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六百零六章:一意孤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你做什么!?”

    又见铁面女子一剑刺来,这一剑分明是要伤自己性命,鲁子敬看得一惊,口中厉喝一声,自是不敢让铁面女子得逞,这又挥刀便要抵挡,刀剑在二人身剑相交碰撞,爆出金鸣炸响,鲁子敬一记交锋浑然无事,但铁面女子气力不比鲁子敬,便被这一击给震得向后倒退而去。

    被鲁子敬一刀震退,铁面女子也不灰心,知晓自己并非鲁子敬的对手,想要冲过鲁子敬的阻拦,自己唯有全力以赴才行,这就再次提剑攻去,不打败鲁子敬誓不罢休。

    “叮!”

    一剑破空袭来,发出一声剑吟轻响,铁面女子举剑再刺鲁子敬,招式没有丝毫停顿犹豫。

    见此一幕,鲁子敬脸色一沉,看来铁面女子已是下定了决心,但他却是不想伤了铁面女子,可对方肆无忌惮地出剑攻向自己,就算鲁子敬无心伤她,也得挥刀自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只是一味地自保,二人之间都不知要打到何时去,鲁子敬还有公事在身,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在此与铁面女子浪费功夫,既然铁面女子非要去报仇不可的话,那么自己索性就将铁面女子给制住,再尝试着去劝解铁面女子一番,总好比在这里一直打下去的要强,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心中想罢,是以这就不打算再留手什么,自己要想制住铁面女子的话,也需得使出全部实力才行,毕竟铁面女子的武功也是不弱,要是自己不拿出全部的实力来,怕是得费上许多力气才能制得住铁面女子。

    便见铁面女子又举剑攻来,鲁子敬手握玄卫长刀,体内的内力流转之下,天刀玄卫的刀法登时使出,冲着铁面女子迎面而去,二人霎时之间就斗作一处,重重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只听着声声“乒乓”炸响传来,不见片刻停歇,二人竟是打得势均力敌,谁也不见占得上风,更是难以分出胜负。

    之所以会打成如此局面,不过是因为铁面女子出手没有顾忌,哪怕是杀伤了鲁子敬也是在所不惜。但鲁子敬只是为了制住铁面女子而已,倒是没有伤了对方性命的必要,虽然也使出了全部实力来,但出招之间总是不忍伤到铁面女子,有时候见着自己一刀劈去,铁面女子居然不闪不避,鲁子敬看得惊骇之时,只能急忙地偏了刀势,不敢让那长刀落在铁面女子的身上。

    但如此一来,高下就更难分出,鲁子敬心中也是左右为难,幸得自己武功比铁面女子要厉害不少,不然长久下去的话,自己可不见得还能拦得下铁面女子。

    便只能逼自己沉下气去,又专心致志地与铁面女子交手,凭着自己的武功,要打败铁面女子并不是难题。随后,鲁子敬招式由此渐渐地稳了下来,一把长刀舞得虎虎生风,将铁面女子攻来的剑势尽数接下,铁面女子再难以攻破鲁子敬的防守,二者之间的平衡也就此打破,鲁子敬趁机反攻过去,铁面女子这就变得不敌起来。

    翻身又是一刀劈下,却不是奔着铁面女子而去,只是要砍在铁面女子手中的长剑之上,鲁子敬这一刀可是用上了十成的功力,那一刀下来好似要劈山碎石一般,直让铁面女子瞧得神色骇然,慌忙间便横起手中长剑招架,便听着“铛”地一声巨响传来,刀锋劈砍在剑刃之上,震得那剑身一顿乱颤,连铁面女子的虎口都被这一刀给震得发麻,险些都要握不住手中的长剑。

    但总归是接下了这一刀,铁面女子的身形向后退去一步,这才勉强地卸去了剑上的力道,再抬首望去之时,便要提剑反攻,见到的却是鲁子敬又是飞身一刀猛劈过来,竟是不给自己半分喘息之机!

    “……”

    心中来不及多想,虽知自己已是不敌鲁子敬,但铁面女子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输在鲁子敬的手下,自己还要去为爹娘与亲人们报仇!

    再次提剑起来,又向着身前挡去,铁面女子牙关紧咬,右臂甚至都还有些发麻,却是不得不去这么做,不然让鲁子敬横刀置于自己的面前,自己便再无为爹娘报仇的可能。

    看着铁面女子带药顽强抵挡,鲁子敬神色不改,那一刀刀势依旧不减地落下,正逢铁面女子举剑挡来,刀剑就此又撞作一处,仍如之前那一刀一般,剑刃一阵颤抖,更是压得铁面女子身形一矮,右臂吃痛的同时,手中的长剑又要倒飞而出,幸亏铁面女子及时用力地握住了长剑,这才没让长剑脱手。

    但又勉强地接下了鲁子敬这一刀,铁面女子已是缓不过劲来,鲁子敬的气力比她要大,功力更是比她深厚,这接连两刀劈下,差不多已是到了铁面女子的极限,若是要让铁面女子再去当下一刀的话,铁面女子自认已是后继无力…

    被鲁子敬一刀又给震退了几步,这才堪堪地稳住了身形,但铁面女子还不曾反应过来,鲁子敬竟然又得势不饶人地挥刀第三刀,赫然直取铁面女子手中长剑!

    只要能打飞铁面女子的兵器,铁面女子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到时候自己要将其擒下,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心中如此想着,出手更是不留分寸,自己已是送出了两刀,这第三刀当然是不容有失!

    于是向前冲出几步,接着纵身一跃,双手紧握长刀高举过头顶,奋力又是一刀劈下,鲁子敬这一刀可是使上了十二分力气,全然不打算再给铁面女子任何机会!

    见到鲁子敬又挥刀砍来,铁面女子瞧得神色立变,但要她束手就擒却是不能,哪怕就是拼得粉身碎骨,自己也不能在这里停下,非要为爹娘报仇雪恨不可!

    还不等缓过劲来,铁面女子又再次横剑一挡,只可惜世事就是这般,不是你全力以赴就能如愿以偿,有时候也需量力而行…

    但见鲁子敬飞身冲起,手中刀锋落下,两道身形之间越来越近…

    “铛!”

    又是一声巨响惊起,那刀势不偏不倚地落在剑锋之上,连长剑都给砍出了豁口,但鲁子敬力道不减,这又双手按住刀柄地用力压下,下一刻便听着一声“嘣”地脆响,铁面女子的长剑竟是被鲁子敬一刀砍成两段,一截断剑飞在空中,在铁面女子震惊的目光之下,随后旋转着飞向一旁,直飞出了数丈之远这才顿住,极深地没入了一颗大树树干之中。

    刀锋斩断了长剑,这是鲁子敬也没有料到的结果,但看着刀锋继续向下,这又向着铁面女子的面门劈去之时,鲁子敬瞧得一惊,急忙想要收住刀势却是不能,只能尽力地移开刀锋,那刀锋掠着铁面女子的身侧落下,还削下了铁面女子衣袍之上的一角,碎布缓缓飘落…

    “嗖!”

    刀锋擦着自己身侧划过,卷起了一阵劲风,刮得铁面女子的发丝纷飞,可铁面女子已是看得呆了,万没想到自己的武功与鲁子敬的差别竟然是如此之大,可笑自己还想要打败他,现在看来才知是白日做梦…

    “呼…”

    幸好及时的偏开了刀锋,这才没有伤到铁面女子,鲁子敬暗舒了一口气之后,才直身起来,目光落在铁面女子的面上,看着对方面具之下那惊愣的目光,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说道:“这件事情,我自会替你做主,只希望你不要胡来,否则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

    说着之时,手中长刀也已被鲁子敬还刀入鞘,只是丢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鲁子敬转身便走,没有丝毫停留之意。

    该说的话,自己已经和铁面女子说得明白,就算铁面女子一心只想为她父母报仇,可擅自杀害朝廷命官的大罪,也会令得铁面女子身首异处,这当然不是鲁子敬想要见到的结果。所以不再与铁面女子废话半字,想来对方的心中也是清楚明白得很,要是对方仍然执迷不悟的话,到时候真走上了歧途,哪怕鲁子敬有心想要帮她,却也不得不站在朝廷的角度去行事,毕竟自己乃是天秦朝廷的天刀玄卫,乃是当今天子手中的利剑,而绝非一个可以行事无所顾忌的武林之人。

    铁面女子才刚刚回神过来,鲁子敬已是走远,看着对方渐渐远去的身影,离开得那般决然,却是让铁面女子看得心中突然一痛…

    鲁子敬明明是想要帮着自己,可眼下已是查出了凶手的身份,鲁子敬又不让自己去为爹娘报仇,此举在铁面女子看来可是万分的不能理解,她到底只是江湖中人,不像鲁子敬身在朝廷,明白其中的难处,但要让铁面女子不去为爹娘报仇的话,铁面女子自问是做不到的。

    可现在手中的剑都被鲁子敬给毁了,自己又该拿什么去为爹娘报仇?

    心中不禁变得有些茫然,铁面女子低头看着手中的断剑,那断口处平整如一,让铁面女子瞧得一愣,此时才知鲁子敬对自己已是手下留情,于是又对鲁子敬生出些许感激之情来…

    可心中仍是对爹娘的仇恨放之不下,铁面女子如何也不能忘却,如今只差最后一步就能为爹娘报仇,铁面女子对此仇心心念了十数年之久,又岂是因为鲁子敬一番话说放下便能放得下的?

    “不论如何,我都要为爹娘报仇…”

    这又望向鲁子敬离开的方向,此时鲁子敬已是离开了此处,铁面女子见不到他的身影,心中却是念道:“就算你今日能够拦住我,但我武功还在,就是拼了性命不要,我也要为爹娘报仇!”

    寻思一番,仍是对那杀父弑母之仇念念不忘,但手中长剑已断,铁面女子的武功大打折扣,若是仍要为爹娘报仇的话,还需重新弄来一把趁手兵器才行,不然自己只身一人闯入长安城中,便是那些寻常的天刀玄卫都能拦下自己,自己还谈什么报仇?

    这也转身离开,倒不是去往长安的方向,铁面女子心知自己此时去往长安可是与送死无异,还是先找到一家铁匠铺定制一把利剑,方能让自己报仇的把握大上几分。

    ……

    而鲁子敬拦下了铁面女子后,这就回到了长安城中,他虽然不肯让铁面女子去杀了那凶手报仇,但自己答应了铁面女子之事,鲁子敬可是不曾忘记,这又取来线索好生整理,只待证据确凿之后,便将这些证据呈送到陛下眼前,再由陛下来定夺此案。

    在鲁子敬看来,陛下也是一代明君,自然不会对这等残害百姓的奸臣置之不理,只要自己能够拿出绝对的证据来证明那人的的确确做下了伤天害理之事,届时陛下一定会下旨治那人的罪,至于那人是生是死,鲁子敬此时不敢妄下定论,但自己能帮铁面女子的也就这么多了。

    如此又过了两日,手上的证据已是被鲁子敬给梳理了一遍,自认为已是万无一失,足以给那奸臣定罪,鲁子敬这就不再耽搁,收拾着所有的证据便朝着皇宫赶去,要将此事告知陛下,再由陛下下旨裁决。

    取出身份令牌交由禁卫军查看才得以放行,鲁子敬入内皇宫大门,一路朝着宫中行去,此时才刚刚下了早朝不久,依照陛下的性子,应是正在御书房内批阅奏章,鲁子敬来到御书房外表明了求见之意,那宦官进去通报不久之后,便出来满面堆笑地告诉自己已是可以进去面圣了。

    任由守卫御书房的天刀玄卫卸下了自己腰间的长刀,还张开双臂让几人搜查了自己一番,鲁子敬虽然是天刀玄卫千户,又是当今天子面前的红人,但自己面圣之时,还是不可随身带着兵器,这是宫中个规矩,鲁子敬自然不敢有所违背。直到搜身结束之后,两名天刀玄卫互视颔首,又冲着自己拱手行礼,鲁子敬这才朝着御书房中走去,而其手中捏着的证据,也即将呈送到陛下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