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五十章:大战落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楚天扬率天昊大军攻天秦军营,以数十万兵甲对阵十万,险些一记重锤定下了胜局。

    但天秦主帅早就料到自己兵马难敌楚天扬兵锋,在楚天扬率兵攻来之前便去往兰州寻求援军相助,恰巧朝廷又新派大将率军赶来,二军合作一处援军,马不停蹄地杀向战场,终是在最后危急关头挽住了颓势。

    而见着援军到来,天秦大军士气大振之下,这又开始了反扑,终是将叛军大军给击退,数十万叛军之众,除了战死与逃走的之外,还有不少人落后被天秦大军团团围住,抵死不从者诛杀殆尽,余下叛军尽皆弃兵投降,只留下那漫山遍野的尸身断肢与满地的血红,一场大战最终就此落幕…

    ……

    叛军大将林彦,原是天秦西北边军大将唐啸帐下一员小将,逢楚天扬起兵造反,唐啸率领麾下大军前往镇压,却在临阵之前丧命于麾下林彦戟下,林彦就此加入楚天扬天昊大军之列,后又升为四军苍龙骑众将之一,再加上其武艺高强,有万夫不当之勇,深得楚天扬喜爱器重。

    但今日一役,天秦援军杀到,楚天扬率领败军逃离,林彦却是无法脱身,便在重重包围之中下马受降,被生擒至天秦大军营中。

    见有叛军大将投降,天秦主帅心中无比重视,便亲自审问林彦,见林彦满心悔意反叛,天秦主帅怜其有大将之才,又得当今圣上圣旨,凡是有诚心归顺朝廷者尽皆纳降,于是便允许林彦重归朝廷,但官不能复原职,且要留在兰州听用,以待将功赎罪…

    ……

    兰州,天秦大营。

    经过了一整日的大战,天秦众将士皆是疲惫不堪,还有不少战后事宜需要处理,特别是那满营的伤兵,几乎人满为患,可是让天秦主帅与麾下众将愁白了头,只能尽快地将这些麻烦事可处理干净。

    军营之外,还有不少天秦将士在巡营,派出去的斥候也比往日更多,防的就是叛军卷土重来趁夜袭营。

    而随着父亲上了战场一番厮杀,虽是有着父亲麾下亲卫保护,但沐颜到底还是亲手杀死了几名叛军,纵使看着那些叛军惨死在自己面前地模样,让沐颜无法忍受,腹中也是一阵翻滚作呕,可想到自己也能为爷爷报仇出上一分力气,沐颜心里到底还是激动兴奋的,所以她夜里也歇息不下,便想要来找到唐北鸿,好好与他谢过一番传授自己《盘龙枪法》之事,毕竟若是没有唐北鸿对自己悉心教导的话,自己可不见得能够这么快上阵杀敌。

    可来到唐北鸿所处军营之外,沐颜脚下还不等踏入那辕门之中…

    “哐当!”

    只听着一座营帐其中传来一声裂响,里边火光闪动,几道人影被火光照得映在营帐之上,人影正要欺身上前之时,便听着有人突然怒声骂道:“出去、都给本将出去!!”

    “将军…”

    话音落下之时,又听着齐声一呼,那几道人影停步不前,这又听人语气之中满是忧心地说道:“将军,主帅可是有令,军中不能饮酒,你喝得这样伶仃大醉,此事若是传到了主帅的耳中,将军可是要受军法处置的!”

    这人说哇,又有人跟着附和说道:“还请将军息怒!主帅既然这么做,一定是有主帅的道理,将军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

    “将军,我们也知将军心中仇恨,想要为老将军报仇,但主帅的军令都已是下了,上边还有陛下的圣旨传来,这事已至此,将军可千万不能冲动,还请将军三思!”

    “是啊!将军,你这样下去可是不行,若是那楚贼又带着叛军卷土重来的话,将军这样可怎么带领我们上战场杀敌!?”

    ……

    一声声地苦苦相劝,却是没有回应传来,沐颜看着心中不解,也不知营帐里边到底发生了何事,于是悄然无声地来到营帐之外,在几番犹豫之下,最终还是掀开了营帐帷幕走了进去…

    “三思!?”

    正好踏入营帐之中,帐中满是酒气扑鼻,直让沐颜闻之蹙眉捂鼻,却又听着一声质问传来,不由得循声看去,只见唐北鸿趴在一张矮案之上,矮案上边还摆放着几只酒坛,其麾下几名亲卫围在他身前,不远处还有一摊破碎的酒坛,显然方才那打碎的声音便是因此。

    “哈哈哈哈哈…”

    又闻得一阵笑声,唐北鸿面上满是自嘲地神色,身子趴在矮案之上晃荡,待瞥了一眼身前的亲卫,倒是不曾察觉到沐颜的到来,便是问道:“三思…你们让我三思?”

    说着一顿,双手撑着案面,将身形摇摇晃晃地撑起,一只手又拎起了一只酒坛,里边还有不少酒水洒出,唐北鸿却是不顾,只是举起酒坛闭目仰头一倒,酒水从酒坛之中倾泻而出,直浇了唐北鸿一个满面,那酒水还将其身上衣襟尽数淋湿,连头发之上也沾染了不少酒渍,使其模样尽显狼狈。

    “咕噜…咕噜…”

    大口地吞了两口酒,可是没有停下的打算,几名亲卫看着自家将军如此模样,面上担心之色更浓,这又上前两步便要再劝,那唐北鸿却是忽地停了下来,手中酒坛猛力地一甩,便冲着几名亲卫的身前落去,随后一声“哐当”裂响惊起,酒坛这就在几名亲卫的脚下摔得破碎,而酒水洒了一地,也让几名亲卫止步不前。

    “杀我爹的杀父仇人此时就在军营里边!”

    “我唐北鸿身为人子,不能与我爹报仇雪恨,还要与杀父仇人为伍,你们现在又要我三思…”

    “那我倒是问问你们,你们想让我怎么三思!?我到底该怎么三思啊!?”

    下一刻,又听着几声怒骂传来,只见唐北鸿一手指着几名亲卫,面上满是盛怒之色,一副咬牙切齿地模样,好似要杀人一般…

    “将军!?”

    看着自家将军如此愤怒,几名亲卫自是不能坐视不理,这又有人要上前去劝,可还不等几人再开口出声之时,唐北鸿用手指着营帐之外,便是厉声骂道:“都给我滚出去!!”

    “将军…”

    呢喃一声,几名亲卫终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们担心会惹得自家将军更为愤怒,这也就不再多劝,便纷纷告退一声,这就陆续朝着营帐之外走去。只是转身过后,看到不知何时到来的沐颜,直让几名亲卫看得眼前一亮,心道自己几人无法劝住自家将军,或许沐将军定能做到。

    于是来到沐颜面前,几名亲卫一同看去,虽是不见几人吭声,但看着他们的眼神看来,沐颜或许也明白了几人的意思,当即就轻轻地点了点头,也让几几名亲卫能够安心。

    而见着沐颜动作,几名亲卫会意之后,这也不再久留于此,以免触怒了自家将军,便头也不回地出了营帐去,又在外边守候了起来。

    等到亲卫离开,沐颜收回了目光,又看向唐北鸿,发现唐北鸿此时又重新趴回了矮案之上,唯有双肩还在微微地耸动。

    见此一幕,沐颜心中也不免为唐北鸿担忧,于是抬足走去,待来到矮案之前,唐北鸿好像一直都不曾察觉到此处还有别人,直到沐颜蹲身下去替唐北鸿收拾着满桌的酒坛,才听着唐北鸿满是不耐地呼喝道:“本将军让你们都出去,你们竟然敢不听本将军的话,可是要违抗军令么!?”

    呼喝过去的同时,唐北鸿看也不看地就挥动手臂一甩,便是要打在来人的身前,好将对方给轰赶出去。可手掌落在来人的身上之后,只觉着这来人好像不似行伍中人,那胳膊并非粗壮有力,反而还显得有些瘦弱,直让唐北鸿心中一愣,于是抬首看去之时,又听着一声痛呼传来,却似一道女生,而唐北鸿此时也看清了来人地模样,才发现居然是沐颜!

    “沐、沐姑娘…你、你怎么…来了!?”

    瞪大着惺忪的醉眼,因醉酒通红的面上满是诧异的神情,也不知沐颜深夜来此所为何事,唐北鸿只是问道,却不觉自己之前那一手可是打在了沐颜的身上。

    小手捂着还隐隐生疼的胳膊,听着唐北鸿说话问起,却是一阵酒气扑面而来,沐颜闻得之后不禁紧蹙秀眉,这又面带不满地看向唐北鸿,说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堂堂天秦将领,竟然在自己营帐之内喝得大醉,难道你就不怕主帅惩治了你么!?”

    “……”

    瞥见沐颜捂着胳膊,唐北鸿这才后知后觉地回想到自己可是打了沐颜一下,他本是打算开口赔罪道歉,但听得沐颜这么一番话说来之后,唐北鸿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便也不打算与沐颜多说什么,只是沉声吐道:“我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为妙!”

    说完,也不顾沐颜答不答应,唐北鸿从身前矮案之上拎起一只酒坛,这又要给自己灌上一大口。

    “你还喝!?”

    看着唐北鸿还要再喝,沐颜心中怒其不争,口中骂道一声之时,两手就朝着那酒坛一拍,那酒坛还未能送到唐北鸿的嘴边,就已是被沐颜将酒坛向着一旁打飞出去,而酒坛飞出溅洒出了酒水,泼了唐北鸿一身,唐北鸿都不及反应过来,酒坛摔在了一旁地上,又是一声“哐当”作响,旋即酒水洒了一地,整个营帐之内赫然满是狼藉一片。

    “嗯?”

    营帐之外,几名亲卫本是去到帐外守候,在听着营帐里边又传来了酒坛摔打的动静,这便有亲卫发出一声轻咦,还以为有着沐将军在里边,定能劝得自家将军清醒些许,可不想自己几人走了之后,营帐里边还是如之前那般像是没有转机,这亲卫心里如此想着,不见犹豫转身就要朝着营帐之内走去,倒要看看里边究竟发生了何事。

    可这名亲卫才刚刚转身并未走出两步,就被其他几名亲卫给拦住了去路,不禁就问道:“你们拦着我干什么?将军又在里边摔酒坛了,我得进去看一看,可别让沐将军与将军打起来的才好!”

    说着之时,这就要分开袍泽的手臂进到营帐,但那几名亲卫只是不让,便有人说道:“你瞎操什么心?我们将军与沐将军那是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沐将军与将军在里边打了起来,也不是我们能够参和得了的,你说你进去干嘛?”

    “就是!”

    这人说完,又有人接话说道:“就算将军与沐将军打了起来,那也是他们将军之间的事,可还轮不到我们来管,你说你进去又能有什么用?到时候还不是要惹得将军把你给轰出来?”

    “沐将军与将军结识已久,我看沐将军也不是那种没有分寸之人!刚才我们从里边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和沐将军使去了眼色,想来沐将军也明白了我们的意思,就算他与将军打了起来,那也是为了将军好,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进去多管闲事的好!”

    “对、对、对!”

    ……

    几名亲卫一人一句地说着,倒是说得那名亲卫不好再进去营帐里边,这又继续守候着营帐之外,也防止有人会进去打扰到了两位将军的“大战”…

    ……

    而营帐之内,被沐颜一把打碎了酒坛,唐北鸿右手悬在空中不动,这又抬头看向沐颜,面上看不出丝毫神色,显得极为平淡冷静,浑然不似一个已经喝醉酒的人。

    但看着唐北鸿目光看来,沐颜也寸步不让地对视过去,其眼里满是怒气冲冲,两道目光就这么相交与二人之间,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你…我说过了,不用你来管我!”

    不过唐北鸿到底还是被沐颜盯得心中发虚,只在与沐颜对视了片刻之后,这才缓缓地收回了目光去,便深埋着脑袋,也不再看向沐颜,口中又这般低声说道。

    “不管你?”

    反问一声,沐颜一脸气急,指着唐北鸿身前矮案之上的酒坛就说道:“难道不管你,就让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违背军法的饮酒?你心里到底有什么事,难道不能说出来吗!?”

    “这是我的事情!”

    抬头朝着沐颜看去,唐北鸿口中道了一声,二人目光这又对上,但几息之后,还是唐北鸿先收回了目光,又低声地念道:“说了你也不会知道,用不着你来管…”

    见此点着螓首,眼里还闪着愤怒,只听沐颜说道:“好!既然你一定要喝的话,那就让我来陪你喝,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喝得下去!?”

    说完,也不顾唐北鸿答不答应,沐颜这就从矮案之上抱起了一只酒坛,将酒水往自己嘴里猛灌下去。

    “你干什么!?”

    听着动静不对,唐北鸿不禁看来,见到却是沐颜正在大口地饮酒,他急忙大呼了一声,上前就将酒坛从沐颜的手中夺了回来,然而沐颜还是吞下去了不少的烈酒,一张俏脸也变得通红起来,又冲着唐北鸿喊道:“你这是在逃避!”

    大嚷了一声,唐北鸿却是不去理她,这又重新坐下不动,也不答话。

    见着如此,沐颜却是径直地来到唐北鸿身边,一把将他从桌上拽了起来,又说道:“你心里有事,你不敢去面对,你只敢躲在这里喝醉了来逃避,唐北鸿,你这是懦夫的表现!”

    被沐颜一番话骂得有些怔住,唐北鸿眼也不眨地看着沐颜,旋即面上露出一丝自嘲地笑容…

    “呵…”

    嗤了一声,重新摆正了身形,唐北鸿手肘撑在矮案之上、双手抱着头,面上满是痛苦之色,却是让沐颜无法看到,又听唐北鸿说道:“我唐北鸿连杀父之仇都不能去报…那仇人现在就在这军营之中,可我却只能藏在这里借酒浇愁,我不是懦夫还能是什么…”

    “砰!”

    话音一落,拳头用力地砸在了矮案上边,直震得那几只酒坛一跳,但听唐北鸿嘶声大喊道:“不错!我是懦夫…我唐北鸿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

    “若不是我无能的话,我现在就该去杀了那人为父报仇才是!”

    豆大的泪珠落下,滴在爱案之上,然后撞得粉碎四溅,天秦朝堂堂一名将军,居然就在这营帐之内无声地痛苦了起来,只有那细微地啜泣之声断断续续地传来,沐颜听得清楚,美眸里闪过几分不忍,想要开口再劝慰一番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这不是你…”

    许久之后,唐北鸿仍是深埋脑袋不起,却忽地听闻身旁之人这么说来一声,直让唐北鸿闻声一愣,又抬头看去之时,只见沐颜正满面正色地盯着自己,说道:“这不是我沐颜所认识的那个唐北鸿!”

    “沐姑娘,你…”

    吃念了一句,唐北鸿后边的话还不及说出来,沐颜这就抢言说道:“我所认识的唐北鸿,是一心想要平定西北叛乱,单枪匹马的杀入敌阵之中也浑然无惧的唐北鸿,而不是现在这个坐在这里只知道喝着闷酒、吐着苦水的你!”

    “既然你不想要别人管你,那我这就离开,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放下这么一句话,也不听唐北鸿会如何回答,沐颜这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