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一十四章:异变突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嗖!”

    背着兰馨,云麟剑也早就收入到了袖中,墨轩穿梭在树林之间,不知疲倦地向着前方一直狂奔而去,而他身后…

    “快追上去!”

    “千万不能放走了那个小子!”

    “掌门有令,死活不论!”

    ……

    一声声地呼喝传来,一道道身影在墨轩身后穷追不舍,这更是让墨轩不敢有所停留,连回头过去望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唯恐会被那些青琼山弟子追上了自己,落得被包围的下场。

    “公子小心头上!”

    忽地听着一声提醒响起在耳畔,便是兰馨的声音,墨轩闻声立马回神,这就抬头朝着前方望去,只见在自己前方行进的路上,正有一条粗大的树枝拦在上方,若非兰馨与自己提醒这一声的话,自己怕是要撞了上去。

    “噌!”

    一矮身形,恰好躲过了那粗大的树枝,墨轩背着兰馨蹲身之后,这又猛地冲天一跃而起,随后双足落在了远处一颗大树的枝干之上,这又继续朝着前方赶去。

    “公子…”

    这时,背上的兰馨又问了一声,像是一副有话要说地样子。

    “嗯?”

    轻咦一声,但两眼还是紧盯着前方,墨轩现在可是不敢慢下了速度,毕竟身后追杀自己的青琼山弟子可是不在少数,已是激战了几场的墨轩,可不认为自己还能在那些青琼山弟子手下撑得住。

    而兰馨,她本是不愿与墨轩问起这种丧气的话,但她还是想要弄个明白,如此也能让自己心安,就算是死也不能做个糊涂鬼,所以兰馨在迟疑一番之后,还是启齿与墨轩问道:“公子…你说我们到底能不能逃掉?”

    “兰姑娘放心!在下一定会带着兰姑娘逃出去!”

    不假思索地答了一声,墨轩心中却是在强忍着痛苦,他可是想要与师父并肩作战,哪怕落得双双殒命的下场也是在所不惜,只要能助得师父一臂之力,这样也算是报答了师父当年对自己的救命之恩,还有这些年将自己抚养长大并传授武功的养育之恩…

    但墨轩念着这些,凌水寒却是不然,他只是心系着墨轩身负的血海深仇,不肯让墨轩这般轻易地丧命在青琼山上,否则无人去与墨轩爹娘报仇,墨轩心中也要为此落下遗憾。

    对于师父的意思,墨轩自然也是猜到了不少,所以他才会在听着师父说出了那番话后,这就立马带着兰馨逃离了那里,为的就是能让师父更加专心地迎敌对战,不至于为自己而分了心神,以免被人给暗算负伤…

    只要自己不在师父身边,师父便是没了顾忌,就算师父不是那些青琼山弟子的对手,但师父一心想要逃走的话,那些青琼山弟子也不见得能够追上师父的脚步…

    心中这般想着,墨轩这才心安了不少,也不再过多地去为自己的逃离与无法帮助到师父而感到自责。

    不过…

    收敛回了心神,又微微侧首瞥了身后一眼,见到的却是自己身后的那些青琼山弟子这又追上了自己不少,见此一幕,墨轩的脸色顿时一僵,心道凭着自己的轻功,想要甩开这些青琼山弟子本是不成问题,但自己此时还背着兰馨,还想要从这些青琼山弟子的追杀之下逃走的话,这可实在是一个难题啊…

    思绪流转,但脚步却是不见停下,墨轩仍是一个劲地朝着前方奔去,可他背上的兰馨倒是露出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样,两次三番地想要与墨轩开口说些什么,却是欲言又止,也不知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终于,在心里好一番纠结之后,兰馨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这便与墨轩小声地说道:“公子…若是公子实在甩不掉那些人的话,不如就将兰馨放下来好了…”

    闻言顿时一愣,自己心中方才还在想着这些,此时竟然就听着兰馨说了出来,但墨轩却是不见答应,仍是闷不作声地继续狂奔不停。

    见着墨轩不搭理自己,兰馨也不知墨轩心中是如何作想,还以为墨轩已是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说的这一番话,索性又自顾自地与墨轩说道:“反正兰馨这条命也是公子救的,公子多次救了兰馨,可兰馨却对公子无以为报…”

    “如今连累得公子还要保护兰馨性命,兰馨的心里实在是难安…”

    “公子还是不要管兰馨了!只要公子放下了兰馨,凭着公子的轻功,想要离去自是不成问题!”

    说完这话,兰馨面上不禁流露出悲伤之色,似是已经见到墨轩扔下自己不管之后,自己的下场会是怎样…

    “兰姑娘可不要再说这些傻话了…”

    但就在兰馨伤心之时,却是忽闻墨轩启齿如是说道,直让兰馨听得一愣,才知墨轩原是不肯抛下自己不顾,倒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已是与兰馨同患难到了这等地步,墨轩自是不会扔下兰馨于不顾,否则便是于心难安。所以墨轩这才会一口便回绝了兰馨所言,也是不希望兰馨心中再去多想什么,只需要好生地呆在自己背上就行。

    可墨轩不肯弃兰馨与不顾,他身后那些青琼山弟子这又追近了不少,眼看着就要追近墨轩三丈之内,这就已是有不少青琼山弟子纷纷一扬手中利剑,直发出一声剑鸣惊响,随后换着一个趁手的握剑姿势,只待着追上墨轩之后便一剑落下,倒要看看那二人负伤之后,又能逃得了多快多远…

    自是也察觉到了身后的青琼山弟子这又逼近了自己不少,可墨轩心急之余,却是全无他法。他现在已是将轻功施展到了极致,已然无法再提速上去,若是如此还被那些青琼山弟子给追上的话,便是老天爷都要墨轩今日丧命于此。

    至于袖中的云麟剑,其上还连着冰蚕丝,若是换作独身一人之时,墨轩说不定还会将云麟剑给甩出去刺伤那些青琼山弟子,让他们不能轻易追上自己。可是自己现在还背负着兰馨,身手也是不好动作,若是轻易将云麟剑给扔出去,能不能收回来还是两说,墨轩也不敢随意地动手,以免慢了自己奔逃的速度,到时候非但不能将这些青琼山弟子给逼退,还要被他们给追上自己。

    于是渐渐地,几名青琼山弟子首当其冲,这就已是来到了墨轩的身后不远,好似只需举剑一剑刺去,只能将墨轩与兰馨二人刺个对穿一般!

    忍不住回头看来,见到几名青琼山弟子离得自己与墨轩的距离竟然已是如此之近,连那些青琼山弟子面上凶狠的神色都能瞧得一清二楚,这顿时便让兰馨吓了一大跳,当下不由得就将墨轩给搂得更紧,险些让墨轩都要喘不过气来。不过似这等生死关头,二人都不曾分心去想起其他,倒是无人开口说些什么…

    “杀了那个妖女!”

    “掌门只要那小子的性命!”

    看着已是有同门追近了墨轩身后,其余青琼山弟子皆是大喜过望,这就有人大喊出声而来。

    而闻声之后,墨轩身后那名青琼山弟子立马会意,他这就扬起手中利剑,便要冲着墨轩背上的兰馨刺去!

    但就在此时、在那青琼山弟子手中长剑将要刺中兰馨之时,其头顶之上竟是忽地出现了一团绿雾,就这般凭空出现、凝聚成团,然后就朝着那青琼山弟子的面门罩去…

    “什么东西!?”

    一见绿雾,那青琼山弟子张口呼了一声,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绿雾便已是落在了那青琼山弟子的面门之上,随着他的一口呼吸,些许绿雾就被这青琼山弟子从口鼻之中吸入了体内,顿时就让他脸色一僵,旋即露出无比难看地神色,连五官都变得扭曲起来,只是一个劲地用双手紧掐着自己的喉头,好似极为痛苦一般!

    “啊!!”

    下一刻,这名青琼山弟子再也坚持不住,便听着他口中发出一声痛苦大喊,身子这就跟着朝着地上栽倒而去,然后直挺挺地扑倒在了地上,不复动弹。而那团绿雾,在这名青琼山弟子没了动静之后,这又被纷纷细雨一阵冲刷,就此消散殆尽,就像是从未有出现过一样…

    “嗯?”

    听闻到身后动静传来,墨轩尚还不明所以,于是回头看来之时,正好见到了那青琼山弟子倒地不起的一幕…

    “中毒!?”

    心中惊讶一声,墨轩却是不敢确定,只因那名青琼山弟子死去的症状与中毒倒是一般无二,这才会让墨轩心中生出了这个念头。

    但看着如此情形,那些追杀墨轩而来的众多青琼山弟子之中,这便立马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只听着有人高声呼道:“有人暗算!诸位师兄弟小心!”

    话音落下,一众青琼山弟子陆续停下身形,也不再继续朝着墨轩追去,皆是如临大敌地望向四周,心中警惕之心大起,又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利剑,只道要防止那绿雾的再次出现。

    而见着如此一幕之后,墨轩的双足也不由得停了下来,便是转身望向那些青琼山弟子,却是不知对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可就在墨轩正是一头雾水之时,但闻空中一道阴森怪戾的大笑响起,好似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让墨轩与那些青琼山弟子俱是不知笑声传来的方向,一个个左顾右盼地朝着四周望去,却始终都找不到那笑声究竟是发自何处。

    不等众人找到笑声传来之处时,这又听着四周传来阵阵动静,好似有许多身影藏匿在树林阴暗之中,竟是让众人发现不了其所在,直让众人闻声一惊,就此不敢再轻举妄动,唯恐自己也会落得与先前那名青琼山弟子一般的下场…

    “来者何人!?”

    “竟敢擅闯我青琼山,还杀我青琼山弟子!”

    “有种就现身出来,也让你知晓我青琼山的厉害!”

    ……

    找不到笑声传来之处,就连那些藏匿在暗中之人都发现不了,一众青琼山弟子纷纷神色紧张,却是不肯堕了自家师门的威名,便听着那些青琼山弟子陆续冲着四周喊去,只道要将那些藏身于暗中之人给逼得现身出来。

    “哈哈哈哈哈!”

    可听了这些青琼山弟子所言之后,那怪异笑声又是一笑,待得笑声渐渐止了之后,才听着有人说道:“就是闯了你们青琼山又如何!?莫说此处只有你们几个三脚猫功夫的青琼山弟子,就算是你们青琼山的长老亲临,老身同样也是不放在眼里!”

    话音落下,墨轩双瞳骤然一缩,却是不知何故。而一众青琼山弟子闻言尚在惊愕之时,便听着四周又是阵阵动静传来,随后只见十数道身影一同冲出,这又挥动双臂一洒,十数团颜色各异地雾气这就出现在了那些青琼山弟子的头顶之上,又汇聚成了一团,竟是朝着那些青琼山弟子笼罩而下!

    “什么东西!?”

    见此一幕,一众青琼山弟子顿时大惊失色,但闻有人尖叫出声来,众人这就想要四散逃离那彩雾之下,奈何彩雾落下地速度实在太快,大多数青琼山弟子还不及逃出彩雾笼罩的范围,就已是被彩雾给扑在了身上,然后口鼻之中吸入了彩雾,那些青琼山弟子也如最初那人,双手掐住自己的喉咙,脸上露出万分痛苦地神情,旋即痛苦几声过后,这些青琼山弟子相继扑倒在地,就此死去不复生机…

    “好凶猛的剧毒!?”

    不想仅是吸入了一口彩雾,大多数青琼山弟子就丧命于彩雾之中,但还是有几名青琼山弟子侥幸逃了出来,他们在听到身后的痛苦呼声传来之后,这就不由得转头看去,见到却是自己同门师兄弟纷纷中毒惨死的一幕,直让这几名青琼山弟子看得脸色陡然大变,心中更是惊骇不已!

    看着那些同门师兄弟的尸身倒在地上,双眼皆是大瞪着朝着自己看来,尸身还保持着死去之前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地姿态,赫然是死不瞑目,这不禁令得那些侥幸活下来的青琼山弟子心中感到一阵后怕,庆幸自己在看到情况不对劲之时,就立马冲了出来,否则自己此时也会如那些同门师兄弟一般,葬身于那彩雾之内…

    可念着这些之时,这些青琼山弟子却是不曾察觉,他们身前不知何时已是多出了一道身影来,趁着这些青琼山弟子还不及转头看去,那些身影一同扬起手臂,将一件事物扔向那些青琼山弟子,却是让人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立在远处,墨轩可是看得清楚,他只是见到几只黑影闪过后,那些事物便落在了那些青琼山弟子的身上,却还在蠕动不已,竟然好像是什么活物!

    “嗯!?”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几名青琼山弟子纷纷一愣,口中咦声之时,这就回头看来,可定睛仔细看去,几名青琼山弟子发现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竟然是蜘蛛毒蛇之类的毒物,正冲着自己张牙舞爪,仿佛在向自己示威一般!

    “啊!!”

    又听着一声惊叫响起,只见一名青琼山弟子被趴在自己身上的一只毒蝎给吓了一跳,这就大呼着扬手挥剑、要将自己身上那只毒蝎给挑飞了去。

    可还不等这名青琼山弟子的剑势落下,那只毒蝎就好像已是知晓了他心中意图一般,但见那只毒蝎一对毒牙舒张,其上还闪着碧幽寒芒,好似十分锋利尖锐,其一对巨螯忽启忽合,直夹得“咔嚓”作响,而毒蝎尾部的那一支硕大毒针,只在这名青琼山弟子面前一闪而过,他连看都未能看得清楚,便突然觉得自己胸前一阵刺痛,感觉就像是被蚂蚁给咬了一小口一样…

    但遂即,这名青琼山弟子就发现自己胸前伤口处传来一阵剧痛,还伴有一股火烧一般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被火得给点燃了一样,而这种感觉在瞬间便传遍了这名青琼山弟子的全身,直让他疼得痛不欲生,双手这就朝着胸前伤口处抓去…

    “啊!!”

    撕心裂肺地痛呼传来,那只毒蝎已是从这名青琼山弟子的身体之上退了下去,而这名青琼山弟子的双手抓向胸前,仅是几下便撕扯开了自己胸膛前的衣襟,露出了里边被那毒蝎给蛰中的伤口,却是让墨轩看得浑身一震,只因自己所见实在是太过于触目惊心!

    顺着墨轩目光看去,只见那青琼山弟子的胸前已是被蝎毒给侵蚀得漆黑如墨,血肉肿得老高,好似会有什么东西将要从其中迸发出来一样,并且那蝎毒还在向着这名青琼山弟子的身躯四肢扩散而去,仅在几息之后就传遍了这名青琼山弟子的全身!

    被剧毒走遍了全身,这名青琼山弟子只在痛呼一声之后,就彻底地没了声息,其尸身摔倒在了地上,那伤口处又缓缓地流出腥臭的乌黑血水来…

    “啊!!”

    “啊!!”

    而在这名青琼山弟子死后,又听着几声惨烈痛呼传来,墨轩目光一扫之下,发现其余的几名青琼山弟子也是相继死在了其身上的毒虫之下,几人皆是落得一般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