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五十九章:道破身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原来『毒医』前辈也是一个身世可怜之人…”

    听完吴莹芝说完她的故事之后,墨轩与慕容秀清不由得相视了一眼,墨轩倒是不见吭声,但慕容秀清却是轻叹一声地感慨说道,便是对『毒医』前辈的惨痛遭遇感同身受。

    这小屋当中的三人,竟是巧合一般地都在自己年幼之时就失去了父母,从此在世上颠沛流离,也算得上是天涯沦落人了…

    “呵呵呵…”

    可听得慕容秀清所言之后,那吴莹芝却是冷声一笑,又看着慕容秀清反问道:“小丫头,这天下可不太平,西北叛军作乱不说,中原内还有七大邪教为非作歹,这世上又有多少人不是可怜之人?这不过都是稀松平常之事了,你也不用太过杞人忧天了…”

    “『毒医』前辈这话说得也是…”

    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吴莹芝这话,墨轩说了一句,又与吴莹芝赔罪地说道:“晚辈二人不知『毒医』前辈的过去,如此冒犯地问起,还提起了『毒医』前辈的伤心之事,还请『毒医』前辈不要怪罪了晚辈二人…”

    “无妨…”

    又见墨轩与自己赔罪,倒是十分通情达理,吴莹芝也算是知晓了他的性子,便也没往心里去,只是摆手地说道:“你们两个小辈不过只是好奇而已,也并非成心有意,老身自是不会与你们一般见识…”

    说着,吴莹芝的目光落在慕容秀清的身上,又说道:“至于老身当日为何会答应那小辈救你这小丫头的性命,不过是看在你这小丫头是为五毒教所伤,老身心里对那五毒教可是深恶痛绝,五毒教要害你性命的话,老身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得逞,而且还有那小辈也是十分诚心地恳求老身出手救你,老身一番思量之下,这才答应了他,只是可怜那小辈还在冰雪天地当中跪…”

    “『毒医』前辈!”

    不等吴莹芝把话说完,墨轩只在听了几句之后,就已是猜到『毒医』前辈打算说些什么,他可是不愿让慕容秀清知道了自己为了求『毒医』前辈救她性命,而在雪地当中跪了三天三夜之时,所以在打断了吴莹芝所言之后,墨轩唯恐慕容秀清会在心中生疑,这又连忙与吴莹芝问道:“『毒医』前辈,你离开了药王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那你后来又有没有再回去五毒教?『毒医』前辈的第一位师父可是杀害了『毒医』前辈的爹娘,难道『毒医』前辈都没有去找你那师父报仇?”

    “老身当然是去了的!”

    见墨轩问起了此事,吴莹芝想也不想便答道:“老身当年离开了药王宫之后,一身武功与毒术比起当年在五毒教之时,已是今非昔比,何况老身还习得了药王宫的医术,更是不用再惧他五毒教之毒,所以老身便寻着机会去了五毒教,趁着老身那师父不备之时,直接出手取了他的狗命!”

    “可笑老身那师父至死之时,还瞪大了双眼地看着老身,一副不肯相信他有一天会死在老身的手上地模样,可是让老身感觉无比地畅快,老身也终是为被他杀害的爹娘报了仇!”

    听得吴莹芝之言,墨轩神色终于放松了下来,便是叹然说道:“原来『毒医』前辈已是找五毒教报了仇,看来倒是晚辈多虑了…”

    “嗯?”

    听看着墨轩如此模样,却是令吴莹芝心中感到奇怪,她不知墨轩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而且还是话里有话地样子,于是这就问道:“你这小辈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

    见『毒医』前辈与自己问起,墨轩也没有隐瞒之意,而且在场三人之中,也只有他的身世不被另外二人所知晓,墨轩也不打算有所隐瞒,在与吴莹芝拱手一礼之后,便是说道:“其实不瞒『毒医』前辈与慕容姑娘,晚辈的爹娘也是在晚辈很小的时候,就被那五毒教给害死了…”

    “什么!?”

    不想墨轩的爹娘也是死在五毒教的手上,可是让吴莹芝与慕容秀清闻言之后便是齐齐一惊,又见吴莹芝盯着墨轩确认着问道:“你这小辈的爹娘也是被五毒教给害死的?可是五毒教又为何要害死你这小辈的爹娘?”

    “不错…”

    面带惨笑着答了两字,墨轩又说道:“晚辈的爹娘的确也是被五毒教给害死的,至于那五毒教为何要害死晚辈的爹娘,不过是因为他五毒教想要从晚辈爹娘的手中得到一件想要的东西而已…”

    “只是我爹娘心性刚烈,说什么也不肯将那东西交给五毒教,五毒教这才会对晚辈的爹娘痛下了杀手…”

    “而晚辈爹娘死后,五毒教之人还在不停地追杀着晚辈,便是想要从晚辈身上得出他们想要的东西的下落…”

    “但好在,就在晚辈将要落在那些五毒教之人的手上之时,晚辈的师父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师父他二话不说地就杀了那些五毒教之人,将晚辈从五毒教的手底下救出,从此以后就带着晚辈浪迹天涯,晚辈之后也拜了师父为师,跟着师父学习武功剑法,这才有了一日这一身武功。”

    简单地道出了自己的身世,墨轩却是对自己乃是墨家之人闭口不提,更是不会说起那五毒教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的,便是墨家从不外传的墨家机关之术。

    而知晓墨轩也与自己有着一般无二地遭遇之后,原来自己与墨轩还是同病相怜之人,慕容秀清心中可怜着墨轩的身世也与自己一般凄惨之时,双目只是静静地看着墨轩,也不知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件东西!?”

    但听得墨轩所言,那吴莹芝却是发出了一声轻咦,这又呢喃自语地念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会让五毒教大动干戈,杀了你爹娘不说,还要对你一个半大的小辈出手?”

    吴莹芝自言自语地说着,墨轩却是不可能与他说起有关自己墨家机关之术,也免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可墨轩不说,并不代表吴莹芝不会去想,她仅在一番思索之后,这就想到了一月之前,就在慕容秀清醒来之时,自己好似听这个小辈与那个小丫头说起了他的名字,好像是姓“墨”…

    “姓墨!?”

    嚷了一声,吴莹芝登时就想到了什么,只见她立马睁大了双眼地看向墨轩,这又大声质问道:“你这小辈姓墨,难道你是那世外墨家之人!?”

    “世外墨家!?”

    闻言同样也是一惊,慕容秀清这也瞪眼朝着墨轩看去,在小时候与之前听墨轩说出他的名字来,自己却是都不曾去多想什么,直到此时听着『毒医』前辈亲口说了出来,慕容秀清这才算是后知后觉。

    有关那世外墨家堡,慕容秀器身为怜香楼的弟子,也是江湖中人,自然也是听说过墨家堡的名号,只是那墨家之人一直隐居世外不出,寻常人根本不能见到,也因此被江湖武林传得极为神秘莫测。

    可现在,一个墨家之人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仅是自己的相识之人,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不论哪一点在慕容秀清看来,都让慕容秀清有些难以相信,却又心知『毒医』前辈断然没有糊弄自己的理由。

    而被吴莹芝一言就道出了身份,可是惊得墨轩一阵哑然失色,待回神过来之后,墨轩也只能一阵苦笑不已,便是说道:“看来『毒医』前辈已是猜到了,那晚辈倒是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你这小辈,果然是那世外墨家的后人!”

    自己猜测出墨轩的身份来历是一回事,看着墨轩亲口承认又是一回事,这便是令吴莹芝感到吃惊不已,也如慕容秀清一般,同样不曾想过自己居然能亲眼见到那世外墨家之人。

    知晓了墨轩的身份之后,吴莹芝也不等墨轩答话,其心中一番思索之下,已是有些答案,又说道:“既然你这小辈是那世外墨家的后人,五毒教想要从你爹娘手里得到的那样东西,也就不难猜得出了…”

    “正如前辈所想那般…”

    看着『毒医』前辈模样,墨轩也知吴莹芝肯定也猜了出来,他也不去明言,只是平淡地说道。

    “是什么?”

    吴莹芝与墨轩心照不宣,都没有说出口来,但慕容秀清对于江湖之事了解得不多,心里满是疑惑,这就问道。

    一同看向慕容秀清,吴莹芝与墨轩又对视了一眼,但墨轩仍是没有打算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意思,吴莹芝或是知晓了他的难处,就自己与慕容秀清问道:“世外墨家堡,远离中原之地,却在中原武林之中盛名已久,小丫头难道不知那墨家堡是以什么而闻名的?”

    闻言摇了摇头,慕容秀清没有说话,只是静等着『毒医』前辈来与自己解释。

    见状,吴莹芝这也明白了慕容秀清为何会问起这种武林之中妇孺皆知的问题,原来是她并不知道那墨家堡的成名绝技是什么,这就解释说道:“使那墨家堡闻名于中原武林的,便是他们墨家的机关之术,传闻墨家机关之术无所不能,哪怕是上天入地、移山填海也是不在话下,小丫头这下可是明白了?”

    “上天入地、移山填海!?”

    听得『毒医』前辈所言,慕容秀清又是一惊,万没有想到那墨家的机关之术居然会如此神乎其技,这又惊讶地说道:“那墨家机关之术当真有这么厉害的吗?连上天入地、移山填海都能做到,这岂不是神仙才能有的手段!?”

    “呵呵呵…”

    这下,倒是轮到吴莹芝哭笑了一声,便说道:“墨家机关之术能不能上天入地、移山填海,老身也不知道,毕竟这只是江湖武林之上的传闻,这里边肯定是有夸大其词的。但墨家机关之术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与其来问老身,倒不如问一问这个小辈,毕竟他就是墨家的后人,想必对他们墨家的机关之术,也是了解清楚得很!”

    这就将难题踢还给了墨轩,让慕容秀清的目光落在墨轩的身上,这就冲着墨轩问道:“墨公子,你们墨家的机关之术当真有那么厉害的么?”

    “其实对于墨家机关之术,在下也不是很了解的…”

    但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却是让吴莹芝与慕容秀清闻言一愣,若是连身为墨家之人的墨轩都对墨家机关之术了解不深的话,那么还有谁会知道得更多?

    心知二人定然不信自己这话,墨轩尴尬地揉了揉鼻头,这便解释说道:“其实我的爹娘,当年也是从墨家堡里逃出来的,自从我记得事以来,我的爹娘就很少在我的面前使用墨家机关之术,或许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别人太过注意到了我们…”

    “而我,从小也只是跟着爹娘学习了墨家的拳脚功夫而已,而且都是很普通的武功,也算不上有多厉害,只是那墨家机关之术,我的爹娘都不曾教授过我,我后来也没有去太过研习,所以其实我根本不太清楚墨家机关之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这样!”

    听了墨轩这话,二人面上这才露出恍然之色。

    “嗯…”

    点头轻应了一声,墨轩这又说道:“但要说墨家机关之术能不能上天入地、移山填海,我虽然了解得不多,不过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还是给我做过一个能够飞上天去的机关,我现在都还记得,爹娘给那个机关取名叫作‘九天鹏翔翼’,所以墨家机关之术里这‘上天入地’之中的‘上天’,应该算是能够做到的吧…”

    “墨家机关之术还这能让人上天!?”

    墨轩这话说得平常,但在二人听来还是语出惊人,她们直到现在才是知晓了,原来江湖武林之中所传闻的墨家机关之术并没有夸张的成分在其中,那必定是有人亲眼所见之后,才会流传出这样的传闻出来,并非是子虚乌有之事…

    墨轩的爹娘,仅凭着二人之力,就能做出让人飞上天际的机关来,若是墨家堡之中墨家之人倾尽全族之力共同打造出来的机关,又会是惊世骇俗到怎样的一种地步…

    看着『毒医』前辈与慕容秀清还沉浸在震惊当中无法自拔,二人一直不见开口,墨轩只好打破平静地说道:“那九天鹏翔翼虽然能够飞上天去,但毕竟只是一件死物,又没有生机,也不是能一直飞在天上不下来的,就像是我们武林中人所施展的轻功一样,固然能够跃上高处或是跳得极远,却也无法一直停在空中一动不动,那样岂不是非人了么?”

    “嗯…”

    闻言轻应了一声,只见吴莹芝点着头地说道:“有关这些,老身自是能想到的,不过对于你们墨家之术能够让人飞上天去,还是让老身感到吃惊不小…”

    说着又沉吟了片刻,才见吴莹芝抬头起来看向墨轩,又说道:“也难怪那五毒教会找上你爹娘的麻烦,想必是他们觊觎着你爹娘手中的墨家机关之术,想要据为己有…你们墨家堡数百年来一直隐居世外,他五毒教又找不到那墨家堡,即使是找到了也不见得有胆子去与墨家堡叫板,这才会盯上了你门一家三口…”

    “这些我也知道…”

    答了一句,又听墨轩说道:“其实我娘当年还被五毒教胁迫过,逼我娘去墨家堡里盗走墨家的机关之术,只是后来被我爹给发现了,我爹又怕墨家堡会对我娘不利,这才会带着我娘一起逃离了墨家堡…”

    “为了你们墨家的机关之术,凭着五毒教那些人的德性,这还真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心中愤然地骂了一句,吴莹芝还要再骂之时,心里却是忽然地想到了什么,直让她到了嘴边的话就此打住,又有些吃惊地呼道:“老身算是知晓五毒教为何会盯上你们墨家的机关之术了…”

    “嗯?”

    咦了一声,墨轩看向吴莹芝,只听吴莹芝说道:“还记得老身当年在五毒教门中之时,就已是在门中听到了一些风声,那五毒教教主不甘心五毒教长期以来一直被九大正派给打压,竟是想要从其他门派弄来那些门派的不传秘书以壮大自身,然后坐上那称霸武林的大座!”

    “什么!?”

    不曾想过五毒教居然还有称霸武林的念头,从吴莹芝的口中得知了这一消息,直让墨轩与慕容秀清神色皆是一变。

    但就是知晓了这个消息也是无用,他二人也不能去改变了什么,更是无法阻拦五毒教的计划,何况就算他二人将此事告知那九大正派,九大正派相不相信他们的话还是两说之事,而且墨轩都认为九大正派之人自视甚高,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这个无门无派之人所说的话。

    “这些事情,晚辈还是不要去想太多的为好,也免得自己牵连到了其中…现在慕容姑娘的性命已是无恙,晚辈只等她慢慢地恢复过来,而慕容姑娘康复之后,晚辈便打算去找五毒教报仇了…”

    平淡地说着,墨轩看向吴莹芝,又说道:“所以晚辈方才才会问起『毒医』前辈,是否又替『毒医』前辈的爹娘报仇,若是没有的话,晚辈可是可以代劳的!”

    此言一出,吴莹芝不禁有些动容,面前这个小辈居然会想着要帮自己报仇,饶是吴莹芝已是自己亲手报了大仇,但心里还是有着小小的感动。

    “而『毒医』前辈之前所说,心中会生出此生都无法报仇的念头来,其实关于这样的念头,晚辈也如『毒医』前辈一般,有着同样的体会…”

    说这一顿,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直让吴莹芝与慕容秀清看得一愣,这又听墨轩说道:“不过要晚辈现在来说的话,既然晚辈已是百毒不侵,自然是不用惧怕他五毒教之毒,所以晚辈打算等慕容姑娘彻底地康复之后,这就找上五毒去…”

    显然极为轻松地说着之时,双手却是不由自主地紧握起来,口中这也终是道出了最后几个字来…

    “灭五毒教满门,以慰我爹娘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