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二十六章:毒医之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毒医!?”

    心中惊呼一声,这就叫出了一个名来,只见墨轩满脸喜色,似是见到了能够救回兰馨性命的希望。

    “毒医在江湖武林之中闻名已久,其一身医术比起药王宫之人可是丝毫不差,而且毒医最为擅长的便是解毒一道,若是我能寻得毒医来与兰姑娘解毒,兰姑娘定然没有性命之虞!”

    喃喃自语地念道一句,墨轩便觉能够救回兰馨性命的希望更大,那“毒医”又非药王宫之人,其出手救兰馨性命自是没有顾虑,何况墨轩也相信“毒医”一定能够替兰馨解去其体内的剧毒。

    “可是…”

    但想到此处,又听着墨轩迟疑一声,其面上不由得泛起了难色,好似有着什么为难之处一般。

    “就算毒医能够救兰姑娘性命,可我都不知道那毒医身在何处,倘若毒医离得这太原极远,就算我有墨麒麟赶路,兰姑娘却也不见得能够撑上那么长的时日…”

    看向身前的兰馨,其双目紧闭、面色铁青,墨轩方才虽是为兰馨喂服下了自己的鲜血,却是不知这次又能将兰馨体内的剧毒压制多久。

    从洛州青琼山赶来太原神农山,这一路上,兰馨毒发的次数可是越来越频繁,从最初的半日发作一次,到现在三四个时辰便要发作一次,墨轩对此可是算得十分清楚,而且兰馨毒发症状也是一次比一次言重,直令墨轩心里为兰馨担心不已,就算自己能想到去找“毒医”为兰馨解毒,可如果自己一直找不到“毒医”所在的话,兰馨还是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但转念一想之后,墨轩回首瞥了一眼神农山上,其两眼之中泛着冷意,这又沉声说道:“药王宫不肯救兰姑娘性命,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我只能带兰姑娘去寻那毒医,总比在此坐以待毙的要强!”

    说完,墨轩这也不打算继续留在此处,兰馨性命危在旦夕,她所剩时日可是无多,自己唯有抓紧功夫去寻那“毒医”所在才是,而不是还在这里耽搁功夫。

    “驾!”

    “唏律律!!”

    于是听着一声厉喝传来,正是墨轩口中大声一喊,其手中马缰一震,墨麒麟仰起马首一阵嘶鸣咆哮,其四蹄踢踏之下,便驮着二人奔向远方…

    ……

    离开了神农山,墨轩带着兰馨便径直朝着太原城所在而去,就算太原城中那些大夫不能替兰溪解毒,但自己想要打听“毒医”的下落,去那太原城中打探一番,也比得自己漫无目的地寻找要强。

    但要说起“毒医”其人,墨轩也只是略有耳闻,倒是并未与其有过谋面。听说那“毒医”好像还是一名女子,无人知晓她的身份来历,她就这般横空出世,凭着一手使毒手段与以毒攻毒的医术,就这么在江湖武林之中传出了名声,而且“毒医”使毒的手段与医术比起那些五毒教与药王宫之人还要厉害几分,这不禁让武林众人心中纷纷猜测,这“毒医”可能与药王宫或是五毒教有着极深地渊源,否则其一手使毒本领与医术又是从何而来,莫不是还能天生的不成?

    不过,这到底也是武林众人的臆测猜想,“毒医”本人并未站出来对此事作出回应,而药王宫与五毒教也是闷不作声,好似并未听到那些传言一般,只是听之任之地不去理会,这却是让那些武林众人更加地肯定了这个说法,只是并无人拿得出证据来,也不见有人去找“毒医”本人一问究竟。

    进到太原城中,墨轩便开始多番打听有关“毒医”其人的下落,但大多数武林众人只是听说过“毒医”的大名而已,也如墨轩一般并不知晓“毒医”的下落所在,这便让墨轩心中有些焦急失望,却是不见就此放弃,只是继续带着兰馨一个劲地打探那“毒医”的消息。

    最终还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墨轩在太原城中打听了大半日之后,终是从一名武林之人的口中得知那“毒医”现在竟是身处营州境内,不过具体又在营州哪里,那人却是挠头地说不上来。

    而得知了这一消息的墨轩已是觉得大为满意,心道自己这大半日的功夫总算是没有白费,他本是想着自己若是再打听不到那“毒医”的消息,自己便要去找天机阁问上一问,虽说向天机阁买来一条消息的价格可是不菲,墨轩现在身上也拿不出那么多银钱来,但为了兰馨的性命,哪怕就是冲着天机阁威逼明抢,墨轩也要弄到“毒医”所在的消息来,可是不会去顾及得太多。

    但此时已是知晓了“毒医”身处营州境内,墨轩倒是没有这个必要再去得罪了天机阁,便也不打算还在太原城中停留,只在纵马奔出了太原城门之后,墨轩又继续一路北上,这就要赶往营州方向…

    ……

    从太原到达营州,足有两千余里路,但在墨轩的快马加鞭之下,墨麒麟仅是花了三日功夫便到达了营州,其宝马之名果然名副其实。

    不过一路赶来,途中兰馨又毒发了多次,幸得墨轩一直都有留意着兰馨病情,在兰馨刚刚毒发之时,就立马喂兰馨服下自己的鲜血,凭着次次皆是如此,居然还真让墨轩又将兰馨的性命拖长了数日,也让墨轩心中松了一口大气。

    只是来到营州境内,自己还是得去寻找“毒医”下落,其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墨轩也是不知该从何寻起,只能先找当地人继续打听,看看是否能够直接问到那“毒医”身在何处。

    但多番打听之后,此处的武林中人竟是少有人知晓鼎鼎大名的“毒医”居然就在营州,就是偶有一两人知道,也无法说出那“毒医”具体在哪里,不过肯定是不会在那营州城内,否则以其“毒医”的名号,其门槛怕是早就要被武林众人给踏破了去,休想有得片刻安息。

    无可奈何之下,墨轩唯有带着兰馨去营州城外的山林间寻找,那“毒医”既然会来到营州境内,或许是打算隐居于此,墨轩也拿不准确,他也不知道“毒医”究竟落脚在哪个山头,只能一座山一座山的寻去,希望上天看在自己如此的份上,能够让自己见到“毒医”一面。

    而此时,时节已是到了秋末冬初,营州又在中原北地,城外四处皆是白皑皑地茫茫雪原,寻常人想要出行都是不易,这就更不用说还要在此寻人下落,这更加让墨轩找那“毒医”所在变得困难不少。但也幸得有着墨麒麟在,对于寻常马匹而言极难行走的广袤雪原,对墨麒麟来说却是如履平地一般,就算是那山路难行,墨轩也在短时间内寻遍了几处山头,只是一直不曾有见到人烟踪迹,想来那“毒医”也不在此间。

    看着四周一望无际的林间雪原,墨轩一边寻找着“毒医”的隐居之处,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丝故地重游之感。想当初,自己为了弄到那冰蚕丝,也是不远千里的来到营州,那时候可是不知道“毒医”居然就在营州,也幸得自己当时并未与“毒医”遇上,否则以“毒医”使毒的诡异手段,自己当不见得能够带着那些冰蚕丝安然离开。

    “也不知道当初那个冰窟还在不在?是否被大雪给掩埋掉了…”

    念起冰蚕丝,墨轩这就不禁想到了自己当初坠入的那处石洞冰窟,只听他口中低声念叨一句,便想着去到当初之处看看,反正自己左右也是要寻找“毒医”,就权且当作是顺道而为了。

    于是轻打马缰,墨轩辨认了一个大概的方向,这便控着墨麒麟奔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当日自己与那黑风寨弟子交手之地。

    只是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墨轩停下马来,又看向四周景色,才发现此处可是与其他地方一般无二,都是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树干枝桠之上也是光秃秃的,唯有白雪堆积,直让墨轩心中都无法确认自己当初是否真是从这里坠入了那石洞冰窟之中,或许自己记错了地方也说不定。

    但这些对墨轩来说并不重要,他也只是打算回来瞧上一瞧而已,既然自己一直寻不到“毒医”下落,又看着天色已晚,墨轩便打算暂且先带兰馨回到营州城中过夜,等到明日再出城来继续寻找,相信有着墨麒麟的脚力,自己要在短时日来找遍营州城四面八方数十里方圆之地,应该还是不成问题…

    ……

    如是一晃,便又是三日过去,在这三日之内,墨轩可是片刻不停地一直在寻找着“毒医”,奈何老天爷这次似乎并不打算再助墨轩一臂之力了,让墨轩在营州附近苦寻了三日都是一无所获,莫说是找到“毒医”了,这荒郊野外就是一个人影都难以见到,直让墨轩觉着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或者说那毒医根本就不在营州?

    心中生起了这个念头,墨轩望着那漫天的风雪飘落而下,面上竟是泛起了苦笑,便听他说道:“也是…这营州除了雪地就是雪地,毒医她就算要隐居,也应该选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才是,又怎么可能会孤身一人地来到营州?”

    这话说完,墨轩心头的失望之意不禁愈发强烈,此时才知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异想天开。别说那“毒医”到底在不在营州,就算“毒医”的的确确在营州,就算自己找到了“毒医”,但“毒医”又为何一定要为自己解去兰馨体内的剧毒,墨轩可不认为自己还能拿得出让“毒医”心动的筹码?

    “咳…咳咳、咳咳!!”

    但就在此时,墨轩忽地听着一阵剧烈地咳嗽声传来,直让墨轩闻声面色一惊,这就立马低头看向怀中的兰馨,果然见到兰馨的脸色难看,正大口地咳着黑血不停,分明是其体内剧毒又发作了起来!

    “兰姑娘!”

    惊呼一声,墨轩急忙运功于掌心,便朝着兰馨后背一拍,其体内的内力这就源源不断地朝着兰馨的体内涌去,要将兰馨体内的剧毒压制。

    可已是中了五毒教的剧毒足有十来日的功夫,饶是墨轩以自己的鲜血为兰馨保得一条命在,可兰馨体内的剧毒的猛烈,早已不是墨轩仅凭着内力就能够为其压制得了的,所以任凭墨轩如何度去多少内力,兰馨的脸色就是丝毫不见好转,隐隐之间好似还有向着更为严重发展地趋势。

    “糟糕!我的内力竟然没用了!”

    见此一幕,墨轩顿时明白了过来,其心中惊愕之余,当下也不再做这徒劳举动,只是掏出了云麟剑来,便要将自己的鲜血喂给兰馨服下。

    “叮!”

    一道剑鸣惊起,只见云麟剑已是跃然于墨轩右手之上,而墨轩左手手掌张开,其手掌被绷带缠紧,那掌心之处还见见到鲜血染红了绷带,可墨轩对次却好似视若未见一般,仿佛绑带之下的伤口不是生在自己身上,更是不见他有皱眉痛呼地模样。

    此时兰馨体内剧毒发作,墨轩可是不容多想,他拔出云麟剑之后,这又张嘴以牙齿咬住了手上绷带的一头,随后左手转了两圈,便将绷带从自己手掌上脱了下来,也露出了其掌心之间的伤口,赫然可见那一道道剑伤新旧皆有,全是这十日来为了替兰馨缓解体内剧毒地发作,墨轩用云麟剑在自己手上划出的伤口,那老旧的伤口都已是结痂起来,而新增的伤口竟还在向往渗着丝丝鲜血…

    可对此,墨轩丝毫不作理会,这又挥手一剑落在了自己的左手掌心之中,那剑尖刺在新旧伤口之上,饶是墨轩如何咬牙强忍,其口中还是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痛呼,一对剑眉也因此紧皱深锁了起来,额上更是渗出了豆大的冷汗,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可是显得犹为地突兀。

    但云麟剑剑尖刺在左手掌心之中,又随着墨轩紧握着剑柄一转,墨轩左手掌心之中又添上了一道新的剑伤,鲜血俩就从伤口之处涌了出来,眨眼地功夫就在墨轩左手掌心之中积出一滩小小的血洼。还有几滴鲜血从墨轩的指缝之间流出,慢慢地集聚成了一大滴血滴,直到再也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便从墨轩的左手之上坠落下去,滴在了墨轩身下的积雪之上,旋即鲜血在积雪之中缓缓地晕开,扩散成了一小块,看起来就像是一朵飘落在雪地之中的腊梅花瓣…

    而看着鲜血已是汇聚了起来,墨轩这也不再耽搁下去,便就将左手掌心搁在了兰馨的唇前,又用手捏开了兰馨的双唇,那一小流鲜红的血液顺着兰馨的双唇淌入了她的口中,直到将要满上了一口,墨轩这才将左手握拳不再流血,右手则是合上了兰馨的双唇,好让兰馨能够咽下自己的血液。

    如此一大口的血液,想来应该足够暂时压制住兰馨体内发作的剧毒,墨轩神情稍定之余,心中也微微放松了些许,这又要再次运功为兰馨梳理一番体内的经脉,好使其能够更为有效地吸收自己血液当中的效果,不让体内的剧毒再复发起来。

    可就在墨轩右掌落在兰馨的肩头之上并未多久,墨轩的内力还在冲着兰馨的体内涌入,这又听着几声剧烈地咳嗽声传来,直让墨轩闻声大惊之色,再一定睛看去之时,赫然见到兰馨居然将自己喂她服下的鲜血又大口地吐了出来!

    “噗!”

    又是一道吐血之声,但见那乌黑腥臭的毒血,混合着墨轩刚刚割手流出的鲜血,两股鲜血从兰馨的嘴角流下,从颜色看来可是泾渭分明!

    “兰姑娘!?”

    急忙又搂着兰馨唤了一声,墨轩满面焦急之色,已是急得满头大汗不止,不想兰馨体内的剧毒这次发作起来,居然连自己的血液都压不下去了,难道兰馨今日便要命丧于此?

    “不行!”

    一声大呼响起,也不管兰馨能不能听见自己说话,只见墨轩搂着兰馨,这就冲着兰馨急声说道:“兰姑娘你坚持住啊!我们已是到了营州,马上就要找到毒医,只要有毒医出手,就一定能为你解去体内剧毒,所以兰姑娘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这话说完,但兰馨的毒发还是不见丝毫的缓解,好似还有发展得更为严重的趋势!

    见此又是大惊,墨轩心知此举无用,只得抬首向着四面八方望去,心中便是祈祷着“毒医”就在这附近,就在离得自己不远的地方,那么自己此时带着兰馨赶过去,兰馨还能有着一线生机…

    “你这小辈在此大呼小叫,好像还提到了老身的名号,你找老身又有何事!?”

    忽闻身后传来一道话声,让墨轩闻言之后顿时愣住,等他回神过来再一看去之时,只见一名年纪好似二十来岁的女子正满面疑惑地看着自己,又看向自己怀中的兰馨,而墨轩看向四周并未再发现此处还有第四人,显然方才那一番话便是从这名年轻女子口中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