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六百二十一章:绝境之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将军!叛军势大,我等想要突围不易,还请将军不要管我们,自行突围出去!”

    望着四周满是叛军身影,已是将众人的去路尽数堵住,天秦骑军见自己求生无门,那亲卫唯有咬牙对自家将军如是说道。

    毕竟自己的性命是小,将军的性命才是大,他们身为唐北鸿的亲卫,本就是要豁出性命去保护自家将军的周全,眼下看着叛军大军不肯放任他们这些人离开,这名亲卫才会对唐北鸿说出这番话来。

    只要能保得自家将军命在,自己就是战死沙场也是无妨,无非就是与叛军拼个同归于尽罢了,他们相信自家将军日后一定会为自己等人报仇…

    “不行!”

    但听得这名亲卫所言,唐北鸿想也不想就连开口拒绝,他可是一心想要带着麾下将士们杀出重围去,又怎么可能答应这个要求,于是呵斥说道:“你们是我唐北鸿的部下,我又怎么可能放任你们不顾而独自离开?此事休要再提,你们都作好准备吗,这就随本将军杀出去!”

    说完,唐北鸿不再理会这名亲卫,手中握枪一紧,这就作好了冲锋的姿势…

    “将军!!”

    可见着自家将军不肯答应自己这个请求,那名亲卫也不甘心,这又激动说道:“将军!少将军是千金之躯,怎么能与我等一同犯险?老将军当年战死之时,便再三叮嘱过我等,一定要我等能保护好少将军的性命,眼下叛军已是将我等围住,突围既是无望,我等又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将军战死在这里!?”

    话声落下,唐北鸿闻言一愣,还不及答话之时,只见那名亲卫身后,又有不少亲卫陆续打马走上前来,尽数冲着自家拱手一拜、齐声呼道:“还请少将军离开此处,我等愿为少将军断后,万死不辞!!”

    “你们…”

    讶然一声,唐北鸿满面震惊地看着自己麾下这些亲卫,听他们说着同样的话,面上都露着坚毅之色,显然已是作好了慷慨赴死的打算,可唐北鸿仍是不敢就此答应下来。

    这些亲卫,其中不少都是当年自己父亲麾下的老兵,只在父亲战死之后,他们便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奉自己为少将军,要跟着自己重新杀上战场,与那些叛军决战,为自己的父亲报仇雪恨。

    眼下,看着自己等人被叛军大军,已然突围无望,他们这些人竟是生出了要助自己一人突围出去的想法,哪怕拼着性命不要,也不肯再让自己留在此处,却是让唐北鸿惊得说不出话来…

    “少将军,已是没有多少时间了,还请少将军火速离开,若是我们战死,只要少将军日后能杀了那逆贼楚天扬,为我等报仇,我们在九泉之下也能含笑瞑目了!”

    见唐北鸿仍是不肯松口,一众亲卫顿时心急不已,也不愿再去与唐北鸿啰嗦什么,只在道了一声之后,众人这就簇拥着唐北鸿冲向外围,已是打算用自己的性命为唐北鸿杀出一条生路。

    被一众部下簇拥着奔向外围,唐北鸿至此都在恍然之中,还未能回神醒悟,两军这就已是刀兵相接起来…

    只见一道道身影悍不畏死地冲着那些叛军杀去,或是挥舞着兵器奋勇地与叛军厮杀,或是被叛军士卒的枪头刺中,然后拖落下马来战死,旋即被茫茫人海所淹没,再也寻不到踪迹…

    有一名天秦骑军身上还带着伤,鲜血流个不停,可仍是高举着兵器杀向叛军,一刀砍在一名叛军的身上,随后又继续杀向另外一人,却被几名叛军联手起来用长枪刺死,数道枪头狠狠地破开血肉、扎入了那名天秦骑军的身躯,搅碎了体内的血肉内脏,那名天秦骑军面上满是不甘之色,不甘自己会在这里倒下,咬牙切齿地忍痛还要挥刀,可手里的钢刀才刚刚举起到一半,一道刀光迎面闪过,硕大的头颅随后掉了下来…

    还有一名天秦骑军纵马杀向叛军,一枪刺死了一名叛军士卒,却被那名叛军士卒在临死之前,死死地抓住了枪杆不放。这名天秦骑军见自己拔不出枪头来,唯有舍弃了长枪,便从腰间抽出长刀继续与叛军厮杀,左劈右砍之间逼退了两名叛军,却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枪正中了腰间,血花迸放出来。强忍着钻心的剧痛,这名天秦骑军扭头看去,见到一名叛军士卒端着长枪,面上满是狰狞可怖,双臂又忽地用力,枪头没入血肉更深,让这名天秦骑军一声痛呼出口,鲜血从嘴角溢出,想着自己今日已是必死无疑,索性也不去理会身上的伤势,这就反手抓着枪身,又让身子朝着一旁倒下,那名叛军士卒来不及松开长枪,下一刻就被这名天秦骑军给拖拽下马来,倒地之后也来不及起身,身后几匹战马疾驰而过,马身撞击在血肉之躯上,震得体内五脏六腑都移了位,旋即尸身倒地不起,瞪大着双眼不甘地咽气。

    而不远的地方,那名天秦骑军任由战马的铁蹄从自己的身上踩过,手脚都被踩断,森百的骨头破开血肉冒了出来,更多的血液从口鼻中喷出,强烈的剧痛险些都让他昏厥了过去。可看着被自己拖死的那名叛军士卒惨死的一幕,这名天秦骑军心中只觉值得,面上不由得露出笑容,下一刻才一偏头地死去…

    惨烈悲壮的一幕每一刻都在发生,但尽管如此,这些天秦骑军仍是一个个前仆后继、彷如飞蛾扑火一般地杀向叛军军阵,因为他们的心中只存有一个念想,便是要用自己的性命为唐北鸿冲出一条血路来,哪怕拼杀至最后一人,也要护送自家将军离开这里…

    看着自己麾下的将士们一个个地战死,一个个地倒在血泊之中,他们都是为了自己才会去与那些叛军拼命,可看着他们死在自己的眼前,唐北鸿心中便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憋屈难受。又望向四周,那目光所及之处,赫然满是袍泽的尸身,有被叛军给乱刃分尸剁成肉泥,也有临死之前还拖着叛军共同赴死,每个人的死状皆是惨不忍睹,让人不敢直视。

    见到这一幕,本在愣神当中的唐北鸿慢慢地缓过神来,眼角余光忽地瞥见有身影扑向自己,唐北鸿侧首看去,只见一个叛军士卒正扑向自己,便是吓了唐北鸿一跳,连忙举起手中长枪打去,才将那叛军士卒打飞在地,几番挣扎之后仍是爬不起来。

    望着那叛军士卒不起的身形,又见着对方满含怨毒地看向自己,唐北鸿这才察觉到自己可是在战场之上,似自己方才那般出神,可是随时都会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将军!”

    又闻一声呼唤,唐北鸿终是惊醒过来,扭头看向身侧,只见一名亲卫冲着自己呼道:“少将军当心,不要被那些叛军伤着,我们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会护着少将军离开,绝不辜负了老将军对我们的嘱托!”

    承诺了一番,也不顾唐北鸿答不答应,一众天秦骑军这又继续护送着唐北鸿离开,若是遇见大股的叛军杀来,便会有人自发地拦截过去,纵是叛军人数远多于自己也是无惧,他们只需将叛军拖住,不让叛军去拦下自家将军的去路就足够了。

    但饶是如此,数千天秦骑军再如何以命相搏,也无法将那数万叛军尽数挡下,在见到唐北鸿被一众天秦骑军拥护着想要突围之后,几员叛军将领先后传令下去,又有数之不尽地叛军人马向着唐北鸿的去路拦截过来。

    此时,还跟在唐北鸿左右的天秦骑军已是所剩无多,并且每个人经过一日厮杀下来,皆是精疲力尽。看着又有众多叛军拦在前方的去路之上,每一个天秦骑军的面上都浮现出了绝望之色,但想到为了自家将军的生路,一众天秦骑军心生死意,神情换上决然,也无需有人领头,一道道身影在下一刻就纵马狂奔而出,直向着前方的叛军军阵冲去…

    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个地冲向叛军,有人还在后方冲去,前边就已是有人丧命在叛军的刀锋之下,唐北鸿见此一幕只觉痛心无比,他声嘶力竭地大喊着,要让自己这些部下停下这送死的举动,可每个人就像是没有听到唐北鸿的呼唤一般,仍是奋不顾身地杀向那些叛军,只希望能够为自家将军的去路打开一道豁口…

    不多时,还留在唐北鸿身边的天秦骑军更是无多,但那叛军的军阵仿佛坚不可摧,就像是屹立在惊涛骇浪之中的礁石,任凭那些天秦骑军如何冲击,始终都不见动摇,巍峨如泰山…

    “难道…是天要亡我…”

    怅然一声,诸多部下皆是舍身赴死,唐北鸿双目之中流出滚烫热泪,他倒是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那些部下的活命,毕竟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怎么可以只为了自己一人的性命而轻生。可那些部下皆是铁了心地要为自己杀出生路来,唐北鸿就是想要制止也无能为力,眼下麾下将士们死伤大半,但叛军的包围圈仍是没有被破开的迹象,自己那些部下可都是白白牺牲了…

    可如今已是于事无补,半数的部下命丧在沙场之上,仍有许多天秦骑军毅然决然地杀向那些叛军,纵使唐北鸿哭喊着让那些人停下也是无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没人听得到唐北鸿的呼喊,只有阵阵厮杀声不断地涌入耳中…

    远处,看着唐北鸿那数千骑军死伤过半,已是被逼入了绝境之中,楚天扬与一众叛军将领皆是露出得意与狞笑,只要能够杀光这些天秦骑军,这必然会极大地打击天秦大军的士气,到时候天秦大军的溃败已成定局,这世上便无人再能拦住自己大军的兵锋!

    “传令下去,赶紧将那些天秦骑军围剿了,再提唐北鸿的人头来见本帅!”

    叛军中军之中,望着胜负渐渐明朗的战局,楚天扬的嘴角勾出笑容,又吩咐下去,已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唐北鸿战死地模样。

    得令之后,楚天扬的亲卫躬身退下,也没过多久,那边战场之上,包围着唐北鸿的战圈开始迅速地收拢,已是不肯再给唐北鸿任何逃走的机会。

    面对着如排山倒海一般涌过来的叛军,唐北鸿心知自己已是没了生路,只是可惜了那么多部下为自己舍身赴死,他一把抹去了面上的血泪,杀意从疲惫的身躯上喷涌出来,手中长枪一振,冲着冲来的几名叛军士卒几枪死去,眨眼间取走了几人的性命,可身周四面仍有许多叛军朝着自己所在杀来,唐北鸿没有丝毫喘息之机,枪锋一转之下,又继续杀向那些叛军。

    但战场之上的形势已然如此,天秦大军被叛军全面压制,各个天秦将领唯有带着麾下士卒各自为战,想要反扑叛军已是成了奢望,这战局胜负好似已经敲定了下来,如此只是能让败局来得稍微一些,却是无法做到力挽狂澜。

    唐北鸿身边,还能站着拼杀的天秦骑军已是不多,此时只余下千人左右,许多人的战马都被叛军给刺死,没了战马只能步战。而面对着重重包围的叛军大军渐渐逼近,正不断地有天秦士卒被叛军劈砍中身子遭到杀害,随后尸身被叛军抬脚越过,继续冲着包围圈中那些还有一口气在的天秦骑军逼去…

    “少将军…看来我等今日唯有死战,才能报答老将军的恩情了…”

    包围圈中,看着身周不断死去的袍泽与逼来的叛军,唐北鸿身边几名亲卫老兵感慨一声,血红的双目瞪向那些叛军,刀柄在手中被布条绑紧,只待那些叛军走近前来,自己临死之前也要多杀几个叛军,为老将军之死而报仇。

    “只可惜我们未能保护得了少将军,实在是愧对老将军临死前的嘱托…”

    有目光落在唐北鸿的身上,看着唐北鸿与老将军年轻之时一般无二的身影,一名亲卫老兵自责地道了一声,心中已是作好了某种打算。

    听着这些话,唐北鸿含泪无语凝噎,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在心中惋惜着自己此生无法手刃了逆贼楚天扬为父报仇,唯有与父亲留给自己的这些亲卫老兵,一起多杀几个叛军,如此也不算堕了父亲的一世威名。

    见到包围圈中,唐北鸿与那些天秦骑军仍是不肯缴械投降,竟还企图负隅顽抗,包围圈外的几员叛军将领满是不屑地一哼,旋即大手一挥,将令下达,那些叛军士卒见状,逼近的脚步就此顿住。

    看着叛军的包围突然停下,唐北鸿与一众天秦骑军尚且不知叛军这是要意欲何为,众人的面上还露着茫然之色,却听到一些劝降的喊话声骤然响起,便觉得自己等人是遭到了叛军的羞辱一般。也不等那喊话之人把话说完,一道箭影宛如奔雷,这就从人群之中激射而出,将那话声立马打断。再顺着箭影射去的方向一看,只见那喊话之人大瞪着双眼,其额上正插着一枝羽箭,箭锋没入头颅极深,尾羽还在空中激颤,鲜血从脑后的伤口处流淌出来汇集成血泊,身躯正倒在地上一阵抽搐,而几下后就不见了动静。

    见状,几员叛军将领皆是恼羞成怒,心道那唐北鸿当真是不识好歹,是以也不打算再与眼前的天秦骑军废话啰嗦,“杀无赦”的将令下达之后,一层一层的包围圈这又再次向着圈中的那些天秦骑军碾压了过去,此次便是不会再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叛军包围逼近,一众天秦骑军神色皆是一凛,却无需多言,众人纷纷攥紧了手中的刀兵,眼中冒着愤恨的怒火。等到那些叛军逼近之后,也不知是谁先发出了一声叫杀声,下一刻诸多身影纷纷冲去,与四面八方的叛军厮杀成一团,但终究是在人数之上差异悬殊,就算这些天秦骑军拼死相搏,仍是无法突出重围去,反而还因此让身边袍泽的数量变得更少,更加没有了突围的可能…

    “看来…今日我便能去到九泉之下…见到父亲了…”

    几经冲杀,纵使又杀了不少叛军,但叛军的军阵却已然巍峨不动,唐北鸿等人只能无功而返,心知自己已是无能为力带着部下杀出重围,绝望之意弥漫在心间,便是苦笑一声,觉着自己对不起那些战死的手足袍泽。

    听得自家将军之言,有亲卫老兵转头过来,像是一个长辈在看晚辈,笑着安慰唐北鸿说道:“少将军,军人当战死!战死沙场乃是我们军人的归宿,若是老将军知道少将军能有这番作为的话,一定会以少将军为骄傲的!”

    “不错!”

    此言一出,其他的亲卫老兵也是纷纷附和,便让唐北鸿觉得心头一暖,愧疚之意也不再那么强烈,总算是向着一众亲卫老兵回去了一个笑容。

    “既然如此,那北鸿便与诸位叔伯一起同生共死!”

    紧握手中的长枪,唐北鸿凝声道了一句,一众亲卫老兵皆是应同,于是众人看向四周,便打算与那些叛军决一死战!

    可还不等众人动身,却忽地听闻远处有喊杀之声传来,仔细听去,像是有人正带兵杀向这边…

    “不知是哪位将军被困于此,林某来得迟了,不若与林某一同杀出去…如何?”

    杀声渐近,一道雄厚话声传来,直让唐北鸿众人听得一愣,下一刻便见叛军的军阵被人冲破,一道高大身影挥舞着长戟,一戟就将一名叛军将领斩为两段,单枪匹马地杀到这包围圈中…