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八十一章:动手当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至于本门那弃徒凌水寒,他胆敢勾结阎罗,又在武林盛会之上捣乱,本门自是不会让过了他!”

    “所以王神医也无需再为本门之事来操心了,有关此事,本门掌门已是有了对策,可是不会饶了那弃徒凌水寒的性命!”

    “他曾经好歹也是本门的人,却不安分守己,还犯下了大错,本门不取他性命就已是法外开恩了,但他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加入那阎罗,简直是给本门的颜面上抹黑,所以这一次,本门也不会再顾忌什么同门之情!”

    听得屋中那青琼山之人这般说来,直让那王猛听得一愣,看来青琼山这一次可是下定了决心要杀那凌水寒,好以此来给青琼山挽回些许脸面,否则青琼山那天下第一大派的位子,可就要无法坐得安稳了。

    不过对于青琼山要对付凌水寒一事,王猛心中还是有着几分好奇,这就大着胆子又和那青琼山之人问道:“只是不知你青琼山究竟要如何对付那凌水寒?王某人听说那凌水寒虽然离开青琼山尚早,但这些年在江湖上,特别是那阎罗之中,其一手剑法可是练得不弱,否则也不至于能以一人之力就力敌你们青琼山的剑阵,最后还让人给逃走了去…”

    “哼!”

    不料又被王猛戳中了痛处,那青琼山之人怒哼了一声,却因为此地乃是药王宫而不得发作,何况自己这条命还是王猛救的,自己多少还是要给对方几分颜面,便在怒哼过后,那青琼山之人答道:“我将此事告知了你,已是犯了本门的门规,你想要知道的更多,却恕我不能奉告!有关此事,我都还是听着同门说了才知晓此事,那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了,否则万一走漏了什么风声,传到了那凌水寒的耳中去,被他知道了我青琼山的计划而有所防备,那本门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王某人也不多问了…”

    又听着屋中传了一声,交谈之声便就此打住,再没听得有话声传来。

    也如那人之前所说一般,此事怎么说也是青琼山的家事,那王猛要是再多嘴什么,便也说不过去,于是不再提起了此事,也算给对方几分面子。

    只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墨轩离开了之后,这屋中二人就谈起了有关墨轩师父凌水寒之事,倘若墨轩再多留片刻的话,要是被他听到了屋中二人的谈话,也不知墨轩在那般情形之下,心中会如何感想,又会作出一些什么事来…

    暂且不提这些,此时已是夜深,屋中二人又闲谈了一阵江湖武林之上那些的风声琐事之后,那青琼山之人便告辞离去。等到离开不久,屋中的灯火这才熄灭,想来那王猛这也歇了下来…

    ……

    而离开了药王宫之后,直到下了神农山,去到了山脚下的小镇,墨轩这也算是走出了一跳退路来。等得再过几日,自己每日偷偷潜上神农山去,再重新寻着另外一条路下山来,如此便能寻出几条退路,在刺杀了王猛过后,自己就算被药王宫之人发现了行踪而追杀,也不怕退路会被药王宫之人给堵了去。

    到了小镇,那天色尚未明亮,还是灰蒙蒙的一片,路上更是不见一个行人。而回到客栈之中,发现隔壁房中的慕容秀清也已是歇下,墨轩便没去叫醒了她,只想让她睡个香甜,自己则是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又换掉了衣物躺在床上,张着双目地看着房顶,脑中想着暗杀王猛的计划,可想着想着却也睡着了过去…

    等到墨轩再醒来之时,天光已是大亮,看了看窗外高悬的太阳,估摸着已是到了巳时,墨轩起身从房中出来,正巧看到慕容秀清守在门外,于是唤了一声,引得慕容秀清转头看来,正见到墨轩从房中走出,便连忙来到墨轩面前,这就满是担心地问道:“墨公子,你是何时回来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闻言,墨轩答道:“在下回来之时,慕容姑娘已是睡下了,在下就没有去打扰了慕容姑娘的好梦…”

    自然也知道是自己睡着了之后,才错过了墨轩回来,但此时听得墨轩这么说起,慕容秀清的脸色还是不禁一红,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只是期期艾艾地说道:“秀、秀清…本来…是想等…墨公子回来…可、可秀清醒来的…时、时候…已经到了早上…想来看看墨公子有没有回来…却发现…发现推不开门…”

    闻言一愣,好似猜到了慕容秀清为何会守在自己房外的原因,但墨轩不敢确定,这就试探着问道:“所以慕容姑娘…你就一直守在了这里?”

    “嗯…嗯…”

    被墨轩道出了此事,似是说中了,只见慕容秀清点了点螓首地应着,却是不敢抬头来看墨轩一眼。

    墨轩在深夜去往神农山上夜访药王宫,纵使已是见过了墨轩完成一个阎罗的任务,也是对墨轩的武功身手有着信心,但等到墨轩离开之时,慕容秀清的心中还是不免牵挂,这才会一直等到深夜时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过去,连墨轩回来都不曾醒来。

    看着慕容秀清点头承认,便猜到了慕容秀清这是在担心着自己,墨轩心头微暖,脸上流露出笑容,也无多言,这就朝慕容秀清施然行礼谢道:“倒是有劳慕容姑娘为在下担心了…”

    “没、没事儿的…”

    眼角余光瞥见墨轩冲自己一拜谢来,慕容秀清连忙摆手地说着,但还是不敢去看墨轩,更别说与墨轩对视,只是说道:“既然墨公子都已是回来,那秀清这就告辞…”

    说完转身就朝着自己房间回去,可走了还不到两步,又见慕容秀清回身过来,朝着墨轩说道:“若是墨公子要找秀清的话…秀清就在房中,墨公子只需在门外叫上一声就好,可别…可别…别…”

    说到最后,话声又变得支支吾吾,似是有着什么难言之处,也不见慕容秀清直接言明。

    可支吾了半天之后,慕容秀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念着嘴边的话实在是难以启齿,便听慕容秀清“哎呀”了一声,莲足轻跺一下,也不再“哎呀”下去,这就立马回去了自己的房中闭门不出,房内连一丝动静都没有传出来。

    见状,墨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面上满是不解神色,显然是不知慕容秀清此举何意,又或是指着什么?直让墨轩觉得难以琢磨,索性也不去多猜什么,只道顺其自然,如果慕容秀清要说的话,想来应是会告诉自己才是,于是这就下了楼去,要寻来客栈小厮弄一些吃的果腹。

    但在墨轩走后,慕容秀清的房中,只见慕容秀清将身子倚靠在房门之上,又低垂着脑袋,也看不见她的模样,只有那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不定,高耸的胸部一起一落,好似她刚才十分地激动。

    “那种话…我怎么好说得出口…”

    又听一道极小的话声响起,便是从慕容秀清的嘴中发出,其一双美目盯着身前的空地,脑中却是在想着方才的一幕,这又自言自语地说道:“那件事情,看他那样子,好像也不大记得了,我要是说出口的话,岂不是就要让他想了起来?嗯…我还是不要和他说起的好…”

    念到此处,心里这又想起了什么,慕容秀清忽地抬头起来,又满面惊容地呼道:“可他要是还一直记得又该怎么办!?我刚才和他说了那些,他不会已经猜出来了吧?要是他还一直记得的话,我以后还有什么颜面继续跟在他的身边…”

    说着,又是一番思索,像是有些犹豫得拿不定主意。但在想了片刻之后,慕容秀清最终还是决定了下来,这就低声说道:“不行、不行!我还是不要与他提起好了,要是他不记得倒也罢了,若是我和他提起之后又让他想起来的话,这样不是让自己难为情么?”

    “但要是他还记得,我却不说的话,也不知他会怎么看我…”

    “哎呀!那天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啊…”

    絮叨声中,一次次的下定了决心,又一次次的改变了主意,慕容秀清也不知自己最后是决定好了还是没有决定,此事仿佛就此不了了之…

    ……

    一日便在客栈里度过,等到夜幕再次降临,墨轩如昨日一般,回到了自己房间换好夜行人,待得夜深人静之时,又悄然地离开了客栈,第二次朝着神农山上摸去…

    再入药王宫,墨轩已是轻车熟路,这也是墨轩加入阎罗之后养成的习惯,凡是去到了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只要去过一次过后,便会下意识地将路记在心中,等到自己再去之时,就不会因为不熟悉而耽误了功夫,如此可是能够省去了不少的时间。

    又向着王猛所在的住处摸去,早已是将去路记在了心中,墨轩此去只花了片刻的功夫,一路上也没有被药王宫的弟子给发现,这就来到王猛住处之旁,又继续藏身在暗处偷听,遂即就听到了屋中传来了谈话之声,其中一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另外一人却是陌生得很,而墨轩心中这就断定下来,那熟悉声音的主人必然就是王猛,自己昨日可是听过了他的声音,绝对不会弄错。至于那另外一人的话,自己才刚刚来此,一时半会儿之间还听不出那人究竟是何来历,只待再听上一会儿再说。

    不过屋中,王猛与另外一人的谈话也如昨日一般,谈起的都是江湖武林之中的一些趣闻小事,例如哪个门派的谁谁谁又收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弟子,谁谁谁与谁谁谁昨日一番决战、胜负如何,谁谁谁的武功如何,比起谁谁谁又略显不如之类的话。

    听着二人的对话,墨轩只觉得昏昏欲睡,却又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那二人谈起之事,有许多都是墨轩所知道的,听起来自然是没有兴趣,而那些墨轩不知道的事情,也是一些无关紧要之事,这更让墨轩没了心思去听,只是让自己在暗处藏着,要看看每日夜里来到王猛住处的会是一些什么人,若是自己不巧遇上的话,能否会是对手…

    而到了子夜过后,等到那人告辞离去,见着王猛熄灯歇息,不远处却还有药王宫的弟子经过,墨轩心中却是生出了不如趁着王猛在睡梦之时,这就悄悄潜入他的屋中,将其一剑杀了,只要自己出见剑利落的话,那一剑封喉下去,纵使王猛一下未能死透,也绝对不会大呼出声来。

    如此想来,墨轩不免就有些意动,但饶是如此,他仍是不见轻举妄动,毕竟刚刚才有几名药王宫弟子经过了此处,倘若自己去到王猛屋中下手的话,只需稍有丁点儿动静传出,必然会被那些经过的药王宫弟子听得清楚,到时候呼声一起,暂居在药王宫之中的那些武林高手赶来,自己便是要被团团围住!

    “还是先找好退路再说,届时任凭这药王宫的人再多,也不一定能够拦得住我!”

    心道一声,墨轩强忍住心中想要下手的冲动,这又转身朝着别处寻去,继续开始为自己摸索着退路…

    ……

    如此一过,又是两日过去,这几日的功夫里,墨轩夜里便会摸入药王宫中查探一番,然后赶在天明之前回到客栈,不敢让那客栈之中的掌柜与小厮看出了什么端倪,只因这间客栈可是开在神农山脚下的小镇里边,谁也不能保证这间客栈的掌柜与小厮不会是药王宫的眼线,若是被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行踪诡异而查出了什么的话,暗杀王猛的计划落空不说,自己与慕容秀清也要落入困境之中!

    墨轩就是一直这般小心翼翼、谨慎如斯,哪怕对方有可能只是一名寻常的百姓,墨轩也是丝毫不敢大意,不敢让自己露出了任何的破绽。

    直到数日过后,墨轩已是在药王宫中算好了五条方向各不相同的退路,若是自己暗杀王猛之后被人发现,墨轩也有着七八成的信心能够从药王宫安然逃离出来。

    于是这日夜里,墨轩也不再打算继续去听那王猛与旁人的谈话,只待半夜三更之时,再次去往神农山上,这就伺机取了王猛的性命,然后带着其首级离开,再与慕容秀清连夜离开这座小镇,去往下一处地方…

    等到夜晚来临,墨轩此时仍在房中,只是换好了夜行衣,却不急着再去往神农山上。若是在前几日里,墨轩此时早就上了山去,不过今日乃是自己决定动手的日子,如此早早上山也是无用,倒不如在暗中耐心等候,只需等到子时将近时再动身,到那时候,王猛想必也差不多该熄灯歇下,自己也正好可以潜入他的屋中将其刺杀,然后立马离开药王宫。

    而慕容秀清,她也听墨轩说了决定今夜动手,便让自己在房中好好呆着休养,等墨轩回来之时,就要马上带着自己离开,到时候二人上路赶往下一处地方,一路上可是没有给自己歇息地功夫。

    可知晓了墨轩会在今夜动手之后,慕容秀清也如上次一般,如何也不得安心。此时此刻,墨轩还在隔壁房中不曾离开,慕容秀清想要劝墨轩不要去却是不行,毕竟墨轩再替阎罗办事可是为了他的师父,正如墨轩之前所言,除了来完成阎罗的任务领取赏金之外,墨轩已是想不出还有什么法子能够尽快地弄到大笔钱财。

    “这药王宫可是不比之前在太原,墨公子去杀药王宫的人,要是被别人给发现的话,定是凶多吉少!”

    房中,只听慕容秀清忧心忡忡地念叨着,多少次想要鼓起勇气去劝阻墨轩停手,但始终都未能迈出这房间一步,直到听得隔壁传来开窗的动静,然后又是一阵风声响起,直听得慕容秀清整个人都立在原地不动,目光痴痴地看向窗外,显然是墨轩已经离开了客栈…

    “墨公子…”

    轻呼一声,这就急忙来到窗前推开窗户望去,便见到远处的夜色之中,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正起落不定,直向着神农山之上奔去…

    ……

    黑夜之中,只见一道目光冰冷,满是杀意,却看不清容颜。

    再次来到药王宫之中,墨轩直往王猛住处所在,等到到达之时,过了子时许久,那王猛果然已是黑灯歇下,墨轩见此心中便是一喜。

    于是这就查探了一番四周的情形,发现并无药王宫弟子靠得太近之后,墨轩轻身来到王猛屋前,也不去推门便入,反而直接地取出云麟剑在手,这就将云麟剑剑身顺着木门的缝隙插了进去,又缓缓轻轻地上提,直到感觉剑身碰上了一道阻碍,想来应是里边的门栓,其神色不动,只是屏气凝神,不敢出气大声,便将云麟剑一点一点地向着一旁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