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九十三章:不期而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青琼山下,一道身影大步走来,其身着一袭宽大白袍,胸口处微微敞开,身后背负着一把半丈来长的大刀,直让路边行人见之纷纷侧目,心道这刀究竟有多重,而这人又是如何做到背负着这把大刀还能健步如飞的…

    “想不到分开以后,墨轩竟然来了青琼山,还在武林盛会之上大闹了一场,他们那师徒二人,可真是…”

    边走之时,只听着白袍身影低声自语地说着,原来还是墨轩相识之人,他也不顾旁人看来的异样目光,只是笔直地朝着青琼山上赶去,看起来就像是有些着急一般。

    但来到青琼山脚,却见到许多武林之人正围在此处,还有不少人结伴而行,正向着青琼山上行去,这白袍身影见此一幕不禁微微一怔,不明白今日这青琼山下为何会聚集了如此之多的武林之人,难道是青琼山上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心中带着疑惑,白袍身影走近过来,逮着一名武林中人便问道:“这位兄台,小弟初来乍到,不知这青琼山下为何聚集了这么多人,兄台要是知道什么的话,还请告知小弟一二,小弟自是不胜感激!”

    这人本在与同伴说话,却被白袍身影突如其来的打断,便是惹得他心中不喜,于是看也不看正要发怒,可身子偏转过来之时,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乃是一道高大身影,直将自己头顶的天光都遮去了不少,便让这人瞧得一愣,悄然吞了一口唾沫,再一抬头看去,才见面前的白袍身影可是高出自己一个脑袋不止,顿时就让这人息了怒意,然后露出一丝苦笑地答道:“阁下说得哪里话?什么兄台不兄台的,与阁下相比,阁下看起来才更像是兄台啊…”

    说着,这人还忍不住微微垫脚起来,却发现任凭自己如何垫脚,始终都只能够得着白袍身影的肩头。他的武功本就平平,此时见到白袍身影身形高大,比自己可是魁梧不少,自然是不敢生出与自己动手的心思,同时也在心中庆幸着,幸亏自己没有胡乱出手,否则现在早就被打趴下了也说不定…

    但听得这人所言,那白袍身影却是不甚在意,也不去接话,只是冲着这人一番拱手,又问道:“兄台,不知这青琼山上到底发生了何事?”

    “原来阁下是想要打听这个!”

    又听白袍身影问起,这人神色一正,便极为严肃地说道:“阁下可是有所不知啊!这青琼山最近真是不太平得很,就说前些日子,那青琼山长老凌左秋勾结邪教中人,却被青琼山掌门魏明涯发现之后…”

    唾沫横飞之间,这人便将青琼山近日所发生之事有声有色地娓娓道来,而看这人模样,好像那些事情发生之时,他皆是在现场亲眼所见一般,直让不少新来的武林之人在听得这人所说之后,都被这人给唬得一愣一愣,但也算是知晓了青琼山近日究竟发生了何事…

    “青琼山长老凌左秋勾结邪教?还被青琼山掌门魏明涯处死?青琼山弃徒凌水寒前来青琼山替师父收尸报仇!?”

    但听这人说了半天,无非也就是这么几件事情,有人不曾听闻过这些事的,便皆是讶异一声,唯独那白袍身影在听说了这些之后,其神色不变,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凌前辈竟然孤身来到青琼山,要找那青琼山掌门魏明涯报仇!?”

    心中惊呼了一声,白袍身影显然是不信此事,可在见到此处有这么多武林之人聚集在这里之后,便也容不得白袍身影不信了,此事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不行!”

    确信此事是确有其事之后,白袍身影低语一声,当即就打算去往青琼山上一探究竟。

    虽说自己前来青琼山只是为了寻找墨轩的下落,但自己与墨轩之间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而凌水寒与自己师父更是生死之交,何况在自己小时,凌水寒可没少在武功之途上指点自己,此时见到凌水寒被困落难,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青琼山上相助凌水寒一把,哪怕明知只有自己一人,绝难以是青琼山的对手,但白袍身影还是决定要去。

    打定主意之后,白袍青年这也不打算在此耽搁,凌水寒此时就在青琼山上,说不定正在与青琼山交手,若是自己赶去得迟了的话,凌水寒丧命在了青琼山的手中,自己日后也不好去与墨轩交代。

    于是立马运起了轻功,正准备朝着青琼山上赶去,可白袍身影才刚刚冲出了人群,眼角余光就瞥见人群之中同样也冲出了一道身影来,直让白袍身影瞧得一愣,这就侧首看去,待看清了那人的容貌,白袍身影见着一惊,手指过去的同时,对方同样也伸手指向了自己,两道惊呼异口同声地发出…

    “叶子!?”

    “张铎彪!?”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听闻了凌水寒与墨轩师徒二人大闹青琼山武林盛会之后,便默契十足地前来青琼山,想要打听墨轩下落的叶子与张铎彪二人。

    一见对方竟然也来了青琼山,心中吃惊之余,二人迎面走来,略一打量对方之后,见到对方变化不大,仍是当初分开之时地模样,二人又几乎同时出声问道:“你怎么也来了青琼山!?”

    闻言,二人微微一顿,又同时答道:“我是来找墨轩的!”

    “你也是来找墨轩的?”

    几句对话一般无二,显得十分古怪,二人终是没有再继续下去,张铎彪这就说道:“你先说!”

    叶子点了点头地说道:“我听说墨轩曾出现在青琼山后,便想来青琼山打听墨轩的下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了你!”

    听得这话,张铎彪面上露着讶然,不禁说道:“好巧!我也是听说墨轩在青琼山露面之后,便一路赶来了这里!”

    不想二人竟然这么默契,叶子也是微微惊讶,又问道:“那你为何…”

    可话才出口就立马给顿住,还想问起张铎彪为何也要急匆匆地赶上青琼山,这才想起凌水寒还在青琼山上,叶子的脸色立马就是一变。

    见到叶子神色变得不对劲起来,张铎彪好似也想到了此事,同样也是一阵色变,二人在相视一眼之后,也没有多说半字,这就各自运起轻功、飞速朝着青琼山上狂奔而去,生怕会迟了一步!

    ……

    “你也听说了凌前辈独闯青琼山之事?”

    山道之上,二人竭力飞奔之时,身影不断地超越着彼此,只听叶子如是朝张铎彪问道。

    “不错!”

    两眼直视着前方,也不侧目看来,张铎彪面沉如水地答道:“我来到山下之后,就见到许多武林之人聚集在这里,起初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直到听着有人说起,这才得知了此事…”

    说着一顿,张铎彪还是瞄了叶子一眼,这又说道:“不过如此也好,你我二人一同上山,总比势单力薄的要强,若是能将凌前辈从青琼山的手下救出来就最好不过了!”

    “我看此事极难…”

    话音落下,却听叶子这般回答,直让张铎彪闻言一愣,刚要问起缘故之时,便见叶子目光紧盯着前方,又指着说道:“你看…”

    见状,张铎彪也跟着朝着前方看去,而此时,二人通过着林间斑驳山道,正好经过了一处拐角,但入眼处的一幕,却是让张铎彪看得两眼一缩,浑然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

    “这是…”

    迟疑了一声,脚步也不由得放缓了几分,又盯着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山道之上的众多尸体看了几眼,瞧着这些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张铎彪隐约已是看出了什么,但心里还是不敢肯定,这便与叶子问道:“这些难道都是青琼山的弟子!?”

    “看来应该是了…”

    点头答着,叶子没有多看,若非在山下听说了有关于凌水寒之事,叶子怕是也要被此幕吓上一跳。

    在青琼山的山门之处,竟然会死伤了这么多的青琼山弟子,除非是七大邪教大举进攻青琼山,否则就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得过去…

    “看来凌前辈已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杀了这么青琼山弟子,踩着血路上山,青琼山又怎么可能还会放过他!?”

    念叨一声,已是确信了这些尸体都是出自于凌水寒之手,叶子心惊之余,同样也是一阵担忧不已,凌水寒为了报仇,竟然杀了这么多青琼山弟子,已是与青琼山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看来就算自己和张铎彪能赶到青琼山上去,想要劝得凌水寒回头也是极难了…

    如果墨轩现在能在这里就好了,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心中生出了这个念头,却只是一种幻想罢了,墨轩现在不在青琼山,这是事实,而想要劝得凌水寒回头的话,就只有靠得自己二人了。

    如此念道,二人的脚步这就更快,途中还遇到不上登山的武林之人,却在几息之后就被二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在那些武林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之中,二人却丝毫没有去理会的意思,只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去到青琼山顶处,就怕会发生什么万一…

    而随着二人逐渐地靠近青琼山上,途中所见到的尸体就越多,那干涸的鲜血布满了山道石阶,这些青琼山弟子的尸身也无人来打理,想来现在青琼山上都在一心一意地对付凌水寒,这才不曾见到有青琼山的弟子前来清理这些尸体。

    不过这对于叶子与张铎彪二人来说,或许还是一件好事,如此还能说明事情还没有发展到那最差的地步,凌水寒顶多就是被青琼山弟子给困住无法脱身,自己二人马上赶去的话,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但就在二人一同来到青琼山山顶之后,见到的却是更多青琼山弟子的尸身,尸横遍野地躺了满山,死状各不相同,直让二人见此神色剧变,万想不到凌水寒独身一人来闯青琼山,竟然能以一己之力杀了这么青琼山弟子,而如此一来的话,凌水寒又哪里还能有活路?那青琼山掌门魏明涯被凌水寒杀了这么多门下弟子,又有何面目去向其他门下弟子与天下武林之人交代?

    想到这里,二人已是不敢再多想下去,这就立马奔向青琼山山门之内,毕竟尽快找到凌水寒当是当务之急。

    在经过无数的尸山血海之后,途中不见一名青琼山弟子的活口,直到二人跨入了青琼山山门,这才见到在一片尸海之中,见到了那半跪着不动的凌水寒,也不知他究竟是生是死…

    “凌前辈!?”

    一见到凌水寒,对方并没有被青琼山给拿下带走,二人心中各松了一口气之时,又同时呼了一声,便立马来到了凌水寒的身后,正想要问起凌水寒情况,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回应自己之意。

    “凌前辈?”

    见此,二人不禁面露疑惑,不明白凌水寒为何不理会自己二人,在相视一眼之后,二人一左一右地来到凌水寒身前,可接下来见到的一幕却是将二人吓了一跳!

    只见凌水寒的身前,赫然可见几处斗大的创口,正向外源源不断地流淌着鲜血,而这几道创口皆是伤在要害之处,显然已是危及到了凌水寒的性命,这也正是二人呼唤了凌水寒,凌水寒却不理会二人的原因。

    但就算深受重创,凌水寒还吊着一口气在,此事见到有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凌水寒艰难地抬头看去,才发现来人竟是叶子与张铎彪,倒是让凌水寒感到有些意外,不过自己有伤在身,已是无法动弹,只能强硬地挤出一丝笑容,便听凌水寒虚弱十分地吐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来…咳!咳、咳咳!”

    话未说完,凌水寒便是一阵猛咳不止,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涌出,让二人见此顿时大惊失色,又见凌水寒的身子将要摔倒,二人连忙上前将其扶住,各自伸出手来点在凌水寒的几处穴道之上,想要暂缓凌水寒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