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九十章:孤身前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师父…师妹…”

    面向青琼山的方向,凌水寒浑身都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其身形跌跌撞撞、摇摇摆摆,心中悲痛不已之时,只能勉励地撑住身子不倒,两行热泪却是顺着脸庞淌下。其身前,伴随了他多年的酒葫芦都被摔得粉碎,那是凌水寒在得知师父与师妹都死在了魏明涯的手上之下,一时之间无法忍受住心中的暴怒,便将手中的酒葫芦狠狠地向着地上砸去。

    本是在洛州境内等着徒弟墨轩消息的凌水寒,苦等半年无果之后,如今终是再也无法继续隐藏下去,他这就决定要亲身去往青琼山一趟,一心只想为师父与师妹报仇、收尸…

    何况,师妹的女儿还没有遭受魏明涯的毒手,身为顾忆水在这世上唯一亲近的人,凌水寒知晓只有自己能去将顾忆水救下,否则小小年纪的顾忆水,迟早会被魏明涯苦苦折磨致死…

    “魏…明…涯…”

    而悲伤过后,心中念起了那个仇人,凌水寒咬牙切齿地念着他的名字,双目之中都露出了血色,无尽地杀意从其体内涌出,朝着四周蔓延开来,又传向远处,好似要飘到那青琼山上去…

    ……

    青琼山上,有关于凌左秋一家违背青琼山门规祖训的消息,也不用魏明涯刻意命人去散布,这就已是在江湖武林之中传开。

    不少青琼山弟子听得这消息都在私底下议论纷纷,但谈论得最多的还是凌左秋视青琼山门规如无物,魏明涯本是只想要对其小施惩戒,给几人一番警告而已,奈何几人抵死不从、目无掌门,还趁机打死打伤青琼山弟子不少,魏明涯身为青琼山掌门,无可奈何之下,唯有派出门下弟子将其捉拿,可凌左秋拼着性命不要,也不肯回来青琼山,还与邪教中人勾结,杀害青琼山弟子无数,最后双方矛盾愈演愈烈,青琼山派出了门中大量的高手,这才让凌左秋与那些邪教之人伏诛,而尸体都还带回了青琼山来。

    青琼山一代高手凌左秋,因为勾结邪教中人而身死的消息,此事不仅在青琼山中引起了震动,就连天下武林都有些动荡起来,有人在得知凌左秋已死的消息之后,不由得便是一阵唏嘘感叹,说道青琼山英雄一世,在江湖武林之中可是闻名多年,如今却是落得惨死的下场,实在是让人感到惋惜…

    还有人认为青琼山对此事有些小题大做,要知凌左秋可是青琼山的众多长老之一,对于门中长老都尚且如此的话,青琼山这岂不是将自己人往外边赶,可有令人心寒不已,这让其门下弟子往后又如何归心?

    但也有人认为青琼山此举十分正确,哪怕门中少了凌左秋这么一位高手坐镇,换来的却是更为响亮的名声。需知哪怕“天子犯法”,都理应与“庶民同罪”,凌左秋虽是青琼山的长老,但也是青琼山之人,他却偏偏知法犯法,可是要罪加一等,何况他还与邪教中人勾结,害死了不少同门,此举这更是为天下武林之人所不容,只认为一死可是便宜了凌左秋。

    对于凌左秋之死,天下武林之人众说纷纭、各执说辞,不过青琼山对此却一直不见表态,也不知青琼山对凌左秋到底是褒是贬。但天下武林之人说归说,也没有太多的动作,毕竟此事乃是青琼山自己的家事,除了青琼山之人以外,谁也无法插手其中,更是不会去多管闲事,只是时不时地便会听有人谈起此事。

    而在青琼山,除了凌左秋身死之外,其女儿凌思语与女婿顾源双双殒命的消息也传遍了师门之中,乃是因为他夫妇二人得知青琼山派出高手去对付凌左秋之后,便想偷偷接近掌门图谋不轨,幸得被掌门慧眼如炬地及时识破,这才没有让二人得手。可被发现了之后,二人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竟是冲着同门出手起来,魏明涯身为青琼山掌门,自是不愿见到同门相残,便下令将其二人给拿下,但在二人的顽强抵抗不下,也有不少门下弟子负伤战死,其事态严重,魏明涯也只好下令将他夫妇二人给诛杀…

    不想一直在师门之中深居简出的凌左秋一家竟然会对掌门心怀不轨,许多青琼山弟子在得知这两件事之后皆是大吃一惊,本是还对此事感到不少怀疑,但在见到那么死去的同门尸身被下葬之后,又见到自家掌门一副痛心疾首地模样,这些青琼山弟子便开始打消了心中的疑虑,皆道凌左秋三人死有余辜,背叛师门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对同门下毒手,可是让人不能原谅了他们。

    随后,为了让门下弟子对此事引以为戒,魏明涯便下令将凌左秋、顾源还有凌思语的尸身悬挂在山门之前,但凡有青琼山弟子路过此事,都会见到三人的尸身,然后想起此事,好不让自己会对师门生出二心来。

    至于这场悲剧之下唯一的活口、顾忆水,则是被魏明涯在牢房当中关押了数日,又将她带了出来,与他爷爷爹娘一般同样地悬挂在山门之前,却是不肯让顾忆水轻易死去,魏明涯美其名曰:这是掌门宽宏大量,不肯再多造杀孽,况且此事乃是其长辈之罪,顾忆水也是无辜的,只是受到了牵连而已。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才会将顾忆水吊在这里小小惩罚一番,等顾忆水明白过错之后,并且只要向魏明涯承诺以后绝对不会重蹈爹娘的覆辙,魏明涯自然会放顾忆水一条生路。

    听了自家掌门这话,不少青琼山弟子便是对魏明涯的决定感到心服口服,皆道魏明涯不愧是自家掌门,就这等肚量风范,当得起那九大正派之首、天下第一正派青琼山掌门之名!

    但这些青琼山弟子不曾知道的是,魏明涯之所以会留顾忆水一条命在,不过是想要借这最后一个活口,引得那凌水寒师徒二人现身,只要能够将其师徒二人诛杀,就能做到斩草除根,天下武林之人皆是信了自己的一面之词,等到他师徒二人死后,自己便是最大的赢家,这掌门之位也能坐得更为稳当。

    本着这个念头,日子便在一天天地过去,凌左秋三人的尸身悬挂在青琼山山门之前,已是隐隐有些发臭起来,而顾忆水年纪小小,自然经受不起这番折腾。不过魏明涯也不会让顾忆水轻易地死了,只是要留她一口气在,每每在顾忆水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魏明涯就会命人放顾忆水下来,又喂她饭食好让她撑住,等到顾忆水恢复了些许之后,就又把她重新悬吊起来,任凭顾忆水如何凄惨哭喊都不作理会,除非凌水寒师徒二人能够出现在青琼山山门之前…

    只是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似这等常人难以承受的苦头,不过只有几岁的顾忆水竟然还能坚持得下来,这大大地出乎了魏明涯意料的同时,其心中对顾忆水的杀心却是大增,自己害死了她的爹娘与爷爷,此女没有崩溃已是极为难得,这足以可见她心性之坚韧,连大她几岁的孩童都无法与她相比,这又让魏明涯如何会放心留顾忆水一命?难道还让她有朝一日达到了足够的实力,再来找自己报仇不成?

    似顾忆水这般心性,只需好生培养,日后必然能有一番作为,但魏明涯没有立马杀了顾忆水,不过是因为她还有一个用处而已,而魏明涯心中已是决定,等到凌水寒师徒现身之后,就立马杀了顾忆水以绝后患,如此还能刺激凌到水寒一番,这便是魏明涯希望看到的…

    ……

    如此又过了数日,凌左秋三人的尸身已是开始腐烂了起来,隔着青琼山山门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尸臭之气,不禁令人捂鼻掩面。

    但对此,魏明涯却是满不在意,因为他知道,离凌水寒现身青琼山已是不远,或许就是这两日的功夫。这几日当中,凌左秋三人之死的消息已是早就传遍了整个江湖武林,只要凌水寒听到了这个消息,凭着他师徒二人感情之深,凌水寒就一定会赶来青琼山,要为他师父收尸。

    想到此处,魏明涯不由得愈发得意起来,心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着最后一步走完之后,他的计划也就全部完成了。

    “传令下去…”

    于是挥了挥手,便有青琼山弟子躬身听令,但闻魏明涯不咸不淡地说道:“命山门处的弟子严阵以待,师门逆徒凌水寒肯定会在这两日出现,只要一见到凌水寒现身,便不惜一切地将他杀了,然后提首级来见本掌门!”

    “是!弟子遵命!”

    听得自家掌门的号令,那青琼山弟子连忙应是一声,然后就退了下去。

    见状,魏明涯也无多言,只是保持着面上的笑意,并且越来越浓…

    可就在那名青琼山弟子退了下去并无多久,在魏明涯的视线之中,只见一名青琼山弟子手忙脚乱地跑了进来,然后伸手一指身后,面上满是惊骇之色,这就冲着自家掌门呼道:“不好了!掌门,凌…凌水寒他…他已经来了!”

    “哦?”

    但这名青琼山弟子所言一出,魏明涯只是轻咦了一声,身子在椅子之上渐渐地坐正,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其中还有几分期待之意,又听他低声自语地说道:“终于是等到他来了…”

    音落,又将目光落在那名青琼山弟子的身上,魏明涯这就问道:“除了凌水寒之外,还有谁跟着一起来了?”

    见自家掌门问起,那名青琼山弟子不敢怠慢,便抱拳垂首地答道:“启禀掌门,只有凌水寒一人,并没有见到第二人!”

    “竟然一个人就来了?”

    又念叨了一声,魏明涯将目光望向大门外远处,眼皮微眯,好像在他的视野之内能够见到凌水寒一般,其口中便是吐道:“只有凌水寒一个人来的话,他那个徒弟倒是不知藏在了哪里,本想大小通吃了…可如此一来的话,就又要多费一番功夫了…”

    说完,却是不再多想,毕竟凌水寒才是自己的主要目标,对于凌水寒的徒弟,还不被魏明涯放在眼里。在魏明涯看来,只要自己能够杀得了凌水寒,他那个徒弟可是不足为虑,凭着如今半个武林都联手起来一同对付阎罗,魏明涯可不认为凌水寒的徒弟能够在这场浩劫当中幸免于难,讲不定哪一天就会死在了九大正派之人的手中,从此之后自己便能高枕无忧…

    “既然凌水寒敢孤身一人前来,本掌门倒是想要去会一会他,对于本掌门这个师侄的武功,本掌门上次可是都不曾尽兴啊,这次绝对不能放走了他…”

    上次被凌水寒师徒二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虽说是有着凌左秋在一旁相助,但魏明涯对此事还是一直耿耿于怀,否则也不会相处这么一个计划,要去害死凌左秋一家,然后以三人尸身与顾忆水为诱饵,引得凌水寒现身青琼山,这一切不过只是为了排除异己和杀凌水寒而已。

    而此时事已至此,就断然没有了回头的余地,再说魏明涯也没有想要回头的意思,那凌水寒不过是孤身一人而已,就敢来闯青琼山,还想替凌左秋三人收尸,真是白日做梦!难道他以为他会是自己的对手?

    魏明涯可是高出凌水寒一辈,他的武功自然也不是凌水寒的剑法能够比拟得了的,上一次在武林盛会之时就已是分晓了出来,凌水寒绝非魏明涯的敌手,魏明涯也不信不过是半年未见,难道凌水寒的剑法还能超过了自己?

    所以这话出口之时,魏明涯的身影已是从椅子上慢腾腾地站了起来,面上挂着蔑视的笑意,琅琊剑被他握在了手中,大步朝着大门之外走去,两旁的青琼山弟子见状,皆是垂首不语,然后井然有序地紧跟在自家掌门的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就这般跟着魏明涯一同去到了山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