己今日可是难逃一死…

    但听着兰馨之言,墨轩还不及开口回答,这又听着兰馨哭声说道:“都怪我…若是我没有跟着公子一同前来,就不会被人认出了身份,这样也不至于让公子与兰馨都陷入险境…”

    闻言,墨轩心中长叹一气,却只能与兰馨劝道:“兰姑娘不必自责,现在事已至此,自责已是无用,倒不如跟着在下一同杀出去,或许还能有着一线生机!”

    听得墨轩所言,兰馨不禁抬头看去,虽是见着墨轩眼神坚定,但兰馨还是不免忧心忡忡地道:“可是他们人多势众,公子与兰馨只有两人,兰馨又武功卑微,帮不上公子什么,如何会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

    不见回头,两眼只是盯着众人不放,以防有人会突然冲将上前,墨轩这便答道:“所以还请兰姑娘记住在下刚才说过的话,一会儿要是真的动手起来,兰姑娘一定要紧紧跟在在下身后,若是兰姑娘离得远了,在下可不敢保证能够护得了兰姑娘周全!”

    “公子难道有把握逃离这里!?”

    方才听得墨轩之言,兰馨并未往着心里去,但此时又见墨轩说起,倒是让兰馨微微一愣,这又急忙带着欣喜地问道。

    “能不能离开,在下也没有把握…”

    随口答了一句,墨轩一紧藏在衣袖之中的云麟剑,已是作好了随时抽剑出来地准备,这又与兰馨答道:“但他们如是真要动手的话,在下可不会坐以待毙!”

    闻得墨轩此言,兰馨顿时双眼一亮,正如墨轩所言一般,若是二人真无法离开此处,当是不能坐以待毙才是,哪怕就是拼到了最后一刻,也不能轻易放弃。

    “好!”

    念及至此,便是轻声一呼,墨轩听得动静微微侧首看来,正见兰馨满面坚毅地说道:“公子现在这样都是受了兰馨的连累,但公子都已是如此说了,兰馨不如也就舍命陪君子了!”

    神色一怔,好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墨轩对兰馨方才所言可是听得一字不落,没想到兰馨竟然连这种话都说了出来,倒是让墨轩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哼!”

    但墨轩还不及开口回答,一旁那青年见着墨轩、兰馨二人大难临头之前竟然还有心思彼此低声说着话,而且还是有说有笑,这直让青年觉着二人摆明了是不将自己青琼山放在眼里,便听着青年鼻中发出了重重地一声怒哼,这又盯着二人沉声喝道:“两个将死之人,竟然还有功夫在这里打情骂俏?我这就送你们一死,让你们去九泉之下做一对亡命鸳鸯!”

    说完,也不等墨轩二人答话,便见着青年抬手一招,遂即便举剑朝着墨轩二人所在冲去,赫然是这就要动手!

    见着青年动作,其他几名青琼山弟子也是不慢,只见几人手中长剑一转,这就各自使出了青琼山各路剑法,配合着自己师兄攻向墨轩二人,只道要将墨轩二人诛杀当场。而青琼山弟子已是动手,那几个丐帮弟子自然也是不肯落后,他们也不见开口说着什么场面话,只是纷纷挥动着手中棍棒,这也朝着墨轩二人所在冲去!

    “公子当心!”

    瞧见两派弟子一同冲来,兰馨唯恐墨轩有失,这就大呼一声提醒。但墨轩自然也是有看到这些,所以还不等兰馨话音落下,只见墨轩右手一翻,云麟剑登时跃然于其手中,这就被墨轩紧紧握住,又一挽剑花地挡在了身前,《墨剑诀》随时便能使出。

    可见到墨轩提剑在手,那青年这便想到了什么,所以还不等与其交手起来,青年这就冲着其余几位师弟呼道:“大家都当心,这小子的剑法可不一般,大家都提防一些不要受了伤!”

    音落之后,这也不再犹豫,想来已是没了遗漏了什么,青年便也不再多想,这就使出一记剑招直朝着墨轩抢先攻去。

    而得了青年提醒,不只是那几名青琼山弟子,就是几名丐帮弟子闻言之后心头也是一凛,特别是之前那个与墨轩有过动手的丐帮弟子,更是对青年此言深以为然。于是众人纷纷提高了警惕,又见青年已是冲着墨轩动手过去,众人这也不再耽搁,便各自散开又朝着墨轩聚拢攻去,竟是想要合力将墨轩一举击杀,彼此攻势联手之间可是不见丝毫漏洞!

    “公子!”

    见此又是惊呼一声,兰馨的一颗心此时都提到了嗓子眼处,其心中谨记着墨轩的吩咐,这就寸步不离地躲在了墨轩身后,手中长剑则是紧握微颤,虽知自己武功不强,但如是真有人冲杀到了近前处,自己为了报答墨轩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兰馨也是要举剑去拼上一拼的。

    但自是不用兰馨这么提醒,墨轩也不会见着众人的攻势落在自己身上,所以还不等那青年一剑刺来,墨轩手中云麟剑一转之下,听着那剑刃破空之声,《墨剑诀》剑招登时就在墨轩手中使出,只见道道剑光掠影,竟是化作了一道道剑幕护在了墨轩身周的四面八方处,看起来竟是将墨轩给挡得滴水不漏。

    “兰姑娘可要跟紧了!”

    又趁机呼唤了一声,若是交手起来可不见得会有空暇,待得墨轩口中那最后一字吐出,正逢青年一剑刺到了墨轩身前,眼看着就在刺中在墨轩身上,却是忽地听到“叮”地一声炸响,便见着青年手中长剑竟是被震得荡开,连墨轩的衣襟都不曾挨着。

    “什么!?”

    见此顿时一怔,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剑刺去竟然会是这种结果,但还不等青年反应过来之时,其身后几名青琼山弟子与丐帮弟子已是一同杀到,这又各自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朝着墨轩攻去,倒要看看墨轩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能让青年对其如此重视!

    双眉一紧,两眼之中爆射出两道精芒,连面色也跟着沉了下来。见着数道剑光棍影朝着自己落下,墨轩脚步不动,手中的云麟剑却是运转得更为急速,直让其身旁的剑幕比起方才都显得更为密实,那剑影也是平添了三分,可见墨轩已是毫无保留地使出了全力,这就要凭着《墨剑诀》,将众人的攻势尽数地挡下。

    “不自量力!”

    “找死!”

    “杀了他!”

    ……

    一见墨轩竟想凭着一己之力挡住自己这么多人,众人心中一怒之时,这就听着有人破口骂道,手上力道也陡增三分,直让那些招式看起来更为凌厉。

    但下一刻…

    “乒呤乓啷!”

    只听着数声炸响惊起,正如之前那青年之剑落在墨轩身前的动静一样,只有刀剑交碰的声音传来,却是不见血光闪现,众人闻之顿觉诧异,于是纷纷定睛朝着墨轩看去,只见他身周那数名青琼山弟子与丐帮弟子手中的兵器都已是被格挡开来,也不知那墨轩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竟是将这必死无疑的下场给硬生生地扭转了过来!

    “这…这是什么剑法!?”

    “我没有看错吧!?”

    “他一个人竟然将这么多人的兵器都给挡了下来!?”

    ……

    一声声惊呼质疑之声不断传来,只见四周的武林众人皆是瞪大了双眼看向墨轩,仿佛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一般,还道是自己看错了什么。但事实便是眼前如此,墨轩身旁也不见他人,众人看着兰馨害怕地模样,皆道兰馨可是没有这个本事,那么能挡住这么多人攻势之人就只有墨轩一人而已,想不到他竟是真的能够做到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何我不曾听说江湖上有过这么一号人?”

    “那剑法到底是什么剑法?竟然能有如此威势,这么多人竟然都不是他一人的对手?”

    “七大邪教之中,好像并未有剑法特别厉害之人,那这个小子的剑法又是从何处学来的?”

    ……

    众人心中皆是带着疑惑,再看向墨轩的目光也开始变得不同,不过自己这么多人都拿不下墨轩一人,还被墨轩以一人之力破去了自己这么多人的攻势,几名青琼山弟子与丐帮弟子都觉着自己面上可是挂不住了,其目光这又带着怨恨地看向墨轩,这就有人重新稳住了手中兵器,又要再次朝着墨轩冲去。

    “都不要轻举妄动!”

    可就在这时,忽然听着一声喝止传来,直让众人循声看去,才见那说话之人竟是那青琼山青年。

    “师兄!?”

    不解青年为何要喝止住自己,便有青琼山弟子面带疑惑之色地朝着青年问去,只待要与师兄问个明白。

    但听着自己师弟问起,青年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其目光只是死死地落在墨轩身上,这又朝前缓步地走了两步,才启齿沉声答道:“这人剑法煞是古怪,也不知是从何处得来,而且他还会我青琼山的《春秋剑法》,这其中定是有着蹊跷,诸位师弟切不可大意冲上,以免被这人伤了性命!”

    青年原是在担心着自己几人的安慰,听着青年此言,那些青琼山弟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起来,便也听信了青年所言,不见再朝着墨轩冒然冲去。但那些丐帮弟子却是不肯全然相信此言,他们本就是要对付墨轩,有青琼山弟子出手相助自然是这些丐帮弟子乐见其成,但眼下这些青琼山弟子竟是不再轻易冲上,这可不是这些丐帮弟子想要的结果,便见着一名丐帮弟子上前两步又高声呼道:“什么叫这小子的剑法有着古怪?我看他方才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这才恰好挡下了我们一招,既然你们青琼山不肯再动手,那此事便不劳烦你们青琼山出手了,我们丐帮自是有办法将这小子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