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三十五章:同病相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为期十来日的武林盛会终是结束,各门各派之人与各路武林人马在青琼山达成了一同对付七大邪教与阎罗的共识之后,这就纷纷地离开了青琼山…

    只在青琼山上看了一出好戏,南宫香无倒是对那武林盛会没有多大的兴趣,以他生性冷漠的脾性,南宫香无连自己家中之事都无心去过问理会,又如何会去在意这天下武林与苍生?

    所以在武林盛会结束之后,南宫香无便让莫琼带着自己离开青琼山,已是不愿在青琼山之上久留。

    至于香芙,她为了报答南宫香无的救命之恩,仍是寸步不离地跟在南宫香无的身后,只是她整日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样,也不知其心里在想些什么,南宫香无虽是看在眼里,却是不见去过问什么,便也由着香芙这般去了。

    对于香芙跟在自己身旁之事,南宫香无也是当作没看见一般,也不去赶着香芙离开。而自家公子都没有表示,莫琼自然也不会多言什么,便让香芙好好地跟紧了自己,莫要在这青琼山上走散了,也免得自己到时候还要带着公子回来寻她,可是会耽误了不少功夫。

    但离开了青琼山之后,南宫香无一时之间也没想到自己该要去往何处,他之所以会同莫琼离开南宫世家,皆是因为家中待不下去了,便当作是出来走走散心而已,也希望自己不要整日都活在那一方天下之中。

    家中虽是有着父亲倍许的关爱,可南宫香无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此时已是离开了青琼山,索性也不去与莫琼提起要去往何处,其实去到哪里对南宫香无来说都是一样,只要不是让他回去家中,以南宫香无看淡一切的性子而言,怕是都会默然允许。

    “既然公子暂且不知去往何处,那老奴便斗胆僭越来自作主张一次了…”

    推着双轮木椅走在路上,只听莫琼如此说道一声,但其两眼还是眨也不眨地盯着脚下,只因这道路崎岖不平,自家公子乘坐的双轮木椅走在上边可是极为颠簸,但有着莫琼在后边护着,也不知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但见南宫香无身子端坐在双轮木椅之上,竟是连摇晃都是极轻,就仿佛是走在平路之上一样。

    “莫老自己决定就是,无需再问我了。”

    而听得莫琼之言,南宫香无头也不回,其语气依旧淡漠地道了一声,便再也没了下文。

    再看向莫琼的身旁,只见香芙寸步不离地跟在一边,也不见着有什么表示,却是对这主仆二人要去往何处没有任何异议。在香芙看来,南宫香无救过自己一命,自己只需跟在南宫香无身边好生侍奉,以此来报答那救命之恩就好,如此也能让自己内心感到心安。

    只是香芙想要报恩,南宫香无却是并不情愿领这份情,也让香芙感到好一阵尴尬,也幸得有莫琼在二者之间一番周旋,这才让三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闹得太过僵硬。

    “青琼山的武林盛会已经结束,公子也没想好要去哪里,不如就去近处的汴州看看,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虽然南宫香无已是有言在先无需问他,但莫琼身为南宫世家的下人,在做决定之前还是得先请示一番自家公子,如此也是莫琼这些年在南宫世家之中养出来的习惯。

    “嗯…”

    可回应莫琼的,只有南宫香无轻轻地一声,就再也没了回应。

    但莫琼听得这声却是感到欣喜,既然自家公子对此没说什么,看来也是没有意见,所以莫琼也不耽搁,这就推着自家公子去到青琼山山脚下的一处小镇,又租来了一辆马车方便自家公子之后,三人这就一路东去,正是汴州所在的方向…

    ……

    待赶了一日的路,距离到达汴州还有不少路程,这马车比起步行虽是快上不少,但也快不到哪里去。

    于是车夫将马车赶到一条小溪之旁过夜,待得篝火燃起,几人这又分食了干粮之后,便开始各自歇息,以盼着这漫漫长夜能够尽快地过去。

    “莫老,我去溪边坐坐,你不用管我。”

    看也不看地道了一句,南宫香无自行推着双轮木椅便朝着小溪边过去,莫琼见状之后,也只是提醒了一声“公子当心”,这也不再多言,但他的目光还是时不时地朝着自家公子望去,也好在自家公子发生了什么意外之时,自己能够在第一时间赶过去相救。

    独自来到小溪之旁,南宫香无停下了双轮木椅,听着那溪水潺潺地从自己面前经过,还有几处虫鸣传来,南宫香无却是不觉得吵闹,反而还觉得这溪水流声十分地动听悦耳,再配上“吱吱”地虫鸣声,足以让人感到心神宁静,直让他忍不住闭目起来仔细地去聆听,身心也因此变得放松了下来。

    “倘若我南宫香无并非天生残疾…”

    可是心中又有烦事涌上,只听着南宫香无咬牙吐了一声,后边的话还不及说出,身旁不远处这就传来一声动静,像是脚踩在溪边碎石上的声音…

    “啪嗒!”

    一声轻响,惹得南宫香无停下了心中的思绪,于是侧首望去,才见一道人影也来到了溪边顿足,抬头望向星空,那明月朦胧,月光洒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来人的面上,映出了一副女子的容颜,正是香芙。

    “你来作甚?”

    不假思索地吐字问去,南宫香无眉头微皱,心中已是不喜,他可是极为好静,特别是独身一人之时。但眼下,香芙不去呆在马车里好生歇息,反而跟着自己来到了溪边,让自己心中的思绪被打断,这也没了心思再去多想。

    但听得南宫香无出声问来,香芙却是不见回答,她也不看来南宫香无,只是依旧抬首望向天上的明月,面上还露着浅浅地微笑,任由那月光落在自己的脸上,不及日光和煦,还有些冰凉之意。

    “嗯?”

    不见香芙回答自己,南宫香无不禁觉着有些意外,他这又定睛看向香芙,却是让自己看得一怔,目光也是直直地望向前处,便动也不动了…

    顺着南宫香无的目光望去,只见月色之下,香芙亭亭玉立地站在溪边,兴许是因为被月光笼罩地缘故,她整个人都呈现出了一股朦胧之意,那本是朴素的容颜也浮上了说不出的美感。

    恰逢夜风拂过,直吹得香芙的衣袂一阵轻摆,带着一丝淡淡的清香,这又冲着南宫香无扑面而去,清香也因此钻入到了南宫香无的鼻腔之中。

    发丝飞扬,这又飘在了南宫香无的面上,挠得南宫香无面上一阵发痒,他这才清醒了过来,却发觉自己竟是看着香芙出了神,可是让南宫香无心头猛惊,不知自己为何会露出这般模样来。

    连忙偏首过去不敢再看,但看不见了,南宫香无又有些忍俊不禁地转头看去,见着香芙仍是立在溪边不动,其浑身散发出的感觉还是如自己方才所见一般,这又听着南宫香无低声呢喃念道:“不过是一个农家女,却忽地生出了不一样的气质来,为何平日里见不着她如此一面?”

    正打算自问自答,但自己这话说出口来,南宫香无才觉自己居然答不上去,可是让南宫香无好一阵愕然,不信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这世上还有自己想不明白之事。

    可还不等南宫香无心中想得明白,香芙那边听得低声细语,不由得转头看来,正好见到南宫香无眉头深锁、满面愁容地模样,登时就让香芙见之大感诧异,她跟着南宫香无这么久了,可是从未在南宫香无的面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也难怪香芙心里会觉得奇怪不已。

    于是不再看那高悬天上的明月,便见香芙脚下秀足轻转,这就径直地朝着南宫香无走去,其一双小脚踏在溪边的石子上边,踩得那石子一阵“咯吱”轻响,也让南宫香无闻声一惊,再一抬首看去,才发现香芙居然正直向着自己这边而来。

    “谁让你过来了?”

    当即就厉喝一声,唯恐被香芙瞧见自己面上的神情,南宫香无连忙转头回去,也不敢去与香芙对视哪怕一眼,其心里只是希望香芙在听着自己的喝止之后,会识趣地停下脚步,然后再离开这里。

    但对于南宫香无的喝声,香芙却是充耳不闻,她依旧我行我素地来到了南宫香无的面前,但有意无意地还是与南宫香无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这又张着一对美目打眼看着南宫香无不放,其面上挂满了盈盈笑意,也不知她到底在笑些什么…

    察觉到香芙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看个不停,南宫香无竟是觉得自己变为十分地拘谨不安,连自己的一双手都不知安放在何处,心中也是由此生出了不喜之感,他可是历来不喜别人这般打量着自己,哪怕是什么眼神都不行,所以南宫香无看也不看地便朝着香芙喝道:“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本公子便将你赶走!”

    一声警告,其中威胁之意十足,南宫香无心中已是动了真怒,自然是会说到做到。

    可听着南宫香无此言,也不知道香芙是不明白南宫香无这话的意思还是怎么,她居然还是不见离开半步,反而还踱步来到了南宫香无的正前方站定,又蹲下身去,一双美目只是定定地看着南宫香无不放,可是让南宫香无心中顿时恼羞起来。

    但还不等南宫香无再次警告过去,只见香芙忽地抬起一只小手,直让南宫香无看着一愣,其目光跟着香芙的小手而动,便见香芙用手指了指她自己,随后又指向南宫香无,接着便满含期待地朝着南宫香无看来,此幕却是让南宫香无看着眼熟。

    “又是如此!”

    心道一声,看着香芙这般举动,其实南宫香无早在之前就已是见过,只是他并不知香芙此举乃是何意,但也无心去猜测什么,这就不耐地沉声吐道:“让开!”

    闻言之后,香芙却是不见让开,其眉目之间浮着一丝焦急,似是也猜到南宫香无并未理会到自己的意思,这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动作,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南宫香无…

    “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而我也根本不想明白,所以趁我还没有发怒,你马上离开这里!”

    不再盯着香芙的动作,南宫香无神情淡漠,只是与香芙如此道了一声,眼中已是露出了不满之意。

    但这话落在香芙的耳中,只道南宫香无并未明白自己此举是何意,香芙仍是不肯就此放弃,其面上尽显心急与不甘,这又重新抬手起来,赶在南宫香无再次开口之时,便用一根葱指指尖抵住了南宫香无的双唇,顿时让南宫香无的身形一僵,目光这就落在面前的指尖之上,才觉适才触及自己双唇的可是一阵冰凉…

    止住了南宫香无将要出口之言,也知自己刚才的举动可是有些过了界,只见香芙的面上飞上两朵红云,在月色照耀之下可是显得十分显眼。可是在情急之下,香芙也没有顾及得那么多,此时南宫香无又看向自己,香芙只得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其小手又向上提起,提到自己面前的高度,这就突然停下,随后一根葱指伸出,直指了指香芙自己的小嘴。

    “嗯?”

    看着如此,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咦,南宫香无心中不解香芙此举到底是何意,这就向着香芙的唇上看去…

    两片绛唇之上,被月色照得泛着莹光,看起来更显粉嫩剔透,引人想要一亲芳泽…

    “这是何意?”

    不知香芙为何会突然指着她自己的双唇,南宫香无眉头不展,又见香芙在指过了她自己的双唇之后,又将小手朝前探出,便指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上…

    “!!”

    见此顿时一惊,只见南宫香无神色大变,一股强烈怒意也在其双目之中燃烧,仿佛随时都会喷将出来。

    自己乃是天生残疾,南宫香无自幼便无法行走,自然也最为痛恨别人拿着自己的双腿说事。而此时,香芙用手指着南宫香无的双腿,如此已是犯了南宫香无的大忌,这又让南宫香无心中如何不会盛怒?

    可还不等南宫香无发怒起来,其心中忽地一动,便好似想到了什么,这又面带不信地看向面前的香芙,两道目光就这么相视无言,直到良久之后,才听着南宫香无启齿吃声问道:“你…你的意思…是说我与你…是一类人?”

    终是听得南宫香无说出了这话,香芙都差些喜极而泣,于是面上绽放出一朵笑靥,小脑袋也跟着拼命地点了起来。

    但道出了这番话来,南宫香无的身子却是不禁僵住,之前香芙便有这么提醒自己的意思,只是自己当时并未领会,今日又经得香芙提醒,南宫香无只在脑中稍作一想,旋即如梦初醒一般,可不正是这样么?

    自己是天生残疾、双腿无法行走,而香芙也是天生的哑人,从娘胎里出来之后就不能开口说话,二人正是同一类人。但说要比起自己而言,香芙多少还是要幸运一些,她只是不能开口说话,却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土地上蹦跳奔跑,自己却是不能。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说到底还是南宫世家的嫡长子,有着这么一层身份在,江湖武林之人也鲜有人胆敢来得罪了自己,皆是畏惧于自己南宫世家的名声。但香芙却不尽然,她只是一名普通的民女百姓,自幼就口不能言,从小到大也不知受尽了这世间多少的冷眼以对和闲言碎语,所以二人这再相互一比较起来,还是香芙要更为可怜一些…

    何况现在,香芙父母双亡,更是无家可归,若非自己救了她的性命,香芙要是落在那些歹人的手上,也不知现在会落得怎样地一番下场。但饶是如此,香芙还是不见有过放弃,哪怕她身无长物,对于自己的救命之恩也要想法设法地来报答,不肯亏欠了自己的恩情,比起这样的香芙而言,南宫香无扪心自问之下,心里居然是觉着有些自愧弗如…

    “她不过是一介柔弱女流,尚且都有如此坚韧的心性,若不是她出生平庸,而是出生在武林之中的话,定然也能立有一席之地…”

    心中这般感慨了一句,面上却是一阵默然不语,唯有虫鸣流水之声回响在夜空之中,远处莫琼盯着这边望来,也不知二人之间发生了何事,但见南宫香无沉着面色、抿着嘴巴,一副一语不发地模样,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看着南宫香无如此模样,香芙又不禁开始担心了起来,还道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让南宫香无心里觉着难受,她这就抬起了双手,又要再比划些什么之时,却见南宫香无忽地抬首起来看着自己,其面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启齿说道:“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