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零二章:剑阵告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不知魏掌门…意下如何!?”

    一语道来,其中好似还夹杂着一丝挑衅之意,直让魏明涯闻言之后,心头便是一紧。

    但还不等凌水寒这话那最后一字话音落下,魏明涯也尚不及反应过来之时,凌水寒竟然提剑朝着那些青琼山弟子袭去,但见其剑势奇快无比,直叫人防不胜防,魏明涯根本都来不及开口出声,凌水寒便已是冲着那些青琼山弟子出手,登时又有几名青琼山弟子伤在凌水寒的剑下,不得不退出了琅琊剑阵。

    是以上百名青琼山弟子组成的琅琊剑阵,此时还有一战之力的便只剩下七八十余人,但连之前那上百名青琼山弟子都无法伤着凌水寒分毫,此时凌水寒又不再手下留情地对那些青琼山弟子出手,那些剩下的青琼山弟子又如何会是凌水寒的对手?

    见此一幕,这不禁让一旁的魏明涯直看得心急如焚,心道自己耗费半生、呕心沥血创下的琅琊剑阵,今日竟是连区区一个凌水寒都无法伏诛于阵中,此事又被天下武林之人尽数瞧在了眼里,若是今日之事被这些人传扬出去的话,他青琼山可是要威名扫地了!

    不过思量之间,这才仅仅过去了十几息地功夫,竟是又有十数名青琼山弟子为凌水寒所伤,纷纷倒地捂着伤口不能动弹,只是不住地痛呼呻吟。也是不知为何,那凌水寒竟好似知晓这琅琊剑阵的弱点一般,其每一剑指去皆是琅琊剑阵的弱点所在,直让那些青琼山弟子无法抵挡,也让魏明涯看得心中一阵心惊肉跳不已。

    而随着凌水寒剑法越使越急,那重重剑影落下,伤在他剑下的青琼山弟子也越来越多,那琅琊剑阵也因此变得更为溃不成型,竟好似要被凌水寒一人给击散一般,眼看着就要被凌水寒给破阵突围出去!

    可饶是如此,那魏明涯仍是留在原地不动,只是万分急切地冲着那些青琼山弟子大呼调令,想要凭着最后的人手来重新组成琅琊剑阵,将凌水寒给困在阵中。但此时此刻,这四周武林众人之中,只需稍有一些眼力之人一眼便能看出,这琅琊剑阵已是无法奈何得了凌水寒半分,哪怕要在凌水寒的剑下维持住阵型不散都已是极为不易,又如何还能将凌水寒给围住?

    “啊!!”

    “啊!!”

    ……

    便听着一片痛呼之声传来,但见凌水寒一记挥剑之后,登时就有数名青琼山弟子捂着受伤的手臂倒飞了出去,这又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激起一片尘土,也让那琅琊剑阵的运转为之一顿,一时之间竟是无人再冲上补去。

    “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道放声大笑,凌水寒双足一转,身形也渐渐停下,其手中长剑在身前一转,这便收住了剑势。

    瞧见余下的那些青琼山弟子不再上前,只是围在四周不放自己离开,也不知他们是不是被自己给打怕了,凌水寒无心去多想,只是背向墨轩,两眼则是盯着远处的的魏明涯,却是与墨轩问道:“轩儿,为师的《青莲剑诀》,你可都记下了!?”

    闻言,墨轩上前两步,冲着师父的背影便躬身行礼答道:“师父,徒儿已经记下了六七成,倒是还有许多地方不曾瞧得清楚…”

    “嗯…六七成,倒也差不多了!”

    微微颔首应声,凌水寒面上露出满意笑容,这又说到:“想当年为师学这《青莲剑诀》之时,第一次也仅是记住了六七成而已,你方才所言如是非虚的话,为师这也能心满意足了…”

    说着一顿,凌水寒终究还是侧首瞥了一眼徒弟,在见到墨轩平安无事之后,凌水寒心中这就稍安,其面上笑意却是忽地一敛,这也不再看向墨轩,便是大声呼道:“轩儿,既然你已是记住了六七成的《青莲剑诀》,这就快些带着那小姑娘下山去,千万不要再回来!等得此间事了之后,为师自然会去寻你,再将这《青莲剑诀》的心法口诀一并传授与你!”

    听得师父此言,墨轩不禁一惊,却是不曾想到师父竟会要自己先行离开,墨轩自是不敢答应如此,这便连声呼道:“师父!师父在此,徒儿又怎能先走?要走也要与师父一起才行!”

    “胡闹!”

    墨轩这话刚一说完,凌水寒立马出声一喝,直将墨轩惊得一愣,只是两眼怔然地朝着师父看去,又听师父沉声说道:“为师让你先走你便走,哪里这么多废话?若是没有为师在此处与你挡着,你以为你与那小姑娘今日能够下得了这青琼山么!?”

    这才明白师父的话中之意,竟是要替自己挡住青琼山众人,但墨轩想明白了这些之后,却是更加不敢答应师父所言,这又大声呼道:“师父有难,徒儿身为师父弟子,自当是要与师父共患难才是,徒儿又怎能独自离开、反而将师父置身于险境之中!?”

    说完,也顾不得师父会说些什么,只见墨轩提起云麟剑,这就要朝着师父所在走去,便是打算要与师父同进退。

    而听得墨轩所言,这下倒是轮到凌水寒愣在原地,其心中万分感动之余,只道原来自己在墨轩心中的地位竟是如此之高,能让墨轩为了自己而不顾性命,任凭自己如何劝说也不肯离开,还要与自己一同对抗青琼山。

    但感动归感动,凌水寒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将墨轩留在此处,毕竟以墨轩现在的武功身手,他或许能敌得过些许青琼山弟子,但绝对不是这青琼山满门的对手。倘若一会儿那魏明涯与自己动手起来,青琼山师门当中其他的长老弟子又赶来了此处,到时候要是有人冲墨轩出手的话,自己分身乏术,自是救不得墨轩。

    所以还不待墨轩靠近过来,凌水寒这就打算出声喝止,但话音还不及出口之际,一旁竟是忽地传来一道大笑,直让墨轩停下了脚步不动,凌水寒闻声之后也转头看去,才见那大笑之人正是魏明涯其人,待得魏明涯笑声渐止了之后,又见他面露讥笑地看着这师徒二人说道:“你们师徒二人今日敢闯我青琼山,将我青琼山闹得乌烟瘴气不说,还打伤了我青琼山不少弟子,此时竟然还想着离开此处,简直是痴心妄想!”

    将手中琅琊剑一紧,魏明涯缓步上前走去,其一身青袍无风自动,两眼看也不看身旁两侧倒在地上痛呼不已的青琼山弟子,只是死死地盯着前边的凌水寒不放,眼中还露出阵阵杀意,好似要将凌水寒给碎尸万段一般。

    但见着魏明涯走来,凌水寒身形动也不动,双眼便冲着魏明涯对视过去,又听他大声呼道:“魏掌门,我看你这琅琊剑阵也不过尔尔,魏掌门想要凭着这琅琊剑阵取我凌水寒性命,此举只怕不行。倒不如魏掌门亲自出手来试上一试,也好让凌水寒有机会领教一下魏掌门的剑法高招,毕竟『琅琊天剑』的威名,可是令我向往已久了…”

    “哼!”

    凌水寒此言一处,回应他的却是一声怒哼,之间魏明涯面上目中都带着怒色,这又启齿答道:“这话不用你说,本掌门自然也会出手,只是本掌门本无心杀你,不过你凌水寒如此心急求死的话,本掌门倒是不介意这就送你归西!”

    “只是让本掌门没有想到的是,你竟是能破去了本掌门的琅琊剑阵,看来本掌门当年不曾取你性命可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不过这已是不重要了,就算本掌门当年不曾取你性命,但你今日还敢回来青琼山来,本掌门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你离去!”

    “凌水寒,本掌门今日势必要将你性命留在这青琼山上!”

    话音落下,便见魏明涯手腕一震,其手中琅琊剑剑锋登即一转,一道寒芒就此闪过,直从凌水寒的面上掠去。

    但听得魏明涯此言,凌水寒却是发出一声不屑轻哼,又听他说道:“不过是一座琅琊剑阵而已,还想拦着我凌水寒?魏掌门莫不是忘了,当年我可是青琼山的弟子,对这琅琊剑阵自然也是了如指掌,只是这么多年过去,魏掌门的琅琊剑阵竟然还是如当年一般没有丝毫变化,我能将其破去又有什么大惊小怪?”

    闻言这才算是明白,魏明涯方才正值气头之上,倒是忘了这茬,也难怪凌水寒能够如此轻易破去自己所创下的琅琊剑阵,他果然是知晓琅琊剑阵的弱点,这琅琊剑阵自然是难不住他。

    至于方才凌水寒破去琅琊剑阵之时,魏明涯为何不见出手制止、只是留在原地调令着那些门下弟子,皆是因为这琅琊剑阵乃是魏明涯所创,而魏明涯又是那主持剑阵之人,自是不能随意地闯入剑阵之中,以免冲乱了琅琊剑阵的阵型,使得琅琊剑阵威力大减,所以魏明涯这才会一直留在剑阵之外的话,反而还能让自己将形势看得更为清楚一些,也好更加如臂使指地传令于其门下弟子,好让他们去对付凌水寒,倒要试试这琅琊剑阵究竟能不能对付得了凌水寒。

    不过凌水寒最后还是将琅琊剑阵给破去了,但琅琊剑阵终究只是一座剑阵而已,凌水寒将其破去便破去了,只因他心中清楚这琅琊剑阵的弱点所在,若是换作其他之人,可是无法做到凌水寒如此,魏明涯对此也不曾有过太大担心。

    眼下凌水寒已是从琅琊剑阵之中冲出,魏明涯也知自己青琼山的诸多剑阵怕是都奈何不得凌水寒,那凌水寒当年可是同辈之中的大师兄,其对于青琼山的诸多剑阵皆是了如指掌,再想用剑阵去对付凌水寒已是无用,魏明涯这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倒不如让自己直接去取了凌水寒的性命,也省得今日的武林盛会一直这么耽搁下去…

    “哼!不过是一座剑阵而已,你能破去本掌门的琅琊剑阵又如何?本掌门今日倒要看看,你能否敌得住本掌门手中的这柄琅琊剑!?”

    说完,这也不打算再与凌水寒废话什么,只见魏明涯身形猛地冲出,这就拖着琅琊剑,直朝着凌水寒所在杀去,竟是要与凌水寒动手起来!

    见着魏明涯朝自己冲来,凌水寒面色顿时一紧,心中则是不敢轻敌。

    这魏明涯能够担任青琼山掌门多年,按辈分来说,也算是凌水寒的师叔,其武功剑法自然是远在凌水寒之上,饶是凌水寒能够破去魏明涯所创下的琅琊剑阵,却不见得会是魏明涯的对手,所以此时二人将要交手起来,要说凌水寒心中不会紧张,可是不可能之事。

    但眨眼之间,魏明涯就已是提剑冲到了凌水寒的近前,凌水寒也无心去多想其他,只得连忙挥剑抵挡,倒要看看二人之间剑法的差距到底会有多少,怎么说凌水寒『左手快剑』之名也是名扬江湖武林多年,与『琅琊天剑』魏明涯斗上一斗,应是不成问题。

    便见一剑直取袭来,那剑尖之上还耀着寒芒,映得凌水寒双眼一阵生疼,于是眯眼瞥去,魏明涯竟是先发制人,这就使出一门《琅琊剑法》攻向自己,赫然正是魏明涯的成名剑法!

    “《琅琊剑法》…”

    低语一声,口中吐出这剑法之名,凌水寒不敢怠慢,这就急忙使出《春秋剑法》向着魏明涯迎去,直打算先试探一番魏明涯的武功高地,再图应对之策。

    魏明涯能以《琅琊剑法》扬名立万,他凌水寒也是不差,虽说这《春秋剑法》乃是其师父当年所创,但凌水寒已是将《春秋剑法》给练得登峰造极,饶是其师父也不见得能将《春秋剑法》发挥出如此威势来,故此以《春秋剑法》迎战魏明涯的《琅琊剑法》,凌水寒的心中也是有着不小的把握。

    而《春秋剑法》讲究以快制敌,那魏明涯虽是抢先出剑攻来,但凌水寒剑招使出之后,竟是后发先至,只见其手中长剑一送,在绕开了魏明涯琅琊剑的剑锋之后,这就直奔着魏明涯胸前刺去,便是打算逼得魏明涯撤剑回防,不让他再有出手的机会。

    可见着凌水寒一剑刺来,魏明涯却是怡然不惧,他既然身为青琼山掌门,青琼山门中的剑法修练了不少,自是对这《春秋剑法》也有了解。虽说魏明涯比不得凌水寒这般,已是将《春秋剑法》练得大成圆满,但瞧见凌水寒出剑剑招之后,魏明涯心中登时就有了应对之法,倒是不惧凌水寒这一剑能够伤着自己。

    剑势一撤,琅琊剑便朝着身前挡去,《春秋剑法》出剑奇快,往往叫人防不胜防,所以魏明涯也不去与凌水寒硬拼,只待先接下凌水寒这一招之后,再寻着机会反击过去。

    于是便听着“叮”地一声金鸣炸响,再一定睛看去,只见凌水寒的剑尖竟是刺在了琅琊剑的剑刃中央,这就无法再寸进一步,便是被魏明涯从容接下一剑。

    “你师父教你的《春秋剑法》固然厉害非凡,但你能了解本掌门琅琊剑阵的弱处,本掌门自然也能知晓你这《春秋剑法》的不足…凌水寒,你所学的武功剑法都出自我青琼山一门,你却妄想以青琼山的武功剑法来与我过招,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横剑于身前,挡下了凌水寒一剑之后,魏明涯嘴角露出一丝嘲笑,这又与凌水寒说道。

    见着魏明涯的嘲弄,又听着魏明涯的冷嘲热讽,凌水寒竟是也冲其露出一丝笑意,这又启齿轻声吐道:“是不是班门弄斧,也要打过之后才能知道!魏掌门,你不过才刚刚接下了我一剑,不会自大得以为我凌水寒的《春秋剑法》,就只有这点儿本事吧!?”

    凌水寒心知论武功而言,自己绝不是魏明涯的对手,何况自己之前还在琅琊剑阵之中将《青莲剑诀》的一百零八式尽数使出给墨轩去看,可是让自己的内力消耗甚剧,所以此时对上魏明涯,凌水寒唯有速战速决。

    所以这话说完之后,凌水寒也不等魏明涯会答些什么,他只将长剑一收,那剑尖从琅琊剑之上撤开了些许之后,这又立马使出另一式剑法,便直奔魏明涯面门所在刺去。只见凌水寒手中长剑这就化作十数道剑影,让旁人都分不清哪一道剑影才是真身,十数道剑影这就要落在魏明涯的面门之上,也让魏明涯见此一幕,面上神色不禁有些微微动容。

    “此人所练的《春秋剑法》果然厉害,看来我还是当以小心为上,千万不能出了什么差池,否则我青琼山正派之首的威名,今日可就要丢尽了去…”

    心道一声,见着那一片剑影刺来,魏明涯只道自己可是不能再有所留手。于是手腕一转之下,琅琊剑在其身前一绕,一道剑花这就出现,直将魏明涯身周护得滴水不漏,便任由那十数道剑影落在剑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