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四百九十八章:以身传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杀了他!我等各自报仇…”

    那人一声高喊,遂即四人分成四路,这就从四个不同方向直朝凌水寒冲来,只道要将凌水寒置于死地。

    “开始了…”

    见到四人终是动手,便听着墨轩口中发出一句低语,其双眸只是盯着师父的身形不放。既然师父都已是说了要传授自己另一门剑法,墨轩自然不敢有所怠慢,这就看得目不转睛,连眼皮也不敢眨动一下,就怕自己会错过了什么,以致自己无法将那剑法尽数学会。

    而空地之中,面对四人一同杀来,凌水寒依旧神色不改,其身子微侧后退一步,又睥睨着目光冲着四人扫去一眼,直待四人冲到其身前三丈远之时,才见凌水寒手中长剑一抬,冲着其中一人便是一指,随后身形前冲,手中利剑化作一道惊鸿,竟是奔着四人迎面杀去!

    “来得好!”

    见着凌水寒独自一人面对自己这边四人,竟然还敢抢着攻来,便听其中一人口中发出一声大喝,其手中两把大斧相错一阵翻转,直舞得风声凛冽,那道道斧影这就冲着凌水寒身形当头罩下,仿佛要把凌水寒拍得粉身碎骨!

    眼角余光瞥见双斧汉子朝着自己率先攻来,凌水寒却是不见变招,手中长剑依旧指向面前一人,只在瞬息之间又将身法给提速了三分,其身形这就就变得一片模糊、让人看不清楚,而他手中的利剑更是变得好似无形一般,旁人只能听着剑刃破空之声,却无法见到凌水寒手中的长剑,心中不禁皆是一凛。

    “这剑法…难道就是青琼山的《青莲剑诀》!?”

    空地一旁,这就有眼尖之人一眼便道出了凌水寒所使的剑法,但听其语气,倒还是有几分不敢确定。

    不过话音落下之后,这些武林中人可不会管凌水寒所使的到底是不是《青莲剑诀》,他们大多数可是根本不曾见识过真正的《青莲剑诀》,只是听说过这《青莲剑诀》的名声而已,所以此时听见有人说那凌水寒使的竟是《青莲剑诀》之后,便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皆是不肯让自己错过了见识这《青莲剑诀》的机会。

    但那人不敢确认,此处可是还有许多青琼山的弟子,他们之中也有几人是练过这《青莲剑诀》的,虽说这几人或许并未将《青莲剑诀》练得完全,但包括那青琼山掌门魏明涯在内的十几人,他们只是见着凌水寒所使出的第一剑,一眼就认出了凌水寒所使的剑法,正是他们青琼山的不传剑法——《青莲剑诀》!

    “我没看错,那果然是《青莲剑诀》!?”

    “那人的剑法好生厉害!这《青莲剑诀》使出来的威势竟是比师父还要强上许多!”

    “他分明是师门的弃徒,竟还敢当着天下武林的面用我青琼山的《青莲剑诀》,难道他就不怕师门冲他出手!?”

    ……

    认出了凌水寒所使的《青莲剑诀》之后,便见着不少青琼山弟子以手指着凌水寒,彼此之间议论纷纷,显然是不满凌水寒此举。

    但比起这些青琼山弟子,那青琼山掌门魏明涯的心中可是极为恼怒,但见他瞪大双眼含怒朝着凌水寒看去,一只手也是紧握成拳,直捏得“咯咯”作响,又听他口中咬牙吐道:“你当年被我下令逐出师门,几日却来到此处,还用《青莲剑诀》与人动手…凌水寒,你这可是在逼我杀你!”

    不过魏明涯这话说出,凌水寒离得他可是有些远了,何况其面前还有四人冲着自己攻来,凌水寒没得心思旁顾,自然是不可能听得到魏明涯口中说的这话。

    而空地之中,凌水寒已是冲至四人面前,那双斧汉子率先挥着巨斧便朝着凌水寒拍去,凌水寒却是对其不闻不问,只是依旧一剑直刺向其面前的一名中年书生,可是让这名中年书生看得面色大变,慌忙之间又连忙收回兵器便要抵挡,不敢让凌水寒伤着自己。

    这中年书生如此动作也是无错,不过他在情急之下还是忘了一点,那便是凌水寒此时所使出的剑法,乃是当世最为厉害的几门剑法之一,再加上凌水寒一手《春秋剑法》天下闻名,其剑势之快,已是超过了其师父,世上鲜少有人能够在凌水寒的快剑面前走上几招,所以凌水寒这一剑刺去,又岂是这中年书生想要抵挡便能挡住?

    便见着凌水寒举剑一招刺去,那中年书生还不及回剑招架,便被凌水寒一剑送到了其胸前近处,眼看着就要刺入这中年书生的体内。

    “小心!”

    此时,忽闻着一旁传来一声厉喝,中年书生尚未曾反应过来,就听着自己面前又传来“铛”地一声炸响,还可见到金星火花闪烁,直让中年书生看着一惊,这又立马定睛看去,才见到竟是身旁一人挥刀拦下了凌水寒刺向自己的那一剑。

    “嗯?”

    一剑被挡,凌水寒似是有些意外,其鼻中发出一声轻哼,目光便微微转去,只道要看看到底是谁有着这等本事。

    于是眼帘微抬、双眸微转,但见目光所及之处,一名其貌不扬的青年正横刀于那中年书生身前,其手中大刀正好挡在了自己一剑刺去的剑尖之前,让那自己的利剑无法再继续前去,也无法伤着那中年书生分毫。这不禁让凌水寒心中些许讶然,想不到如此一名青年,其年纪比起墨轩也只是稍稍大上些许而已,竟是能够挡下自己《青莲剑诀》的第一招,看来其武功刀法可是不弱,只是不知这青年师承何处?

    但现在可不是想起这些的时候,凌水寒也不见去与那青年问起,其目光这就落在那青年的双手之上,见到的却是青年紧握刀柄的双手颤抖不已,好似挡下凌水寒这一剑可是让青年极为费力,眼看就快要坚持不住。

    见着如此,面上仍是没有波动,凌水寒自是不肯就此轻易撒手,于是内力运转之下,便汇聚与左手之上,凌水寒这又推着长剑向前冲去,倒要看看这青年到底能够接下自己几成功力。

    “不好!”

    感受着凌水寒剑上这又传来一阵巨力,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分明就不能与之抗衡,只见青年神色一变之余,心中便是一声惊呼,其双手这又颤抖得更为猛烈,显然已是无法再坚持下去,那剑尖眼看着就要从青年的刀身之上划过,便会继续冲着那中年书生刺去!

    瞧见青年已然无法再坚持下去,其双手紧握的长刀这也不禁朝着后边退去,随时都会被自己剑势彻底冲开,凌水寒这又奋力一催内力,下一刻便听着“铮”地一声轻响传来,只见那剑尖划过刀身,这就在刀身之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剑痕,足以可见凌水寒功力之强,全然不是那青年能够抵挡得了的。

    而剑尖错过了刀身之后,还在那刀身之上切出了一道豁口,但见剑尖继续向前,这就直冲着那中年书生身前刺去,青年对此已是无能为力。

    “凌水寒、纳命来!”

    可就在此时,一旁这又传来一声炸雷惊响,直震得几人心神一颤,凌水寒立马偏头看去,正见一片斧影乱眼,此时落到了自己头顶之上,眼看就要重重地拍下!

    来不及多想,只能马上收剑变招,便见凌水寒当即撤了刺向那中年书生的一剑,这就挥剑朝着那一片斧影挡去,那斧影翻转之间也不知有多少重影,可凌水寒却是临危不乱,其手腕一抖之间,竟然也是刺出了数道剑影,又纷纷落在了那一片斧影之上,下一刻便听着“叮铛”几声急促金鸣之声传来,那斧影竟是被凌水寒凭着一柄长剑尽数挡下,半点儿也不曾伤着。

    “好剑法!”

    见着自己的攻势竟是奈何不得凌水寒,虽说二人乃是对手,但双斧汉子心中还是不禁生出了敬佩之意。而一声称赞之后,又听着双斧汉子口中大喝了一声,其攻势却是不打算就此结束,只见这双斧汉子身形落地之后,双臂又将双斧猛力一挥,右足随后重重地踏在地上,便撑起他魁梧身形,如蛮牛一般继续朝着凌水寒横冲直撞过去,不肯给凌水寒一点儿喘息之机!

    “一起上啊!!”

    但不等杀到凌水寒身前,那双斧汉子又大喊了一声,便是朝着另外三人提醒过去。

    而听得呼声,那使刀青年才刚刚卸去了自己大刀之上的力道,并且稳住了身形,那中年书生也是至此来回神过来,二人一同抬首望去之时,便见到双斧汉子已是将要杀到凌水寒面前。

    见此一幕,二人没有多言,只在相视之言之后,这也提起兵器相继赶上,要同着那双斧汉子一同对凌水寒出手。

    只是还不等二人赶上,那双斧汉子还在冲向凌水寒之时,凌水寒正摆开阵势不动,心中便是思索着自己要如何应对之时,却是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寒意,直让自己后背汗毛倒竖,其栓股陡然大睁之时,不假思索转身之后就是一剑架起,便听着一声“叮”地炸响,还有几点火星拍在面上,直让凌水寒觉着面上烫得生疼,却是无暇顾及于此,只是眯着双眸看向身前,正见一人正压着一对铁钩落在自己的长剑之上,就此僵持不动…

    “哼…”

    一道轻哼传来,其中还隐约带着不甘之意,只见凌水寒身前之处,一名身形矮小、鼠目短须的男子正咬牙压着一对铁钩,想要让那钩尖刺入凌水寒的肩头,只可惜凌水寒此时已是挥剑将这对铁钩给挡住,任凭鼠目男子如何使力,也无法再让手中这对铁钩下去半分,其偷袭出手显然已是失败。

    不过就算偷袭失败,鼠目男子也是不怕,只因在凌水寒身后不远之处,那三人联手已是将要赶到,见此一幕,鼠目男子的嘴角便是露出一丝得意冷笑,心道自己只需将凌水寒给拖在此处,等到三人赶来,随后自己四人联手,任凭凌水寒武功再高,也绝无可能会是自己四人的对手。

    念头一经生出,鼠目男子也不打算再用铁钩伤着凌水寒,毕竟其功力相比凌水寒还是弱上不少,想要一举重创凌水寒可是有些痴心妄想。所以不见犹豫,鼠目男子双手拖着铁钩这就一拉,那铁钩这就勾在了凌水寒的长剑之上,竟是想要将凌水寒的长剑给勾走了去,让凌水寒再无兵器可用。

    手上忽地一紧,凌水寒一时不察,竟是让鼠目男子将自己长剑给拖远了些许,差些就要脱手而出。于是连忙紧握住剑柄不放,已是知晓了鼠目男子的想法,凌水寒心中不由得轻哼一声,这鼠目男子还想要将自己的兵器给收走,也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才行!

    不敢迟疑,凌水寒立马运起内力于左臂之上,其左手手腕舞着长剑就挽出一道剑花,旋即内力一催、剑身一震,在那鼠目男子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下,其手中的一对铁钩登时就被凌水寒给震飞了去,竟是片刻也未能将凌水寒给拖住!

    但身形踉跄向后之余,鼠目男子抬首看去,还是见到双斧汉子三人已是冲到了凌水寒的身后,便见到双斧、一刀与一剑冲着凌水寒后心便直取袭去,鼠目男子心中顿时一喜,待得身子稳住之后,这也不肯落后,身形一跃之下,这也飞身扑向了凌水寒,便要联合四人之力一起将凌水寒击杀在此!

    “师父当心!”

    远远见着四人一同冲到,竟是将师父给围了起来,墨轩心中担心师父安危,这就不禁出声呼道,其右手也是握紧了云麟剑,只待见着形势不对,这就要跳入战圈相助师父,唯恐师父会有个万一。

    可听着墨轩呼声,凌水寒竟是动也不动,其眼角一瞟而去,见着四人从四方冲着自己杀来,已是将自己的去路尽数封住,而且四人武功皆是不弱,虽说单打独斗定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此时联手起来,多少还是让自己觉着有些难以对付,这才会让自己一剑都不曾得手。

    不过饶是如此,凌水寒内心也无半分波动,虽说这四人联手起来实力不弱,不过四人到底只是临时联手,彼此之间的默契皆是不足,此时又一同朝着自己杀来,看起来倒是有些吓人,不过在凌水寒看来,这四人联手之间还是漏洞百出,试问凌水寒连青琼山的青琼剑阵都能够破去,又如何会敌不住这四人合围?

    只是自己想要将这四人给逐一击破,但四人不给自己机会,凌水寒也懒得再去白费力气,既然这四人已是朝着自己冲来,眼看不时就要杀到,凌水寒心中便决定,干脆这就使出几招厉害剑法,直接将四人给一齐败去,也省得让自己还在此耽搁了功夫。

    心中想罢,这也不再犹豫,正逢四人将至,凌水寒竟是看也不再看四人一眼,只见他缓缓地抬起手中长剑,这又在身周悠然舞动,好似在比划着什么招式,却是叫人如何也看不明白。而下一刻,那双斧汉子四人纷纷杀到,这又相继冲身高高跃起,便直朝着凌水寒所在扑来,可凌水寒竟然还是寸步不移,好似足下生根一般只是立在原地不动,也不知他到底是否有见到四人动作,直让远处的墨轩看着心中一阵焦急,也不知师父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只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助师父一臂之力。

    但这么想着,奈何墨轩离得凌水寒太远,想要赶上已是不及。而此时,那双斧汉子四人手中的兵器已是冲着凌水寒,眨眼之间便要落在凌水寒的身上,在场不少武林之人皆道凌水寒这次可是在劫难逃。不想下一刻,凌水寒终是提剑出手,便见着无数剑影闪过,直映在了那双斧汉子四人的面上,与此同时还有道道剑气纵横涌出,直让双斧汉子四人见之色变,便纷纷侧身闪躲起来,不敢让自己中了这剑气、以免负伤。

    可剑气过后,凌水寒舞剑身影仍是不见停下,四人还不及反应过来之时,就见到那阵阵剑影落在了自己手中的兵器之上,便听着一阵“乒乓”作响不绝于耳地传来,四人手中的兵器竟是如何再也落不下去,随后一声闷哼忽地传来,直引得不少人侧目看去,见到的却是那使刀青年面色难看无比,仿佛在强忍着什么一般,直到使刀青年再也承受不住,其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手中的长刀也不再受他掌控,竟是将兵器脱手飞出,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刀尖深深地没入了土中…

    “这!?”

    见此不禁一声惊呼,想不到面对四人联手,凌水寒竟然只用一招就挡了下来,还趁机伤了那使刀青年,让他再无战力。

    不过这可还不算完,就在那使刀青年吐血退走之后,又听着一声痛呼传来,众人连忙寻声看去,只见那鼠目男子的身形也跟着倒飞而去,其手中一柄铁钩已不知去了何处,剩下的那一柄铁钩也断去了一截,只留下一般还被鼠目男子抓在手中。

    “好…好厉害的剑法!真无愧是《青莲剑诀》!?”

    凌水寒先后创伤了两人,这就有人称赞出声,再看向场中身影的目光这也变得凛然,这才算是见识到了青琼山《青莲剑诀》的威力。

    而鼠目男子两人败走之后,只留得那双斧汉子与中年书生还在凌水寒身周拼命支撑,但看着二人难受的脸色,皆是憋得通红一片,显然也是坚持不了多久。

    “哈哈哈哈哈!”

    这又听着一声大笑从凌水寒的嘴里发出,但见凌水寒舞剑之余,这又面带笑意地看向远处的徒弟一眼,便是问道:“轩儿,为师这门《青莲剑诀》,你可看懂了几成?”

    听得师父此言问起,墨轩这才回神过来,便要开口回答师父所问。可还不等墨轩开口之时,远处竟是突然传来一声怒骂,于是转头看去,只见那青琼山掌门魏明涯正满面惊怒地瞪向凌水寒,这又出声大骂道:“你这欺师灭祖的叛徒!竟敢将本门剑诀擅自传给他人!?本掌门今日便要清理门户、取你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