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四百九十七章:传授剑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一片刀光乱眼,舞得密不透风。

    下一刻,只见一道寒芒闪过,那刀光之中竟是忽地冲出一刀,直朝着凌水寒背后劈去,眨眼之间便要砍在凌水寒的后背上!

    “嗖!”

    利刃劈下,将空气左右分开,好似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得住这一刀。那双刀中年的面上也露出了兴奋得意之色,一代武林高手『左手快剑』凌水寒都即将死在自己刀下,试问这又如何不让双刀中年感到激动?

    是以刀势劈下这又更快,已是让凌水寒避无可避,而此时凌水寒仍是背对着双刀中年,竟是到现在都未曾察觉到自己身后的动静?

    “哼!”

    就在武林众人的心中如此想着之时,便听着一声冷哼传来,竟是自那凌水寒的口鼻之中发出,直惹得武林众人这又定睛看去,只见空地中央、双刀中年身前,那凌水寒竟是不知在何时已是转身了过来,也不知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只是在转身过来之后,就一直面对着双刀中年,其身子更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后边倾斜,双手则是分在身侧左右维持着平衡,但凌水寒看起来仿佛随时都要躺倒在地一般,只是因为他还在不住地朝着后边退去,这才一直不见倒地。

    但看着那刀光落下,离得凌水寒的身前已是不过尺许之近,就算凌水寒此时全力朝着后方退去,也无法赶在那刀光落下之前,让自己退出到一个安全的距离,其定是要被这一刀给劈个正着!

    见着如此,那双刀中年也不去在意其他,只道自己这一刀,凌水寒可是实打实地挨定了,就是任凌水寒的武功再如何高强,也要被自己这一刀所重创,之后之事便已是不足为虑。

    不过看着面前双刀中年这一刀落下,凌水寒的神色也不见多大变化,只是略微显得有些凝重,可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慌张模样,看起来就好像他根本不将双刀中年这一刀给放在眼里。

    而下一刻,就在双刀中年那一刀将要落在凌水寒身前之时,只见凌水寒身形忽然一横,这就朝着地上躺去,便稍稍躲开了那双刀中年落下地一刀。不过饶是如此仍是不够,见着凌水寒身子倒下,双刀中年则是不减刀势,又继续使力压着刀锋朝着凌水寒斩去,竟是不给凌水寒任何退路!

    不过就在此时,还不等双刀中年一刀按下,但闻着身下传来一阵风声急速袭来,直让双刀中年听着面色一愣,就立马低头朝着身下看去,见到的却是一只大脚自下往上高踢而来,随后便正中了自己压刀按下的那只手腕,登时就让双刀中年一阵吃疼,刀势也是因此一顿,无法再继续朝着凌水寒落去…

    “哼…”

    感觉着手腕之上的剧痛,这可是受了凌水寒结实地一脚,双刀中年手腕没有就此断裂便是不错了,只是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闷哼。

    而凌水寒一脚踢中了双刀中年的手腕之后,那双刀中年的右手这就已是握刀不住,其右手微颤之余,便是生疼脱力,又被凌水寒一脚之力继续向着上边送去,手中长刀这就再也握拿不住,竟是被凌水寒给一脚踢飞,也就此化解了凌水寒的危机。

    “噌!”

    刀刃旋转着朝着一旁飞去,眼看着便要落入在人群之中,直惊得那些观战的武林众人纷纷避让,就怕这一刀会扎在自己身上,来一场无妄之灾。

    但对此,那双刀中年此时可是无心去理会,只因自己一刀就这么被凌水寒给破去,二人之间的局势也就此逆转。而双刀中年的兵器可是双刀,现在却只留得一把刀在手上,其刀法的威力自然是要大减,也不知是否还能对凌水寒构成威胁。

    心中念着这些,目光便落在了凌水寒的双手之上,只见凌水寒的双手仍是空空如也,双刀中年忍着右手手腕之上的疼痛,心里这也稍稍地松了一口气。好在凌水寒此时没有兵器在手,自己比起凌水寒到底还是要稍强一些,至少凌水寒可是不敢拿他的双手来与自己的长刀硬抗,如此看来还是自己占着些许优势。

    不过又念在对手可是凌水寒,其武功之高定然是要在自己之上的,自己就算占着有兵器在手的优势,心中也是不敢太过大意,若是自己不能抢着先机朝凌水寒攻去的话,只要让凌水寒缓过了劲来,又冲着自己反击过来,到时候自己可不见得会是凌水寒的对手。

    想罢,双刀中年也不敢再有所犹豫,其右手手腕就是再疼,此时也只能暂且强忍着,这就挥起左手长刀直朝着凌水寒腿上劈下,倒要看看凌水寒腿脚不便之后,又是否还有这等身手。

    见着双刀中年又是一刀砍来,二人这才仅是一个交手,凌水寒已是破去了双刀中年的一招,还将其兵器都给踢飞,此时更是不会将双刀中年瞧在眼里。

    只是双刀中年的长刀毕竟还是利器,凌水寒也不敢胡乱托大,其一脚踢中双刀中年手腕之后,身子仍是朝着后方退去,此时又已是退出了许远,想来反手就应是能够摸到…

    于是暂且不去理会那双刀中年,只见凌水寒微微回首瞥去,正见在自己身后不远处,那利剑赫然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凌水寒只需一个反手便能将剑柄捉住,自是不用再在这兵器之上吃亏。

    这便不再多想,趁着双刀中年那一刀尚未落下,凌水寒反手一抓就握住了剑柄,随后便听着“铮”地一声金石脆响,那利剑这就被凌水寒从地上一把拔出,还崩起了几颗石子乱飞。

    下一刻,但见一道剑影闪过,那双刀中年还不及察觉之时,便见着一柄利剑陡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就直冲着自己面门刺来,好似要一剑将自己给刺个洞穿!

    “!!”

    面上顿时露出惊容,也不知道凌水寒是何时拔出的剑来,但双刀中年此时可是没有功夫去多想,只因那一剑立马就要刺中了自己,双刀中年也不敢再冲着凌水寒挥刀劈去,只得连忙收刀便要挡在身前,唯恐自己会命丧于此。

    但曾经身为天下第一剑宗青琼山的弟子,又习得《春秋剑法》、江湖人称『左手快剑』,凌水寒这一剑直刺过去,又岂是如双刀中年所料想那般容易接下?

    还不等双刀中年收刀回防,只见那剑影破空,下一息就出现在了那双刀中年的面门之前,又在将要刺中双刀中年之时立马顿住,众人见此纷纷色变,这又急忙仔细看去,赫然见到凌水寒这一剑的剑尖距离那双刀中年的面门竟是只有寸许之远!

    手中的长刀还停留在身前半空,却是不知到底要如何安放自己的双手,但此时此刻,双刀中年的两眼只是盯着自己眼前的剑尖,其额角还见到一滴冷汗滑落,最后从其下巴滴落,拍碎在了脚边地上,而双刀中年的身子则是一动也不敢动,就怕一个轻举妄动之下,会惹得凌水寒心中生出误会,就此一剑刺中自己的面上,双刀中年可是要一命呜呼…

    “咕噜…”

    憋气憋了许久,连呼吸都是不敢,更是不敢喘上一口大气,直到双刀中年实在觉着忍不住了,这才费力又极慢地吞了一口口水,其两眼还是盯着面前的那剑尖,额上却是渗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遂即又汇聚在了一起,便从双刀中年的面颊之上淌下…

    但见此,凌水寒却是面无神情,依旧不见有一丝波动,只是一脸漠然地盯着双刀中年看来,其手中的长剑也没有半点儿收回的意思,这就一直悬停在双刀中年的面前,也不知他心中有着怎样的打算,甚至让双刀中年都无法确定,凌水寒究竟会不会一剑杀了自己…

    心中生出了这个念头,这就更让双刀中年觉着压力大增,何况他还被凌水寒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双刀中年都已是不敢去与凌水寒对视,其心中充满惧意,当下再也承受不住,只得颤巍巍地启齿吃声吐道:“我…我…是我…输了…”

    短短几字,竟是说得吞吞吐吐,只是在那最后一字吐出之后,双刀中年还憋着一口气不敢喷出之时,停在他面前的剑尖这就已是缓缓地挪开,露出剑尖之后凌水寒那冰冷的面容…

    “铮!”

    没有多言,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只听着一声还剑入鞘的声音传来,那长剑这就已是被凌水寒给收回了剑鞘之中。而凌水寒也不再朝着这双刀中年看来,便侧身过去,目光落在远处,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呼…呼!”

    直到此时,那双刀中年心中这才彻底地松了一口气,又听着他沉重地呼吸之声响起,仿佛已是用尽了双刀中年全身上下最后的一丝力气,竟是让双刀中年差些就此瘫倒在了地上。

    不过自己已是沦为了凌水寒的手下败将,双刀中年自问也没有面目再继续留在这青琼山山上,他也不见再吭声什么,只是深埋着脑袋,心中好一番犹豫之后,这又冲着凌水寒极快地拱手行了一礼,像是与凌水寒谢过不杀之恩一般,随后双刀中年这就转身离去,也没有丝毫停留,其身形钻入了人群之中,就此再也不见踪迹。

    “公子…”

    墨轩本是在一直盯着师父身影不放,只道要好生学学师父与人交手之时的应对之法,却是忽闻身后传来一道呼唤,想也不想便知定是兰馨,所以墨轩一边回头看去之时,这又一边问道:“兰姑娘有何事?”

    见着墨轩回首看来,兰馨又将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凌水寒身上,这才与墨轩低声问道:“公子…那位前辈,就是公子的师父么?”

    “不错!”

    被兰馨问起,墨轩想也不想便点头答道:“他的确是我的师父,我这一身武功与剑法,也是跟着师父学来的!若是没有师父的话,也不会有今日的我了…”

    说着之时,墨轩的目光也望向师父,见着师父的背影还是如自己年幼之时那般伟岸,但其中却是多了一分苍老,直让墨轩看着心生感触,一时之间也是感慨万千…

    而看到此时,在亲眼目睹了凌水寒先后战胜两人,并且尽皆只是在一招之间,让对方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可是将此处不少武林之人都给震慑住了,心道这凌水寒『左手快剑』的称谓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幸好自己没有自以为是地跳出去要挑战凌水寒,否则自己连怎么输的都不知道,可是会丢脸丢到姥姥家去。

    心中想着那些,那跳出来想要挑战凌水寒的十数人中,已有两人被凌水寒先后败下阵去,其余之人便有些打起了退堂鼓。在见识过了凌水寒的武功身手之后,这些人心知自己的武功定然不是凌水寒的对手,自是不敢再与凌水寒动手,哪怕凌水寒并不曾有伤人性命,但这些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倒是不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凌水寒三两招就给打败。

    是以见着凌水寒冰冷目光扫来,这就有人不禁退后了脚步,竟是打算不动声色地退入到人群之中去。但在这余下的十数人中,还是有这几人心中不信这个邪,只道要与凌水寒打过,哪怕明知自己不是凌水寒的对手,也要做到问心无愧才行。

    目光看去,见到十数人之中,已是有十人左右退走,便是不打算再参与其中,但还是有四人选择了留在原地,倒是不肯动摇他们自己的决定,凌水寒也不愿再与这四人浪费什么功夫,这就望向四人说道:“就剩下你们几个了…”

    闻得话声,四人不禁面面相觑几眼,却是不见言语,有人的目光之中还露着迟疑之色,也不知这人是忘了同那些人一起退走,还是打算先与凌水寒动手一番再说。

    不过并不打算去顾及这些,凌水寒也懒得再开口说些什么,他只是立在原地不动等候,又见到四人之中,便有一人上前几步,这就冲着凌水寒喝道:“休要以为你侥幸打赢了两场就目中无人,我这…”

    “不用说废话了…”

    那人话不及说完,这就被凌水寒给打断,只见凌水寒的面上已是露出了不耐之色,又将目光陆续在四人的身上停留了几息,随后便沉声说道:“也别再浪费时辰,你们四个一起上吧…”

    凌水寒这话话音一落,四人顿时便如炸锅一般,想不到凌水寒竟是如此嚣张自大,全然不将自己几人放在眼中,更是还要自己几人一同冲他出手,难道凌水寒他就不怕自己会阴沟里翻船?

    “这厮…简直是欺人太甚!”

    “你他娘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凌水寒,老子这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这把斧头的厉害!”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们还与他讲什么江湖规矩?干脆这就一起冲上去将他给宰了,也好让他知道小看我们是什么下场!”

    ……

    便听着四人各自怒骂一声,当下便决定联手一同朝着凌水寒杀去,但一旁的墨轩见到师父竟是要以一敌四之后,其心中哪怕对师父无比信任,却还是不免生起了几分担心,这就冲着师父唤道:“师父!?”

    “轩儿…”

    不待墨轩后边的话说出声来,凌水寒两眼只是盯着四人,便头也不回地与墨轩低声说道:“轩儿,为师当年传授你《春秋剑法》,想来让你行走江湖已是足够,不过今日看来的话,凭着这《春秋剑法》,你想要在这险恶江湖当中自保还是有些力有未逮,所以为师这就再传授你另外一门剑法,也是当世武林之中最为厉害的剑法之一,至于你能从中学到多少,便要看你的领悟与造化了!”

    话声传来,凌水寒这话说得声音不大,也只有墨轩与兰馨二人能够听清,便是让二人听着纷纷一怔,想不到凌水寒竟然会选择在此时此地传授墨轩剑法。

    不知师父为何要在此时此地传授自己剑法,墨轩心中不禁泛起了疑惑,却是不解师父如此决定的用意所在。但念在这是师父所言,墨轩自然是要去遵从,所以当下就点头答应,也不知师父能不能看见。但比起墨轩,兰馨则是略感尴尬,只因她也听得分明那凌水寒所言,若是她也同墨轩一般去看凌水寒所使剑法的话,如此便算是偷学武功,乃是江湖武林所不耻之事。自是不会做出这等事来,便在墨轩点头之后,兰馨这就扭头了过去,显然是不打算偷看凌水寒使剑,也免得事后,凌水寒会对自己心生不满。

    不过对于兰馨心中所想这些,凌水寒自然是毫不知情,他只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青莲剑诀》传授给墨轩,只因凌水寒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以后是够还有机会能够再传授墨轩剑法,所以唯有趁着现在,能让墨轩学到多少便是多少。若是日后墨轩有那个本事的话,大可来这青琼山再取到完整的《青莲剑诀》,反正青琼山已是不将自己当作门下弟子,凌水寒也不会去为青琼山维护什么。

    而自己在说完那话之后,也不见墨轩有继续出声传来,凌水寒与墨轩师徒多年,这就知晓墨轩已是答应了自己,所以他也不再多说,这就冲着那迫不及待想要与自己动手的四人呼道:“动手吧!”

    闻言见此,那四人面上陆续露出愤怒之色,显然是不爽凌水寒竟然还真敢与他们四人同时交手,于是四人登时就冲着凌水寒冲杀过去,其中一人还兀自高声喊道:“杀了他!我等各自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