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三十一章:百毒不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墨轩只身踏入小院,任由那几只毒虫从雪地当中冲出,毒牙咬在了他的腿上…

    “你这小子,成心寻死不成!?”

    小院之外,美貌女子见着墨轩如此不要命的举动,顿时就给吓了一跳,只听她大喊了一声,下一刻就冲到了墨轩的面前,又定睛朝着墨轩的腿上看去。

    只见墨轩腿上,那几只毒虫尽皆趴在上边,一对对的毒牙狠狠地刺破了墨轩的皮肉,牙尖深入到血肉之中,几只毒虫还在奋力地扭动着身躯,好似是要将自己的毒牙刺入得加更深,看起来可是十分地狰狞可怖。

    察觉到腿上的剧痛传来,直疼得墨轩一阵咬牙皱眉,那五官都快要扭在了一处,但墨轩却是不见将那些毒虫震开,反而还任由那些毒虫在自己的腿上咬得凶猛,可是让他的模样变得更加地痛苦难当,显然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还不快停下!?”

    见着如此,美貌女子大嚷了一声,挥手便朝着那几只毒虫掸去。

    心知自己所饲养的毒虫毒性猛烈,绝非常人能够承受得住,就连美貌女子自己也不敢让这毒虫咬伤了自己,以免中毒身亡。可墨轩现在居然是被好几只毒虫给同时咬伤,难道他就不怕丢了自己的小命?

    “啪、啪、啪!”

    几声轻响传来,那美貌女子柔荑一挥之下,几只毒虫被主人洒落,纷纷掉在了雪地之中,倒也不敢再继续来咬墨轩,只在冲着美貌女子几声委屈嘶鸣之后,便一同钻入到雪地之中不见了踪迹。

    对此,美貌女子却是看也不看,其目光只是紧张地盯向墨轩,看着墨轩腿上的几处伤口,这就急忙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瓶,从中倒出一颗药丸一边递给墨轩,又一边说道:“小子,你快快服下这颗解药,否则你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谁知墨轩见着美貌女子此举,却是并不曾伸手接来那颗解药,反而冲着美貌女子摇了摇头地说道:“『毒医』前辈无需担心晚辈…”

    “什么叫作无需担心!?”

    可还不等墨轩这话说完,又听着美貌女子惊呼了一声,便不容置疑地喝道:“小子,你可知道老身豢养的这几只毒虫毒性有多么猛烈!?你若是再不快些将这解药服下的话,等得你体内剧毒发作起来,便得像那个小丫头一样,到时候可别怪老身没有提醒了你!”

    说完,美貌女子捏着解药的手又冲着墨轩递去,便是要将那颗解药给墨轩服下,只是看着美貌女子满面痛惜地模样,两眼一直盯着手中的药丸不放,似是十分舍不得这颗药丸一般。

    瞥见到美貌女子如此神态,墨轩心中这也明白了什么,说什么也不肯接过那颗药丸服下。

    “你这小辈!”

    墨轩不肯服药,美貌女子顿时不悦,这就冲着墨轩喝骂道:“你可知道老身这颗药丸有多么宝贵?老身可是花费了好大的气力才炼制了这么几颗,平日里自己都舍不得服用,若不是看在还需要你出力救那小丫头的性命,老身才不会将这药丸给你吃!”

    闻言,墨轩却是抿嘴一笑,也不见接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被毒虫咬伤的腿,说道:“『毒医』前辈,不是晚辈不肯服下这颗药丸,只是因为这颗药丸对晚辈来没有作用,若是『毒医』前辈不信的话,大可一看便知!”

    “什么叫没有作用?这颗药丸可是老身精心炼制,这世上就这么几颗,可是说不出的珍贵,又怎么可能没有作用!?”

    自是不信墨轩所言,美貌女子一边嚷着,但目光还是顺着墨轩所指看去,便见墨轩指着受伤的腿,又与自己问道:“『毒医』前辈,晚辈被『毒医』前辈豢养的毒虫咬伤已经过了这么久,『毒医』前辈可有见到晚辈剧毒发作?”

    “咦!?”

    听得墨轩此言,美貌女子顿时惊疑了一声,她这才察觉到墨轩与自己说话半天,却是丝毫没有剧毒发作地模样,这又是怎么回事?

    心中泛起了疑惑,美貌女子面上满是不解,只见她上前两步,来到墨轩身前之后,伸手便朝着墨轩手腕抓去,这就搭上了墨轩的脉门,又仔细地号脉一番,却是发现墨轩的平稳无奇,从脉象上看来,他分明就没有半分中毒的迹象,俨然是安然无恙之人!

    “这怎么可能!?”

    还道是自己号错了脉,美貌女子自是不肯相信墨轩无事,她明明亲眼看见自己的毒虫咬伤了墨轩,那毒液想来也渗入到了墨轩的经脉当中,可为何墨轩浑然就像一个无事人一般,难道是墨轩凭着内功深厚,暂且将那毒素压制了不成?

    可又看向墨轩,分明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他的内力就是再为深厚,又能强得到哪里去?难道能比自己的内力还要深厚?

    美貌女子可是与墨轩交手过两招,她自然知晓墨轩有着几斤几两,其内力深厚绝对是不及自己,而美貌女子自问自己都无法做到用内力去压制那些毒虫的剧毒,墨轩这就更加不能做到,所以美貌女子当即便在心中否决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但若非如此的话,墨轩又是怎么做到被毒虫咬伤之后还浑然无事,这直让美貌女子心中感到大为费解,一双大眼之中满含疑惑地盯着墨轩打量个不停,似是要将墨轩给看穿了一般。

    “『毒医』前辈…”

    见美貌女子如此盯着自己不放,墨轩不禁也被她看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敛起了面上的尴尬,这又唤了一声,便与美貌女子微笑说道:“『毒医』前辈可是想知道,晚辈究竟是如何做到被毒虫咬伤而安然无恙的?”

    “不错!”

    想也不想这就点头答了一句,美貌女子只待听墨轩开口与自己解惑,但还不等墨轩启齿说来,一旁的兰馨这又一顿猛咳,直将二人的注意力尽皆吸引了过去…

    “兰姑娘!?”

    又见兰馨咳嗽,比起之前可是更为激烈,墨轩才知自己光顾着与美貌女子证明着自己,却是忘了兰馨此时剧毒发作,可是有着性命之危。是以当下也无心再去与美貌女子多言什么,墨轩这就飞身朝着兰馨所在赶去。

    看着墨轩向着兰馨赶去,美貌女子也知自己若不能将兰馨此时的危机给解决的话,墨轩怕是也无心与自己多说什么,便听她冲着墨轩呼道:“小辈,你不用担心那小丫头,有老身在此,定然保得那小丫头性命无忧!”

    音落之下,还不待墨轩去到兰馨身边,只见美貌女子一个闪身冲去,其脚下轻功身法施展开来,居然抢在了墨轩之前就去到了兰馨身边,直让墨轩见着一愣,心道这美貌女子好厉害的身法。

    可对于这些,美貌女子则是无心理会,她只是一心想要先稳住兰馨的病情,再向墨轩问清他为何不惧剧毒的原因。便见美貌女子又故技重施地取出银针替兰馨施针,那几支银针落下之后,兰馨的猛咳就此止住,美貌女子见此微微点头,随后从怀中取出一个药丸喂着兰馨服下,兰馨的面相气色这才渐渐地缓和了下来。

    “兰姑娘…”

    此时,墨轩这才姗姗来迟,不过见到兰馨面色好看了许多,显然已是无事之后,墨轩心中这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放心…”

    拍着双手站起身来,美貌女子最后又瞟了兰馨一眼,在确认兰馨不会再毒发之后,她这又看向墨轩,便问道:“小辈,现在你总是可以告诉老身,为何你被老身豢养的毒虫咬伤之后还能相安无事了吧?”

    听得美貌女子这话,墨轩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其两眼只是依旧紧张地盯着兰馨,但嘴上还是解释着说道:“其实晚辈也不知晚辈为何会这样,当日兰姑娘被五毒教的毒虫咬伤之后,晚辈也同样被那些毒虫咬中,可等到兰姑娘体内剧毒发作之时,晚辈还一直无事,晚辈对此也是十分费解不懂…”

    说到此处一顿,墨轩这才收回了目光,又朝着美貌女子看去,见到却是美貌女子满面的不信之色,但墨轩还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兰姑娘剧毒发作,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晚辈那时候也是没了主意,只是想着既然五毒教之毒对晚辈无用,晚辈干脆就抱着试上一试的心态,将晚辈的血来喂给兰姑娘服下,这才将兰姑娘体内的毒素暂时压制了下去…”

    “晚辈也不知为何晚辈的血能有如此奇效,或许那五毒教之毒对晚辈无用的原因,便是在于此处。只是兰姑娘当时体内毒素并未全部解去,晚辈也没有心思去寻根问底,只能急忙带着兰姑娘去到药王宫求医,谁知那药王宫之人居然因为晚辈与兰姑娘的身份来历不明,这就不肯出手救治兰姑娘!”

    骂了一声,墨轩赫然还对当日之日记恨在心,只是念在兰馨性命为重,墨轩这才没有去与那两名药王宫弟子计较太多,否则以墨轩平日里的性子与行事风格,定然是要好生教训那两名药王宫弟子一番的。

    “哼!药王宫?”

    可不想美貌女子听得墨轩此言之后,竟是也发出了一声嗤鼻冷哼,直让墨轩闻声一怔,这便转头看来,便见着美貌女子的面上满是不屑之色,这又冷声吐道:“什么药王宫、什么九大正派?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已,他们又如何会救这小丫头的小命!?”

    话音落下,似是不愿多提心中怨愤,美貌女子只是看向兰馨一眼,又与墨轩启齿问道:“药王宫之人不肯出手救这小丫头,所以你就带着她连夜赶来营州寻老身,便是希望老身能够出手救她性命?”

    “『毒医』前辈所言不错!”

    一边朝着美貌女子躬身抱拳行了一礼,墨轩一边答道:“正是因为药王宫之人不肯出手救兰姑娘,晚辈走投无路之下,又想起了『毒医』前辈之名,又在多番打听之下,才会带着兰姑娘来营州,想要求得『毒医』前辈出手救兰姑娘性命!”

    说完,又冲着美貌女子深深一拜下去,只听墨轩这又正色向美貌女子求道:“所以晚辈斗胆恳请『毒医』前辈,若『毒医』前辈能够替兰姑娘解去剧毒的话,晚辈衔枚结草、必将报得『毒医』前辈救命之恩!”

    “此事你无需多言…”

    抬手轻道一声,见墨轩又这般大张旗鼓地来求自己,饶是美貌女子身为『毒医』,多少有些心高气傲,但还是不免有几分动容,便听她说道:“老身既然已是答应了你要救得这小丫头的性命,便一定会说到做到,至于老身方才所言,要救这小丫头性命,还需得一百毒不侵之物…”

    话音忽地顿住,美貌女子看向墨轩,已是明白了墨轩方才去引得毒虫咬他的举动其中的含义,这就见美貌女子面上带笑地说道:“也不知你这小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机遇,竟然能无惧那五毒教之毒,实在是让老身好生艳羡啊…”

    “前辈这话的意思是?”

    迟疑一声,美貌女子这话不曾说得明白,墨轩心里放心不下,还是忍不住开口来问。

    见状,美貌女子倒也不再卖弄关子,便直言说道:“老身的意思是,你这小辈的血或许真能当作那百毒不侵之物来用,只是到底能够做到真的百毒不侵,老身才只是见识了一眼而已,此时也不敢妄下定论,所以还需取你血来试上一试方能知晓!”

    闻言,墨轩面上立马露出大喜之色,他这就冲着美貌女子伸出双手,脱口便说道:“前辈需要晚辈的血,尽管来取就是,要取多少都可以的!”

    “诶!”

    摇了摇手,美貌女子却是说道:“老身只是取你血来试上一试,倒是不用太多,你也不必如此,不过…”

    话说到一半,便就此顿住,后边显然还有话没说完,美貌女子已是转身过去,却是不见再言,直让墨轩看得脸色一僵,面上笑意也跟着退去,又与美貌女子问道:“『毒医』前辈,不过什么?”

    转身回来,重新盯向墨轩,只见美貌女子含笑说道:“不过,老身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若是你肯答应的话,老身必然竭尽全力地替你解去这小丫头体内剧毒,但若是你不肯答应的话,这小丫头今后会是个什么样,老身可不敢与你保证的了!”

    最后一字吐出,美貌女子便不再多言,只是带笑静静地看着墨轩,似是要看墨轩如何回答自己。

    “小小的要求?”

    疑了一声,墨轩眉头一皱,已是察觉到美貌女子这话之中的不简单之处,但他不知美貌女子话中之意到底是什么,心中又记挂着兰馨性命安危,所以也不去多想什么,墨轩这与与美貌女子直言答道:“只要『毒医』前辈能够替兰姑娘解毒,晚辈愿为『毒医』前辈做牛做马来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只是不知『毒医』前辈这个要求究竟是什么?还请『毒医』前辈告知晚辈,晚辈绝对不会推辞半分!”

    “好!”

    等的就是墨轩这一番话,待得墨轩音落之后,便见美貌女子呼了一声,其面上喜色愈盛,便同墨轩说道:“其实老身这个要求也很简单,既然你都无惧那五毒教之毒,想来也不怕其他剧毒,老身只要你心甘情愿地来为老身试毒试药,老身便帮你医好这小丫头!”

    “原来『毒医』前辈的要求是这个!”

    明白了美貌女子话中之意,墨轩神色倒也不见多大变化,正如美貌女子所言一般,自己出于不知名的原因,能够无惧剧毒,就是让美貌女子拿自己来试毒试药也无妨。不过话说回来,墨轩自觉自己还是有必要与美貌女子事先说好,可不能拿自己来胡乱试药,否则就算自己不惧剧毒,但美貌女子那自己来胡乱试药的话,到时候将自己的身体给试垮了可就糟糕。

    与美貌女子道出了心中顾虑之后,墨轩原以为美貌女子会因此不喜,不想美貌女子在听得自己所言之后,满口欣喜地就答应了下来,半分也看不出不悦之色,这也让墨轩彻底地放心了下来。

    “既然老身已是答应了你要救这小丫头的性命,那么你二人也别在此处耽搁,你这就带着这小丫头随老身来,老身先与你取血之后,看看你的血到底能否做那主药来用,再决定要如何替这小丫头解毒。”

    与墨轩撂下这么一番话后,美貌女子转身便走,径直地去到了小院之中,也不见稍微等等墨轩。见状,墨轩自是不敢有所怠慢,只在抱起了兰馨之后,便跟着美貌女子的脚步而去。

    但来到小院前边之时,墨轩还是不由得犹豫起来,只因这小院之中可是潜伏着不少毒虫,自己虽是无惧那些毒虫,但兰馨已是重伤之体,可是经不得那些毒虫再咬上一口,否则便是必死无疑,墨轩这就望向美貌女子,只盼着美貌女子能够收拢那些毒虫,莫要让毒虫伤着兰馨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