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五百九十八章:天人永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有足以震动天下武林的消息,却不能够公之于众,已是对不起“天机阁”三字,黑君心中苦笑连连,却也是没有办法之事,谁让青琼山在江湖武林之上威名远播,天机阁与青琼山相比自是不能同日而语,而天机阁也不是青琼山的对手,两者之间简直是云泥之别,天机阁还需看青琼山的脸色行事,才能立足于江湖武林。

    “看来我天机阁还需努力才行,总有一日一定能够名动一方!”

    黑君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心要实现心中的抱负,但比起这些,墨轩现在只是在念着师父…

    “青琼山…竟然害了师父性命…”

    口中低语一声,尽管黑君与慕容秀清没有听清墨轩在说些什么,但大抵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只是二者没有多言,失去师父的痛苦,二人没有体会,也不知该如何去劝解,只能希望墨轩能够尽可能地看开一些,不要过度地沉溺在悲伤之中。

    到现在,其实墨轩都还不愿意相信黑君所说的话,毕竟那是自己的师父,当初师父在五毒教的手中救下了自己,而爹娘死后,这世上除了师父以外,自己可以说已是再无亲人,此时突然得知师父已死的消息,此事不论换作是谁,恐怕都是无法接受的。

    但黑君乃是天机阁之人,而天机阁的消息又是江湖之上最为精确的,此事乃是妇孺皆知,而黑君自然也没有来欺骗自己的必要,这对他对天机阁而言,都没有丝毫的好处,饶是墨轩心中不愿相信师父已死的消息,却也想不出理由来反驳黑君的那些话,只能陷入怔然之中,半晌也不见回神过来。

    见着墨轩久久不曾吭声,那一副六神无主地模样,慕容秀清担心墨轩会伤心过度,她知晓墨轩的爹娘是死在五毒教的手中,眼下墨轩连爹娘的大仇都未能报答,凌水寒又跟着死于非命,慕容秀清只怕墨轩会经受不住悲伤,去做出什么傻事来…

    “墨公子…”

    于是轻唤了一声,慕容秀清来到墨轩身边,便朝墨轩劝道:“墨公子…凌前辈的死,墨公子还是不要太过悲伤,秀清相信凌前辈的在天之灵,也是不希望见到墨公子如此的…”

    “……”

    闻言,墨轩并没有回答半字,只是侧首看来,目光与慕容秀清对上,感受到了对方眼神之中的关切之意,墨轩心中稍暖些许,只是这等暖意,却无法将墨轩心中的伤痛彻底地抹去,现在墨轩的心中有的仅是师父的惨死,好似亲眼见到了师父死在那魏明涯的剑下一般。

    “慕容姑娘…”

    可慕容秀清担心着自己,墨轩再是悲伤,也不肯拂了慕容秀清的好意,便在良久之后,只听墨轩轻念一声,又看向慕容秀清说道:“慕容姑娘放心…在下…无事的…”

    见到墨轩终是吭声,慕容秀清的心中总算是放心了一些,但听墨轩这么说来,慕容秀清却是不肯相信,她就怕墨轩会去做傻事、要去找青琼山为他师父报仇。毕竟那青琼山可是九大正派之首,门下弟子无数,门中高手也是数不胜数,连墨轩的师父杀上青琼山上都丢了性命,若是墨轩也杀上青琼山去的话,绝对是要步上他师父的后尘。

    所以仍是放心不下,慕容秀清这又劝道:“墨公子,青琼山害死了凌前辈,秀清知道墨公子心中无比难过,也知道墨公子肯定想要为凌前辈报仇。但报仇归报仇,秀清自是不能见到墨公子去青琼山送死,如若墨公子冒然去青琼山的话…”

    “在下知道的…”

    但还不等慕容秀清把话说完,就见墨轩抬手道了一声,将慕容秀清的话声打断,又看向慕容秀清说道:“想必慕容姑娘也知道,在下身上除了师父的大仇之外,还有爹娘之仇,不过当年师父就教导过我,想要报仇的话,绝对不能莽撞行事,没有足够的实力、没有绝对的把握,一定不能冲动,所以就算在下想要为师父报仇,也不会这么冒冒失失地杀上青琼山去,慕容秀清无需担心在下,在下心中有数的…”

    听得墨轩此言,有了这番保证,慕容秀清总算是放心了下来,她也不再多劝什么,只要墨轩心里自己明白的就好。

    而墨轩,他强忍住心中的悲痛,努力地不让自己去想起师父之死,这又看向一旁的黑君,便拱手抱拳说道:“多谢阁下相告这些,在下心中不胜感激,只是家师离世,在下自需去见上师父最后一面,还无法报答阁下的恩情,不过若是阁下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在下出手的,在下定然不会推辞半分!”

    “墨少侠无需客气,吾人说过要帮你一把,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摆了摆手地答了一句,黑君并未将墨轩此言放在心上,反正有关于凌水寒之死,墨轩迟早也是会知道的,自己不过是提前告诉了墨轩而已,还没有厚脸皮到要以此来让墨轩报答自己的那等地步。

    见状,墨轩心中不禁感叹,面前这人倒是言出必行,比起那道貌岸然的九大正派之人可是不知道好上多少,只是墨轩心中还有疑惑,这又朝黑君问道:“难道阁下所说的要帮在下一把,就是这些?”

    “那倒不是!”

    被墨轩问起,黑君回答一声,却不打算相告,只是说道:“就算吾人不告诉你这些,你迟早也是会知道的,吾人索性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至于要帮你一把之事,其实也是希望你能够相助吾人一臂之力,不过现在说起这些还为时尚早,等到日后时机成熟之时,吾人自然会与你说个明白!”

    “嗯?”

    不想黑君这又卖起了关子,墨轩听得一咦,心中满是疑惑不解,不知黑君所指究竟是何事。但黑君已是这般说了,墨轩也不去追问,他没有兴趣知晓这些,何况墨轩现在只是一心想要找到师父,再见上师父最后一面,至于其他之事,还是等自己将师父下葬之后再提。

    如此想来,墨轩也不啰嗦,这就直言问道:“不知家师现在何处?阁下若是知道的话,还请告知在下!”

    见墨轩没有细究,黑君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道墨轩可是懂得进退之理。而对于墨轩所问,黑君身为天机阁之人,自然是知道的,这就答道:“你那两个好友将你师父救走之后,这就连夜赶去了幽州,吾人猜测他们应是带着你师父去寻那葱花先生,你如果现在就赶去幽州的话,应该还能见上你师父最后一面的。”

    一听叶子与张铎彪带着师父尸身去了幽州,墨轩立马就明白了二人的用意,想来是打算去幽州找葱花先生拿定主意,毕竟师父在世之时,与葱花先生的关系可是极为要好,此时师父被青琼山给害死,葱花先生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多谢!”

    确定了师父的下落,墨轩冲着黑君拱手谢道一声,旋即也不再留在这里,这就带着慕容秀清离开了天机阁,立马朝着幽州赶去。

    而看着墨轩离去,黑君并未相送,只是盯着墨轩远去的背影,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直至墨轩二人离开,这才有天机阁之人来到黑君身旁,朝着墨轩二人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又看向黑君问道:“黑君大人,那小子当真能够助我天机阁成事?”

    见有人问起,黑君双目动也不动,好似还在思索着什么,嘴上却是答道:“吾人不知…”

    “这…”

    听得黑君此言,那天机阁之人惊愕一声,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僵在了原地。

    “呵呵呵…”

    见状,那黑君却是莞尔一笑,目光之中满是玩味之色,又说道:“事在人为,我天机阁想要成事,自是不能指望着一两个外人,还需凭着自己的本事才行!”

    说着一顿,只听黑君话锋一转地又说道:“不过,若是没有了这些人,我天机阁想要成事也是极难,而吾人之所以会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一些把握而已,毕竟未雨绸缪、有备无患嘛!”

    此言一出,那天机阁之人才算是明白了黑君此举的用意,于是立马躬身行礼呼道:“黑君大人所言甚是,属下受教了!”

    “嗯…”

    点头应了一声,又摆了摆手,示意那人下去,后者识相的躬身退下,但黑君的目光,仍是在看着墨轩离开的方向,久久舍不得收回,心中便是思道:“想要让天机阁从天下武林当中脱颖而出,也唯有如此一途了…”

    ……

    再说墨轩带着慕容秀清离开了天机阁之后,便乘上墨麒麟,一路朝着幽州赶去,唯恐去得迟了一步,到时候葱花先生他们将师父的尸身下葬,自己便见到师父最后一眼。

    可凭着墨麒麟的脚力,墨轩二人此去幽州,仍是花费了数日的功夫。

    日夜兼程地赶到幽州,又寻到了葱花先生的隐居之处,墨轩二人浑身满是风沙,已是累得不行,如此只是为了尽快地见上师父最后一面。

    而叶子与张铎彪,他二人带着凌水寒的尸身回到了葱花先生这里,在与葱花先生商定一番之后,本是打算继续去寻墨轩下落,也好让师徒二人相见,却发现墨轩就这么突然地到来,可是让几人吃了一惊。但比起这些,见到墨轩满脸急切地模样,虽是没有说起半字,但他们知道墨轩这是想要见到凌水寒的尸身,所以也没有耽搁,便带着墨轩来到了凌水寒的棺墩之前…

    在见到师父棺墩的那一刻,墨轩整个人便定在原地,都忘了走近过去,两眼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棺墩,心里回忆着师父在世之时地模样,还有同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也不知在何时,墨轩已是泪流满面,却没有发出哭声…

    看着墨轩如此,一旁的叶子几人也是神色沉重,他们自是不愿见到墨轩这般难过地模样。但凌水寒已死,叶子与张铎彪二人没能救得了凌水寒的性命,心中可是无比地自责,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墨轩,总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了墨轩,所以二人也不见吭声,只是静静地立在原处不动。

    目光落在墨轩的身上,娥眉微蹙,对于墨轩现在的心情,慕容秀清感同身受。还记得年幼之时,眼见着爹娘死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已是让慕容秀清这辈子都不愿意回忆起来,可这种痛苦总是会在一些夜里进入到自己的梦境之中,让自己醒来之后以泪洗面,奈何爹娘已死,自己只能独自啜泣。

    一旁,葱花先生也是面带哀愁地看着凌水寒的棺墩,心里一股说不出地滋味…

    那个当年与自己在阎罗之中齐名的人,那个被自己视作一辈子对手的人,好似昨日才与他把酒言欢一样,可如今,他就躺在那座棺墩之中,早已是没了生息,这辈子也不可能再醒过来。对于凌水寒之死,葱花先生也是没有想到的,在葱花先生看来,凌水寒的武功可是丝毫不弱于自己,这世上已是鲜少有人能够打败得了凌水寒。但为了师父之仇,凌水寒还是踏上了青琼山,就此一去不回…

    “左九…”

    口中念叨一句,这是凌水寒在阎罗之中所用的假名,比起“凌水寒”三字来,葱花先生更习惯用这个名字去称呼对方,只可惜,那棺墩当中的人已是不会再回应自己。

    念及至此,葱花先生已是无言,唯有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便将目光偏向别处,不忍再去看那棺墩。

    “师父…”

    但墨轩,他的双目始终盯着那座棺墩不曾转移,他呼唤了一声,脚下终于抬了起来,却如同灌铅了一般,踏着沉重无比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向着师父的棺墩迈去…

    来到棺墩之前,其中静躺之人的遗容便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墨轩看着师父安详的面庞,往日的回忆在这一刻尽数涌上了墨轩的心头,让墨轩再也无法压制住心中的伤痛,只见他“扑腾”一下跪倒在地,冲着棺墩叩首不止,连额头都给磕得通红,泪如雨下,滴碎在身前的砖石上…

    “师父!轩儿来迟了…”

    “轩儿不孝…未能见上师父最后一面…轩儿愧对师父的恩情…”

    “师父…”

    一声一声地痛哭呼唤,回荡在此间灵堂,墨轩哭得极为凄惨,那声嘶力竭地样子,让见者无不动容。

    相视一眼,作为墨轩最好的朋友,叶子与张铎彪轻叹一声,又一同上前,来到墨轩的身后,两道大手搭上了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